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中国外交纵横[三]

青衫老祖 收藏 23 22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伐交


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我国古代军事大家均把“伐交”作为十分重要的战略手段放在直接的军事交锋之前。伐交,目的是破坏敌方的军事同盟,是敌人处于十分孤立的地步;同时,形成己方的统一战线,形成强大的战略纵深,从而在整个战争形势上取得绝对优势。“伐交”工作做得好,常常取得吓退敌人的效果,能够不战而胜。其为历代兵家所推崇,也就不足为奇。

我们看到,外交始终是美国推行其国际政治战略的“先行官”。目前的外交则始终围绕“一极”战略展开。包括北约东扩、构筑亚太小北约、插手中亚、主导中东等,再加上军事手段的积极配合,胡萝卜引诱,大棒恐吓,极力推动整个世界朝着美国的一极圈缓缓坠落。

面对明目张胆的外交围堵和“一极化”动作甚嚣尘上的国际政治大势,中国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采取有力的应对措施,拿出纵横捭阖的政治智慧,同美国进行一场以“政治多极化”为目的的广泛的外交角逐。

为此,我们必须制定非常明确的外交战略,提出鲜明的可行的国际政治新概念。在新概念的引导下,拿出我们所有的政治、经济、军事手段,以及一切可以运用的谋略策略,有计划、有步骤得加以实施,不达目的,势不罢休。


八、建造上帝之门——安全“大十字”


十字架,***的最高圣物。它代表着苦难,同时也是去往天堂的道路,是上帝之门。面对美国的外交攻势,我国必须从中国的地缘政治资源出发,着手建造上帝之门——安全“大十字”。

所谓安全“大十字”,是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打破美国外交围堵、推进多极化为战略目标,通过积极的外交努力而建立的国际统一战线或战略联盟。这个战略联盟包括南北向和东西向两个轴,两轴交会,构成纵贯南北,连接亚欧,横亘东西,雄视亚非的大十字:——纵轴,包括中国、俄罗斯与独联体、印度和东盟;横轴,包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或许还有朝鲜。 正像基督的十子架是通向天堂的上帝之门一样,安全大十字乃欧亚非,也就是整个世界实现永久和平的“上帝之门”。它是世界和平的福音,也是抵御霸权主义的利剑。

世界上任何人都无法忽视大十字的力量。拥有世界3/5的人口,具有深厚的战略纵深和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中,中亚地区被列为战略腹地,认为拥有中亚,就拥有欧亚大陆;拥有欧亚大陆,就拥有世界,因此,把插手中亚,作为赢得《大棋局》的战略步骤。而大十字所连接的地区,正是包括南亚、东亚、西亚、中亚和部分欧洲区域在内的广大地区。安全大十字一旦形成,必然会成为世界和平力量的中心。

建立安全大十字,具有很强的可行性。大十字所覆盖地区,基本由次强国家和发展国家组成,都受到来自一个国家和联盟的霸权主义威胁;区域内部具有密切的经济互补关系,开展经济合作的潜力巨大;除中俄之间曾有过历史龌龊外,历史上比较友好。特别是超越河西走廊进入西亚的丝绸之路,给沿线国家播下了深厚的世代友好的种子;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一直是代表和平力量,同时在国际事物中一向坚持正义,为第三世界说话,在世界各国人民中树立非常好的形象。而且,中央第三代和新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坚持以与时俱进的精神处理,提出和谐世界思想,以合作、和平、和谐为主导处理新时期的外交关系,在外交事物中处处体现了作为一个崛起的大国所应有的外交策略和外交风范,战略思想明确,措施到位,已经为构筑安全大十字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里包括比较好的改善、巩固和提升了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并发展了上海合作组织;签订了在未来十年内建立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协议;中国等亚洲7国共建的,从中国西南经越南、柬埔寨、缅甸、泰国、马来西亚,直达新加坡泛亚大铁路将进入实际操作,届时这一经济繁荣地区将拥有一条便捷的“黄金走廊”;在巩固传统友好关系的基础上,加强了中国同伊朗之间的以能源合作为纽带的经济技术合作关系;在保持同巴基斯坦传统友好关系的同时,改善了同南亚大国印度的关系。安全大十字已经初见端倪。

