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二章 讲武堂

烈鹰少校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讲武堂是训练军官的地方,北凉王一族长期征战四方,深知一支军队,士兵是主体,但是军官是核心,尤其是职业化军队。夏帝国解体后,北凉王夏武杰明白要以北凉一己之力对抗来自宁武大陆的威胁。在修建长城防线的时候,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进行这种军事活动自然不会一帆风顺,先后有6万官兵战死在修建城墙的行动中,遭受惨重损失的帝国军只能在北凉当地招募士兵补充,幸好北凉地区民风彪悍,尚武,士兵的补充并不成问题,但是对于损失的中下级军官,却是让夏武杰最头疼的,只能提拔现有的老兵充当,这些人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却大部分没受过良好的教育,尤其是军事教育。帝国历267年,在长城防线完成后,北凉王下令开办讲武堂,对那些由士兵提拔起来的军官进行军事教育,但是由于战事很紧,许多老兵抽不出身来参加学习,很多在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就被迫返回部队参战。

帝国历270年, 62岁的夏武杰旧伤复发,病故,把北凉交给了他41岁的儿子夏天行。夏天行自幼在军中,也精通军事,决定把讲武堂开好,这时的风灵族也由于长期的战斗损失惨重,被迫暂时休战。于是他有机会抽调大批骨干力量排除一切干扰集中训练,北凉军的军官素质大有提高。但是夏天行明白,不能只是被动的进行训练,而对象也不能仅仅拘泥于军队中,在一向有尚武精神的北凉地区,从民间选拔人才是迟早的事情。

果然,278年,长城防线战事再开,大批士兵再次走上战场,夏天行果断的决定讲武堂对民间开放,任何人经过考试都可以进入学习成为军官,作为军队的后备力量。由于战事紧迫,大量的成年人走上战场,或必须加强后方的生产,所以第一批的试点就是这些少年,他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训练和学习,同时不会影响生产和战斗,当他们学成后可以直接补充军队,保证军官的供应不会中断。

秦中鹰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自己不跑快点这个唯一的参军机会就会泡汤。太阳逐渐落了下去,他的心也悬了起来,万一不能报名,自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难道也要学铁虎那样去商店打杂吗?他来不及想一下子冲了出去。

秦中鹰第一次见到马这种动物,是在许平看见送信的信使骑马奔驰而过,惊讶于马的速度的同时他还想,如果被这么快的马撞一下会有什么结果?现在他体验到了。

秦中鹰的身体飞了出去,如果不是会武功及时调整了身体,非得被撞个残废不可,但是就是这样他还是结结实实的被撞了一下,飞出几米,倒在地上,接着听到了马的嘶叫声。“你没事吧。”骑马的人下马问。秦中鹰很想打他,但是要明白自己的目的,不能因小失大。他挣扎着站了起来,看了看对方。对方显然是属于富家子弟,虽然穿着一般,但是眉宇间带有一种高贵的气质,更何况有自己的马。那人过来扶了秦中鹰一把,秦中鹰一把把对方推开,“你怎么骑马的?我可是有急事啊。”“富家子弟”很抱歉的说,“对不起,把你撞倒了,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请尽管吩咐。” 秦中鹰再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虽然气宇轩昂,但是却没有任何架子和看不起自己的神色,怒火顿时消失了大半,又转头看见了对方的马,怒火全消了,“我要去讲武堂报名处,你能骑马带我去吗?”那人猛的跳上马,伸手拉住秦中鹰,一用力就把他拉到了马上,“抓紧我。”富家子弟话音刚落马就急速飞奔,秦中鹰被迫牢牢抓住对方以免自己掉下来。

讲武堂报名处,什长已经准备开始收拾东西了,只见远方一匹骏马快速飞过来,在距离他只有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秦中鹰双腿发软的跳下了马,几乎不会走路了。“终于来了,还以为你赶不到了。”什长打开记录,“你那个小兄弟怎么样了,进了水师学堂了吗?”“托大人的福。” 秦中鹰喘着气回答。“姓名,年龄,哪里人,会不会武功?”“龙扬,15岁,北凉城人,会武功。”没等秦中鹰有时间开口,他背后的“富家子弟”已经开口说话了。“少爷,这可是讲武堂,是训练去边关打仗的军官的。”“我知道。”龙扬拍了拍马屁股,“自己回家。”于是马就像听到了命令一样飞快的跑了。“我也是来投靠的,讲武堂应该没有规定投靠人的出身吧。” 秦中鹰惊讶的看着这个人,从他刚才拉自己的力度上看,显然对方武功不弱。“当然,但是我还是提醒你一下,等一下的考试可是会送命的。”什长不慌不忙的写下了他的名字,“现在你即使不参加也要参加了,否则按逃兵论处。”“我知道。”龙扬微笑着说。什长看了看秦中鹰,也问了姓名。

