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校尉和他的战马合集

panzergu 收藏 24 590
导读:[center]功勋校尉和他的战马[/center] [center]第一回 御前会议[/center] 在被高山王封为“天池侯”不久,我被授予功勋尉大印!如今的大铁血朝外患金卑族已灭;内忧‘史家军’已除;新近顽匪‘大阉军’也已经不成气候、苟延残喘!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大铁血朝已经养足了精神!开始了新一轮‘开疆扩土’之举。不过,就下一扩土目标的选择,铁血军的北、东、南三派将领之间产生了不可弥合的分歧! “北派”(主要是驻扎北方边疆的众军将领)认为:大铁血朝目前的心腹大患是罗刹国和鞑靼国,特别是骠悍

功勋校尉和他的战马

第一回 御前会议


在被高山王封为“天池侯”不久,我被授予功勋尉大印!如今的大铁血朝外患金卑族已灭;内忧‘史家军’已除;新近顽匪‘大阉军’也已经不成气候、苟延残喘!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大铁血朝已经养足了精神!开始了新一轮‘开疆扩土’之举。不过,就下一扩土目标的选择,铁血军的北、东、南三派将领之间产生了不可弥合的分歧!

“北派”(主要是驻扎北方边疆的众军将领)认为:大铁血朝目前的心腹大患是罗刹国和鞑靼国,特别是骠悍、凶残而又贪婪的罗刹人!金卑族灭亡之后,大铁血朝成了罗刹国觊觎的下一个目标。与其等其进犯还不如先发制人——至少耗掉罗刹国的进犯实力!因此主张北进征伐罗刹国,进而逼鞑靼国归顺天朝正统——

“东派”(主要是驻扎东部沿海的众军将领)认为:被打剩下半口气的倭国应该是目前最应该解决的目标!理由无外乎其军队精锐主力已在朝鲜被尽数歼灭,国内兵力空虚且缺乏训练!且有诗思飘花强大的舰队为掩护,定能一举荡平倭国,为大铁血朝彻底清除这一枕边祸患——

“南派”(主要是驻扎西南边疆的众军将领)认为:曾经为大铁血朝疆土一部分,后趁大铁血朝内乱而叛乱裂土的安南才应该是最先应该征伐的!这些将领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所有人的先祖中都有人在当年安南叛乱中阵亡!可以说收复安南是他们传承至今的祖训和梦想!因此这回收复安南的呼声又高涨了起来——

基于三派意见互不相让,高山王下旨,众军高级将领齐聚京城,召开大铁血朝御前军事会议,通过朝堂辩论的方式来决定到底如何安排今后的征伐行动!

……

大铁血朝高级将领云集京城也是大铁血朝开国以来少有的盛事,一时间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百姓们都在猜测朝廷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发生——

我作为汴州到天池一线的最高军事长官被安排到了王侯馆驿,也巧,正好住在驰州侯‘神仙豆腐’大人的隔壁,这天正好在楼道里遇到——

“‘豆腐’大人一向可好?”我恭敬的作揖抱拳行礼——

“劳侯爷您挂记,侯爷最近可是大铁血朝的红人啊——在下好不羡慕啊——”

“哪里哪里,为国家办事,理所应当!”

客套了几个来回——我直接切入了主题!“TANK该‘毕业’了吧?”(观众:什么?那么早就有“毕业”这一说了?)

“TANK现在是合格的战马!已经通过了全部的测试!就等皇上圣旨配给哪位将领当坐骑了!”

“什么?还要等圣旨?TANK是本侯爷一手养大的、还是小马的时候就跟随我征战边关、杀敌无数!现在理应继续跟我!怎么?还要等皇上的圣旨吗?”

“总不能坏了朝廷的规矩吧?再说了,TANK是你带大的皇上不会不知道。下旨不过走一个形式而已!TANK除了你,谁能驾御得了?我跟你说实话吧:在训练营里他已经踢伤好几个人了——不过都是这些贱骨头自己去惹的他!”

“哈哈——是吗?到底是我调教的马——哈哈哈——”

“说正事!”‘神仙豆腐’板起一副面孔,“明天朝堂之上我必力争‘东进’!希望侯爷不要跟在下争执——”

“怎么?威胁本侯爷吗?作为坚定的‘北进’派——本侯爷决不退让半步!”

