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11)

357378913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良久,公麋鹿终于确认安全后,扭头向身后的草丛发出阵阵鹿鸣。对岸林草突然如水中分,一大群麋鹿突现在铁木真的眼前,轻灵快捷地跑到溪水边,争先恐后的低头畅饮,竟有三四十头之多。雄健的公麋鹿显然是这群麋鹿的首领,独自占着溪边的一块空地,没有一头麋鹿敢靠近它的领地,这就给铁木真提供了良好的视线,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良久,公麋鹿终于确认安全后,扭头向身后的草丛发出阵阵鹿鸣。对岸林草突然如水中分,一大群麋鹿突现在铁木真的眼前,轻灵快捷地跑到溪水边,争先恐后的低头畅饮,竟有三四十头之多。雄健的公麋鹿显然是这群麋鹿的首领,独自占着溪边的一块空地,没有一头麋鹿敢靠近它的领地,这就给铁木真提供了良好的视线,一个绝佳的机会!

张力极强的弓弦被铁木真很轻松地拉满,锐利锋寒的箭镞对准了公麋鹿的脖颈要害,准备一箭绝杀!迫于地形的限制,铁木真只能采取单腿跪射,他身吸一口气,把心跳调整好,只等公麋鹿低头饮水的那一刻。

作为鹿群的首领,公麋鹿是很称职的,在群鹿畅饮时依然保持着相应的警觉性,它总是昂首挺立,四下嗅闻,直到有麋鹿抬起头来它才低头饮水,时间差掌握的非常精确。在动物的世界里,权力是要靠能力和责任来获得的。

强韧的弓弦不可能长时间处于绷紧的状态,必须作出选择了!铁木真果断地松开弓弦,在公麋鹿又一次将头伸向水面的瞬间,轻微却沉闷的弦颤尾音如同炸雷般在寂静的森林中扩散开来,麋鹿群一哄而散,快的像风,眨眼间便无影无踪,也包括那头公麋鹿。但是铁木真确信自己射中它了,第一时间从隐身处跃出,以最快的速度趟过山溪,钻入草丛,径直朝森林深处追去……

追出约一百五十后,铁木真突然止步。

那头公麋鹿倒在一棵高大挺拔的雪松树下,利箭对穿了它的脖颈,鲜血不住的流淌,四肢剧烈地蹬动,生息渐绝。铁木真蹲下身,手握箭杆奋力拔出,加速了麋鹿的死亡过程,然后用“金狼刀”齐根砍掉有碍拖曳的那对大鹿角,再用随身携带的绳索将麋鹿的四肢捆绑好,竭力拽到利于马匹拖带的平地上,人力是无法把几百斤重的公麋鹿带出森林的。

拎起两只美丽的大鹿角,铁木真开心地笑了,迈步朝栓马处走去。

不儿汗山离铁木真家只有半个时辰的马程,但现在马背上驮着一头重达几百斤的公麋鹿,如果他再骑上去,恐怕马儿承受不住,只好牵马步行了。马是草原人的双腿,生活、放牧、战斗全离不开马,一个不懂得爱惜马匹的草原人,绝不是真正的草原人!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猎获的这头公麋鹿足够一家人吃上七八天的了,铁木真忍不住哼起了草原小调,牵马快步而行,他急切的想让家人们看到他此行的成果,尤其是阿妈。

时值盛夏,碧绿的青草和各色鲜花统治着这片土地,一望无际的延伸到天的尽头。但是好景不会太长,一过七月,酷热的季风就会无情的掠过草原,横扫一切,万物枯黄,预示着极度寒冷的冬季即将到来。而那时也正是秋高草肥马壮的时节,草原上的人畜能不能熬过漫长枯燥的寒冬,全看这时能否储备足够多的抗寒能量了。