“中鹰,你来了。”铁虎从报名处一旁的房子里走了出来,同时也看到了龙扬,“这位是?”“我叫龙扬,你好。”龙扬抢先行礼,弄的铁虎很不好意思,急忙回礼,“我叫铁虎。”“人如其名啊,真是铁打的身子骨,比老虎还结实。”龙扬笑着拍了拍他,然后回头看了看秦中鹰。“秦中鹰,我是许平人。” 秦中鹰看见对方没有一点架子,也上前打招呼。

“又一个富家子弟?”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铁虎后面的房子里传了出来,接着一个穿着兽皮的少年和另一个穿着普通的少年走了出来,“我看不出你能通过考试,并且完成所有的训练。”“请问尊姓大名。”龙扬保持着微笑。“我叫凌风,没什么大名,是个猎户而已,当猎户一辈子窝在山里没前途,所以才投军。”“风天河,扬武城人。”另一个少年表情很冷峻。“其实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但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所以我只有硬着头皮来试试了。”龙扬说。“自己保重,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的。”凌风一声冷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富家子弟”,“多谢关心,起码你能这么说我就不用担心你会丢下我不管了,你说的又一个是指?”凌风的手一指那边,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端坐在一边,手拿画笔正在纸上画着什么,衣着普通却掩盖不住他的气质。“南宫盛。”少年一抱拳……

“全体学员集合。”一个军官摸样的人高声叫道。凌风,风天河,南宫盛,秦中鹰,龙扬,铁虎几个人急忙站好,报名处后面的屋子里也快速跑出近百人。“这些就是我们今年招到的吗?”军官转身看着什长说,“是的,一共108人,人数少了点,但是这是第一次招募少年兵,加上之前的宣传不够,所以只有这点,不过全部都是多少会点武功的。”“总比没有好啊,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能够通过考试呢。”军官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你们听着,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大夏帝国北凉军团的士兵了,我不管你们之前是做什么的,是当学徒的还是在家吃奶的,现在你们都是军人,都是战士,要接受讲武堂的考验,我先说明,讲武堂的考验是很严格的严格到你可能送命,所以有怕死的现在赶紧退出,别到要死不活的时候再喊娘就来不及了。”军官看了一下学员们,没有一个动的,“不怕死最好,今后有哪个孬种敢丢咱们讲武堂的脸,我一定宰了他。”什长牵过一匹马来,军官飞身上马,“现在你们的第一个考试内容就是跟着我到讲武堂的训练营去,明天正午前不能到的算自动弃权,自己想办法回来,死在路上我们可不管。”话音刚落,军官一扬马鞭,马飞快的冲了出去。学员们愣了一下,本能的开始跑了起来,向军官的方向追去……

秦中鹰这辈子是不打算再跑步了,现在已经有点想吐了的感觉,跑了一天刚想休息一下,就又要开始漫长的奔跑,眼下他们已经跑出了北凉城,但是军官早已不知去向。少年们们喘着粗气,本能的向前跑去。“别费力气了,人不可能跑的过马。”龙扬一声大喝,让所有人冷静了下来,“我们追踪马的足迹,跟着脚印走就可以了,并没有要求我们跟他同时到达,只要明天正午前能够抵达就可以了。” 秦中鹰喘着气看了一下周围,基本上所有的学员都在插着腰一边喘气一边前进,惟独铁虎,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往前走,估计如果不是要合群,他早就把大家落在后面了,而风天河则跪在地上自己观察马蹄印。

