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鬼子钓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韩光武回到后寨第一件事就是找张成鼎对他大谈此次的感受,然后说自己觉得对于地方工作还是重视不够,以前因为考虑到地方机关人多了在鬼子扫荡的时候行动不方便,现在看来有些偏颇,所以应该立刻加强地方机关建设。反正是把张成鼎忽悠的立刻按照韩光武的意见着手行动。

要加强地方工作就得有干部,干部不够怎么办?从当地土生土长的干部里提拔啊。干部数量一增加原来外来的干部的比重就降低了。本来这些外来干部谁好谁孬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些不怎么样的人就开始遭到孤立。再加上韩光武经常走村过庄的深入群众不但了解情况而且把自己的思想传播出去,所以当地干部都多少受到它的影响。这些人掌权之后对韩光武的工作有很大帮助,起码不会掣肘。

中山狼少将上半年对胶东的根据地扫荡了一遍成效不大。按照他的分析每次皇军集中兵力扫荡一个根据地其他的八路部队就会发起牵制性行动,虽然这些行动造成的破坏有限,但是会迫使皇军不得不象救火队员一样到处奔波以至不能达到原定的作战目的。其中邻莒,宁海的八路最为活跃,他们甚至趁机把地盘扩大到莒县和胶县。这些情况使他不得不先解决这个讨厌的韩光武。

胶县离青岛太近了,如果游击队成天价在青岛周围晃悠那么军部能饶得了他么?

他明白韩光武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胶县,一旦开始争夺就是长期的战斗。所以要想尽快解决问题还是必须要消灭韩光武的主力。

现在中山狼阔气多了,由于手下伪军的增加使他又能抽出两千机动兵力,加上临时加强给他的冈本繁三郎支队接近两千人足以重创游击队。但是行动必须要快,一旦胶东的那些八路缓过劲来这两千机动兵力就得象撒芝麻盐一样洒到胶东去。他现在已经很明白皇协军的战斗力是不可靠的,前几天就有一个齐装满员的皇协军连被李战杰领着十多个人缴了械。

现在最让此狼头疼的就是如何找到韩光武的主力,为此自认为是帝国军队中优秀的战术家的中山狼(日本军队似乎生产战术家,战略家倒是少见)和小林参谋长很快拟定了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的要点是由一支规模不算太大的精锐部队突入根据地进行袭扰,一旦这支部队遭到游击队主力的袭击就会就地防御拖住八路,只要部队能够坚持八至十小时埋伏在附近的大部队就会找到韩光武决战。如果韩光武对这支鬼子置之不理鬼子就会不断破坏根据地,反正不管怎样都不吃亏。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中山狼他们组织参谋人员连轴转完善了计划的细节,同时组织了一支将近700人的队伍。这支队伍的包括是两个步兵中队(欠一个小队)和一个机枪小队、一个炮兵小队、一个工兵分队和一支十几人的特务队,以及一百人的伪军,由大冢健男少佐指挥称为大冢特遣队。

这么编组可见鬼子煞费苦心,五百多鬼子以八路目前的力量很难吞下,何况又加强了一个机枪小队和一个炮兵小队。反过来说这个机枪小队和炮兵小队对游击队的诱惑肯定不小。为了保证鬼子的弹药和给养供应还特地编入了100多伪军和一百多牲口。这些伪军也是从东北调来的伪军里选的铁杆汉奸,战斗力强悍,绝对不同于当地伪军,关键时候也能抵挡一阵。所以中山对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是绝对放心。

韩光武在鬼子行动之初就发现了蹊跷之处,由于情报网的完善现在鬼子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韩光武的眼睛。群众被发动起来之后这个战场基本上就对游击队单向透明了,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及时把情报送到指挥部。

从胶县送来的情报说鬼子往铺兴镇的据点用遮得严严实实的百十辆汽车运进了一些东西和大量军马,并且这些东西到来之后原来驻防的鬼子伪军就把整个镇子封锁起来许进不许出。

这就让韩光武纳闷了,鬼子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没几天大冢特遣队出现在胶县游击区,同时一千多鬼子和一个团的伪军进驻高密还在高密留下一百辆汽车。

