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涌入的热钱,国家是如何应对的

6000亿特别国债和股市的长期趋势


昨日大盘因特别国债收阴,今日收阳,这个走势是正确的。6000亿特别国债可能对股市的长期趋势产生影响,对短线资金面影响不大。如果各位关心这个话题,请容我慢慢道来。


让我们先从流动性过剩说起,什么是流动性过剩呢?就是钱太多了。为什么我们突然之间有了这么多钱?是贸易顺差惹得祸。2007年中国贸易顺差的预测值是2500亿美元,这些美元是出口企业赚回来的,但美元并不能在内地流通,出口企业不能用美元给自己的员工发工资,于是企业需要将这些美元卖给银行,银行也没有多余的人民币支付给企业,于是银行将美元卖给央行,央行也没有多余的人民币,但是央行有印钞机,为了收购这些美元,央行就需要印制等值的人民币,于是人民币就被制造了出来。这是人民币主要的发行渠道,以1美元兑换7.59人民币计算,25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将迫使央行发行1.9万亿的人民币,人民币就是这样多了起来,以至于人民币多的超出了商品流通所需要的额度,于是就形成了人民币的过剩。经济学家喜欢使用专业概念,他们称其为“流动性过剩”。


流动性过剩会导致通货膨胀,央行需要阻止过度的通货膨胀。近几个月的肉类价格上涨,已经开始影响中低收入阶层的正常生活,我认识的一位老人家,不买瘦肉吃了,而是买肥一些的肉炒菜,只是因为瘦肉的价格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极限。解决通胀的方法是央行减少货币的发行量,但是贸易顺差带来的美元又必须收购,您可能会这样想,如果我让人民币升值,让一个美元换不出那么多的人民币不就行了吗?美国人也这样想,但实际上这招不灵,中国商品的竞争力太强了,在美国卖10个美元的东西,中国厂家的出厂价只有25美分,即便人民币升值一倍,美国商人也只能从中国进货,而且要支付50美分。其结果是贸易顺差扩大一倍,这就是当前的状况,人民币正在快速升值,贸易顺差也在快速加大,海外买家必须付出更多的美元,为了收购这些美元,央行又必须印出更多的人民币。至于央行其他的调控手段,如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加息这些招数,都已经使用过了,其效果都不显著,央行需要一个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就想到了特别国债。


这就说到特别国债了,所谓国债就是国家向社会借钱,财政部在这里代表国家作为债务人,国债的持有者是债权人,而这6000亿特别国债的特别之处并不是财政部直接把国债卖给老百姓,他把国债卖给了商业银行,获得了6000亿人民币,但商业银行是拿不出6000亿人民币的,于是商业银行转手就把6000亿国债卖给了央行,央行的6000亿从哪里来呢?央行有外汇,它将6000亿的等值美元卖给财政部,这个圈子绕下来,其最后的结果是,财政部得到了6000亿人民币等值的美元,央行拥有了6000亿人民币的债权,其本质是央行把美元借给了财政部,为什么要绕这个圈子,这是因为中国还没有美元国债,商业银行在其中充当了中介,特别国债发行结束后,商业银行作为过路财神,什么也没多,什么也没少。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而接下来的故事则是,财政部组建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把这批美元投向全世界,于是贸易顺差的问题就解决了,即:国家赚得了外汇,又通过财政部把外汇投资到国外,以此冲销贸易顺差带来的美元过剩。


说到这里,大家就应该理解这个特别国债对股市的短线资金面是没有影响的,因为,6000亿特别国债的发行规则,在本质上是财政部找央行借美元,不会对人民币当前的供应量产生任何影响。但是这6000亿人民币的特别国债却可以对股市的长期走势产生影响,为什么呢?还请听我慢慢的说。


特别国债发行结束后,央行手里就有了这6000亿的债券,它可以以此为工具调节货币供应量,如果今后再出现过度的贸易顺差,央行就可以不再印钞票,而是把手里的特别国债在二级市场上抛售,用抛售国债换来的钱,去买新增的美元,换言之,通过发行特别国债,央行可以在日后少印刷6000亿的人民币,实际上国务院获得的特别国债的发行额度不是6000亿,这6000亿仅仅是第一期特别国债,特别国债的总额度是1.55万亿,我们算算账,看看1.55万亿意味着什么。


以7.59的汇率计算,1.55万亿人民币相当于2042亿美元。2005年的流动性是不过剩的,当年的贸易顺差是1019亿,由此可知,2007年的美元,过剩了1500亿,而2006年的贸易顺差是1775亿,过剩了约700亿,于是这1.55万亿就是这两年流动性过剩的总和。如果日后央行用1000亿的贸易顺差发行人民币,多余的部分用特别国债吸收,则可以完全消除近期的流动性过剩,通胀的问题就解决了。


到此,我们要说个但是了,流动性过剩对股市是重大利好,没有那么多钱,就没有这么大的牛市,消除了流动性过剩,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推动大牛市的基础将不复存在,于是乎,6000亿国债对股市将是个长期利空,它会在日后逐渐发挥作用。


当然,我们也无需极度悲观,就目前而言,这6000亿国债还在央行手里,央行拥有的是一个调控市场的工具,换言之,央行仅仅是拥有了吸收过剩流动性的条件,但在实施过程中,是否真的要下重手,在短时间内制造通缩,我们尚不得而知。宏观调控是个复杂的课题,调轻了没用,调重了将破坏经济的上升趋势,而目前中国良好的经济势头得之不易,因而央行绝对不会在短时间内迅速抛售特别国债。而是需要视情况稳步推进。在这方面,格林斯潘已经为全球央行作了反面教员,这老头滥用职权,给美国加了17次息,以致窒息了房地产市场,导致次级债风波。而此时此刻,西方各国央行正在拯救金融市场,已经向市场投放了数千亿美元,以恢复流动性。经济是个调皮的怪物,全世界从流动性过剩到流动性危机,似乎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央行的专家不会那么笨,况且有前车之鉴,其调控节奏显然不可能太激进。经济学及经济学家都认同一个原理,轻度的通胀有助于刺激经济的发展,只要央行保持适当的尺度,让中国经济这列车,在安全的范围内高速运行,是众望所归的结果。


回到股市,由于6000亿特别国债的发行,未来流动性过度膨胀的现象将不会继续加重,由此对股市的长线预期,要适当调低。不能再指望股市每年都翻3倍。未来的市场,其最佳的结果是震荡走高的慢牛行情,最坏的结果是再出疯牛市,过把瘾后长期低迷。我们当然希望股市选择长期上升的慢牛行情,而不是过把瘾就死。10年牛市仍然是可能的,10年都走成2006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是特别国债对股市长期趋势的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