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十一章 请上座

正红旗 收藏 1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宝怡恍若未闻,仍夹着一枚白棋,定定地看着棋盘。   二娃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宝怡,想象她那薄如蝉翼的衣裙,湿湿地贴在身上的样子,色迷迷凑在她耳边轻声说:“请宝怡小姐沐浴,奴才为你更衣如何?”   宝怡将手中棋子一扔,惨然道:“我输了,阁下技高一筹,小女子甚是佩服!我跳湖就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宝怡恍若未闻,仍夹着一枚白棋,定定地看着棋盘。


二娃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宝怡,想象她那薄如蝉翼的衣裙,湿湿地贴在身上的样子,色迷迷凑在她耳边轻声说:“请宝怡小姐沐浴,奴才为你更衣如何?”


宝怡将手中棋子一扔,惨然道:“我输了,阁下技高一筹,小女子甚是佩服!我跳湖就是!”


听她这一说,二娃反倒有点不好意思,原只是想杀杀她的傲气的,没想到这女子果然言而有信。在二娃心中看来,大凡高干子弟或者貌若天仙的,多半靠着老爹或者自己漂亮的外壳,眼睛长在头顶上,目空一切,输了就要耍赖的,这宝怡二者兼备,恐怕更要大耍特耍,现在坦然认输,自承要兑现诺言,有点出乎二娃的意料。


宝怡站起身来,走到凉亭边上就要往湖里跳,雨烟连忙将她拦住,对二娃哀声恳求:“公爵大人,小姐既然已经认输,这跳湖的赌注就罢了吧?”


二娃刚要说话,宝怡冷冷说:“嫂子,不用给阉宦求情,没得污了我们的嘴。”


二娃一听,火往上撞,心里本想损她几句就算了的,没想到他变本加厉骂自己。二娃气极之下,张口用四川话骂道:“你个宝气!老子就算是阉宦,又没吃你的穿你的,你格老子神气个锤子!”


雨烟见她生气,也觉宝怡那样说太没礼貌,毕竟人家贵为爵爷,又是客人,刚要劝说两句,那宝怡已经反唇相讥:“我不知道什么叫神气,只知道那些零部件都不全的废物还想看人家女子洗澡,那叫无耻!”


二娃怒极反笑,一指宝怡曲线玲珑的身体,故意讥讽:“你以为你身上镶了钻石了是哦?别个巴巴的都想看吗?就你那瘦得跟秧鸡仔似的搓衣板身材,龟儿子才想看!”说罢,故意扭过头去啐了一口,心想:妈的,我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


宝怡冷哼一声:“想看也看不到!”说罢,扑通一声跳入湖水之中。


雨烟哎呀一声,跑到凉亭边上,等小姐浮上来好拉她。二娃心里也是格等一下,心里有点佩服这小姐说话算话,想到她马上会浑身湿漉漉地爬上凉亭,那可就大饱眼福了,不由得又咕咚咽了一声口水。


没想到等了良久,也没见到宝怡浮出水面,这下两人都有点着急了。


可别淹死了哦,二娃心道,那传出去的话,杨公爵想看杨宰相的如花似玉的女儿洗澡,故意和人家打赌赢了,没想到杨宰相的女儿跳湖死了,多难听啊,不由得心中砰砰乱跳,问雨烟:“她会不会游泳啊?不会淹死吧?”


雨烟安慰道:“爵爷放心,小姐水性很好的,我们经常在这湖里游泳玩。”话虽这样说,这么久了没浮上来,雨烟也心里没底。


就在这时,远处湖面上呼啦一下冒出个人来,正是宝怡,原来她已经潜水到了远处,快到对面湖边了。宝怡向雨烟挥挥手,游到岸边,上岸快步走了。


“这丫头真鬼!”二娃叹了一句,哎!美女入浴看不成了。


雨烟长舒了一口气:“爵爷,我们也回去吧。”二娃点点头,两人走出了凉亭,边走边聊,来到了内堂。


杨国忠一见二娃,忙站起身迎上来,笑道:“我正准备去请爵爷呢,陪酒宾客已至,酒宴摆下了,爵爷请入席吧。”说罢,领着二娃和颜真卿,三人来到了大堂。


只见大堂两厢已经坐满了宾客。见三人进来,纷纷站起来施礼。杨国忠笑道:“在座的都是本官好友,等会他们给爵爷你敬酒时,我再给你介绍,请先入席。”说罢,伸手向右厢一个空位一指,对颜真卿道:“颜大人请坐在这里吧。”颜真卿拱手答应后,入了席。


杨国忠拉着二娃的手,来到上首位前,道:“请爵爷入首席。”二娃抬眼一看两厢,大多是些花白胡子老者,自己一个小年轻坐在上面,实在不好意思,便连连摆手:“这如何敢当。”


杨国忠道:“今日就是给爵爷庆贺的,自然你要坐这首席。”伸手一指二娃腰间玉佩,又道:“这是皇上亲赐你的玉佩,这可是皇上数十年随身配戴的,据说是当年武皇亲赐给皇上的,你戴这玉佩如同皇上亲临,你不坐谁人敢坐。”宾客们也纷纷拱手道:“请爵爷入首席。”