蓝天白云下,一人一骑在辽阔又充满活力的草原、河流、群山间快乐的独行,天地人三位一体,极为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铁木真顺着斡难河畔溯流而上,两岸风景绝美,绿树成行,奔流不息的河水与他交错而过,不舍昼夜的向东滚滚流去。年仅十岁又没有读过一天书的铁木真,面对如此壮丽的景象,当然不会发出酸儒似的感慨,他只知道河水是流向他曾经被部族抛弃的地方,洗刷那刻骨铭心的屈辱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总有一天他要重新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远远的可以望见自家的帐篷顶了,铁木真加快了脚步。过不了多久,家里的炊烟就会袅袅的升上天空,空气中撒满诱人的肉香,一想起很快就可以大快朵颐喷香的鹿肉,肚子便不争气的“咕咕”地叫了起来。

忽然,迎面传来一阵急促而凌乱的马蹄声,惊碎了铁木真美好的遐思。他迅速将“金狼刀”挪至顺手处,取弓搭箭,作好战斗准备,以防万一。当时的草原上游荡着许多三五成群的凶狠马贼,他们人数不多,不敢抢劫大的部落和商队,却专门找独自放牧的人家与单身旅客为目标,手段十分残忍,从不留活口!

十几匹健马很快就进入弓箭的射程,而铁木真此时却收起了弓箭,面带笑容地望着渐进的马队,因为他已经看清楚马上的骑手,是和他年纪相仿的一群孩子,正在相互打闹追逐,根本不是什么凶残的马贼,他继续牵马前行,警报解除。

沉闷的蹄声与儿童特有的尖利叫喊声杂糅在一起滚滚而至,继而又从铁木真身旁不远处呼啸而过,冲向远方。领跑的骑手年约十一二岁,衣装华丽,骑术精湛,把身后的同伴甩开有两个马身之多,看的铁木真也不禁暗自喝彩,心动手痒,可现在回家要紧,只得扭头目送骑手远去。正当他转身欲行是时,那十几匹呼啸而去的健马突然在远处戛然而至,马上的骑手纷纷拨转马头,朝着铁木真飞驰而来。

片刻后,十几匹马奔到眼前,呈半圆形将铁木真围住,为首的依然是刚才那个领跑的骑手。他倨傲地看了铁木真一眼,随后又把目光移到那头公麋鹿的尸体上,良久方问道:“这头鹿是你杀死的?”

铁木真没说话,手柄握刀,傲然挺立,明亮锐利的目光扫过身前的众人,那凶悍的气势逼的除领头骑手外,没人敢和他对视。很快他就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的新朋友布赫。今天早上他为阿妈请来看病的老人就是布赫的爷爷。两人四目相对,布赫马上露出善意的微笑,策马行到为首骑手的身旁,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为首骑士闻听后双目一亮,重新将目光锁定到铁木真身上:“你就是乞颜部铁木真?”

铁木阵点点头,反问道:“你是谁?”

“我叫札木合,是札只剌惕部首领的儿子。今天既然遇上了,按照咱们草原人的规矩,把你的鹿肉分一半出来吧!”

“要鹿肉可以,但是得凭真本事来拿!”

“好!”札木合干净利索的纵身下马,大步走到铁木真面前,双眼狠狠地盯着他。两人的个头差不多一般高,同样壮实的像头小牛犊。“说吧,怎么拿?”

“摔交!”铁木真用同样凶狠的目光回敬札木合,顺手把腰间的“金狼刀”连鞘抽出,随手扔在草地上。“你赢了鹿归你,我赢了你滚蛋!”

“一言为定!”

“决不反悔!”

布赫在一旁干着急没办法。札木合是他们这群孩子的头,平日里就是一个说一不而的主儿,今天本来只是到斡难河畔来赛马,没成想却碰到打猎归来的铁木真,一个成心找事,一个针锋相对,不打起来才怪呢!

四条结实的胳膊搭在一起,暗自较力,不相上下。这时,所有的孩子们全部跳下马来,快速将两人为在中央,大声地叫喊鼓劲……摔交是草原上非常普遍的一种打熬力气和胆量的运动,人人都会,乐此不疲,也是草原男儿必会的技艺。铁木真与札木合从懂事起就和大人们学习摔交,虽然在力量上还不如成年男子,但摔交的动作要领和技巧却都掌握的非常熟练,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僵持住了。

