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首长、亲爱的战友们:

大家节日好!

路有平坦的路,也有奇曲的路,每个人每天都在走路,但每个人所走的路都不径相同。记得有一首歌词是这样写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脚下”。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让青春在反台独作战准备中闪光”。

N个月前的今天,我告别了故土,告别了亲人,告别了西子湖畔,告别了可亲可敬的师长,告别了熟悉相知的同学,将最后的泪水洒向告别我的人群,毅然决定踏上南下的列车,来到闽南的这座军营。我深知军营的生活与我在校的生活大相径庭,但这里没有花前月下的缠缠绵绵;没有轻歌慢舞的悠闲;更没有浓妆淡抹的那份心境;惟有直线加方块这份简洁;只有服从命令听指挥的意识;只有艰难困苦、通往直前的那种毅力,说句心里话,新兵连的生活是枯燥艰苦的,一天训练下来,真可谓腰酸背痛腿抽筋,口干舌燥嘴发麻,我非常想家,也非常留念大学里的生活,但我现在作为一名新时期的军人,我深深地懂得:“鸟爱巢不爱树,树一倒目即触,看你糊涂不糊涂;人爱家不爱国,国一破没着落,看你怎样去生活”的道理。

近代以来,世界上少有国家像中国这样饱经风霜,遍偿战乱。正因如此,中国人民对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信赖与依恋,非语言所能形容。每一个认真研究过“一国两制”具体内容的人,可将手放在胸口上想一想,古今中外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为完成统一,具有如此包容的胸襟,能够提出如此宽厚的条件?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对和平的珍爱,对战争的厌弃,对同胞的真情,全部浓缩在这闪闪发光的四个字当中。

不想打仗的中国人,更不想吞下国家被人肢解的苦果。主权与领土完整,是一个国家存在的最基本条件,翻看一下各国武装力量的宗旨,哪一支军队的首要任务不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再翻一下世界史,哪一个国家能够容许分割,容忍分裂?

以台湾新旧领导人顶礼崇拜的美国为例。1860年,美国曾经走到分裂的边缘,该年12月,南卡罗莱纳州首先宣布退出联邦。继后,阿拉巴马等五个州也跟着退出,这五个州联合起来确定了自己的宪法,建立了自己的议会,选出了自己的总统,于1861年2月宣布成立“美利坚同盟国”(CSA)。5月,得克萨斯等五个州也退出联邦加入CSA。一时之间,美国南部11个州,四分之一的领土,三分之一的人口分裂出去,CSA与USA分庭抗礼,美利坚面临一分为二的危险。美国历史之所以没有改写,CSA最终不得不重新回到USA,就因为那场举世闻名的南北战争。不惜以战争维护统一的林肯总统说:“我们的国家或任何一个有着同样理想与目标的国家能否长久存在,这次战争就是一场考验。”南北战争持续了4年,为重新恢复国家统一,美国付出了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代价。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美国死亡总人数累计57.8万,南北战争时期死亡人数多达62万人。没有这一重大代价而任CSA独立出去,就不可能有今日的美国。

为吸取62万人生命代价换来的沉重教训,以民主自由标榜于世的美国,在每一位公民的誓词中将“忠于祖国,永不分裂”置于首位,放在了“自由”与“公正”之前。

当年美国人为什么要打美国人?答案很简单,当一部分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美国人以行动将美国一分为二的时候,战争必然发生。这种战争不是对“自由、民主、人权”的伤害,而是面对忍无可忍的最后奋起,是对国家与民族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坚决维护。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我们,我们常说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但须中国人不出卖中国人,中国人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中国人不对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背信弃义,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说:“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这一点已牢牢地印在我国的历史意义之中,正是这种意识,才使我们能作为一个国家而被保存下来”。

当台湾领导人在孙中山先生遗像前,毕恭毕敬鞠躬行礼的时候,应该知道:任何人想撼动这种历史意识而不付出代价,只能是痴心妄想。中国人民为保卫这种历史意识,不惜付出最大的代价。在那些分裂国家实现私利的集团面前,“战争”二字不单单在检验我们的手段,更在检验我们的意志,看我们有没有足够的勇气和意志,与分裂祖国的势力坚决对抗。这种对抗不是政党之争,主义之争,社会制度之争,而是关系到国家民族根本利益和发展前途的严重斗争。

一个中国的原则是和平统一大业的基础和前提,我们争取和平统一的诚意可昭日月,但多年来围绕台湾问题的斗争实践告诉我们,在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复杂环境中,和平从来不能一厢情愿。我们在追求和平统一,他们在阴谋台湾独立,我们就只有下最大的决心,作好充分的准备,将斗争进行到底。

在中国,人人皆知自己的国家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局面,我们不会放弃和谈的努力,但“乃知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到了最后,挑起战争的一切后果和责任只能由挑衅者自负。

