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十章 谁输谁就跳进湖里泡澡

正红旗 收藏 5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来到杨国忠宰相府,穿过无数华堂,直接来到了内室。杨国忠吩咐奉上茶点,准备酒宴,下帖子请陪酒的宾客。然后通知内眷出来拜见贵客。   不一会,只听得叮铃当啷珠环玉坠相撞的声音,未见人影,就已经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气。随即,后堂转出几个人来,为首一个大胖子妇人,约莫有三百来斤,沉沉地走了过来,脚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来到杨国忠宰相府,穿过无数华堂,直接来到了内室。杨国忠吩咐奉上茶点,准备酒宴,下帖子请陪酒的宾客。然后通知内眷出来拜见贵客。


不一会,只听得叮铃当啷珠环玉坠相撞的声音,未见人影,就已经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气。随即,后堂转出几个人来,为首一个大胖子妇人,约莫有三百来斤,沉沉地走了过来,脚步踩在地上,隐隐能感觉到地面颤动尘烟飞溅。


这胖妇人走到近前,二娃仔细一看,直吓得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这女人也太胖了,肥嘟嘟的大鸭梨般的脸庞上涂满了白粉,走路时还簌簌往下掉渣,脸蛋肥得将那双小迷缝眼都差不多挤没了,脖子上垂着三层下巴,随着脚步走动上下颤抖,水桶腰上一对硕大的乳房,如同吊着的两个大酒袋子,呼啦呼啦四处乱摔。


杨国忠手掌往二娃处一伸,介绍道:“这位是医术如神,治好了皇上绝症的神医,护圣开国县公、太常寺少卿杨公爵杨大人。”那一众人施过礼后。杨国忠又一指那胖女子,向二娃、颜真卿二人介绍道:“这是鄙夫人裴柔。”


二娃赶紧施礼,心中暗笑道,这肥母猪还叫什么柔啊,她一身肥肉,应该叫裴肉。


这裴氏家族自古为河东显贵,乃是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名门望族。在李氏统治唐朝的二百多年间,裴氏家族光宰相就出了三十三人、皇后、太子妃、王妃、王公、将军不计其数人。


待相互见过礼后,杨国忠又介绍了任户部侍郎的大儿子杨暄,小儿子杨晞,小孙子杨欢。然后又问:“小姐宝怡和雨烟呢?”一旁的侍女答道:“他们在园中千荷湖凉亭里下棋呢,小姐说是……说是……”杨国忠一皱眉,道:“说什么?”侍女低着头小声说:“小姐说,阉宦不见也罢。”


二娃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心道:好啊,你个小蹄子敢叫老子是阉宦?老子一定要让你见识见识老子这阉宦的雄风!


杨国忠喝了一声:“大胆!她还反了不成!马上去把她们叫来!”随即转头尴尬地笑了笑,“小女口无遮拦,还请爵爷见谅。”


二娃打了个哈哈:“小孩家的话如何在意得了那么多呢。”顿了顿,又道:“既然令嫒在下棋,还是不打扰为好,不过,卑职对围棋也颇有兴趣,反正时辰尚早,宾客未至,我们何不去看看她们下棋如何?”杨国忠点点头笑道:“难得爵爷有此雅兴,那我们瞧瞧去。”


颜真卿道:“爵爷对烂柯一道也有研究?真是博学多才,下官甚是佩服。”二娃心道,你这位大书法家马屁拍得也不错,不是个书呆子嘛,忙谦逊了几句。


三人出了内堂,穿过几个庭院,来到园中一湾池塘边,这池塘占地很广,种满了荷花,微风吹过,幽香随风而来,沁人心脾。二娃叹道:“好一池荷花!宰相大人真会享福啊!”杨国忠笑道:“爵爷就不要取笑了,本官大老粗一个,附庸风雅而已。”


这池塘有一处回廊蜿蜒至湖心,远远见湖心有座凉亭,犹如一副巨大的荷叶,漂在水面之上。


三人顺回廊走到湖心凉亭,只见凉亭里两个女子坐在石桌前正在下围棋。左首女子穿着一件淡黄色长裙,二八年华,少女打扮,模样甚是清秀靓丽。二娃细细打量着少女,不由咕咚咽了一声口水,暗赞了一句:好俊俏的小美人!这少女想必就是杨国忠的女儿,想不到,杨国忠的老婆胖得跟母猪似的,却生出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这少女一副悠闲的样子,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右首那女子着一件紫色长裙,约二十来岁,少妇装束,显出一种成熟的美。正紧皱眉头,苦苦思考,看样子对弈已经陷入危机。


那黄衣少女见到杨国忠,叫了一声:“爹爹,你怎么来了。”一双凤目俏生生看了一眼穿着太监服饰的二娃,皱了皱眉:“爹,我不是说了我不见他的吗?”杨国忠道:“这是杨公公杨爵爷,是救了皇上的神医!”那黄衣少女撇了撇嘴,小声嘟囔:“再有本事,还不是个废物。”杨国忠叱道:“住口!越来越不成样子了!……”


二娃摆了摆手,走上一步:“想必阁下就是宰相大人的千金了。”杨国忠一旁插话道:“正是这不肖之女,乳名宝怡。”一指那紫衣少妇:“那一位是犬子媳妇,名唤雨烟。”


那雨烟起身盈盈施礼,二娃和颜真卿赶紧还礼。那宝怡却不理睬,眼望远处,仿佛在欣赏那无边美景。


二娃心里骂了一句:妈的小娘皮,老子不杀杀你的锐气,你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二娃转头向杨国忠一拱手,说道:“宰相大人,你二位请回堂上喝茶,我看看她二人对弈,好吗?”


