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零的栀子花 第五章 重逢对手 重逢对手1

江阑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张团长走后,李剑和刘政委一起来到了道观大殿。此时王东胜正在讲解任务要求,人们边干边讨论侦察细节。原来,得知马头岛上是吴连生的部队后,王东胜已做了安排,带领大家开始了有针对性的侦察。

王东胜要求人们集中精力搜找吴连生骚扰部队的通信网络,以最短的时间摸清联络规律和方位,抄全报文,为尽快破译密码提供素材。同时注意控守台湾军情局指挥总台和已知小台,判明其与骚扰部队有无联系。王东胜特意强调,一定要注意发现军情局新的小台,因为这很可能是军情局潜在大陆乃至平江的特务电台,或许与吴连生的骚扰行动有关。

王东胜这样安排没什么新鲜的,仍然是在华北基地确定的方案,只是细化了一些,进一步明确了两个目标,一个是军情局,一个是吴连生。两者殊途同归,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便是获取平江当面敌人的情报,挫败其骚扰行动。

王东胜说了一会儿之后,李剑接过来说:“王副处长的安排很好,我完全同意。对付吴连生的骚扰部队是抵达平江后的第一仗,无论如何不能失利。平江军民在看着我们,党中央、毛主席在看着我们,全国人民在看着我们,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人们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有信心就好,大家放心工作,我来当后勤。你们打赢了,我给你们摆庆功酒!”刘政委想调节一下气氛,笑着说道。

“政委!说话可要算数,到时候别赖账!”宋小光笑嘻嘻地接了一句。他暂时没任务,坐在郑爱英旁边搞起了监听。

“看你说的!我这个政委啥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大家放心,只要干出了成绩,我在平江最好的饭店请你们打牙祭!”刘政委说完自己先乐了,报房气氛活跃起来,爆发出一阵笑声。刘政委经常这样做思想工作,这也是一种方法,工作压力大时能够放松神经,调节情绪。跟李剑令人敬畏的严厉认真比起来,人们似乎更喜欢刘政委的宽厚大度,觉得他有兄长一般的亲和力。这两个人搭班子,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师傅!政委啥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吴胜军捅了捅宋小光问。他也是行动队的,是宋小光的徒弟。

“别乱说话,好好工作。”宋小光白了吴胜军一眼。

“是你自己说的,还怪我乱说。欠我一顿饺子还没吃呢,倒有脸说别人,回头我找师娘去。”吴胜军讨了个没趣,小声嘟囔着工作起来。他说的师娘就是郑爱英,她和宋小光新婚不久,却仍住在单身宿舍里。因为没有家,宋小光许诺了吴胜军好几次,说请他吃饺子,却始终吃不上。去外边吃又违反纪律,因此吴胜军经常抱怨。两个人虽是师徒,却象亲兄弟一般。

任务紧迫,李剑便说:“没时间讨论了,干脆请高敏讲一讲吴连生电台的特点。这方面她是专家,大家边学边干,照方抓药。”

于是高敏介绍起来,说吴连生的电台呼号为两码英文加一码中文,被呼三遍,自呼两遍,如此循环;结束语不用英文stop work的首字母缩写sk,而用good bye的首字母缩写gb。更奇怪的是,他们经常把gb发成qs。这两个用语的摩尔斯电码虽都是“哒哒嘀哒嘀嘀嘀”,但间隔是不一样的。前者是“哒哒嘀,哒嘀嘀嘀”,而后者是“哒哒嘀哒,嘀嘀嘀”。这种习惯用法可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在吴连生的报务员中非常普遍,如果发现结束语有这个特点的,很可能就是吴连生的电台。

……

大家对高敏说的很重视,有的记在了脑子里,有的认真做了记录。李剑又对高敏说的作了补充,说吴连生的电台都很破,功率较小,抗干扰能力也弱,声音象鸟叫一样,一听就不是好机器。那种“啾、啾”的声音不容易听清电码,也容易被其他电台压制,需要认真辨别。如果听到那种“啾、啾”的声音,需要特别注意。

时间已近下午两点,王东胜提醒大家注意发现。因为两点钟是很重要的联时,目标随时可能出现。这时炊事班把饭送到了报房,让大家边忙边吃。刚到平江,手忙脚乱来不及准备,炊事班只好弄了点馒头咸菜,给大家填一下肚子。面没发好,馒头是硬的,但也凑合了,相比以前好了许多。

两点钟刚过,郑爱英突然喊了一嗓子:“八号波段某频率,吴连生电台呼叫!”她的喊声很大,恰似一只音量开到极限的扬声器,剧烈震荡着每个人的耳膜。

人们立刻亢奋起来,急忙用一台收讯机对准了郑爱英报出的频率。高敏也将一台机器切换了过去,当即颤动着声音说:“没错!是座总台,正在呼叫小台。徒弟,好样的,该立功了!”

李剑快步来到了郑爱英跟前,凑近耳机听了听,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他不得不承认,机器里的确是吴连生的总台,而且报务员是他的老对手,手法十分熟悉。“乖乖!太好了!终于又见面了。肯定是他,点划比例不对,几乎等长,间隔不清,多年练就的就是这臭手,让对方怎么抄报!”李剑啧啧地说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