北凉的骑兵军早已经建立了起来,第13骑兵军,编制3个轻骑兵营和4个重骑兵营,是北凉军队中编制人员最多的军,由于经常经过这里,地上的马蹄印错综复杂,根本难以分辨,更何况太阳已经落山。风天河的脸几乎是贴在地面上仔细观察着,然后用手摸了摸,“我在扬武城外的草原长大的,这些马蹄印是新的,肯定是这边。”他站起来往一个方向快步走了过去,学员们急忙跟在他后面。秦中鹰一回头,看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学员被落在了后面,这种走步速度他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彻底落下。“大家稍微放慢速度,有人要被落下了。”龙扬也发现了情况,大声提醒前面,但是没有人搭理他,毕竟找到正确的路接下来就是抵达目的地就可以了,谁有时间照顾他人啊?龙扬看见没人响应,自己走到队伍最后面,一把拉起那个瘦小的学员,“不用管我了,你们先走,我随后赶到。”学员喘着气说,“如果连这点考验都完成不了,我不可能成为一个军官的。”一只大手猛的从另一边把他拉了起来,铁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燕飞。”学员全无惧色,铁虎一把把燕飞背到自己的背上快速向前走去。“我不用帮忙。”燕飞倔强的挣扎。秦中鹰也走了过来,“你确实不需要帮忙的,你之所以走的慢是因为之前快速奔跑,岔气了,现在稍微休息一下就能恢复,就可以自己走了,其实看你的样子脚力说不定是我们之中最好的。”燕飞叹了口气,不在动弹,“这里是草原,如果无法分辨方向的话会死在这里的。”龙扬从后面托起了燕飞,秦中鹰也赶上帮忙,4人以极快的速度赶上了队伍,继续前进。凌风跟着风天河走在队伍的前面,他惊奇的看着3个人托着一个人紧跟在自己后面。“我说,你们这样帮他只是害了他,进讲武堂后有更加残酷的训练,那时你们帮不了他,与其让他在以后的训练中受伤还不如现在就淘汰掉比较合适。”“人不可能随时以最好的状态发挥,当他发挥失常的时候,我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龙扬笑着说。“但愿在实战中有这种再来一次的机会。”凌风加快了脚步。“实战中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可不是一个人去打仗的。” 秦中鹰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少年们的队伍在经过了几个时辰的狂奔后终于停了下来,领头的风天河也已经累的半死了,“咱们得找点水,找点吃的补充一下,要么照这个速度继续下去比较危险。”龙扬喘着粗气说。“在山里有办法,这是草原,哪找水和食物去啊?”凌风干脆躺在地上。“天河。”他突然叫了起来,“我们距离天河应该并不遥远,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去那里喝水休息一下然后再上路。”龙扬摇了摇头,直接泼了冷水,“天河附近有很多军营,现在天还没亮,我们就这么过去没准被他们当成了奸细给杀了,就算不杀,被关个一两天我们也无法完成考试了。” 秦中鹰筋疲力尽的躺在一边,对他们说,“你好歹是猎户出身啊,总有点野外生存技巧吧。”“我是山里出来的,可不是草原出来的。”凌风恼火的一指风天河,“他是”,这时,风天河突然抓起一把草塞进了嘴里,“你做什么?”龙扬大惊。他却不慌不忙的把草从自己的嘴里吐了出来,“天快亮了,草上的露水可是这里唯一的水源了,虽然不可能完全解渴,但是总能支撑一段的。”话音刚落,学员们纷纷开始拔草,拼命的吸取草上的水分。

大约半个时辰后,风天河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辨别了一下方向,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学员们跟在他后面一起前进。铁虎看了看燕飞,燕飞点了点头,自己站起来跟着队伍前进。茫茫草原上,只有一群少年在飞速前进着。

讲武堂训练营的门口竖着一跟标尺杆,利用太阳的影子来判断时间,当影子跟秆子重合的时候就是正午十分,几个军官站在这里等待着,看着影子一点一点的缩短。一个军官仔细看着正前方,地平线上逐渐浮现出几个黑点,然后越来越多。“终于到了。”军官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的考试有多少人会放弃呢?”“你还是考虑下怎么尽量少出人命比较好吧。”另一个军官叹了口气,“这么小就要接受这么残酷的考验,真有点同情他们。”“上面要求我们精挑细选,严格淘汰,我们有什么办法?你还是把你的弓弩队准备好比较合适。”

风天河跑在队伍最前面,他甚至来不及仔细看看这个军营就第一个跨进军营的门槛,其他人跟在他后面,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然后一下子趴在地上大口喘气。“别趴下。” 秦中鹰喘着粗气把人拉了起来,“必须走动……走动……要不身体……受不了的。”“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啊?”燕飞问,“大概……是……扬武城附近吧。”风天河也喘着气回答,“距离扬武大约1天的路程……扬武东南。”

“有行家啊。”一个军官冷笑着说,“分辨方向,追寻足迹,了解运动,熟悉地理。”“第一批总要有个良好的开头啊。”另一个军官说,“接下来就是拼命的事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