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剃着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传统的“和尚头”的蔡晓春坐在张胜的面前。他穿着黑色T恤衫和三沙迷彩裤,套着黑鹰公司出产的战术背心,斜挎一把自己战术改装过的中国造56-1冲锋枪,眼神里面露出的是凶狠和狡诈,注视着面前的华裔年轻人。

这是在巴格达美军控制区司令部旁边的一家中国饭店,居然是中国人开的。两个在国内从事IT行业的年轻人不远万里,跑到战后的巴格达淘金,历尽千辛万苦开了这个饭店。吃腻了美军口粮的大兵们把这里的生意搞的红红火火,两个中国小老板也发了一笔小财。

张胜喝了一口碧螺春。在这里这个茶叶可是五美元一杯,贵的要死人。他还穿着便装,只是没穿摄影背心,P228手枪插在腋下的枪套。他的脖子上都是饱满的肌肉,衬衫露出来的两块胸肌也是咄咄逼人,便装也露出来一股杀气。

蔡晓春注视着他,知道这是个练家。他缓缓用英语问:“你是谁?”

“我说了,我是响尾蛇。”张胜冷峻的脸上没有笑容,“我知道你是秃鹫,你的本名是蔡晓春,前CPLASF特战队员,二级士官;前法国外籍兵团2REP狙击手军士,陆军特别突击队员。两次兵役你都没有服完,现在在AO混。”

蔡晓春看着他:“中国国家安全部?”

“不。”

“CIA?”

“不。”

“MI6?”

张胜摇头:“我现在是以个人身份跟你谈生意,不代表任何国家和机关。”

“谈生意?”蔡晓春冷冷笑了一下,“你该去跟AO谈,我不接私活。”

“三百万美元。”张胜面不改色。

蔡晓春的眼皮跳了一下。

“一次行动,只需要半个小时。”张胜淡淡地说,“三百万美元干干净净,转入你指定的账户。”

蔡晓春喝了一口绿观音,这个更贵,要十五美元。

“怎么样?”张胜问。

蔡晓春放下茶杯,俯下身子:“你过来,我跟你说句话。”

张胜俯下身子,隔着桌子凑过去。

蔡晓春的左手在桌子下面咔嚓一声打开了沙漠之鹰手枪的保险,抵住了张胜的小腹冷冷地用普通话说:

“一个中国脸孔的陌生人,在巴格达出现!法语和英语都很流利,听不出任何破绽,自称‘响尾蛇’,要为一次半个小时的行动付我三百万美元!显然这是一个陷阱——告诉我,你是谁?!不然我要你现在就拦腰折断!”

张胜没有任何害怕,他的脸距离蔡晓春很近,淡淡一笑也换了普通话:

“我是响尾蛇,是个单干户!”

蔡晓春听到了什么声音,低头看看桌子,又看张胜。

张胜在桌子下面的手握着一颗黄磷手雷:

“这是一颗黄磷手雷,只要你开枪——这个屋子所有的一切都是灰烬!按照你的军事常识,该知道黄磷手雷的爆炸半径是十五米!”

蔡晓春面不改色,看着他。

饭店里面在其余桌子坐着的“秃鹫”小队雇佣兵纷纷起身,拿起自己的武器上膛对准张胜。来自中国的小老板脸色发白,不知道这两个爷爷怎么了,缩在柜台下面动都不敢动。伊拉克的局势很乱,所以大量的机构甚至军队都雇佣了为数众多的雇佣兵,而且美军驻伊拉克当局还规定——这些雇佣兵不受伊拉克法律制约,有权在认为适当的时候进行自卫。这个“自卫”的含义就很深了,谁知道是不是自卫?所以雇佣兵其实是在伊拉克大地上法外的一群,军法管制不了他们,当地法律也管制不了他们——真正的无法无天。

如果雇佣兵在这里爆发战斗,小老板除了自认倒霉,没别的办法。

响尾蛇和秃鹫一个手持上膛的沙漠之鹰手枪,一个小拇指套在黄磷手雷的拉环上。

都是面色冷峻,虎视眈眈。

周围的雇佣兵手里的各种武器对准了响尾蛇的脑袋,随时准备击发。

张胜和蔡晓春就那么对峙着,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蔡晓春看着不畏死的张胜,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用英语高喊:“我喜欢这个人!”

张胜也露出微笑,小拇指还在拉环里面,但是没刚才那么紧张了。

周围的雇佣兵听到老大这样说,都慢慢放下了武器。

蔡晓春把桌子下面的沙漠之鹰手枪拿出来关上保险放在桌上一顿,用普通话高喊:“拿酒来!二锅头!我要跟这个小子喝酒!”

小老板急忙爬出来,跑去拿酒。

张胜也慢慢把黄磷手雷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小拇指慢慢缩出了拉环。

两个人都面对面爽朗地笑着,好像是很久没见面的故交一样。二锅头顿在桌子上,蔡晓春拿牙咬开盖,倒满了两杯,用汉语说:

“响尾蛇!好小子,我喜欢你!”

“为什么现在不再怀疑我是你们国家安全部的呢?”张胜笑着接过一杯白酒。

“因为你的普通话——你是美国人,ABC(America Born Chinese,美国出生的中国人,但是华裔美国人是不喜欢这个称呼的,带有贬义)。”蔡晓春笑着说,“你以为没有破绽,但是对于我这种大陆出来的人来说,破绽很明显。”

张胜笑了笑,看来自己要加强汉语自学了。

“喝了这杯酒,再说要我干什么。”蔡晓春拿起白酒。

张胜也拿起来,两人碰杯。蔡晓春眼睛都不眨,一饮而尽。张胜也一饮而尽,但是二锅头……那是酒精……他被辣得张嘴哈了一口气,实在是忍不住了。

蔡晓春哈哈大笑,雇佣兵们也哈哈大笑。

张胜抬起眼,擦去辣出来的眼泪,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