中俄合作是构筑安全大十字的核心与主轴,双方的合作同样具有稳定的战略基础。(1)面临共同威胁。中国的威胁主要来自南面;俄罗斯的威胁则主要来自北边。双方加强合作,既可防止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集中力量对付各自的主要威胁,而且可以扩大双方的战略纵深,关键时刻互为战略大后方。目前,俄罗斯正面临北约进一步东扩的现实威胁。2001年7月中下旬,北约所有成员国及部分伙伴国共25个国家重兵开往乌克兰,举行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和平伙伴国”联合演习,代号为“2001年和平盾牌”。乌克兰曾被俄媒体视为禁止北约染指的前 苏联境内的禁区。而北约东扩不仅威胁俄罗斯,如果北约东扩的图谋一再得逞,最终也会直接威胁到中国,成为包围中国的北部环线。从这个意义上讲,北约东扩也是中俄的共同威胁。(2)双方各自有自己的优势,存在很大互补性。俄罗斯拥有丰富的资源,俄罗斯的机械产品,如飞机制造、电力机组、航天设备等对中国具有吸引力;中国的家电、日用品、食品等可以在俄罗斯找到广阔的市场。(3)双方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维护国际均势、建立多极世界、维护反导条约、打击跨国犯罪和分裂主义等方面有广泛的共同语言。(4)在打击分裂势力和宗教极端主义方面存在广泛的合作基础。

因此,中俄关系几年赖一直处于不断升温的状态。从***主席与叶利钦总统初步建立相互信任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到上海五国,然后再到2001年7月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大约经过了10年的时间。期间,中俄两国领导人付出了大量心血。《条约》的签署标志两国合作进入新的历史阶段。《条约》突出地显示了“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精神,具体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全面性,规定了缔约双方在政治、军事、经济、安全、生态、社会治安、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合作范围,了双方在国际政治、经济、安全领域的协调方向和内容。反映出全面合作的特点。二是不结盟性。缔约双方不承诺集体防务,不针对第三国,但承诺如某一方遇到侵略威胁则立即进行紧急磋商。三是平等性。充分体现了平等合作、互利互惠的原则。四是长期性。条约有效期20年,并规定了只要缔约双方不提出终止条约,条约即自行延长5年的条款。现在,上海合作组织又签定了组织框架内的《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俄、中亚关系更加稳固可靠。

当然,建立安全大十字也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和变数。可以预见的是,在整个构建过程中都会遇到美国的干扰和破坏。美国会依仗其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采取市惠、恐吓、外交打压等多种手段,来瓦解或冲淡大十字区域国家已经形成或可能形成的战略合作关系;在大十字区域内部,也存在一些不利于合作的矛盾因素。这里是世界五大宗教集聚区,除中国实现了五教并存,和平共处外,其它国家要么是单一宗教,要么或轻或重面临一些宗教问题。如何加强不同文化的相互沟通和理解,实现五大宗教和平共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另外,在俄罗斯国家内部,也存在一股反华势力,把中国看成是俄罗斯的现实或潜在威胁,或多或少也会给中俄合作造成副面影响。

但是,不论前途有多少困难,中国在维护国家安全与全球安全方面的决心与信心都不能动摇。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向美国学习。美国所以比较成功,其在维护国家利益,努力实现战略目标方面所表现出的务实精神以及韧性和决心,是十分重要的也可以说是首要的因素。从冷战开始到最终搞跨苏联,美国用了10届政府50年的不懈努力,可以说是前赴后继。相信构筑安全大十字也决不是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付出十几年甚至几十的艰苦努力。但是,一个能够修建万里长城的民族,一个有着愚公移山壮举的民族,一个经过万里长征洗礼的民族,还有什么能够难住呢?

