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五章 蝉后螳螂其后雀 老人世故小子阅 1聆秘

yangwillie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第二日,宫中一如平时一般,只是惠妃精神活跃许多,言语间谈笑也多了起来。三保听众人的话中好象是说,整个西南已经完全平定,前几日傅、蓝二位将军班师回朝,皇上亲自去迎接,不日将在金殿上大大封赏众将士。三保听罢,心道中庆路终于还是被平了,哥哥和夏叔叔会不会也被俘?一时心乱如麻。 今日朱元璋退朝后又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第二日,宫中一如平时一般,只是惠妃精神活跃许多,言语间谈笑也多了起来。三保听众人的话中好象是说,整个西南已经完全平定,前几日傅、蓝二位将军班师回朝,皇上亲自去迎接,不日将在金殿上大大封赏众将士。三保听罢,心道中庆路终于还是被平了,哥哥和夏叔叔会不会也被俘?一时心乱如麻。

今日朱元璋退朝后又来惠妃处散心,到晚膳时候就又回到马皇后那里。三保发现朱元璋的一个活动规律,就是如果退朝后来惠妃初,那么肯定不在仁和宫留宿,若是在晚膳后来,则必定在惠妃处就寝。看惠妃神态,三保料道今晚惠妃或许还有行动。

果不然,秋燕又在那个时辰出宫。半时辰过后回来,这次竟然带回一人!此人身材魁梧,从走路姿势看是个男人,也是一身黑衣蒙面。黑衣人眨眼进了惠妃的房间。秋燕依然回到自己卧房。三保与尹庆惊诧莫名。尹庆知道私通外人是什么罪,这惠妃真是胆大包天,看上去一个弱不禁风的美女竟然有如此的胆量!三保与尹庆都想一看究竟。

于是三保不带一点响声,将门慢慢打开,蹑手蹑脚的来到惠妃的侧窗之下。自己身材太矮,眼睛达不到窗户,又轻轻的搬了一个圆凳,站在上面,透过缝隙向里偷眼观瞧。那黑衣人已经摘了面纱,面目在灯光下依稀可辨,此人三保曾在滇阳府中见过面!他就是西南兵马副元帅蓝玉!三保被俘虏后被傅友德提审时蓝玉在侧,三保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可也知道是明军的重要人物,是以相貌记得十分清楚。蓝玉竟然不畏皇权天威,深夜偷入禁宫,私会皇上宠妃,真是令人震惊、诡异之至之举!惠妃与蓝玉似是久别重逢,搂在一处。

蓝玉怎会和惠妃认识?怎的又有一段私情?原来蓝玉若干年前随徐达北进,明军攻克了大都,元太子爱猷识理达腊仓皇出逃,太子妃奇氏来不及带走,为蓝玉所俘,蓝玉垂涎其美貌,本来只想与这个女子春风一度,谁知一沾上便放不开,竟生出一段感情来。

蓝玉的随军之中有一人叫陈宁,后来为胡惟庸所用,本来此事只有自己和几个亲军知晓,不知怎的被他探知此事,陈宁劝蓝玉将她献给皇上,以免被猜忌之心严重的朱元璋怀疑,蓝玉无奈只好照办。

朱元璋十分喜欢这个娇柔白嫩的美人,封为惠妃,但惠妃却对这个老头子却不感兴趣,自己虽有皇上的宠爱,贵为妃子,可心中的权欲却是皇后,但皇上与马皇后感情深厚,自己绝无可能当上皇后,于是死了这条心,只盼与蓝玉相好。

朱元璋生性多疑,天下大定后感到众多老将拥兵一方实在是对皇位的巨大威胁,遂借胡惟庸谋反一案开始大杀功臣,陈宁因属胡党也在其中。至于陈宁被杀前供了什么,蓝玉心中没底,从皇上目前对自己的态度来看,象是尚未起疑。昨天秋燕秘密潜如自己府中,传达惠妃的相思之情,蓝玉十分渴望与她会面,也可当面向她探寻朱元璋对自己的态度,于是今晚随秋燕入宫。秋燕是关外长白山北极门传人,暗器和轻身功夫十分娴熟,几年下来早将宫中情形摸得一清二楚,把蓝玉缚在背上,凭借飞抓翻过几道宫墙来到仁和宫。

只听惠妃说道:“玉哥你要多加小心,近来老头子经常心事重重,看样子是为你们班师封赏的事情。”

蓝玉恨恨道:“‘自古鸟兽尽良弓藏’,这话说的实在不假。如果真是良弓藏那就好了,可你看他这几年的做法?哪象什么良弓藏?分明是良弓折!李丞相、常大哥、廖大哥、邓大哥哪一个不是横死?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哪。唉,不知道哪天轮到我蓝某人的头上。”

惠妃急忙安慰道:“你先别乱想,可能没那么严重,阿老头子目前还没有露出对你们西南军的疑虑。计划大加封赏你们。”

蓝玉嘿嘿一笑:“封赏?只不过是安慰人心的一种做法罢。傅大哥还好,忠心耿耿的人一个,对他皇上还没那么多心。可我不一样,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我二人的关系?”

惠妃道:“我听说胡党所有招供笔录,都由大理寺统统交皇帝御览。如果陈宁提及,现在他也就不会经常来我这里了!”

蓝玉点点头,心中仍有点不放心:“以后你要多留意他的言语,紧急时可让秋燕直接去告诉我。”

“真想和玉哥你一起远走高飞算了,总比这宫中幽禁的生活好得多!”

“看来我们今生是没有这个缘分了,谁让我当不了皇上呢?”

惠妃稍微一犹豫,叹道:“都道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我弄不明白,为什么打天下的是众人,而做皇帝的却是一人,同样的出力流血,得到的却不一样!”

几年前马皇后在一次年节宴会上,看到盘中的珍馐美味不禁感慨良多,对诸位功臣的夫人家眷等人道:“想想过去的窘迫日子,可曾想到有今天的光景?”众人除徐达夫人外多纷纷附和。

徐夫人却冷冷道:“当初大家都是一般的出力抗元,可现在你我两家的光景却大不相同!”惠妃当时亦在一旁就座,如今猛然回忆起这个场面怎不感慨,是故有此语。马皇后虽然天性仁慈,没有追究徐夫人的大逆不道和无礼,可仍有风声传到朱元璋的耳中,以致后来徐达的杀身之祸!

三保在窗外听的是惊心动魄,二人如此说话虽说听起来有一定道理,可知道毕竟犯的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蓝玉沉默了半晌缓缓道:“他既然不仁就莫怪我不义,我必不会象以前的几位大哥那样束手就缚,何况并非只有我一人觉得不公。”

惠妃也好久没有说话,似乎是在什么决心:“不若我们把那见东西献给皇上,以示你并不藏私,他一高兴定会对你另眼相待。”

蓝玉随即摇头道:“不可,也不可,你想,孙策曾将他交给袁绍,可还袁绍不是对他持有戒备之心?再说少了这个东西,他心里总会有不大停当的感觉。天下美事焉能被他占绝?”二人不再说话,拥在一起半晌未曾分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