二娃只得在首席坐下。


杨国忠坐在二娃身边的主位上,抬眼环视了一下,道:“诸位,前日里皇上病危,一众太医束手无策,多亏杨公爵杨大人施展神医绝技,救了皇上。皇上龙恩,封了杨大人护圣开国县公的爵位,又封为太常寺少卿,并将随身玉佩恩赐予公爵大人,此乃三喜临门,我等在此给杨公爵杨大人庆贺,来,共同干一杯,祝杨公爵杨大人加官晋爵,鹏程万里!”众人纷纷举杯,恭贺声响成一片。


正在这时,忽听一女子脆生生说道:“等一等,爹爹,我也要给杨大人贺喜。”二娃往声音处一看,一妙龄少女碎步袅袅,走了进来,正是宝怡。


宝怡已经换了一身翠绿色衣裙,头发擦干了重新梳理过,但还是有点湿。二娃见她含笑双眸泛出一丝寒光,不由得心中一沉,这小妮子肯定是记恨刚才的事情,特来报复的,一定会想方设法让我当众出丑,好出她心中恶气。


二娃猜想一点都没错,这宝怡心高气傲,从小就被父母宠坏了,哪受过这等羞辱,匆匆梳理过之后便赶来报仇,她这个娇小姐可不会顾忌二娃是父亲请来的贵客。


杨国忠一愣,他深知女儿性情,本来女眷是不入席陪酒的,但女儿既然当众说了,如果驳她面子,她小姐脾气一发,就搅了这酒宴了,心念一转,哈哈大笑:“好啊,乖女儿,到爹身边来坐。”


侍女们立即在杨国忠一侧加了个椅位,宝怡挨着父亲坐下,端起酒杯,向二娃致意:“公爵大人,请!”二娃听她这一说,心想到,她没有当面叫我阉宦,说明她至少不会当众撒泼,不过,恐怕她后面的招式更加阴险,可得加倍小心。想到这里,也面带微笑,端起酒杯说了声请,又向众人举杯致意,一饮而尽。


见二娃干了杯,众人也都举杯干了。


随后,左丞相陈希烈、中书舍人窦华、侍御史郑昂等人先后举杯向二娃敬酒,推杯换盏喝得甚是热闹。


酒过三巡,又一老者端着酒杯过来给二娃敬酒,杨国忠介绍道:“这位是京兆尹鲜于仲通大人”


二娃向鲜于仲通举杯,用四川话笑道:“你是治理京城的大官,是我们的父母官,应该我敬你才是。”鲜于仲通谦逊了两句,然后道:“听口音爵爷也是四川人是哦?”二娃点头笑道:“老哥子乃是四川大富豪,又是进士,是我们川人的骄傲哦,当年你向剑南节度使章仇推荐我们宰相大人,宰相大人才有今日,你当真是慧眼识英雄啊!”


鲜于仲通惊讶道:“爵爷博闻强记,卑职十分佩服!”杨国忠也笑道:“杨爵爷对本官这点事知道得很详细啊。呵呵呵”


二娃笑道:“京兆尹鲜于大人的功劳早已天下皆知,本官如何不知啊,哈哈哈。”谈笑间,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杨二娃自幼文科就很好,尤其是历史,这鲜于仲通也算是唐朝一个数得上号的人物,二娃自然知道。


宝怡插话道:“我爹爹虽蒙鲜于伯父推荐,但还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才一步步走到宰相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爵爷依靠那几个旁门偏方,什么时候才能有我爹爹的成就呢?”


二娃心里暗骂:你爹爹不是靠杨贵妃那个骚狐狸能有今天?嘴上谦逊道:“我哪能和宰相大人相提并论,卖卖草药换点酒喝,混日子罢了。”


宝怡淡淡说:“混日子?爵爷这样年轻就想混日子,不辜负了大好男儿一腔热血吗?不过,有的人本来就是废物,再加上没本事,那空有一腔热血,也只能是混日子了。”二娃气往上冲,扬首道:“天生我材必有用!你怎知我没本事!”


“好!”客座上一人击掌叫好,正是颜真卿。


颜真卿站起身来,叹道:“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端着酒杯走了上来,“这句诗是前些日子我和李白李翰林、道长岑勋等人在道长元丹丘的颖阳山居喝酒时,李翰林所作的《将进酒》一句,这还没多少日子,我原以为恐怕没几个人知道,没想到公爵竟已经知道这诗句了。”


颜真卿举起酒杯:“刚才京兆尹鲜于大人称赞爵爷博闻强记,说实话,下官起初还以为那只不过是客套话,现在从爵爷这一句,才知道果然如此!真令人佩服之极啊!爵爷不仅博闻强记,对我这等写写字,吟吟诗的闲人如此看重,不仅卑职感激,如果李翰林知道,一定会将爵爷引为知己的。”说罢,颜真卿向二娃一举杯,躬身道:“卑职敬爵爷一杯,以表卑职心中佩服之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