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十二章 保荐杜甫当官

正红旗 收藏 5 1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二娃一饮而尽,然后追问:“你认识李白,还和他喝酒?”   “是的,可惜李翰林今日不在,否则,定可痛快地大喝一场。”颜真卿说。   “太好了!喝酒我喜欢,下次你一定要介绍我认识李白哟,我从小就读他的诗长大的,象什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还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还有会当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二娃一饮而尽,然后追问:“你认识李白,还和他喝酒?”


“是的,可惜李翰林今日不在,否则,定可痛快地大喝一场。”颜真卿说。


“太好了!喝酒我喜欢,下次你一定要介绍我认识李白哟,我从小就读他的诗长大的,象什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还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还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哈哈哈,笑死人了!”宝怡很夸张地大笑起来,二娃一愣神,问:“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宝怡叹一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不懂就不要装懂,学别人附庸风雅,肚子里又没货,那是一定要出丑的!”


二娃道:“我什么地方说错了?”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那是杜甫写的,不是李白,哈哈哈哈”


二娃有点不好意思,正要说话,杨国忠插话道:“爵爷爱与文人墨客结交,我今日特地给你请了一位大诗人,绝不在李白李翰林之下的,爵爷倒猜猜看。”二娃一听,脑袋里飞一般把自己知道的古代诗人想了一遍,刚才那小妮子说杜甫,莫非就是杜甫吗?张口便道:“宰相大人说的是杜甫吗?”


“正是!”说罢,杨国忠拉着二娃的手,来到末席一个枯瘦老者面前:“这位就是杜甫!”


那老者站起身来,向二娃拱手施礼,道:“草民杜甫叩见爵爷!”二娃又惊又喜:“你是大诗人杜甫?你真的是杜甫?”那老者拱手道:“正是草民。”


二娃紧紧拉住杜甫的手,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追问:“你就是杜甫,杜子美?写那个什么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杜甫?”那清瘦老者苦笑一声:“少年轻狂之词,难得爵爷还记得。”


这首《望东岳泰山》是杜甫二十四岁时登泰山时作的。这之后杜甫来到长安应试,落第,为了施展自己的抱负,便向达官贵人投赠以求推荐,杜甫写的自嘲诗“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就是说的这段到处跑官要官的凄凉日子。杜甫知道杨国忠是当朝宰相,多次拜见过杨国忠,只因杜甫没钱送大礼,杨国忠对他也不甚理睬,方才见二娃对颜真卿赞不绝口,猜想这位爵爷对文人墨客一定很有兴趣,便发了帖子叫杜甫来,果然,二娃见了杜甫,欣喜得只差没跪下磕头了。


二娃上下打量了一下杜甫清瘦的身材,扑哧一下自己笑了起来。杨国忠道:“爵爷何故发笑呢?”二娃道:“杜甫,字子美,读书的时候,为了记住他的字,老师就教我们把杜子美记成‘肚子美’”一指杜甫干瘪的肚皮,“今日看来,杜大诗人的肚子也不怎么美嘛”众人哈哈大笑。


杜甫也干笑两声,自嘲道:“在下一介酸儒,生不出酒囊饭袋啊”


一旁的颜真卿冷冷地道:“杜先生这句话不是在讥讽宰相杨大人吗?”二娃转头看了一眼杨国忠如十月怀胎孕妇般滚圆的肚皮,正要开句玩笑,却听得杜甫说道:“在下怎敢讥讽杨宰相呢?严大人这话什么意思?”颜真卿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这二人都是唐代名人,现在看样子却好像有点矛盾,见有点冷场,二娃又笑道:“杜老,晚生十分佩服你的文采啊,晚生是成都人,您老的那首写成都的诗,学生很是喜欢啊。”杜甫奇道:“写成都的诗?”


“是啊!我背背看哈。”二娃张嘴吟诵,“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烛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二娃学着文人吟诗的模样,微闭双目,摇头晃脑将这首诗背诵完,末了,又赞道:“好诗!真是好诗!”


二娃睁开双眼,只见杜甫和众人都怔怔地瞧着自己,二娃奇道:“怎么了?我背错了吗?”


只见杜甫击掌叫道:“好诗!爵爷的这首诗才真是算得上好诗啊!佩服佩服!”众人也都纷纷叫好,赞不绝口。杨国忠也赞道:“爵爷不仅医术如神,这吟诗作赋,依我看,也是不输于杜李二人!”


左丞相陈希烈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赞道:“当年曹植七步成诗,今日爵爷举杯之间,便吟出这五言律诗,对仗工整,意境深远,比那曹植不知要强多少倍了,真是令人佩服!本官敬爵爷一杯!”说罢,一饮而尽。


二娃也饮干了酒,然后奇怪地问:“怎么,你们不知道杜甫这首诗?很有名的,小学课本上都有呀。”又盯着陈希烈说:“你也是唐朝数得上的诗人,《全唐诗》里也有你的诗呢,你不会不知道杜甫的这首诗的,你们在故意逗我是不是?”


陈希烈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说的小学课本是什么,更搞不懂什么是《全唐诗》。


说到这里,二娃忽然想到,那《全唐诗》乃是清朝康熙年间彭定求等十人奉敕编纂的,那是一千多年之后的事情,他们如何知道。那我吟的这首诗说不定也是杜甫以后写的,现在还没写,写这首诗的时候应当是在安史之乱以后,杜甫逃到四川避战乱,住在杜甫草堂时写的,想到这里,不由得脱口问:“安史之乱发生了吗?”


