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九章 颜真卿监工修府第

正红旗 收藏 8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杨贵妃笑道:“这还差不多。”二娃又叩谢了贵妃。


贵妃问李隆基:“皇上刚才说有急事要上朝,什么事那么着急啊?”


“南诏兵犯滇池,又骚扰我边庭,朕和群臣商讨对策。”


“有什么商讨的,小小南诏,派兵平了就是。”杨贵妃说。


李隆基沉声说:“没有那么简单,我大唐已多年未动干戈,虽然国富民足,但军备松驰,而那南诏在统一六诏之时,多年征战,已练就一支精锐之师,真要打起来,我们也无必胜的把握。另外,吐蕃对我大唐一直虎视眈眈,因此,安抚南诏,联合抗御吐蕃才是上策。”


“那如何是好呢?”杨贵妃道。


“爱妃不必惊慌,我大唐泱泱大国,兵多将广,真要全力应付,灭他小小南诏还是不成问题的。”李隆基信心十足,“只是,百姓安居乐业,共享太平盛世,如无必要,还是不动刀兵为好。”


高力士道:“皇上体桖百姓,真是万民之福。”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太监:“启禀皇上,宰相杨国忠求见。”


“宣他进来。”


不一会,杨国忠急步走了进来,行过礼后,李隆基道问:“爱卿何事跑来见朕,刚才朝廷之上,怎地不说。”


“微臣有些话想私下向皇上禀告。”杨国忠说。


“说罢。”


“微臣以为,这南诏敢犯我边庭,不将我大唐放在眼里,应当出兵剿灭之,以扬我大唐国威。”


李隆基笑道:“哦,以爱卿之见,派谁领兵前往为好呢?”


杨贵妃走过来笑着说:“宰相大人为国分忧,精神可嘉,只不过打起仗来,血流成河,好怕人的,还是不要轻易杀人为好。”


杨国忠一听这话,马上便明白了杨贵妃在暗示自己,又见皇上满脸讥笑的样子,知他在开玩笑,便料定皇上不会轻易派兵。赶紧改口:“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理应为皇上分忧,微臣刚才在朝堂之上,原想请令带兵前往,但想到皇上爱惜百姓,素以天下黎民苍生为念,我等也应体会圣意,岂能乱动刀兵,故特来启禀皇上,还是派人安抚南诏,行怀柔之策为好。”


李隆基点点头:“爱卿所言极是。”说罢,打了个哈欠:“朕倦了,你等退下吧。”挥挥手,拉着杨贵妃进了寝宫。


躬身送走皇上后,杨国忠来到二娃身前,握着二娃的手,笑道:“神医爵爷医术精湛,本官很是佩服,想请爵爷到舍下小酌几杯,不知爵爷是否赏脸啊。”


当日太子要杀自己的时候,杨国忠用刀架住太子的脖子为自己解围,很够朋友,虽然书上说这杨国忠是个大奸臣,不过二娃觉得,他为人到也豪爽,又帮了自己,再说,对付太子,如果有这个大宰相帮忙,那就更好了,连忙说:“宰相大人能看得起卑职,那是卑职的福气啊。”


杨国忠一听他说卑职,看了看高力士。高力士笑道:“方才皇上已经封杨爵爷为太常寺少卿了,还将随身佩带多年的飞龙玉佩赐予了杨爵爷。”杨国忠惊叹一声,摇着二娃的手“好啊,先封公爵,又封少卿,连皇上几十年不离身的飞龙玉佩都给了爵爷,咂咂咂,皇上对杨爵爷可真没得说的!今日爵爷双喜临门,理当庆贺!就让鄙人作东,今日到我那里给杨爵爷大大热闹一场,如何?”


“好啊,那就讨扰宰相大人了。”二娃喜道。


杨国忠挽着二娃的手,与高力士告辞出来,皇宫门口杨国忠的一众随从早已准备下两匹骏马,二人上了马,沿着京师大街往杨国忠的宰相府走。


二娃从来没有骑过马,又不愿意示弱,心下揣揣,但上得马来,这马到也十分温顺。二娃听说过用两条腿加碰马肚,用马鞭打马的屁股,马就会往前走,勒住缰绳,马就停了,试着驾驭了一下,果然不错,不一会,就已经控制自如了,心中很是得意,坐在马上,听得马蹄踩在京师大街青石路面上,嘀嘀嗒嗒脆响,手中挥动马鞭,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行不多远,不知怎地,沿途许多百姓围在街道两边,向二娃指指点点,还不停地作揖。二娃好奇地问杨国忠这是为何,杨国忠笑道:“爵爷何不亲自问问?”


二娃勒住马缰,问道:“你们看我干什么?”其中一个由两个小女子扶着的老婆婆,颤巍巍走上前,作了个揖:“敢问大人就是治好皇上绝症的神医公公吗?”二娃心中一愣,他们怎么知道呢?


