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希腊和罗马军队为什么不重视弓箭的几点分析!

pmj1982 收藏 116 15127
导读:希腊与罗马为什么对弓箭的威力看得很低,这和他们的士兵主要成分、装备和战绩有很大关系,我们看看波希战争时希腊军队的描述就可见一斑,希腊军队的主力重装步兵是有自由民组成,他们头戴鸡冠状顶饰的头盔,身穿胸甲,腿套胫甲,腰佩短剑,左手持青铜面圆木盾牌,现在打住!希腊军队装备的“大圆盾”。在迈锡尼的“战士花瓶”上,已经出现了这种大圆盾,只是下方还缺了一块,盾形就好像满月前4天的月亮。到了荷马的时代重步兵出现之后,这个满月就成形了。希腊大圆盾如此之重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可以把它当作担架使用,斯巴达人在平时是背负着他们的大

希腊与罗马为什么对弓箭的威力看得很低,这和他们的士兵主要成分、装备和战绩有很大关系,我们看看波希战争时希腊军队的描述就可见一斑,希腊军队的主力重装步兵是有自由民组成,他们头戴鸡冠状顶饰的头盔,身穿胸甲,腿套胫甲,腰佩短剑,左手持青铜面圆木盾牌,现在打住!希腊军队装备的“大圆盾”。在迈锡尼的“战士花瓶”上,已经出现了这种大圆盾,只是下方还缺了一块,盾形就好像满月前4天的月亮。到了荷马的时代重步兵出现之后,这个满月就成形了。希腊大圆盾如此之重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可以把它当作担架使用,斯巴达人在平时是背负着他们的大盾行军,死了就躺在他们的盾上再回来,如此大的防护面积保证了他们抵御住波斯人遮住太阳的箭雨,当然了弓自身的缺陷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弓因其作用机理所限,命中率很差。弓几乎完全依靠射手自身的经验来进行瞄准,箭虽然有尾羽作为稳定舵,但是箭的受风面积大,而且初速慢,一般角弓为55-80米/秒,而合成弓和单体弓就更差了,由于箭的飞行速度衰减快,而且箭头面积大,刺入人体后速度衰减也快。为了尽可能的提高箭的初速只能不断增加弓的弹力,结果就是人必须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张开弓,在这个用力过程中,手臂必然产生大的颤动,因此,弓箭的精度变得更差,不得不采用漫射的方式来加大命中机会;其次,箭的伤害力小,目前的考古发现证实原始社会中被箭击中的人,箭镞基本上都嵌在骨头中,绝大多数都没有被击穿骨头,这和后来弩的伤害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如果对付没有防护或者防护较差的人,弓箭的这个缺点还不明显。


但是面对穿着重甲的希腊人和罗马人,箭镞要么不能穿透盔甲,要么在穿透过程中,其速度大减,箭镞结构遭到破坏,从而使威力大大减少,既然弓箭要么无法穿透铠甲,要么干脆就被大盾挡住,那么弓箭的威力也就没那么可怕了,类似的还有日本,日本竹板甲虽然不太坚实但是对付大弓射出来的箭也足够了,所以经常有人身上扎着几十支箭恍若刺猬却能继续战斗的情况。另外当时弓的射程有限,目前看来比较可信的弓的最大射程是英格兰长弓的360米,ZG唐代的角弓为180步(大概250米),其他很多弓都在两百米左右。而且为了保证精度和威力,弓的实际射击距离要小于其最大射程很多,如英格兰长弓的有效射程在220米以下。


一般弓箭的射击距离都在最大射程的一半以下,或者更近,由此看来在当时希腊和罗马的敌人手中的弓箭其射程不过在100米左右,在此时间内,一名步弓手能射出的箭数量有限。考虑到弓箭的弱点,可以说单靠弓箭射击阻止敌军的机会微乎其微;再次,强弓虽然能够保证威力和射程,但是所需张力越大,弓手越容易疲劳,造成射速和威力下降;最后,弓若遇到雨和潮湿的天气,弓弦容易软化,从而降低威力。当金属盔甲出现后,靠弓箭打垮对手,在绝大多数野战中,不过是个幻想。古代的军事家们,都不会做这样的幻想,就算波斯人的主力是弓箭手可是他们的决定性力量还是重装步兵——不死队。


后来的罗马人更为我们展示了重防护的步兵对射击兵种的优势。马略改革之后,除后备兵外罗马重步兵统一使用投枪,没有长兵器。完全依靠严整的阵型逼近敌军在近战中凭手中的短剑取胜,所以必须用大盾掩护自己。否则,面对手持射击兵器、长兵器乃至长剑长刀的敌军,保持方阵的稳定必然困难重重。罗马盾牌出现在高卢入侵后,大概是得到了凯尔特人的技术启发,一直沿用到帝国时代。盾为木制,俯视约呈半圆形,正面看去呈长方形,高1•25米,宽0•8米。盾外包裹皮革,铁皮镶边,里面中间部分衬有铁片。