构筑安全大十字,必须充分发挥上海合作组织的作用。上海合作组织作为开放的不针对第三方的区域性国际合作组织,是中国国际政治的经典力作。目前,共有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六个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和伊朗已经明确提出了希望加入上海合作组织的意向,并已经成为观察员国。这就为构筑安全大十字提供了可以依托的制度基础。加之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城市,在欧亚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南北有广阔的海上通道,西向有欧亚铁路“大陆桥”,上海合作组织完全具备成为构筑“安全大十字”的大熔炉的条件。应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上海合作组织机制,在加强打击分裂势力、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和宗教极端势力合作和区域经济合作的同时,加强安全合作与磋商,在应对共同的霸权主义威胁方面努力达成协调行动,使之成为构筑安全大十字的母体。


九、连接“稳定弧”


“稳定弧”是普京的发明。9•11事件发生以来,普京以美国构筑国际反恐联盟为契机,抓紧修复了同美国和北约的关系。通过今年5月布什访俄,签署了削减战略核武器协议,俄美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美国承认俄罗斯是市场经济国家,并支持其尽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俄罗斯对美国退出限制反导条约和北约东扩则保持相对沉默——其实,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的态度始终比较矛盾。当6月份布什公开宣布退出反导条约后,俄罗斯又宣布不再受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限制。

据此,一些战略学家提出猜测,认为俄罗斯正执行一条新的更加靠近西方的外交路线,这对他的东方邻居中国是一个疏远。这种担心的提出,显然是受到了冷战思维、非此即彼的影响。对此,俄罗斯方面进行了及时澄清。2002年6月24日,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进一步表明了他在这一问题上的真实想法。他说,俄中两国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两国“对外政治舞台上的信任与协作已经达到非常高的水平。”“中国在各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同俄罗斯代表紧密合作,我们感受到来自中国人民和领导人的支持。我希望,中国伙伴也感受到来自俄罗斯同行的支持。“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普京提出了“稳定弧”的地缘政治新概念。这个弧从中国开始,以俄罗斯为纽带,连接欧洲直至美国,这真正是一条完美的弧线。从普京的“稳定弧”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政治多极化思想。同时也体现了普京对俄罗斯在未来国际经济政治新格局中的地缘政治地位的新思考,希望俄罗斯能够在连接东西方、构筑“稳定弧”方面发挥纽带和桥梁作用。

对于普京的“稳定弧”,中国应该明确而坚定地表示支持。这个“弧”串联了所有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也都是联合国的缔造国;串联了多极化世界的最重要的四个极;联系了东方和西方;连接了欧亚和美洲大陆。这个弧的构筑,就是多极化世界的构筑;这个弧的稳定,实际就是世界的稳定。这同我国关于世界多极化的战略目标是完全一致的。

因此,我们在积极推进构造安全大十字的历史进程中,应明确支持俄罗斯发挥连接东西方的桥梁和纽带作用。通过俄罗斯这个纽带,把“安全大十字”与“稳定弧”连接起来,形成一条以“安全大十字”为龙头,以“稳定弧”为龙身、龙尾的和平巨龙,托起整个地球,共同走进和平发展的人类天堂。

同历史注定要中国在安全大十字中发挥主导作用一样,历史也注定要俄罗斯成为连接安全大十字和稳定弧的桥梁和纽带。俄罗斯地理位置独特,既是欧洲国家,也是亚洲国家,具有连接东西方的天然条件;俄罗斯历史上走过资本主义道路,也搞过72年的社会主义,在意识形态上容易选择不是社会主义但也不会是完全的资本主义的中间路线,与社会主义中国有共同语言,与主张第三条的道路的欧洲也能够说到一起;俄罗斯是唯一能够与美国进行“核对话”的核武器大国,美国对俄罗斯战略上采取打压政策,但在战术上有时也不得不进行拉拢。在5月北约会议上,成立了俄罗斯——北约理事会,使俄罗斯在北约拥有了发言权;6月下旬召开的8国集团峰会上,俄罗斯又被接纳为8国集团正式成员。从而,使俄罗斯拥有了与西方共同的制度管道。加之俄罗斯与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俄友好合作条约和上海合作组织,俄罗斯的桥梁和纽带作用已经历史性的凸现出来。当然,这不等于说中国只有通过俄罗斯才可以同西方沟通。其实,中国与西方的沟通在很多方面已经强于俄罗斯。但这决不妨碍我们支持俄罗斯在沟通东西方上发挥更大的建设性作用。

