"首都卫士":解秘美空中国民警卫队第121中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空军F-16C单座轻型战斗机

守卫首都华盛顿空域的第121战斗机中队的拦截警报非常刺耳,飞行员在心跳加快的同时能够清楚地识别出这一警报。这种警报几乎每天都要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机库和掩体内响起,这表明华盛顿空域出现了麻烦。

机场的一切在数秒内都变得紧张起来。在机场跑道尽头的拖车内,第121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立刻穿戴上飞行服,机务人员立刻跑向机库内已挂载全部武器的F-16战斗机以进行最后检查。数分钟之内,飞行员已坐在发动的战斗机机舱内等待最后的起飞命令。

“首都卫士

”任务指挥官蒙哥马利中校说:“当警报响起时,一切都停止了。当你第一次听到警报时,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滑稽,像是一个高分贝的鸟叫声。但在这之后,一切都变成自动的了:你会扔下手中的东西,立刻奔跑起来。”

由于商业飞机、军机和小型飞机经华盛顿空中走廊的交通流量非常大,由空中国民警卫队飞行员组成的第121战斗机中队是美国防空部队中进入戒备和实施拦截行动最多的部队。自2001年9月12日至2004年底,华盛顿上空发生的闯入空中禁区事件占美国全国非法侵犯空域事件的百分之四十三。

当飞行员运气好的时候,混乱局面会在数分钟内得以澄清,第121中队的飞行员就可以解除战备了。在最近的几个月,飞行员们已经至少三次紧急升空拦截闯入白宫和国会山禁飞区的小型民用飞机。政府还没有公布其它空中拦截事件。蒙哥马利中校说:“我们实施拦截行动的次数要比公众知道要多。”

第121中队的飞行员五月份向一架距离白宫只有三英里的塞斯纳轻型飞机发射了四枚告警照明弹,迫使这架误入空中禁区的飞机改变航向迫降。蒙哥马利中校和另一名121中队的F-16战机飞行员斯诺拉基中校于六月份拦截了一架误入华盛顿上空禁飞区的塞斯纳型机并护送这架小型飞机在弗吉尼亚州降降落。白宫当时响起了红色警报,总统和他的工作人员及国会都被紧急疏散。三天之后,该中队的飞行员再次起飞拦截了另一架闯入禁区的飞机。斯诺拉基说:“我们是在降落后才知道疏散命令的,我们那时才知道地面上的人们是多么的惊慌。”

自恐怖分子们于四年前使华盛顿空防系统形同虚设之后,第121中队的飞行员一直在为他们接到国防部击落民用飞机的命令作准备,但他们也发现自己成了空中交通规则的执行者。蒙哥马利说:“这不应当是无法无天的西部地区,我们进行了太多的维法行动。”

由于对国会山多次被迫疏散感到担心,议员们最近已提出了旨在通过增加罚款来减少误入禁区事件的提案。如果提案获得通过,那些闯入华盛顿周围空中禁区的飞行员将被罚款十万美元,那些误入50英里空中禁区的将被罚款5000美元。

但是罚款不太可能对空中交通的拥挤局面产生多大影响,大量的客机和商业班机每天都要在华盛顿机场起降,进行演习和侦察的军用飞机也不时经过这一空域。联邦航空署的纪录表明违反空域事件中有百分之八十的肇事飞机为商业飞机和小型民用飞机。主持报告起草工作的政府问责办公室官员迪高斯蒂诺说:“之所以发生那么多侵犯空域事件是因为飞行员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飞往一个空中禁区。这些空域的界线划分非常复杂,你很知道是否违反了空域。事实上,空域界线的识别是如此的困难以至于军机飞行员有时也会误入为航空署为商业航线预留的航线,至少有百分之七的违反空域肇事飞机为军用飞机,第121中队的F-16战斗机有时也会误入民用航线引发中队的其它飞行员紧急起飞以进行拦截。不过,最麻烦的仍是民用飞机。”

