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丫头的第一次约会是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那晚,下着雨,吹着风,凄冷凄冷的。

我们的第一次接吻是那么的急切,而又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投入。在那个楼梯口,我们的衣服早已湿了一大半,但还是紧紧抱在一起,丫头满脸通红。我抚摸着她的脸,轻轻地说,我们一定要在一起,千万,千万。丫头把头埋进我的胸膛,轻轻地抽泣起来。

我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发梢,顺着发梢触碰到了她的唇。

不要哭,哭什么呢,我低下头吻着她的额头,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傻丫头,别哭了。



1

我们用一本本子来写自己的心情,草绿色的封面,很白很白的纸,很好看的图案。那时候的天一直是蓝色的,因为我们彼此都在思念着对方。

我们打电话,轻轻的,小声的,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细微的小泡沫,电话里,我们像所有恋人一样,情话绵绵,我问她,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她说,只要你愿意,一定会的。我们在被子里聊,聊过去,聊现在,聊将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仿佛就只是一瞬间的事。

丫头终于说出了“我喜欢你”这句话,要知道,她的感情已经支离破碎了。

我知道,我一切都明白,我喜欢丫头那么久,单纯单纯的感情总是特别让人怀念,我喜欢她的微笑,她的聪慧,她的一切我都喜欢,在她身上我找不到我所要的缺点,因为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爱她所有的一切,所有的。

丫头和我恋爱,或许是她对爱情下的一份最大赌注,丫头有着痛苦的过去,她希望有人可以给她依靠,让她好好的休息,忘记所有的疼。

我所知道的丫头的心事不是很多,我只是猜,猜她的心思,猜她所想的一切。

因为,我爱她,爱了那么的久。

[转发铁血生活]

[转发铁血生活][转发铁血生活]

2

冬天早上总是很冷,我们在电话里约好时间,然后我叫她在路口等我,我送你去学校。

那时候我感觉不到冷,因为我有着一份幸福,一份单纯的幸福。

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会见一面,往往在铃声响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回各自的班上。

恋爱的时候总是幸福的,无论什么,都是幸福的。

我们听伊能静的《你是我的幸福吗》,听芦茜的《赤道与北极》。

恋爱像烟花一样,只有那么一瞬间的亮丽,留下的终究还是遗憾,但我们希望抓住那一瞬间的幸福。



3

我们在楼顶上见面,我们彼此注视着对方,她总是害羞地躲开我的目光。我说,我喜欢你。于是,我看着她,看着她,慢慢地靠近,靠近。我的唇轻轻的靠近她的唇,像所有的电视剧里一样,我俯下身轻轻吻着,她自然的接着我的吻,缓慢而又乖巧。

这是第二次,似乎一切都是为这个美好的吻而准备的。

我们坐着,我将她拥入怀中,她乖巧地躺着。在那一刻,她显得特别的脆弱,哭着诉说自己的过去,满脸憔悴,我俯下身,贴着她的脸,吻了一下她的唇,轻说,你还有我呢,别怕。



4

期末考试时,我们吵了一次,在电话里。

其实我们总是吵,吵了又好,好了又吵。

12月21是她的生日,也就是今年的2月8号。那时,学校刚考完试,我们约好在网吧见面,下午2点。

看到我,她很高兴,期盼着什么,我带她去广场坐了会儿,买了本《青年文摘》和《读书文摘》,坐在那儿看,她似乎不怎么开心,却又渴望着地看着我,后来,我在本子上看到她写的“明天你一定要让我开心,知不知道。 2.7晚”才知道,她又不开心,于是,我猜,只是总觉得有什么奇怪。

丫头希望在寒假里可以和我在一起,开心地度过她不喜欢的假期,她在周末,往往会觉得孤单,找不到人陪她。我知道的,我都知道。只是,那时候的我并没有多大在意,只是觉得她仅仅只是需要人陪,而我却总是忽略了她的感受。

她打电话找我,仅仅只是为了一种寄托,她太寂寞了。

因为经历了太多的疼痛,便愈发觉得寂寞。



5

我们开始闹分手了。

她觉得和我在一起好累,我知道,我都知道,因为我自己也觉得累。只是在我还没想好怎么解决的时候,她就执意要分。

她在电话强忍着不哭,说,你就只知道叫我等你,我等你,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等男孩是什么样子的,有时候等了5分钟,10分钟你都不来,还有,我中午等了那么久,最后怕迟到,而你却还有时间洗头,你有没有想过,我一个人在路口那等你的样子,我是个女孩子呀!你总是把我想得很坚强,你总以为我是个女强人,但我不是啊!我只是个女孩子,我也有脆弱的一面啊!

说到这儿,她声音变了,我眼眶有些湿润。

我只说了句,无论如何也挽回不了吗?

你觉得可能吗?她轻蔑地说,

可能。

少自欺欺人了,不可能的。

......

......

我与她说了许久,她的心似乎越来越硬,任凭我怎么保证也不肯和好。

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

那晚,我彻彻底底地失眠,睡一分钟醒一分钟。

早晨,我在她家门口蹲了一个小时。

她开门,似乎有点惊讶,拉了拉我,我的眼泪就一颗颗的下来了。

我知道,她不知该怎么办。

我慢慢地站起来,脚已麻透。



6

那时候,我感到绝望,我开始没睡过一次好觉,没好好吃过一顿饭,回到家就是没胃口,没胃口。饭吃不下,什么都吃不下,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整个人就是一个壳,眼神空洞。

下早自习的时候,好友曹与我碰见,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过后,她说,那时候你的脸色好难看,我淡淡地说,哦,是吗,

后来,我觉得难受了,心总是疼,疼得没力气了。

写到这儿,我苦笑了一下。

这又有什么呢?



7

那一段日子是曹在陪我。

曹是个学习很好的女孩,长得很清秀,单纯单纯的。当然,她已经有喜欢的男孩了,所以,我们只是好朋友。

难过的时候,我就去找她,和她在操场聊天,一圈圈地走,我想过的,要好好在她肩上好好地哭一次,哭掉所有的烦恼,都始终没能如愿,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在班上哭了两次了。

现在想来,真是觉得好傻,为一个已经不再喜欢我的女孩流泪,算什么男人!

曹看见我憔悴的样子很生气,不理我,我便慌张了,向她保证一定会忘记丫丫,可是在我又看见丫头的时候,心中却又还是难过。

我想变成一个白痴。



8

曹写信给我,感情分分合合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用了真感情后,谁又可以真正地放下呢?

告诉我,谁可以?

我也曾告诉自己,她已经不再喜欢我了,我们已不是从前,何苦让自己停留在回忆的痛苦里?

但起不了一点作用。

我无药可救。



9

一个下着很小很小的雨的早晨,我拿着一个袋子,里面是那本草绿色的封面的笔记本,曹陪着我,我们去了学校操场。

操场上的草有很多水珠,空气很湿润。

我和曹彼此沉默着。

我找了个地方,把袋子放了进去,搬了块石头压住,然后看了看天,灰蒙蒙的。

曹看着我,面无表情。

好了,没事了,我笑道。

我们说了会儿话,就回班上去了。

我回头看了看那儿。

我埋掉了它,

我们之间纯真的感情。



10

丫头,

请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

千万,千万。


本文内容于 2007-9-20 12:28:02 被八一精神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