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唐朝找工作 第一卷 第七章 密旨查访

正红旗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size][/URL]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二娃长长打了个哈欠,伸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腰,这才发现旁边杨贵妃手拉着皇上李隆基的手,两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不由大是惶恐,赶紧叩头:“奴才竟然睡着了,真是罪该万死,请皇上恕罪!”   李隆基摆了摆手:“爱卿何罪之有,你尽心竭力为朕治病,如此操劳,我与爱妃才没有叫醒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8/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二娃长长打了个哈欠,伸了个舒舒服服的懒腰,这才发现旁边杨贵妃手拉着皇上李隆基的手,两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不由大是惶恐,赶紧叩头:“奴才竟然睡着了,真是罪该万死,请皇上恕罪!”


李隆基摆了摆手:“爱卿何罪之有,你尽心竭力为朕治病,如此操劳,我与爱妃才没有叫醒你。”


二娃谢过龙恩后,站起身来问:“皇上今日感觉如何?”


“朕觉得好多了,呼吸也顺畅了。”李隆基吸了口气,感觉了一下,“爱卿小小年纪医术如此神奇,就算那神医华佗再世,恐怕也要甘拜下风了。”见皇上如此夸耀自己,二娃脸皮虽厚,却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奴才只不过偶遇异人,得了一些旁门偏方罢了,真正要论到医术,奴才实在是半点也不懂得。”


二娃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治好皇上的病,那全是听太医们分析在前,又有现代抗菌素撑腰,碰巧罢了,如果真要自己去给人看病,那可是性命攸关的事,自己根本不懂医术,那可就糗大了,所以赶紧把话说在前头。


皇上哪知道他根本就是个歪货,捋着山羊胡子:“爱卿不必过谦,爱卿这次救了朕的性命,可是半点都不假的。以后有些什么疑难杂症,恐怕还要爱卿出手,才能妙手回春啊。”


二娃一听,心里直叫苦,事到如今,只能是走得一步算一步了。


又想到现如今救了皇上,得罪了太子,那太子可是个阴险狠毒的人,从那天他背后偷袭自己就可知道。明着来自己不怕他,可就怕他暗算自己,虽然有防弹衣护身,下次他要刺自己的脑袋,那可就保不齐要完蛋了,本来是想到唐朝和杨贵妃风流快活,如果没风流成反倒把性命丢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那可太不划算了。


杨贵妃见二娃傻愣愣在那里发呆,便问:“你在想什么呢?”


二娃回过神来,苦着脸:“娘娘,那日里为了救皇上,得罪了太子,本来主子要咱们奴才的性命,那是不敢推辞的,可奴才一心想救皇上,结果得罪了太子,太子一定会找奴才的麻烦,奴才还不知道有没有命继续给皇上看病呢。”


“这是怎么回事?”李隆基问。


杨贵妃便将那日的事说了,因当日杨贵妃的堂兄杨国忠也得罪了太子,又知道太子李亨和皇上已渐有隔阂,话语间更是添油加醋。李隆基听罢大怒:“ 这逆子竟敢阻挠爱卿为朕治病,如此狠毒,朕迟早要废了他!”


二娃心中暗喜,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请皇上先救奴才一命才是。”


“爱卿不用担心,有朕为你做主,看谁敢动你!”李隆基道。


二娃叩头谢恩。仍苦着个脸:“有皇上庇护,太子在宫中那是不敢动奴才的,怕只怕……”


“怕什么?”


“奴才不敢。”


李隆基皱了皱眉头:“恕你无罪,说吧。”


二娃轻声说:“怕只怕那日进宫惊扰皇上的人也与太子有关,若太子不利于皇上,那……”言下之意,你皇帝老儿被太子派人杀掉了,还保护我个屁。


李隆基和杨贵妃均是心中一凛,暗想,太子这样做是完全有可能的。李隆基祭拜泰山之后,便在自己居住的寝宫旁修了一座别宫,将太子从东宫移到别宫居住,如果真是太子派人做的,当然不需要潜入进宫,难怪皇宫侍卫报说宫中并无外人潜入的迹象。不过,又为何只是将自己打昏,而没有伤自己的性命呢,此事疑点甚多。


李隆基沉吟了半晌:“这事先不动声色,杨爱卿,朕命你慢慢寻访此事,查到实据,再行定夺。”二娃应声答应,心道:这下好了,奉密旨查办你太子,你小子敢杀我,等着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杨贵妃问:“对了,那日里太子用剑刺你,怎么伤不到你呢?”二娃故作迷茫状:“奴才也不知道啊,或许太子的剑是用屁粘的,还没刺到奴才就自己掉了,又或许是诸神要假手奴才给皇上治病,为奴才挡了这一灾。”贵妃点了点头:“想必是了。”


二娃看看时辰已不早,便道:“奴才还要给皇上继续输液。”皇上点点头:“有劳爱卿了。”