在中国,同样人人周知,为了海峡两岸同胞的长远福祉,在最后关头面前,在不知珍重和平,不知珍重国家,不知珍重历史的背叛者面前,不能踌躇犹豫。面临日益严峻的国际形势和随时可能发生突变和恶变的台海局势,尤其是陈水扁上台以来,大力启用台独分子进入政府和军队重要部门,其台独行径昭然若竭。依仗美国势力,公开鼓吹“一边一国”,加紧推行“务实外交”。种种迹象表明,陈水扁当局在分裂祖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其台独本质不会变,和平统一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面对这种局势,对台作战准备就显得更加刻不容缓,作为这个时代的军人,我们责无旁贷,应该认清当前的形势和肩负的历史使命,牢记祖国和人民赋予的重托,牢固树立尖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真正以废寝忘食,时不我待的精神状态,全身心投入到反台独作战准备的训练和工作中去。

在当前迎着扑面而来的新军事革命浪潮,面对此起彼伏的烽火硝烟,全军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科技练兵热潮。对台作战准备正在这场热潮中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是否掌握了过硬的军事素质,能否在未来战场上“游刃有余”,杀敌立功,这是衡量军人价值大小的最基本标准。因此,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无愧于军人的称谓,就必须按照“召之能战、战则能胜”的要求,立足本职,学武艺、成武才,锤炼摔打过硬的军事本领。

然而,现代军人早就不是只懂得拼命和厮杀的一介武夫,而应是能文善武、智勇双全的高素质军人。在知识经济的今天,文人与武士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在未来的战场中与其说是武士的争夺,不如说是文人的对抗,现在正处在知识爆炸式增长的年代,知识更新的速度己经由过去的10年降为5年以下,一个9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所拥有的知识,到本世纪初只有10%在起作用,大学毕业生就业后真正专业对口的还不到30%,可见我们要适应未来战争智能化、信息化、数字化的要求,就必须刻苦学习科学文化、军事理论、专业技术和高科技知识,演练新战法,掌握新技能,打牢过硬的理论基础,这是履行职能使命的基本条件。特别是在我军实现机械化和信息化跨跃式转变的今天,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就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我们必须抓住点滴时间,勤奋学习,分秒必争,不断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宁可人才等装备,不让装备等人才。当战争的消烟随着五星红旗的升起,在这块土地上消散的时候,和平成为生活的主旋律,鲜花挥映着笑脸,歌声伴随着青春,美丽的大自然到处充满花的芬芳、春的足迹。但作为一名军人,一刻也不能忘记战争,时刻准备战争,真正做到宁可准备好了不用,切不可到用时不顶用。

军事技能过硬,这是习武成才的基本标志,也是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体现。特别是我们话务员的技能如果不精湛,命令指示接受不了、传达不下去,整个班、整个排、整个连,甚至整个营、整个团都会变成聋子和瞎子。所以我们说,“只有摸透了战鹰的性能和蓝天的脾气,飞行员才能鹰击蓝天、叱咤风云;只有熟悉了战舰的性能和大海的秉性,水兵才能遨游海洋、威震海疆。”只有练就过硬的军事技能,才能充分使用好手中装备,使人和装备达到完美的统一,充分发挥好命令和请示传达的桥梁纽带作用。

我部地处东南沿海,一旦有事,我部将首当其冲,作为一名战士,在熟练掌握本职业务和军事技能外,必须有过硬的军事体能素质,否则航渡中就会晕船而倒下,抢滩时就会体力不支而掉队;就很难做到攻得上、站得稳、守得住,圆满完成任务。因此,我们在练就精堪技能的同时,要练就过硬的体能。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是常胜将军刘伯承元帅的治军名言,说的就是过硬的胆气和士气。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胆气和士气始终是部队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影响战斗胜负的关键因素之一。未来渡海登陆作战环境必将异常残酷激烈,因此,一定要弘扬革命加拼命的精神,自觉锤炼摔打自己的胆气士气。我们要认真研究心战与反心战训练的特点规律,扎实搞好心战与反心战的训练。增强心理防御能力,在精神和意志品质上强敌一筹。

回首过去,我们取得累累硕果,展望未来我们深感肩负重任。我们将在这英雄辈出的部队里,继承和发扬部队的光荣传统,刻苦练兵,自强不息,做新时期全面发展的复合型军人,立足岗位,立足今天,成为训练上的能手,业务上的尖子,争做优秀士兵。给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有道是:“身经百战武勇士,笑做风雪梅花香”。我们将在军营这块神圣土地上,磨练出坚强的意志,锤炼出缜密的思维,锻炼出健壮的体魄,训练出高强的本领,就如钢铁经过锤打迸出夺目的火花一样,让我们的青春在反台独作战准备中闪光。

最后,我想以一首诗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

不是所有的军人都创造辉煌,

不是所有的士兵都留下悲壮,

在没有消烟的日子里,

我们都很平常;

莫怨许多鲜花都献给了歌星,

也莫怨许多姑娘都速恋着厂长,

在和平鸽飞舞的年代都很平常,

假如有一天生活真的忘记了我们,

那才是最大的渴望。

雄关漫道真如铁,如今迈步从头跃,砺兵梅山谋打赢,锻造地炮出劲旅!

谢谢首长和战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