跟随在他身边的杨国忠的家丁大声说:“不错,这位大人正是医术如神,救了皇上的神医杨公公杨爵爷!”两边百姓一听,惊呼声响成一片,纷纷跪倒向二娃磕头,口中感激保佑之词不绝于耳。


二娃转头看了看杨国忠,只见他微笑着看着自己,心中猜到这一定是杨国忠事先故意透露消息给百姓,知道这些百姓会来向自己表达感激之情,好让自己风光风光,他让我骑马而不是坐轿子,想必也是这个目的,这家伙倒很会拍马屁,赶紧拱手向跪倒一片的百姓们还礼。二娃心道,我治好那皇帝老儿,这些老百姓都来感激我,看来在百姓中,这皇帝的口碑还是很不错的。


唐玄宗是一位开明君主,他治理期间,乃是唐朝最鼎盛的时期之一,史称开元盛世。老百姓当然愿意这样的皇帝能长命百岁,他们好多享几年福,前些日子听得皇上病危,是一位宫中的年轻神医治好了皇上的病,今日得到消息说这位公公出来了,便都来道谢。


二娃见百姓跪倒一片,到有些不好意思,又不能一个个扶起来,只得加快前行。


行不多时,路过长安京师大街一处繁华之地,此处正在兴建一大宅院落,已经初具规模。杨国忠停住马,马鞭一指这宅院,笑道:“杨爵爷,你看这宅子如何?”二娃停住马,抬头仔细观看。只见这宅院占地极宽,一眼望不到头,工地上人声鼎沸,一派繁忙。从建好的房屋来看,建工精巧,画角飞帘,雕栏文窗,奇峰翠绿,林木假山别样成趣,不由赞叹:“好一座宅子,是哪位王公显贵新建的府第吗?”


杨国忠点点头:“正是,是一位妙手回春的爵爷的府第。”二娃又惊又喜:“是我的?”杨国忠哈哈大笑:“这里就是杨爵爷的公爵府啊,工部正在奉旨日夜赶工修建呢。”说罢,叫一家奴去通报工地上监工的官吏。


不一会,一个官员满头大汗跑了过来,向杨国忠和二娃拱手道:“下官颜真卿参见两位大人!”


二娃一听,吓了一跳,见他约四十来岁,身材略显肥胖,双目炯炯,难道这就是书法“颜体”的创始人颜真卿?忙俯身问:“你就是大书法家颜真卿?”


颜真卿躬身答道:“不敢,下官正是颜真卿。”二娃这一惊非同小可,二娃小时候学过毛笔字,知道这颜真卿是开元进士,为人正直,是自己能记得住的几个古代著名书法家之一,没想到现在却在给自己建房子。


二娃翻身下马,双手拉住颜真卿的手,连连摇晃:“真的是你啊!哇噻!你的书法我小时候就学过,可惜自己太懒太笨,又一天到晚打游戏看武侠小说,没有好好练,如今毛笔字写得跟鸡抓似的,真是惭愧,我很崇拜你啊!”


颜真卿方才听杨国忠家奴通报说杨国忠宰相和神医杨爵爷来工地视察,他认识杨国忠,想必和他并马而驰的这位就是杨公爵,没想到这么年轻,但听得那一串,什么打游戏看武侠,又茫然不知他在说什么,只知道这位爵爷对自己很是看重,听他十分赞赏自己的书法,顿生知遇之感,也握紧二娃的手:“多谢公爵大人!下官正在监工呢,两位大人进去看看吗?”


二娃摇头:“怎么能让你这么个大书法家来为我这小年轻建房子,那不是打我的耳光吗?”


“此乃下官份内之事。”


“份内?你管修房子?你应当入翰林写写画画啊。”二娃奇道。


杨国忠淡淡说:“颜大人现任工部郎中兼侍御史,这建房子当然是他的份内之事了。”这工部郎中是从五品小官,侍御史更是御史台里的从六品小官。


二娃十分感慨:“你如此人材,怎能来工地当个小监工呢,太委屈你了,改天我和皇上说说,给你当个像样的大官。”


颜真卿一听,赶紧躬身道谢。他知道这杨公爵救了皇上的命,现在可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如果有他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那升官易如反掌,虽说自己淡泊名利,但当不了高官,就不能做大事,成就一番事业毕竟是任何一个大好男儿的梦想。


二娃道:“宰相大人,咱们喝酒人少了不好玩,把颜大人也叫上吧!”


“好啊,人多热闹嘛,颜大人,你随我们去舍下喝酒去!”


颜真卿为难地说:“我正在监工呢,不好离开吧……”


二娃道:“怕什么?你负责监管修建的是我的房子,我让你去,旁人还能说什么?走走走!”不由分说,将颜真卿扶上自己的马,另有随从牵马过来给二娃,三人并马而行。


颜真卿见二娃身为公爵,官比自己高了老大一截,为人却如此平易近人,如此豪爽,还把马让给自己骑,亲自扶自己上马,大有千里马遇到伯乐的感觉,心中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只是连连拱手道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