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风雨飘摇 生机乍现

jingdong12 收藏 13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中村赶到河边的时候,只能看见何平等人的身影。几个伙计把张婧从董云彪身上抬了下来,放在床上。那赵老板先看看董云彪,然后问道:“部队怎么样了?”这人自然是赵名辊,他下午还在大同,鬼子邀请他去参加酒席,在吃饭的时候得知鬼子算计了铁血队,马上就赶过来探听情况。 董云彪没反应过来楞了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中村赶到河边的时候,只能看见何平等人的身影。几个伙计把张婧从董云彪身上抬了下来,放在床上。那赵老板先看看董云彪,然后问道:“部队怎么样了?”这人自然是赵名辊,他下午还在大同,鬼子邀请他去参加酒席,在吃饭的时候得知鬼子算计了铁血队,马上就赶过来探听情况。

董云彪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赵名辊这时候突然叉开话又问:“她是你们什么人?”董云彪说道:“是我妹子。”杜山接着说:“是我老婆。”赵名辊这时候明白了,笑笑点点头。吩咐下去:“给他们弄点好吃的。”再也没和几人说什么。

铁血队员绝对不会说张婧是他老婆的。几人也真是饿了,一桌饭菜不过片刻就被扫光。收拾桌子的时候,一个店伙计问杜山:“她真是你老婆?”杜山一回头:“老婆还有假?”那伙计“哼。”了一声。杜山一听恼火起来,暗地给那伙计使坏,只见他脚下一用劲,一个扫腿就扫了过去。

董云彪一看杜山的脸色就知道他要做什么,想阻止也来不急了。只听到:“唉呦!”一声,叫的可不是那店伙计。杜山过来好长时间才把头抬起来,脸上还是痛苦的表情:“反应真快,出手真狠,他妈的!”这些店伙计可都是张婧为了监视和保护赵名辊特别选出来的。

医生和药品都已经送过来了,两个小时以后,那医生离开,赵名辊把他送到门口,那人说道:“估计四五个小时,麻药一过她就能醒过来了。记住病人要吃稀饭,不能吃稠的和刺激性的。”赵名辊说了几声谢谢后,塞给那人几十个大洋。

赵名辊这时候来到杜山面前问道:“兄弟贵姓?”杜山一想:“我姓杨,杨水。”赵名辊本身就是开饭店的,看人脸色的本事绝对不比刘虎的刀法差。马上就知道杜山在说谎。也不说什么:“我不管你姓什么,你知道一件事就可以了。”杜山忙的问:“什么事?”赵名辊向屋里一指:“你不能是她男人。”杜山一愣:“为什么?”赵名辊说道:“因为你不配。”说完自己就走了。

董云彪看着愣着发呆的杜山,哈哈大笑起来。中午的时候,张婧醒了过来。杜山看见赵名辊和几个店伙计走了进去,好半天的时间才有一个伙计出来。对两人一招手:“你们两个进来一下。”

杜山和董云彪起来进了房间。张婧这时候躺在床上,脸色刷白。看见两人进来,问道:“你们谁是一路上背我的人?”杜山指了一下董云彪,张婧苍白的脸上笑了一下:“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只是没有力气争看眼睛。”说完对董云彪说道:“谢谢你了。”董云彪摇摇头:“大家都是打鬼子的,不用说谢。”

张婧艰难的歪一下头对赵名辊说道:“你现在就去把我说的那件事情办一下。”赵名辊点点头出去了。张婧看看杜山:“我真不知道怎么处置你,杀你显得我小气,不杀你我又很生气。放你又不放心,你说怎么办?”杜山这时候是呆在一边不敢出声。

一边的董云彪说道:“你不能杀他,不管怎么样是他救了我们。”张婧点点头,笑道:“那就听你的,你帮我看着他,别让他到日本那里去告密。”董云彪点点头,杜山这时候却发火了:“你要杀就杀,老子不在乎。我告诉你,你可以说我是流氓,说我是土匪。但是老子是中国的土匪,你绝对不能说我是汉奸!”

张婧这时候看看他,没说什么,过了一会问道:“我身上的东西呢?”董云彪说:“我们寄放在一个郎中家里了。”张婧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

靳戴问何平:“队长,我们现在去哪里?”何平看看自己身边的这百十来人,这就是铁血队的一中队,二中队,三中队,炮队,骑兵队的全部人马!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说道:“去黑山!那里不知道怎么样了。”靳戴没有说什么,其实他想建议何平马上向北转移,避开敌人的锋芒,过一阵子再回来的。但是他也知道,何平不可能放下在黑山的弟兄。这是很不明智的举动,却也是靳戴死心塌地跟着何平的原因。

黑山的战斗是在孟山的警戒队还有一些留守队员和大同县的小鬼子之间展开的。鬼子的兵力虽然数倍与孟山,可是黑山由于是铁血队的老根据地,民兵的能力和地道,地雷的完善都不是新根据地能比的上的。鬼子吃亏更大。