蒙哥马利说,每天拦截警报都会响一次或次。在过去的四年里,第121中队的飞行员二十四小时内紧急起飞的次数达六次之多。阿金斯中校说:“当警报响起时,我们跑得飞快。你的心跳会加速,你会跳出门外。”

就在恐怖分子对伦敦交通系统实施恐怖爆炸后的数小时,阿金斯和利赫曼中校正开始他们二十四小时的战备值班。机务人员在跑道上正在对阿金斯的F-16进行试车,阿金斯和利赫曼则在值班飞行员所呆的拖车内值班。

拖车内有一个大屏幕电视、音响系统和皮椅子,但它也安装了向两位值班飞行员告警用的装置,起居室的墙上安装了五个大型的爆闪灯,这些灯在警报响起会根据威胁级别发出不同的光,从白色、黄色、绿色和最后的红色光(代表空中拦截)。

空军要求F-16飞行员必须在警报响起后十五分钟内升空。飞行员们称,他们经常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升空了,不过他们所用时间仍属机密。利赫曼说:“有时候当警报声在夜里响起里,我已在墙上的灯发出光时就穿上了作战靴。”

拖车门旁的两部便携式电话机与空防官员相联。当警报响起来,飞行员们就能与新泽西州的东北空防区的空管人员保持不间官的联系。他们还可与北美防空司令部和派驻在防务岗位上的联邦航空署工作人员进行协调。他们都能立刻通过一个在“911”后建立的全国范围内的“电话桥”与其它防空和安全官员取得联系。

联邦航空署的空管人员向防务官员介绍任何可能对华盛顿禁飞区构成威胁的飞机,但北美防空司令部对派遣F-16战机有最后决定权。联邦航空署发言人布朗说:“我们负责划定禁飞区,军方则负责保护禁飞区。”

当升空后,F-16飞行员与地面上的军方和联邦航空署的控制人员保持联系,但也出现过通信故障的问题。在最近的几次拦截行动中,第121中队的飞行员未能立刻与也对侵入者作出反应的美国海关和海岸警卫队的直升机建立联络。在五月的一次拦截行动中,F-16飞行员想为迷航的塞斯纳飞机开放一条航线,但他们不得不联系地面控制人员以将这一决定转告直升机上的飞行员。

作为第121中队的任务指挥官,43岁的蒙哥马利负责中队的警报后勤系统、分配值班任务、进行例行飞行。与许多空中国民警卫队飞行员一样,他也是一名地方飞行员。在“911”事件发生后,在联邦捷运任全职飞行员的蒙哥马利被转至空中国民警卫队服役。

在“911”袭击事件发生后数分钟,由于战机没有挂装实弹和缺乏足够油料,第121中队只有两名飞行员能够驾机升空。目前第121中队每天都有五架装备了空空导弹的F-16战机停放在安全的机库里随时准备起飞。24名原先兼职服役的商业飞行员现在已开始服现役。

当美国于2003年3月入侵伊拉克时,第121中队的25名F-16飞行员沿巴格达和叙利亚边的西部走廊执行了轰炸任务。

斯诺拉基和其它几名飞行员发现他们在华盛顿上空执行拦截任务的经验提高了他们的飞行水平。米勒斯中校说:“这进一步提高了我们的注意力。我们非常清楚我们所作的任何决定会对地面上的部队和平民产生何种影响。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炸弹不会落到自己人的头上。这与我们在这里要作的决定相类似,不同的是在伊拉克谁是敌人很明显,但在这里却不是。你永远无法判断一架看起来没有多大威胁的赛斯纳飞机上是不是恐怖分子驾驶的。”

飞行员们称,他们在伊拉克执行的四个月的轮战任务也有助于他们在华盛顿上空使用武器的可能性。蒙哥马利说:“如果我们遇到了真正的威胁,我们需要击落这些飞机时,我们已作好了准备。你并不想伤害任何无辜的人,我肯定如果我这样作了我会失眠的,但我们不能让这成为我们作好任务准备的障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