皇上连拍臣子的马屁,说话又如此客气,除了二娃恐怕再无人能有此待遇了。


又输了一天的液之后,皇上的病大有好转。这青霉素本是极厉害的抗生素,在发明之初,救了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但由于后来被肆意乱用,导致很多病株都产生了抗药性,现在青霉素杀菌效果已经远不如前。而在唐朝,根本不存在抗药性的问题,所以,李隆基用了青霉素,消炎效果十分明显,已经能够下地行走,也很少咳嗽了,且咳嗽中已无痰声,二娃便将李隆基喉头上的伤口缝好,又输了两天的液,皇上身体一日好过一日。


二娃那日被封为护圣开国县公,自有内侍颁布圣旨,在京师大街建造公爵府,给杨公爵大人分划良田,确定食邑收租。由于皇上命二娃随驾伺候,杨贵妃便下令让在自己寝宫旁给二娃收拾出一套精致的小园子,给二娃居住,可以随时听令差遣,又调派了几个机灵的宫女和小太监伺候二娃生活起居。


杨贵妃见那日宫女兰儿舍命替二娃挡剑,赤胆忠心,为人又生得乖巧,便将兰儿拨给二娃,贴身服侍。二娃自幼孤单一人,何曾有过如此待遇,乐得就差没从梦里笑醒过来。


二娃搬进这小园居住那晚,想到杨贵妃就在身旁,心中喜不自胜,先趁着天暗与兰儿将那晚勒死的太监偷偷埋了,然后在富丽堂皇的寝宫睡下,摸着精工治就的锦背,兴奋不已,直到三更,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二娃刚刚睡醒,兰儿便掀帘子走了进来,笑道:“爵爷醒了,奴婢服侍你穿衣。”二娃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床沿:“不是和你说了吗,别叫我爵爷,叫我二娃就行了。”兰儿脸一红,低声说:“爵爷如此看得起奴婢,那已经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气,哪还敢如此放肆呢。”说罢,服侍二娃穿衣洗漱。


二娃问:“皇上和娘娘起来了吗?”


“兵部尚书奏开延英,称有紧急军务,皇上到延英殿商议对策,吩咐说爵爷您这些日子辛苦了,今日就不用参加延英殿议事了。娘娘不让万岁爷上朝,万岁不听,娘娘正在发脾气呢。”


二娃一听,心道:今天不叫老子上朝,老子还不想去呢,正好借机会逗逗贵妃去。赶紧穿戴整齐,急步来到杨贵妃的寝宫。


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二娃走了进去,只见杨贵妃坐在梳妆台前,穿了一件绣着深红石榴花的淡红色锦绣长裙,裙子用锦带系于胸部,宽大的下摆托在地上,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透明纱衣,雪白的半截酥胸露在外面,真是风流百态,仪态万千,但头发却还披散着,想必还未梳妆,地上铜镜胭脂水粉摔了一地,两个宫女脸色刹白,站在一旁。


二娃躬身道:“奴才拜见娘娘,何事让娘娘如此烦心啊?皇上呢?”杨贵妃噘着个嘴,也不吭气。二娃见这情景,已经猜到了几分:“娘娘不必烦恼,请让奴才替娘娘梳妆如何?”


杨贵妃惊讶地看着二娃:“你会梳妆?”


“那西域道人不仅教了奴才一些治病的法子,还送了一个小玩意给奴才,请娘娘过目。”说罢,从怀里摸出那面自己刮胡子用的镜子,递了过去。


杨贵妃接过一看,惊呼一声:“这是何物?”二娃凑过去,笑道:“好不好玩?”


“这是镜子吗?这里面的是我吗?”杨贵妃举起镜子左右端详,娇嫩的脸蛋转了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那里面的自己也一样照做,镜子里的自己清晰无比,如同真的有个人在里面一般。贵妃大喜过望:“这可真是好宝贝!”


“奴才将这宝贝献给娘娘。”二娃笑嘻嘻盯着杨贵妃。


“这么好的宝贝送给我,算你有孝心。赶明儿待我奏明皇上,一定重重赏你!”杨贵妃大喜。


“奴才倒不贪图赏赐,只要娘娘高兴,那比什么赏赐都要好了。”二娃说,“常言说得好:宝剑赠烈士,红粉送佳人。这么好的梳妆镜,当然要给国色天香的娘娘用,那才是最般配的。”


杨贵妃斜了他一眼:“你一个太监也懂得国色天香?你们不是……”说到这里,觉得不雅,吃吃笑着停住了口。


二娃笑道:“如娘娘这般美貌,连鱼儿和大雁都惊叹,何况奴才还算是个人呢。”


“什么鱼儿和大雁……”杨贵妃一愣,马上会意到二娃是在夸自己沉鱼落雁般的容貌,啐道:“油嘴滑舌!幸亏你是个太监,要不然有多少女孩子要毁在你这张嘴上!”


“娘娘的美貌,就算是哑巴也会夸出口的,何况奴才呢。”闻着贵妃幽幽体香,二娃有些心猿意马了。


杨贵妃白了他一眼,继续喜孜孜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欣赏了半晌,才道:“你刚才说你会梳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