但是由于孟山要保卫儿童团和物资,其灵活程度受到限制,最后的结果是被围困在一个村庄里面。战斗进行的同样惨烈,刘同洲被鬼子流弹击中牺牲。鬼子和伪军加起来有五百多人,可是由于外围有很多前来增援的民兵,鬼子有所顾忌,也不敢大举进攻。

民兵人数虽然不少,但是缺乏统一的指挥,想给铁血队解围也做不到,双方一直僵持着。情况也是在晚上发生改变。商越带队回来后,马上组织起来四周的民兵,铁血队的人数优势立即显现出来,先是解决了一百多伪军。然后日军再付出两百多人伤亡以后狼狈逃窜。

中田接到各处的战报,“中村君,你认为我们这一次作战的效果怎么样?”中村摇摇头说道:“阁下,我们的对手非常出色,整个战役我们只出现了两个小小的失误,却都被他们他们敏锐的抓住。是我低估了对手的作战能力和意志力,请中田旅团长处分我。”中田想想说道:“铁血队现在唯一保存下来的人马就是黑山那些人,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是什么人给黑山解围的?”说完眼角看看四周的日本猪军,武田的心里直发麻。

许久没人说话。中田这次部署的非常严密,为了防止铁血队得到增援,甚至牵制了八路军的队伍。这一次在中田看来唯一的遗漏就是没有防住铁血队的骑兵,导致中村损失惨重,和何平刘虎的直接突围。不过那一百多人到不至于让他不舒服。

中村这时候说道:“请旅团长给我一些人马,我要继续和铁血队作战戴罪立功,直到完全剿灭他们!”中田点点头:“这一次我们伤亡太大,我们很多地方的兵力都显得吃紧,能留给你的兵力不多。”中村一个立正:“我要一个大队就够了,我一定给旅团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中田想想后说道:“我给你两个大队吧。千万别低估了你的对手!”中田也给不了太多了,五千多人马被铁血队拼掉一半,还有好多县城和据点要守,根据后方传来的消息,很多游击队趁他大队外出,已经开始活跃起来。中村说了一声:“哈依。”

中田又说道:“明俊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铁血队的情报网络连根拔起,到时候你们多沟通沟通,他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何平回到黑山以后,马上做了统计,算上商越刚选拔的两百多民兵,铁血队现在还剩下五百多人。什么一中队,四中队,炮兵中队,警戒中队,基本上都不存在了。两千多人就剩下不到三百人。马高岗,刘同洲战死,七个中队长六个负伤。张婧下落不明。新开辟的根据地全部沦丧。步兵炮和山炮全部丢失,马匹更是一匹没剩。小炮和机枪也大量的丢失。铁血队可以说是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过后的两天铁血队在休整,中村也没有动。原因是他需要熟悉黑山一带的情况。阳原,大同两县的鬼子已经帮不上他了。现在他只能靠自己。援兵是指望不上的,铁血队受到攻击的消息已经被国共得知,附近的部队纷纷对日军发起牵制性进攻,特别是八路军贺龙部,趁中田兵力大损之际,大举进攻,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不断将日伪据点清除,很多小的游击区连成一片扩大成根据地。

张婧的身体慢慢的好了起来,两天以后已经能在别人的搀扶下行走。这时候赵名辊进来对她说道:“铁血队伤亡很大,不过鬼子也没有讨什么好,损失了两千左右人马。详情不知道,不过铁血队已经突围是肯定的。还有,情报网的问题出在单萌身上,她已经被鬼子抓住了。”

张婧突然喊来董云彪和杜山:“我们明天就走,我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你们愿意保护我一段路么?”董云彪这时候问道:“去哪里?”张婧说道:“先去帮我的东西拿回来,然后去张家口办几件事”杜山一惊问道:“你要去张家口?”张婧点点头,这时候董云彪犹豫起来。倒是杜山痛快的说:“没问题,不管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以后我就跟你混饭吃了。”

张婧看着董云彪,上前小声说道:“帮帮我好么?杜山这人靠不住,关键时候我还不如他的那个盒子。我自己又有伤。”董云彪终于点点头。

第二天,单萌的审讯用开始了。开头的时候还是明俊田的一翻耐心开导,毫无结果的情况下,明俊田将单萌的十个手指和脚趾全部钉进了木签。单萌的脸上斗大的汗珠如雨而下,不过今天她却紧咬牙关没有发出昨天那样的哭号。明俊田的内心一阵紧张,他看的出来,他面前的这个对手正在和自己的交锋中变的越来越坚强!