这下子韩光武他们多少看明白了,鬼子这是在钓鱼啊。大冢特遣队就是饵,高密和铺兴的敌人就是鱼竿。

大冢特遣队在游击区晃悠了两天胶县的游击队只是打个冷枪、埋个地雷,决不和鬼子照面。刘光本更是躲得远远的。大冢一看这种形势就决定进入根据地。

至此汗光武他们断定鬼子确实是在钓鱼。

韩光武看着正紧盯着地图的张树正和周青,半天俩人抬起头来看到韩光武争看着他俩都不禁一笑。韩光武问“怎么样,打不打?”俩人异口同声“打。”

“大打还是小打?”

“……”

韩光武没等俩人回答就自己说到“要大打,一定要让贵子长个记性以后别来这套。”

张树正又看了一下地图说“要是大打的话最好能让一团支援一下。”

大冢进入根据地后并没有遇见大股的八路只有民兵不断的骚扰。民兵对这样火力强大的鬼子并不能造成很大威胁。让大冢头疼的是民兵总是利用田野里极难发现的工事打了就跑连报复的机会都不给他,再就是无处不在的地雷。好在他主要是作为诱饵,此外没有具体任务所以可以慢慢走,可以时常改变前进方向让民兵的埋伏落空。每次夺取一个村庄他都会把村子付之一炬。

这样平静的日子过了四天,大冢开始怀疑韩光武是否不打算理他了。中山狼每天同过电台提醒他保持警惕,不要深入根据地太远。实际上面对这么多民兵大冢也走不远。

夜色再次笼罩了大地,草虫们从草棵里钻出来欢快的鸣叫着享受着夜清凉。忽然微弱的声响让小虫子们停止歌唱惊慌四散。一个个黑黝黝的人影从庄稼地里冒出来利用沟渠悄悄向村庄接近。

夏天天亮得早,四点半已经可以模模糊糊看见东西了。五点钟鬼子在外围的潜伏哨纷纷爬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向村里走去。

已经看清村口的哨兵的五官了,潜伏哨们却吃惊的看到哨兵尖叫着端起枪来。“这是怎么回事?”

背后射来的密集的子弹没有留给他们想明白的机会。然后从地上一跃而起的战士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村子。有人被打倒了但是没有人停下,没等鬼子组织起火力郝振林的一个连已经冲进村子。

大冢看了看发白的窗户纸然后翻了个身想再躺一会儿枪声就响起来了。他从炕上跳起来侧耳一听枪声怎么这么近呢?

一个军官破门而入“大队长,八路冲进村了?”

大冢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此时响成一片的枪声爆炸声已经向他证实了报告没有错误。镇定了一下他问道“八路有多少人?”

“不知道。”

“是老八路还是土八路?”

“不知道。”

大冢火了“那你知道什么?马上集合部队组织反击。”

“海。”那军官答应一声跑出门去,同时院子里“轰隆”一声,气浪把大冢推倒在地。

大冢披挂上武器走出屋门看见一片狼藉,一堆血肉贴在墙上,一顶军帽告诉他那个军官没能跑出院子。地上还躺着两个快死的伤兵和几块人的零件。

大冢没有多看径自走出院子。此时村里已经乱成一团,街道上流弹纷飞。大冢拔出指挥刀狼嚎了一阵子日伪军开始停止了混乱。

就在鬼子最初的混乱中郝振林的一连在全部装备进战武器的突击队的带领下占领了村子的三分之一。韩光武的苦心没有白费,突击队员们按照村落战的训练远用枪打,近用刀砍,隔着墙扔手榴弹;遇到鬼子依靠院落抵抗就绕过去留给后续部队打通墙壁或采用从房顶进入的办法立体进攻。虽然这样突击队的伤亡也非常巨大,已经有三十多人伤亡。看到鬼子开始组织起来郝振林停止了进攻并组织防御,安排消灭被分割在几个院子里的残敌防止敌人的反冲锋。原来为了扰乱敌人心理的炮击也停下来,但是村子四周的民兵却开始不断制造声响考验鬼子的神经。

借着短暂的平静各部队报上损失让大冢大吃一惊,丢了200人还全都是鬼子!他疑惑的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才不到六点。就是说一个小时他就丢了200人!