杨国忠问道:“什么安史之乱?”


“就是安禄山和和史思明造反叛乱啊!”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鸦雀无声,这安禄山可是河东、范阳、平卢三镇节度使,柳城郡开国公,东平郡王,又是杨贵妃的“养儿”,他母亲、祖母皆赐国夫人,十一个儿子都由皇上赐名,正是富贵之已极,而现在公爵竟然说他要造反,一时之间人人都惊呆了。


二娃说完这句,马上想到,这皇上和杨贵妃都还在长安,如果发生了安史之乱,那杨贵妃已经给吊死在马嵬坡,那前两天和自己睡觉的难道是杨贵妃的鬼魂吗,自己这样问也太白痴了。


又想到那安禄山要知道自己说他造反,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的,管他的,怕他个锤子!老子有咒语护身,他要是敢惹老子,把他龟儿子爆K一顿就闪人。


既然此时安史之乱还没爆发,那杜甫也不会跑到四川去避战乱,自己刚才吟诵的那首《春夜喜雨》的名诗也还没写,自己却先念出来了,有点未卜先知的味道哦,又一想,现在我已经念了这首诗,将来杜甫再写,那算是我盗版他呢还是他盗版我。


这时期,杨国忠与安禄山正斗得不可开交,杨国忠多次在皇上李隆基面前告安禄山的状,说安禄山要谋反,但皇上始终听不进去,杨国忠虽在皇上李隆基面前说这话,但却从来没在众人面前说过,现在二娃竟公然在众人面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正合杨国忠之意,心下大喜。


杨国忠见众人都不敢言,知道这个话题再不能往下说,便打了个哈哈,轻轻岔开话题,说道:“杜先生,爵爷如此看重你的文采,你还不敬爵爷一杯?”杜甫赶紧端起杯子:“草民正有此意。”


二娃道:“草民?你如此文采,怎么还是一介草民呢?”杜甫期期艾艾不知如何回答。


左丞相陈希烈道:“前些日子,皇上举行三个盛典,祭祀‘玄元皇帝’老子、太庙和天地,杜先生写成三篇‘大礼赋’进献,得到皇上的赞赏,命我等考试他的文章,再行决定是否录用。”


二娃道:“杜甫这么有名的大诗人,还用考试?真是奇哉怪也!考考考,考个锤子考!”见杨爵爷如此义愤,陈希烈和杨国忠神情甚是尴尬,而杜甫却大有知遇之感,这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如此看重自己,想到自己施展抱负终于有望了,顿时大感兴奋,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什么好,激动得花白胡子都在簌簌乱抖。


二娃愤愤不平地转头看着杨国忠,说道:“宰相大人,卑职向你保荐杜甫老先生,封他个一官半职如何?”


杨国忠笑道:“既然爵爷保荐,这个面子本官那是要给的。”略一沉吟,道:“就封杜先生为右卫率府胄曹参军,爵爷以为如何?” 这乃是一个八品小官,其实就是负责看管兵甲仓库的保管员。


二娃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官,既然杨国忠都这么说了,就算官小,也不好当面反对,有个官当着总比没有好嘛。当下拱手道:“多谢宰相大人。”


杨国忠转头向左丞相陈希烈说道:“陈大人也在这里,就算经过门下省了。”陈希烈点头同意,心里骂道:你都定了,还省个屁。


杨国忠向杜甫说道:“杜参军,你明天就去吏部报到吧。”杜甫大喜过望,躬身谢道:“多些宰相大人提携,多谢杨爵爷栽培!”


二娃心中得意,连大诗人杜甫都是自己保荐当的官,太有面子了。


杜甫端起酒杯,手因激动而颤抖,一些酒溅了出来,淋得满手都是,兀自不觉,想到自己年近五旬,到如今才谋得一个官职,心下凄苦,又想到自己报国有望,复又欣喜不已,这悲喜交加之际,不由得声音都有些哽咽,向杨国忠和二娃深深一揖,颤声说道:“草民……不……下官……感激不尽!……敬两位大人一杯!”抬起头来时,老眼都已湿润。


二娃见自己杯中酒刚才已经喝干了,转身刚要叫侍女倒酒,只见宝怡提着酒壶走了过来,笑嘻嘻说道:“爵爷和爹爹都爱惜人才,小女甚是佩服,我给爵爷斟酒。”说罢,给二娃倒了满满一杯。


二娃见她巧笑嫣然,如夏花绽放,心中不由一荡,这小妮子笑起来真好看,笑的老子魂都飞了。当下举杯要饮,忽然想到,这小妮子记恨于我,现在没来由给我倒酒,不会下什么春药之类的整蛊老子吧,还是小心为上。


见左丞相陈希烈的杯子也是空的,便道:“陈丞相首肯了杨宰相封你的官,也该敬陈丞相一杯啊,他不同意你也当不了官的哟。”


杜甫赶紧道:“正是!正是!下官也敬陈大人一杯。”二娃一指陈丞相的空杯子,说道:“麻烦宝怡小姐给陈丞相也倒上一杯。”宝怡面露迟疑之色,二娃心中雪亮,这小妮子一定捣鬼了,笑道:“怎么?宝怡小姐不愿给陈丞相斟酒么?”


宝怡瞪了二娃一眼,只得给陈丞相也倒了一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