欧洲有条件、有资格成为和平巨龙的龙身。欧元启动,标志着欧洲一体化迈出了坚实的步伐。统一的欧洲将成为多极世界的重要一极,这一点不应该遭到任何人的怀疑。近年来,欧盟在国际事物中注意保持同美国的距离,也体现了欧盟打算在多极世界作为一个“极”发挥作用的政治愿望。实际上,包括在伊拉克问题、巴以问题乃至同中国的关系方面,欧盟都通过“用自己的大脑思考”做出了有别于美国的抉择。最近,欧盟对美国要求更换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表示了冷淡,是欧盟保持外交政策独立性的又一明证。欧盟曾多次明确表示,阿拉法特是巴勒斯坦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领导人,欧盟尊重巴人民的选择。这与美国“阿拉法特必须走人”的态度形成鲜明对照。

欧盟同美国在外交政策上保持距离,赞成多极化,反对一极化,一方面,基于全球的和平与稳定,另一方面,也有自身利益的考虑。特别是在经济领域,一体化的欧盟与美国在很多方面存在矛盾和争夺。这些争夺必然反映到对国际政治格局的总体考量上来。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在国际政治领域同样适用。欧盟与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的不同声音,也正是不同利益诉求的客观反映。首先,中东地处欧洲南翼,中东的稳定与和平符合欧洲的战略利益。因此,欧盟不希望中东地区长期处于动荡之中,威胁欧洲的安全。而希望中东问题早日解决,以创造稳定的周边环境。更换阿拉法特,不仅不利于中东问题的和平解决,还可能加剧巴勒斯坦国的内部矛盾,或者导致激进力量上台,增加安全变数。其次,中东问题解决得越早,越符合欧盟的利益。欧盟目前能源的50%依靠进口,中东是重要来源。句欧盟估计,到2030年,欧盟能源进口需求将达到实际需要量的70%。中东能源在欧盟的战略地位将越来越重要。因此,欧盟非常重视发展与中东地区国家的经贸关系,与巴勒斯坦、约旦、黎巴嫩、埃及等多个国家签署了欧盟-地中海国家联系国协议,并致力于在2010年建立欧盟-地中海自由贸易区。而中东问题的早日和平解决,将有利于贸易区的按期实现与正常运转。所以,欧盟赞成多极化决非偶然,而是统一而迅速强大起来的欧盟力量与利益的必然体现。就像一个家庭,孩子大了就会与家长产生代沟,就希望分出去过;长大了的欧盟希望单独成家立业的冲动已经快按捺不住了!包括这次反对美国搞掉阿拉法特在内,近一段时期内欧盟已连续多次向美国说“不”,矛头直接对准美国的一极化战略。针对布什的“邪恶轴心”,欧盟不仅口头上表示怀疑,而且公开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并要同伊朗发展政治经济关系;最近一次发生在7月3日,美国以答应延长联合国住波黑特派团任期为条件,要求给予其海外维和人员享有不受国际法庭追究的豁免权。这个超越国际法之上的“特权”,再次暴露了美国的霸权主义心态。对此,欧盟与国际社会一道,再次投了反对票。

按照毛主席的三个世界划分理论,欧盟国家均属于第二世界。所谓第二世界,实际也是处于中间位置的世界。按照《矛盾论》的说法,处于第二世界的国家具有两面性,它既有反抗第一世界的一面,或者说革命的一面;也有与第一世界同流合污,共同压迫、欺负第三世界的一面。这种两面性,决定了第二世界政治立场的摇摆性与可动摇性。所以,作为革命力量的第三世界国家,应该积极团结第三世界,争取第二世界,孤立和打击第一世界。过去,第一世界有两个国家,美国和苏联;现在,处于第一世界的恐怕只有美国一个国家了。既然欧盟愿意和世界人民一道反对“一极化”,愿意和世界人民一道共创多极化的世界政治新秩序,欧盟就是我们的同盟军,就应该努力争取和团结。有了欧盟做和平巨龙的“龙身”,离世界和平的彼岸也就不远了!