他毫不犹豫的向中山狼报告自己受到八路主力五千人的打击。中山狼听到大冢再一个小时里就损失惨重立刻命令各部队增援。

立刻铺兴据点的两千鬼子列队出发,高密的日伪军也登上汽车,连一些比较大的据点的鬼子也抽调出来上了路。

对面再次响起的枪声告诉大冢那边还有活着的日军,但是他不想进攻,他要等八路来进攻,他的任务就是拖住八路。但是郝振林却不让他打如意算盘。

等到对面的枪声平息下来大冢低下头作了个默哀的姿势“让天照大神保佑这些为国捐躯的大和勇士吧。”

身旁的一个军官却一捅他“八路要跑了。”

大冢伸头一看果然房顶上的八路纷纷消失了。“这可不行”他想“一定要拖住八路。”

他把指挥刀向后一挥“杀给给!”一群鬼子和伪军应声冲出去。

郝振林就没想撤退,不过经过周青给他分析他知道鬼子肯定会怕他跑掉。刚才的突击虽然战果不小可也让他知道了这些鬼子战斗力的强悍,所以贸然进攻时没有好果子吃的,不如把鬼子引出来干掉,那多爽啊。

经过几次冲锋丢下了三十多具尸体大冢总算明白过味儿来了:八路这是涮着他玩儿啊。他不由得怒火中烧命令掷弹筒和步兵炮向八路轰击——迫击炮在最初的突击中已经被郝振林缴获了。郝振林立即还以颜色,十多具掷弹筒加上迫击炮集中轰击鬼子的炮位,打得鬼子拖着炮到处跑。

胶县的游击队开始发威了,他们不断的骚扰奔袭中的鬼子队伍,搞得鬼子不得不走走停停。刘光本也来趁火打劫给鬼子添了不少麻烦。不过鬼子想通了:收拾了八路的主力部队这些游击队能翻起什么大浪来?所以能不理会就不理会只埋头赶路,实在不行才应付一下。

鬼子没有料到此时韩光武正蹲在离铺兴据点只有六里地的一个小村子的警察所里,警察所的几个警察被缴了枪正蹲在院子里听课。两个营的战士昨天晚上就进了村子,就等着鬼子出发。

十一点一个侦察员跑来报告鬼子已经在两个小时前到达根据地边缘与阻击的民兵交火,高密的敌人由于沿途桥梁被悉数破坏不得不弃车步行,汽车已经返回高密了。

韩光武只说了一句“行动吧。”几个营连长就冲出房门。

据点的伪军看到大路上又来了一队鬼子心说“今天怎么这么大的阵势到现在还有皇军往西走?”

连问也没问鬼子就到了跟前稀里糊涂就被缴了枪。然后这些鬼子迅速占领了炮楼,此时才有伪军明白过来喊起来“八路来啦!”来不及关门闭户的居民们看到一个奇怪的场面:一群鬼子追得伪军满街乱跑。

到底还是有一部分伪军逃进了镇子另一边的炮楼疯狂的往外射击。但是没有人进攻,倒是有人向着炮楼开始喊话:“弟兄们,都别打了。我是三排长,八路军带着炮来了,在开枪八路就要用炮轰了!”

一听这话炮楼上的枪声立刻稀疏下来,但是立刻一个声音喊起来“王斜眼,你别胡说,周围都是咱们的人八路怎么把炮拉过来的?别吓唬人!”

这边王斜眼又喊上了“连副,我没说假话。八路军的炮我看见了,就在这儿。”另外几个声音也嚷起来“连副,排长没说假话。”

停了一会儿从炮楼上伸出一面白旗晃了两晃,有人喊道“我们投降,别开枪。”

实际上八路这边一直就没有射击。炮楼的门打开伪军帽沿向后双手拔枪举过头顶排成一队走了出来,炮楼外边的伪军也纷纷站起来把手举起来。

当伪军副连长走过九二步兵炮的时候暗自庆幸好歹作了正确的决定没把自己和弟兄们的小命儿搭上。

两千鬼子都是轻装走的,留下的东西真不少。韩光武再次重申命令除了必要的弹药补充其他一概烧掉。不一会儿镇子里的空地上和两个炮楼边烟火滚滚。部队立即集结起来冲向下一个目标。