“你——你还想要回你的马吗?”

“别拿马来说事!不还我TANK我兵围牧马司!”我干脆也耍起了流氓!

……

(争吵持续了一整夜——以至于整个王侯馆驿都没有睡好——)

……

第二天,金銮殿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将领均戎装参拜皇上,一时间是“满殿尽戴黄金甲”——

“众卿家平身——”

“谢皇上!”参拜完毕后众将领立刻按照立场派系在摆放成三角形的案几群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后落座——可谓是泾渭分明、界限分明、阵营分明!

出于公平考虑——除了拥有最后决定权的高山王外,还有无耻的宋海峰亲王、邪恶的大米稀饭亲王、捣乱的孤狼铁血亲王拥有建议权,直接影响高山王的决策!

首先发言的正是‘驰州侯’神仙豆腐,“东进派”代表。“皇上,诸位亲王!臣以为我大铁血朝当前之敌乃倭国无疑。倭国侵我属国朝鲜,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现其精锐已于朝鲜覆灭,国内兵力空虚,主要海港和海防要塞都被我水师封锁和摧毁,正当其最虚弱之机发兴讨之兵,定能一举荡平倭国!臣请陛下切勿犹豫,速做决断——”

“倭国与大铁血朝有大海之隔,潮汐瞬息万变,遇大风则后果不堪设想,蒙元伐倭大军因大风而全军覆灭,因此臣以为倭国绝非当前天朝之目标——撮尔小邦安南,裂我大铁血朝疆土自立,罪不可赦!杀我边将、掳我边民,其心可诛!望皇上和诸位亲王体恤西南边将边民报先仇之心,先取安南,以定西南,才无大铁血朝之后顾之忧!臣请陛下切勿犹豫,速做决断——”“南进派”代表,寰秋郡兵马节度使‘熊熊’发话了——

然后神仙豆腐和‘熊熊’二人各持一词,互不相让,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得不可开交!一个咬定“倭国狼子野心不可不除”,另一个咬定“安南裂大铁血朝疆土不能不伐”!一来一去来回了几十回合,直到两人口干舌燥才停下来喝水——

随后“东进派”和“南进派”将领先后发言,无外乎阐述“东进”或者“南进”是如何如何重要,如何如何刻不容缓!几个头面人物,如寰秋郡的福临、龙腾四方;竣酾郡的朱利奥.恺撒、夏草等,双方都是寸土不让!局面一度失控,(金銮殿上差点上演“全武行”,传出去一定是大铁血朝的一大奇闻!)最后还是寰秋郡郡王‘伊万斯基’和竣酾郡郡王‘仲夏冰侗’出面调处才告平息——

让大家都奇怪的是:从会议开始,势力最大的“北进派”没发一言,一副坐山观虎斗的看戏样子,直到其他两派筋疲力尽,“北进派”的第一个代表,南史州兵马统制‘杜仲’才不慌不忙地离座发言——

“自金卑族灭,大铁血朝北部边疆就直接面临罗刹国和鞑靼族的直接威胁,情报表明:罗刹国和鞑靼族已经勾结在一起沆瀣一气,与我大铁血朝为敌!我边民屡遭鞑靼骑兵劫掠,上一年死于鞑靼骑兵刀下的边民已达4700余人!没有罗刹国背后的支持,鞑靼族决无如此大胆!”

“不知道‘杜仲’大人是否知道‘柿子先挑软的捏’这个道理?罗刹势大——倭国衰微,正宜攻取!”朱利奥.恺撒显然不太服气!

“难道要等到我边民死伤过万再出兵吗?”

“那也不能舍近求远啊——”

“舍近求远?你能保证攻伐倭国或者安南的时候北方边疆不起狼烟?”作为北史州兵马节度史的Lin2702毫不示弱!

“放着大铁血朝的国土不收复!自己的国土都没收复难道还想开拓疆土?如何服众?”

“有放着自己的子民在被屠杀而去收复一块现在是大铁血朝属国的国土吗?”南史州兵马节度使‘锦衣卫提督’挺身而出!

……

“候爷,看来需要你出马了!”北史州候任兵马节度副使‘铁血神剑’轻声对我说道——

“不忙——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我天池侯的发言就不会算数!这点皇上和诸位亲王心中都是有数的——尽管看好戏好了!”