札木合首先沉不住气了,他不能容忍一个没落的贵族子弟竟敢挑战他的权威,而且还是在他的地盘上。虽然札只剌惕部也是蒙古众多部族中的一支,但其声望和势力远逊于曾处于领导地位的乞颜部,尽管乞颜部现在已经失势,可其声威与影响力还没有完全消失,铁木真在理论上仍然具有继承蒙古部落可汗的权利。自负的札木合平时就痛恨这些纨绔的贵族子弟,他们凭什么一生下来就高人一等,今天正好借次机会好好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

铁木真一直紧紧定住札木合的双眼,从其眼神瞬间的变化中看到了进攻的信号,突然抬脚避过札木合凶猛扫来的一腿,同时扭腰发力将札木合向外摔去,想趁他立足未稳,一举成功。

札木合一腿走空便心知不妙,还不等他稳住身形,铁木真狂野的力量就到了,几令他失去重心。好在札木合反应迅速,千钧一发之际,靴底稳稳地踏在草地上,双臂肌肉同时绷紧,抵抗铁木真强横的爆发力,一番较量后终于稳住了重心。

孩子们的鼓噪声更大了,全都是在为札木合鼓劲,希望他能摔倒铁木真,那他们可就有平时难得一尝的烤鹿肉吃了,有几个人甚至都流口水了。别看布赫也在一旁高声叫喊,但他心里却盼望铁木真能赢,从而杀一杀札木合的傲气。平时札木合仗着老子是部落首领,处处颐指气使,稍不如意就用马鞭子招呼,布赫就曾经挨过他好几鞭子,却敢怒不敢言。今天铁木真不卑不亢、无所畏惧的表现让布赫看到了出这口恶气的希望。他疯狂地叫喊着,看似是为札木合,眼睛却一直盯着铁木真,眼神中充满了信任与渴望。

铁木真是在早饭后出门打猎的,而现在已是黄昏时分,这么长时间未进食,又经过长途跋涉,体力消耗非常大,与札木合如此相持下去准吃亏不可。若在平时摔交摔输了也就罢了,以后有机会在找回来吗!但今天这场比赛关系可关系着一家人的生存,无论如何也不能输啊!

得意的笑容无声地爬上札木合稚嫩的脸庞,因为他已清楚的感觉到铁木真的力量正在快速消退,转瞬间已成强弩之末。如次良机他岂能放过,今日定叫铁木真出丑丢人!

草原人的摔交虽也注重技巧,但关键还是看力量的强弱,如果双方的力量不成比例,技巧再熟练也无用。铁木真此刻根本无力反击,只能是苦苦支撑,被摔倒在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围观的孩子们也都已看出铁木真必败,高声叫喊着催促札木合进攻。布赫神情紧张地望着铁木真,他现在已不奢望出口怨气了,只希望札木合能手下留情,别太过份地伤害到铁木真。

同伴的加油声让扎木合信心倍增,热血沸腾,只听他大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铁木真的衣领,奋力侧摔。已经力竭的铁木真无法抗拒扎木合强大的力道,只得像羔羊般被扯来拽去,异常狼狈,可他的步法却没乱,重心也未失去,扎木合一时半会也摔不到他。

布赫闭上双眼,不忍心看到铁木真被摔到在地的惨状。他非常清楚扎木合的为人,别看年纪小,但一向心狠手辣,得势不饶人,且又对铁木真有成见,这次不摔他个半死肯定是不会罢手的!看的朋友有难自己却不敢上前帮助,布赫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愧。他和铁木真相识才一个多月,却感觉像是一对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在一起时无拘无束,亲密无间。

铁木真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在吸引着他,即不是那勇猛无畏的胆气,也不是机智善变的头脑,而是他那豪爽不羁的性格,一点也没有贵族子弟的架子,双方互不欺凌,平等相待,把自己当真正的朋友看待,完全不像扎木合那样,将朋友玩伴当牲口使唤,呼来喝去的。

布赫觉得自己不能在沉默下去了,不然他今后还有何脸面再面对铁木真!拼着得罪扎木合,也要为铁木真喊上一两句加油鼓劲的话,这才不枉朋友一场啊!正当布赫双手分开挡在身前的伙伴,奋力挤进场中,正要开口为铁木真加油时,场上的局面却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大跌眼镜,瞠目结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