为势所迫的美国,可能不得不充当龙尾的角色。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充满单边主义色彩的外交态度突然发生180度的大转弯,改而号召结成国际反恐大联盟。惯用的手法依然是两种:胡萝卜加大棒。再加上国际恐怖主义经常不得人心的以平民为目标,在反恐问题上国际社会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态度一致,国际社会一致站在了反恐一边。这一方面说明了美国一股独大对国际社会确有异乎寻常的号召力,另一方面也说明即使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离开国际社会的支持,孤掌求鸣,也会一事无成。事实上,美国近年来所以能够有所斩获,多半还是借助了北约的力量。因此,一旦形成安全大十字,一旦把欧洲纳入稳定弧,美国将会成为无爪的雄鹰,无尾的猛虎,难以在一极化方面继续有所作为。这样,美国将不得不回到合作的轨道上来,接受多极化的世界新格局。而美国一旦接受多极化安排,世界将再赢得至少50年的持续和平。至于美国的“双锚”,此时更不过是龙尾的“两个尖儿”,随尾摆动而已。

我们有充分理由期待和平巨龙的生成与腾飞!

中国有责任也有义务推动和平巨龙的生成与腾飞!

中国不当头,但必须有所作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十、有序多极化


多极化还须有序化。推进多极化的目的不是由两极对峙改为多极对峙。如果出现多极对峙的情况,可能反而不如一极独霸更有利于实现全球稳定与和平;推进多极化的目的,是要打破一极独霸的图谋,建立多极民主协商,共同决定世界事物的国际民主政治。所以,在未来的国际政治中,单讲多极化还不够,还必须讲有序化,建立有序的多极化。我们所要建设的安全大十字也好,连接稳定弧也好,目的都是要形成有序多极化。

实现多极化的有序化,就需要重视发挥包括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等全球性政治经济组织的作用。联合国作为二战后的唯一的一个全球性政治组织,是为防止出现新纳粹,依靠全球力量维护世界和平所做的制度安排。两极对峙期间,联合国成为两极既斗争,又沟通创造了条件和可能;两极解体后,联合国以真正成为防止新纳粹和一极霸权的全球合作机制。对于建立有序多极化,联合国的作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方面,联合国为多极合作提供了政治条件,也是目前各方都可以接受的将安全大十字和稳定弧连接起来的全球性政治组织;另一方面,联合国的“否决权”机制,也为限制一极霸权,防止某个国家企图通过操纵联合国牟取一国私利奠定了坚实基础。至于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这些全球性经济组织,则是经济有序全球化的必要安排。

当前的问题是如何限制个别国家滥用否决权。自1945年联合国成立至今,安理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一共动用了300余次否决权,对170多个决议进行了否决,平均每年至少5次。其中,苏联(包括俄罗斯)动用了130余次,最多,占总数的40%;美国近百次,占30%;英国40次,占12%;法国24次,占8%。通过使用否决权,苏联(包括俄罗斯)否决了80多个决议,美国否决了60余个,英国否决了20个,法国发觉了10几个。中国使用否决权最少,其中真正导致决议草案流产的仅5次。从这些300余次否决权的构成看,其中有很多符合全球利益——尽管否决权的使用常常出于维护本国或本利益集团的目的考虑;也有很多被用来谋取一己私利。如1999年美国发动科索沃战争,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美国没能得到联合国授权,只好以北约的名义发起战争;而战争爆发后,中俄及纳米比亚三国向安理会提交决议草案,要求北约立即停止非法军事行动,但决议未获通过。原因是美、英、法三国均为非法战争的参加国而投了反对票。除三个提案国外,其它9个理事国在明知提案无法通过的情况下,为不得罪或者讨好美国,也跟着投了反对票。

设置多个否决权,可以防止个别国家操纵联合国;否决权一再被滥用,又威胁到联合国的公正、信誉和工作效率。限制滥用否决权,应成为今后联合国改革的重大课题。


劣者认为该文章符合A级精华请大区版主和其他版主评定——wuyiwen12

本文内容于 2007-9-19 21:01:37 被wuyiwen1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