刚才铺兴镇的一个连伪军二团只消灭了一半,其他的有些躲到老百姓家里了由于没有搜索残敌而逃过一劫,另有一部分逃出镇子跑到附近的据点,附近的敌人都知道八路来了。

二团不急不忙从一个据点杀到另一个据点。鬼子基本上都走了,留下的伪军一听说八路大部队来了都不知说措。特别是被释放的伪警察说韩光武亲自来了,人的名树的影,伪军们立刻炸了锅。韩光武炮轰了一个不开眼的据点,一个临近据点的伪军竟然不战而走。有了榜样其他伪军纷纷逃跑。普通据点还好说,对于炮楼韩光武是占领一个烧一个,从县城都能看见这里黑烟滚滚。

驻防胶县的小石中队长接到报告将信将疑“皇军不是去包围八路了吗,这里怎么会跳出打鼓的八路?”他从骨子里看不起那些伪军,甚至怀疑是不是伪军们在搞什么阴谋。

尽管怀疑他还是向上司报告了这里的情况,上司命令他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于是他带领着两个小队和一个连伪军出了城。一路上他不断把遇到正在溃逃的伪军截住用刺刀逼着他们向后转竟然纠集起一支五百人的队伍。

韩光武的一营一直没有参加对据点的攻击就是为了等待小石的到来。

小石远远的望远镜看到一座炮楼四门大开,上面的膏药旗还在随风飘舞但是却没有哨兵,再听听枪声已经离自己远去了不禁大怒“这是哪支部队防守的?八路没来就跑掉了,一定要严惩。”

一支伪军象是要立功赎罪跑得特别快已经快接近炮楼了,炮楼上的膏药旗却像尿布一样忽然飘落。机枪子弹从炮楼上泼向日伪军,接着是密集的炮弹爆炸,道路两边则飞来手榴弹。

伪军走在前头收到的打击最大一下子炸了营纷纷转身亡后跑把鬼子的队伍都冲乱了。小石恼怒的劈死几个逃跑的伪军后却一个大翻身躺在地上不动了,脑浆流了一地。

鬼子在小队长的指挥下立刻组织抵抗无奈游击队的掷弹筒不断的覆盖他们的藏身之地,密集的弹片飞舞着使鬼子没有一个不带伤的。

刘振命令“吹冲锋号!”

冲锋号声中八路们投出排子手榴弹同时纷纷跃进。伪军基本上跑干净了,鬼子看到自己人太少就交替掩护开始撤退。一营端起刺刀冲上公路一阵混战只有十几个鬼子跑掉。

韩光武也赶过来看到战士们正在打扫战场叫过刘振“挑些好枪带走,其余的都毁掉。不能耽误时间了。”

老红军就是老红军知道兵贵神速,十分钟后部队集合起来向胶县县城开拔。

中山狼一头冷汗,他怎么也捉摸不透韩光武要干什么。自己的大部队离他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难道他真的敢进攻县城?

此时他用于合围韩光武的部队离大冢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正受到顽强阻击。大冢却报告进攻他的游击队消失了。

中午时分八路又向大冢发动了一次攻击,夺取了两座房屋。他们就是这样每次攻击的目的就是夺取一两座院子。房子在战斗中着了火,游击队就退了回去,不再有动静。

这个上午都一直这样,双方总是打打停停,八路经常一枪不发。等到大冢感到安静的过分了发动冲锋时游击队却已经撤出村子了。

这要归功于原来村里挖的防止鬼子突袭便于群众疏散的大沟,郝振林的三百多人猫着腰进了沟连头都不会露出来。

大冢一看不好回身进攻村外的民兵,民兵一看鬼子来了索性连戏也不演了哗得一下子全退下去。大冢连追都没法追,因为民兵在村子周围全都埋了地雷,你慢慢扫雷吧。

中山狼明白了自己被耍了。胶县那边韩光武并不进攻县城却把周围村庄的敌伪势力全部摧毁。中山狼终于下了决心命令所有部队掉头向胶县县城进发。大冢只好自己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