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枭雄 世纪之风 第六十八章.台湾黑社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2/


一.


台湾经济日渐繁荣,黑社会势力也逐渐扩大,自从有黑社会以来,地下活动为他们的犯罪提供着最好的庇护。

然而现在,台湾黑帮已经不满足于此,他们要从地下走向台前,“政治”是更好的保护伞,他们正积极向政界渗透。

黑社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以合法掩护非法,以非法扩张合法,致使台湾从地方至“中央”,“立法委员”,“国大代表”,无不有黑社会人物混迹其间。

随着黑帮一步步地进入政坛,他们对政治已从过去的依附关系发展至目前的支配关系,从过去与个别政治人物共生关系发展到目前与地方派系及政党的紧密联系,从过去的仅能涉足地方政坛到目前涉足‘中央’民意机构。

世界各地都有黑社会组织,但是没有哪个地方的黑社会成员可以抛却背景,堂而皇之地竞选代表,竞选议员,参政议政。所有这些不可能到台湾都成了现实。

在台湾“立法院”经常可以看见身着黑衣,戴着墨镜的“立委”,在他们身后是一大帮同样装束的“小弟”。


至此以后帮派层出,争夺地盘的刀光剑影不停歇地在台北市闪着冷光。

这个世界不需要一技之长,只需要刀枪和残酷。

在台湾,女子混迹黑道并自成帮派由来已久,成立于46年前的竹联帮中就有竹联十三妹,该帮可以说是台湾女黑帮的始祖。

活动最厉害的西门町,原本就是女黑帮的滥觞之地,也是她们的必争之地,她们经常为了各自的特种行业营生而逞凶斗狠,这一带叫得出名号的就有飞凤帮,十三金钗帮,天涯九虎凤帮等,东门町则有金华玫瑰帮等。

在女黑帮中,有一句名言:“除非比男人更狠,否则永远无法在黑社会站起来。”

一位黑帮大哥透露,曾经有一位大姐大受托讨债,将被害人棍棒毒打后,施用拔指甲、夹手指,灌尿,吃屎等酷刑,逼人就范。

她们对女性被害人的凌虐手段,除了剥衣服剃光头,拍裸照之外,还找人轮奸,用烟头烫全身。

她们吸收失学的不良少女入帮,成群结队任意围殴看不顺眼的同龄少女,女黑帮的做派,让很多人谈之色变。


二.


在台湾大学附近的一间餐厅里,外省帮派老大正在和陈祖豪商议一场决斗—为获得收取商户保护费,外省帮和本地帮的械斗,他们多次败北,原因在于人少,武器少。

黑帮“军师”陈祖豪出计,砍来五六米长的竹子,削尖一头,让10个杀手练习刺向敌人头部,胸腹部,腿部—这特种军校学校学来的一点招术,只能哄哄那些粗汉们。

陈祖豪点将竹子浅浅地埋在草地上,隐藏起来。第二天晚上,谈判不到10分钟便告破裂。双方开始刀枪相见。

陈祖豪迅速指挥杀手们拉出竹竿,10人排成横队,一步步向前冲刺。

对方几乎没有看清长长的东西是什么,伴随着阵阵哀号,一拨接着一拨倒在地上。

陈祖豪的“竹计”开始奏效,长长的竹枪能制敌于数米之外。

陈祖豪拿出自己的东洋武士刀,见人就砍,逃跑后看着自己的血衣,像从屠宰场出来一样。


他几乎没有看完报道,就已经清楚了未来的命运。那个死去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他杀死的。但残酷杀戮是他的计划。

陈祖豪离开学校,开始逃亡。

从此他再也没有机会进入教育体制下求学,只能进入另一个世界。

加入了真正的黑社会台北飞鹰帮。不久进入了著名的竹联帮。竹联帮分天堂、地堂、总堂,陈在总堂,属于鸟字辈,是“白鸟”,职务是护法,惩罚帮内违背帮规的人。

陈祖豪不久接受了黑帮讨要赌债的工作,这给他带来滚滚财源。

一次,陈祖豪到一个赌徒家要债,开始“文质彬彬”,事主仍然不肯还账,要求拖延

陈慢慢起身,致谢。

走到门口突然折回来。

他坐在事主对面说,回去不好交代,要拿点“礼物”回去好说话。

话音未落,从马靴里掏出的短刀,已扎在事主的大腿上。

鲜红的血,溅了出来。

钱,当天要了回来。

从此屡试不爽。

“我对施暴的后果充满了喜悦。” 陈祖豪说。

林月华针对的就是那些无恶不作的黑帮大佬,以及他们身后的“立法委员”,“国大代表”,公司,企业。

她要与那些无恶不作的黑帮大佬做一个了断,要杀他们片甲无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