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出击 第一章 电波疑云 电波疑云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0/


原来,在刚才全处人员开会的时候,正是监听二科的几十名同志值班。北京时间九点钟,监听员王小惠在十号波段的某个频率突然监听到一种不明讯号。该讯号的速度非常快,只有二秒钟的留空时间就消失了,令王小惠听起来就象是刮了一阵风。

这段不明讯号把王小惠吓了一跳,顿时紧张起来。王小惠是名非常优秀的监听员,对各种讯号都能一触即知。因此,这种讯号刚刚出现,王小惠就马上判别出这是一种从未接触过的新讯号。她条件反射一样立即按下了提测键,向全国各测向台站发出了测向指令。同时,报房液晶大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了该讯号频率,值班指挥长和全国各个测向台站的无线电接收机也同步调机到了这个频率,讯号顿时出现在各个值班员的耳朵里。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人们仍在搜索着。副处长刘永也找了一个哨位坐了下来,接照自己的判断搜寻着。他首先从讯号声音特点上作了分析,认为该讯号有可能是某国军情局间谍使用的,它与某国军情局军事派遣特工使用的讯号在声音特点上有些类似。他又从时间和频率上分析,认为如果该讯号已经潜入国内,那就有可能再次在八到十号波段内出现。因此,刘永把主要侦察方向放在了这几个波段上面。

但刘永并没有干扰值班指挥长王风全波段分工搜索的方案。因为该讯号情况尚不明朗,极有可能在全波段内某个谁也想不到的频率点上出现。也许王风是对的,他的指挥可能是最稳妥的。

雷鸣和马政委来到了报房,上到指挥台了解情况。王风就向两位首长简单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雷鸣又问道:“讯号分析出来了吗?定位在什么地方?”

王风说:“研究科吕科长已经拿去研判了,也已经向测向台提测了任务。但时间太短,来不及反应,不知道能不能交测出位置。”

雷鸣和马政委转身来到了紧挨监听报房的测向台。此时,测向台全体人员正在研究刚才的台情,值班员毛小兵正向大家汇报测向情况。看到雷鸣和马政委到来,大家都站了起来。

雷鸣示意大家坐下,接着就问宋长河台长:“情况怎么样?”

宋长河汇报说:“时间太短,而且讯号频率旁边有一个较强的电传干扰,对测向精度有一定影响。虽然听不到此电传,但它仍会拉动测线发生偏移,所以把握度不是很高。但是,该讯号强度比较强,机器还是清晰地给出了测线。尽管按规定不允许我们凭印象估计测线结果,我们也按实际情况如实上报了测线,但我还是把估量的结果报给了研究科,请他们在量判时作为参考。”

雷鸣点了点头,说:“好,做得好。”说完两个人就从测向台出来,上楼到了研究科。

研究科是业务一线的指挥科,各种情报都要在这里汇总,研究量判后得出结果。一进研究科,雷鸣就问:“结果出来了吗?”

研究科科长吕蒙说:“位置出来了。经过全国各测向台站交测,该讯号的位置初步定在某国重要城市江川。”

马政委问:“这个结果可靠吗?”

吕蒙答道:“没有问题,基本上是可靠的。全国只有三个测向台站没有测到结果。其中两个台站由于距离太远,本来就不应该听到该讯号。另一个台站是因为干扰,在他们那里听起来,讯号被干扰压制了。其他台站的结果都很理想,等级也比较高。尽管时间短,但结果是值得信赖的。”

雷鸣又问道:“讯号的性质目前能做出判断吗?”

吕蒙说:“讯号性质目前尚不能肯定,还有待搜集有关素材。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种新讯号,以前并没有接触过。经过比对讯号资料库,这种讯号在我们的备案库中没有记录,既非我方已经备案的讯号,也非其他国家和组织使用的已知讯号。从讯号位置来看,可以初步认定是某国新试验的一种短快讯号。从留空时间上分析,这很可能是一种用于军事派遣的特殊加密讯号,它的声音特点同某国军情局以往所用的讯号有某些类似。至于它的调制方式和其他指标,要等分析出来以后才能下定论。”

雷鸣同马政委交换了一下眼色,就说:“你们抓紧研究,必要的话立即上报有关部门,同时请教有关专家。”

此时刘永也来到了研究科,询问分析结果。雷鸣就说:“我看有必要马上召开一个业务研究会,其他人员仍然按计划搜找。看来敌人不想给我们喘息的机会了,这么快就又找上门来。”

刘永就说:“好吧,我马上通知大家到会。”

雷鸣突然想起了什么,就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中午十二点。雷鸣就说:“噢,可能大家都饿了,通知炊事班把饭送到这里来吧,给报房的人和各个部门都送到。”

马政委说:“这个还是我亲自去安排吧,一定要让大家吃好。”

业务楼内的各个部门都在按照各自预案紧张工作着,吃饭就只能在岗位上对付了。炊事班很快就把午餐送来了。不过伙食不错,有酱鸡块和糖醋排骨,矿泉饮料随便喝。但是没有酒,在业务楼喝酒是绝对禁止的。

半个小时后,由各部门负责同志参加的业务联系会在研究科开始了。人们边吃边说,气氛非常热烈。针对刚才突然出现的情况,到会的同志都积极发言,提出了各自见解。

刘永首先发表了看法,他说:“就该讯号的位置来看,它位于某国的重要城市江川。根据已经掌握的情况,江川市是某国军事情报系统指挥总台所在地。这里有某国军事情报局数座指挥总台。某国曾经派出多名特务到我沿海城市活动,他们接受的指令就是由江川指挥总台发出的。前一段时间,我们已经发现某国军情局总台讯号发生了变化。因此,我怀疑今天出现的讯号极有可能是某国军情局最新试验的一种小台讯号,二者之间有可能存在必然的联系。而且,根据讯号的加密程度、留空时间长短以及使用的频率推断,该讯号很可能是用于军事派遣的间谍讯号,可能在将来不长的时间内用于对我派遣。所以,我认为今天听到的讯号是某国军情局正在试验的一种用于派遣的新的通信讯号。我还猜测,它不只有一个时间和频率,应该还有多座总台和小台,只是我们没有听到而已。我们所听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时频。我建议,马上组织力量搜找,尽快摸清该讯号的出联规律以及与它有关的其他电台的底细,全面掌握这一新出现的情况。一旦某国将该讯号用于对我派遣,便可以做到心中有数,不打无准备之仗。”

刘永的看法和雷鸣不谋而合,雷鸣用力地点点头。其他同志也发表了看法,除了在一些细节上尚有分歧之外,大体同意刘永的看法。

意见很快统一起来了,雷鸣综合了大家的看法,结合自己的见解和实际情况做了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