罗马盾牌伴随罗马士兵经历了700多年时光,经历了无数险恶的战斗,从朱古达战争到征服高卢、叙利亚,抵御了各种武器的侵袭,从战斧到弯刀、标枪到长矛,当然还有无数的箭雨,我们从克拉苏对帕提亚的战争中也看到帕提亚的斯基泰弓(号称能够在近距离内洞穿野牛)发射的箭雨对罗马方阵的杀伤也是非常有限的,大部分人都是手脚受伤但没有致命。要不是他们借助自己骑射手在机动性方面的优势始终和罗马军队保持距离,并且通过良好的后勤保证了其攻击火力的持续性,战争胜负还很难说。因为后来罗马与帕提亚在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的争夺还进行了好多次,结果胜负参半。


由于罗马人厚重的防护以至于要想取得更有效的伤害必须采用更重的投射武器——标枪,后来罗马军队借助一种能增加推力的皮带,使投掷距离达到手掷的2倍到3倍距离远。 到公元前一世纪,全部罗马军团都装备加固的标枪,既可投掷,又可作长枪。


其实希腊人倒也碰到过他们的大盾和青铜雄甲对付不了的弓,亚历山大入侵印度期间曾经碰到一种非常强劲的“弓”, 阿里安这样描述它的威力:“印度弓箭手射出的箭,什么东西都挡不住。不论是盾牌、胸铠、还是厚盔厚甲都不顶事。”关于这种“弓”,可以肯定的是它非常长,长度达150厘米以上。至于它的使用方法,怪诞的很,简直不可思议,一种说拉弓时需将弓的一端撑在地上,左脚蹬着弓背,双手拉弦。 大家可以在头脑里想象出这样一幅怪诞的场景。更重要的是弓手该如何持箭,如何避免放箭时弓弦不打伤自己的脚,又如何避免摔倒;另一种说法是在《亚历山大远征记》中描述的:人坐在地上,用左脚蹬着弓背,把弓弦往后拉得很远。这个方法比上一个好些,但如何让箭居于弓背中央,而又保持拉弓时的平衡,也是一个问题。而且,开弓时如何避免打伤脚?如果印度人确实就采取了这种怪诞的方式拉弓的话,证实了我的想法,印度人实在古怪!


不过比起印度史诗中对箭的描述这也算不了什么,因为其中包括:带钩的、分叉的、烧红后使用的等等。


希腊也有弩,出现大约在公元前400年,据说叙拉古僭主戴奥尼苏斯一世想拥有最强大的新武器,于是从希腊,小亚细亚,北非和意大利招募最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和工匠为自己工作。戴奥尼苏斯一世将这些人分成若干小组,给予充分的资金和劳力支持,各小组相互竞争,尽力设计出打败其他小组的武器方案(跟现代发达国家武器研制的流程相似)。最后欧洲第一种弩被发明了出来,因为是用腰腹的力量推开弓弦,因此有个流传很广的俗称“腹弓”。


它是一种精美的武器。它的弓身和箭槽分别固定于上下纵列的两条滑动木槽。使用方法是:先将弩箭装入箭槽,推入扳机,然后将前端抵地,腹部抵住尾部的U型把手,以腰腹力量加上自身重量把连接弓身的木槽往前推。如此拉弦,实际上是推弓。下方木槽两侧锯齿形金属片是制动棘齿,这种金属片使推弓者即使松劲,弓弦也将停留在棘齿上,不会前功尽弃。如果力气不济,推弓过程可分几次进行直至完成,就算推弓不到底,也可射击,不过威力射程较弱。因此实际上健康成年人都可以使用这种弩。


希腊弩的弓身由牛角或岑木制成,缠以牛筋以增加力量,弓弦则是牛筋或牛腱,棘齿,制退销,扳机为铁制,发射铁箭。如果推到底,射程高达400米,最有效射程为150米以内,箭只的初速很快。这种弩从诞生起装备希腊、罗马军队到罗马衰落为止,然后就失传了。希腊弩的威力是很大的,但它是一种制造工艺复杂,造价昂贵且耗费工时的武器。而且在西方的战争条件下,即使是弩也难以穿透大盾和重甲构成的防线,因此对重步兵的伤害不大。而如果要射击轻装部队,射速快,成本低的弓更为合适,因此希腊弩没有大量装备。


除了腹弓外,希腊人还设计了波里色勒弩,它具有箭射出后自动装好新箭的机械装置。后来出现了帕林吞弩,它具有瞄准装置,可以准确地投射小型石核和标枪。这些东西的共同特征就是发射速度慢。在公民兵制度下,这种东西并不合适,所以都很快消失了,直到中世纪欧洲才对弩进行了再发明,这是的弩就更实用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