“侯爷英明——”

……

我就这么悠哉悠哉地等着,等着皇上来征求我这个史州前线第一边将的意见——

果然,当大家都讲累的时候,高山王发话了——

“天池侯爷,难道还要朕来请你发话不成?”

“臣不敢,臣是不想坏诸位大人的‘辩兴’,顾而在一边洗耳恭听——”

“那现在朕命你说出你的想法——”

“臣遵旨——”

我起身离开自己的席位,来到大殿正中——

“我想请问‘南进派’诸位:安南成为大铁血朝属国已有多久?”

“三年有余——”

“那安分守己否?”

“不仅安分守己,而且年年纳贡,并派太子为质。”

“那不就结了?对于一个朝廷已经承认、并向朝廷纳贡称臣的属国,没有失节之处我们又有什么借口去攻打呢?”

“这——”熊熊一时无言以对——

“再请问‘东进派’的诸位:诸位有什么把握渡过海峡登陆倭国?蒙元征伐倭国的大军是个什么下场诸位不是不知道——渡海进攻不掌握大海的秉性根本无从谈起!可大海的秉性诸位知道否?一年起几次风浪?一年有几次大潮?这些诸位都知道吗?”

“这——”又是一片支吾声——

“从罗刹国将金卑大汉的头盖骨当饮酒器一事看,罗刹人非常之残忍——他们对于土地尤其是富饶土地的欲望比任何人都强烈!天池驻军已经抓到了数十名罗刹人密探——他们正在搜集大铁血朝各方面的情报;长城一线鞑靼族也蠢蠢欲动,可以说大铁血朝北部边疆乌云密布,战斗一触即发——我们不能坐等罗刹国和鞑靼族的攻击,必须主动出击,先发制人,彻底摧毁他们的发动战争能力,将战火烧到他们的土地上永远是胜利者的做法!征伐倭国如今时机并不成熟,贸然攻击只会拿士卒的生命开玩笑;至于安南之地,反心凸现再一举荡平也不迟!何必计较现在呢?而北方边疆已到刻不容缓!请皇上与诸位亲王明鉴,此举一可开疆扩土,二可造福边民——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足可标榜万世啊——”

“北部边疆真的如此严峻吗?”邪恶的米亲王和无耻的宋亲王同时发问道——

“回二位王爷的话,确实严峻,刻不容缓!”我非常认真非常严肃地回答道——

……

金銮殿上一片寂静——

……

“起禀皇上——罗刹国使者求见——”

“宣上殿来——”

“遵旨——皇上有旨——宣罗刹国使者上殿——”

……

一个身材高大、金发碧眼的罗刹人傲慢的走上殿来,连礼都没行,径直展开一张写着字的羊皮叽里咕噜了一通——

等到罗刹语翻译翻译完毕后,金銮殿上所有人的肺都气炸了!原文如下:

俄罗斯(罗刹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将俄罗斯的国威传到这里,以及传达沙皇陛下赐予尔等的和平!太阳的儿子、伟大的沙皇彼德愿意收尔等为臣子,并要求你们将天池作为沙皇收尔等成为臣子的礼物,并每年上贡——这是沙皇陛下给你们带来的和平,若你们不接受和平,降临到你们头上的就是战争!

(Panzergu:他妈的!居然打起老子地盘的主意来了!)

……

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

眼睛已经因为愤怒而充血的高山王起身说道:“即刻拟旨——天池驻军即日战备!对来犯之敌坚决打击——除恶务尽,不必留下活口!着‘天池侯’Panzergu统一指挥边军抗敌!”

“臣遵旨——”

罗刹人听完翻译后勃然大怒!“无知的人啊,你们将会为你们今天的选择悔恨终身!”

“你告诉他!只要有我Panzergu在!天池的一草一木你们的那个什么‘傻子皇上’都别想拿走!”我对翻译说道,语气比那个罗刹人还要傲慢!

翻译和罗刹人又是一阵叽里咕噜后,他告诉我:“大使先生说他记住你的名字了!希望你能活到俄罗斯军队踏破天池的那天——”

“我等着——不过我更希望你们的沙皇能活到我的铁骑踏破他的皇宫的那天——哈哈哈——”

……


本文内容于 2007-9-19 7:47:37 被panzerg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