明俊田居然把用刑的部位转移到了单萌的乳房的下体!单萌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声惨叫再一次响彻这一间黑暗的小屋。但是明俊田却始终没有从单萌那里得到一个字。明俊田偷偷的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他的心里也同样在受着煎熬。

前方铁血队突围的消息已经传了回来,上司命令他必须尽快破获铁血队的情报网络已继续迷惑铁血队的视听,为中村最后剿灭铁血队提供良好的条件。可是,明俊田对真的是不是还能从单萌身上打开缺口,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般信心。

看着在痛苦中叫喊的单萌,明俊田真的希望她能说出一句:“我说。”事实却是每一次单萌稍微减轻一点痛苦的时候,明俊田都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那种不屈和仇恨。

一天的刑法马上就要结束了,明俊田来到单萌身边:“单小姐,你还能抗几天?”单萌有气无力的将低垂的头慢慢抬起,冲明俊田冷冷一笑:“你还有什么新法子?这里面的我好像都试过了。”明俊田点点头:“单小姐,你的意志让我佩服。”说完一挥手,“带下去。”

蒋总可算是等到了铁血队的战报,看后很是郁闷。一支这样为自己添光彩的部队,一支现在留在敌后的最善战的部队,居然遭到这样的打击。蒋总这时候抗日还是很坚决的,自然有些难受。

陈诚坐在一边,一句话都没有。戴笠却说道:“校长,根据日军的情报来看,这一次日军的损失比铁血队要大一些。”蒋总一抬眼看看戴笠,示意接着说下去。戴笠说道:“我们得到确切情报,中田旅团向华北日军总部发电报说,要求补充三千兵员。”蒋总又问:“有没有日军具体伤亡数字?”戴笠摇摇头:“没有,但是阳原,大同两县的日伪军基本上被打没了。日军从北平暗调的两个联队极有可能只剩下一个联队的兵力了,因为他们正在考虑合并的事。”

蒋总这时候才露出一丝笑意。陈诚感激的看看戴笠。陈诚看蒋总的脸色好多了,才敢说话:“委员长,是不是让附近的部队帮他们一下?”蒋总问道:“哪一支部队能帮到他们?就是最近的傅作义也是开不过去!”陈诚接道:“让八路军去做呢?”蒋总骂道:“糊涂!我不想让他们和八路有什么瓜葛。”陈诚不再说话。蒋总心里慢慢的有了一个打算。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不发生的。

何平等人正在商议应对鬼子的方针,少了马高岗,刘同洲和张婧,会议显得非常沉闷。“我们这一次失败的起因可以说是完全因为那份情报。我们的情报网络已经出现了问题。”何平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商越点点头:“但是从鬼子对我们的部署并不是很了解这一点,可以看出我们部队的内部是没有问题的。”

何平在屋子里面来回走了两圈后说:“小鬼子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我们要做好准备。”刘虎想到马高岗的死,怒道:“怕什么,老子等着他呢!”何平想了一会看看靳戴:“你怎么看?”靳戴说道:“我们现在对鬼子的行动一无所知,情报网已经不可相信,是不是应该马上转移?”商越也马上表示同意,刘虎却坚持要和鬼子再干一场。

何平这时候突然说道:“我们不去找鬼子,也不跑。”几人看着何平,何平这时候却忽然问刘虎:“虎哥,你要是眼睛看不见了,怎么和人打架?”刘虎想都没想:“简单,让对手动起来,然后听声音判断位置。”何平点点头:“我们现在就像瞎子,就算有情报送来也不能再相信,但是鬼子也不可能知道我们在黑山的具体位置。”说完不再说什么,靳戴说道:“我们等鬼子一动就能判断出他的意图么?”

何平过了好大一会才说道:“我们现在要做两件事,一是在根据地的各个村庄加强哨兵警戒工作,我们和鬼子现在可以说是俩个瞎子,谁的感觉更灵敏谁就多一点击败对方的可能。第二件事,就是让鬼子动起来!”商越黯然说道:“张婧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她在,就能找出哪里出了毛病。”几人再不说话。

这时候张婧正躺在马车上,杜山和董云彪还有几个土匪骑着大马赶着车向张家口一路而去。张婧知道单萌已经被鬼子抓住,现在她要去确认一下那里的情报网被破坏的程度。拿着赵名辊给他们弄来的通行证,一路上到也没什么麻烦。

董云彪一路上都紧盯着杜山,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帮土匪可没什么不敢做的。毕竟张婧伤还没好,自己一个人光是杜山就不一定能收拾的了。杜山被他盯的发烦,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妈的想干什么?老子身上有金子么?”董云彪什么也没说,只是哼了一声。杜山正要发飙,张婧从马车里探出头来:“你们别吵了好么?又什么事?”杜山不再说话,也回敬了董云彪一声“哼”。

张婧挥挥手,董云彪看她再喊自己,一转马头。张婧小声的说道:“谢谢你。”说完冲董云彪一笑。董云彪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帮她。董云彪的性格张婧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又有民族主义,又有大男人主义,自己本来就是打鬼子的,又是一个女子,再以一个需要保护的弱者形象出现,董云彪绝对会尽全力保护自己。至于杜山,张婧一方面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一方面给一些笑脸,使得他飘飘然,一面对他承诺事情办好给他丰厚的回报。一路上董云彪和杜山没少摩擦,不过张婧总有办法平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