杨国忠当下答应:“好啊,这博奕一道太过深奥,本官是看不懂的,不知严大人如何?”颜真卿一听,知他心意,赶紧躬身道:“下官也不懂啊。”


杨国忠哈哈一笑:“即是如此,我二人在此只会捣乱,不如到堂中喝茶。爵爷乃当世国手,就劳烦多指点小女几招了。”说罢,与颜真卿二人转身出凉亭走了。


宝怡冷笑一声:“国手?我怎么没听过阉宦里还有什么国手?”二娃也不动气,笑了笑,低头看了看棋盘,只见两块棋绞杀在一起,雨烟一方的黑棋一条大龙已被重重包围,陷于苦战,笑着对雨烟说:“形势不妙啊。”


雨烟脸一红:“小姐师从大唐第一国手顾师言,棋艺超群,已让我三子,我仍不是对手。”二娃斜眼看了一眼宝怡,只见她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二娃道凑近雨烟耳边,小声说:“我指点你几步,包能反败为胜。”这几句话声音虽小,但还是被宝怡听到了,凤目一瞪:“反败为胜?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二娃也不动怒,笑道:“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宝怡好整以暇地说:“好啊,赌什么?”二娃低下头又仔细看了看棋盘,然后抬头,一指那湾清清泛波的湖水,笑道:“我们两谁输了,谁就马上跳进这池塘里泡个澡,如何?”想象她衣衫湿漉漉贴在身上的样子,二娃就像黄鼠狼看见了三百只小鸡一般,得意地吃吃暗笑。


宝怡一怔,暗骂了一声死阉宦还想当色鬼,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微一迟疑,也低下头看了一眼棋盘局势,觉得对方黑棋无论如何都无法逃出生天,便笑道:“一言为定!”说罢,手往棋盘一指,“请赐教!”


二娃坐下,二指从棋篓里夹出一枚黑棋,啪的一声,拍在右上四七路上。


宝怡哼了一声,早料到这一手,飞封了一子,二娃这条孤龙左冲右突,拼命外逃,宝怡嘿嘿冷笑,连续追剿,手手狠辣。下了十余手,那孤龙已经冲到上边白棋铁桶阵里,无路可逃。


宝怡看了一眼旁边的雨烟,得意地道:“雨烟姐姐,咱们有落汤鸡看了!”


二娃也看了一眼雨烟,叹了一口气:“这落汤鸡是一定要看的,尤其是象小姐这么美的落汤鸡,难得一见啊。”宝怡怒道:“败局已定,还自嘴硬什么!”二娃笑了笑:“莫嚣张,看我手段!”说罢,一子拍在右上角三九路,跨在宝怡三路贴身紧追的一条龙的腰眼上。


宝怡冷笑一声,夹起一枚棋子,悬在半空,忽然,定定地看着棋盘,笑容渐渐消失。不看则已,这一看,只把宝怡惊得冷汗自流。


原来,二娃这一子不仅冲断宝怡那条龙,还顺势把宝怡大龙眼位给破了,双方成了两条孤龙相互缠绞,而二娃在二路张开的虎口,已稳稳站有一眼,宝怡本来无忧的眼位,被这一子破坏殆尽。


宝怡寒着脸拼死反击,企图窥见对方破绽,无奈对方行棋十分稳健,滴水不漏,下了十几手,自己眼位已破,而对方有一眼,形成了有眼杀无眼,自己这条龙尽数被歼,这条龙一死,不仅实空已经明显不足,而且外面贴身围剿黑棋的另一条长龙也顿时漏洞百出,恐怕连初学围棋的小孩也知道如何宰杀自己这条浑身是洞的长龙,白棋惨败。


雨烟拍手笑道:“果然反败为胜!爵爷真不愧为国手!”


二娃自幼酷爱围棋,他出生之后不久,中日擂台赛聂卫平棋圣独自一人横扫日本军团,过关斩将,大振国人威风,围棋也随之风靡华夏。二娃四岁就进了成都市少年宫,经过系统的围棋学习,根基扎得极是牢实,十一岁参加业余围棋段位赛,便获得了业余初段,十六岁时升到业余4段。在四川围棋高手辈出棋风昌盛的大环境里,能升到业余4段,棋力已不可小视。


方才二娃仔细看了双方的对弈,知道这宝怡的棋艺虽然厉害,但比自己恐怕要稍逊一筹,少年宫时二娃就打过古棋谱,知道中国古人下围棋不讲究布局,只重视绞杀,而这绞杀功夫二娃也毫不畏惧,在少年宫就苦练过,又看过无数对杀技巧方面的书,刚才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右上边长龙这一隐隐漏洞,如果认真对弈,也许对方能够发现,但看她那对自己不屑一顾的轻敌模样,二娃料定她轻敌之下,不会发现,自己开始那一番假突围,用意其实是反包围对方右边那条看是存活无忧的孤龙,宝怡果然中计。


二娃站起身,来到凉亭边,故意揉了揉眼睛,手往湖水一指,对着脸色惨白的宝怡贼嘻嘻笑道:“落汤鸡,请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