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与“台独”时间表赛跑

忠诚与背叛 收藏 3 68
导读:昨天,收到了一份传真,是一位号称“魔鬼舰长”的小伙子来的。这位现在是海军某护卫舰舰长的小伙子,曾与50多个来自各国海军军官在新加坡一条船上参加远航训练,在体能训练时,要冒着高温在舰上跑207多圈,很多人跑了50多圈就下来了,而他用两个多小时第一个跑完了207圈。他在传真上写到: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驾驶着吨位更大、火力更强、科技含量更高的军舰走向大洋。 看完传真吃饭时,碰到了某研究院一位副处长,她说处里来了新来了几位刚刚毕业的博士,在搞国防基础科研项目的信息管理,很想与你聊聊台湾的局势。于是,我随她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收到了一份传真,是一位号称“魔鬼舰长”的小伙子来的。这位现在是海军某护卫舰舰长的小伙子,曾与50多个来自各国海军军官在新加坡一条船上参加远航训练,在体能训练时,要冒着高温在舰上跑207多圈,很多人跑了50多圈就下来了,而他用两个多小时第一个跑完了207圈。他在传真上写到: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驾驶着吨位更大、火力更强、科技含量更高的军舰走向大洋。

看完传真吃饭时,碰到了某研究院一位副处长,她说处里来了新来了几位刚刚毕业的博士,在搞国防基础科研项目的信息管理,很想与你聊聊台湾的局势。于是,我随她去了办公室。几个小伙子上来就说:“昨天台办发言人已经把陈水扁称为民族败类了,什么时候打啊?”我听了就笑了。我说:“我判断现在打不了。而为什么打不了要问你们啊,你们天天处理的那些数据应该清楚我们的军工基础科研投入与美国、俄罗斯相差多少。”


接着,我说了我的观点:从这次台湾所谓的“入联公投”的分裂活动上看,确实很猖獗,但是根据我看媒体那么把美国官员反对“入联公投”当回事儿的样子,就不可能打。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准备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件。可以注意到,官方的说法都是“台海稳定事关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这就是双方的官方都在骂陈水扁的原因。也就是说,双方都没有做好为陈水扁撕破脸的准备。什么是双方的共同利益?无非是政治和经济利益。从政治上说,我们在全面实现小康(注意不是强国也不是复兴)的路上主要是防“独”,而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促统”上,同时,美国在中东问题和国内经济问题没有处理完时,也愿意维持现状。从经济上看,双方又互为第一、第二大贸易伙伴。这就是在常态下不可能打的现实,而我们面对这样的现实,作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为最坏的情况出现而准备。


昨天 美国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 )在一篇题为“美台关系日益恶化”的文稿中,解释两天前为什么 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副国务卿柯庆生“严厉”谴责陈水扁“入联公投”时 就说到了:如果台海开战,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利益将受到很大的影响,同时台湾那些公司通过代工美国品牌向大陆卖的电脑配件、IPODS等等也会终断,这对美国经济而言很可能相当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比现在调整“次贷危机”还要麻烦。他为什么要说“次贷危机”?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表明,中国的投资者(包括国有机构在内)至少持有部分按揭抵押债券(MBS )和资产抵押债券(ABS)。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持有这些债券,美国官员才在口头上反对“入联公投”?当然,这只是瞎猜。但不管怎么说,我认为有钱还是要考虑先投到这些年来亏欠太多的军工上去才保险。


值得注意的是,韩儒伯虽然首次公开证实美国推迟66架F-16 C/D 售案与台湾推动“入联公投”有关,但是他认为这种推迟可能两头不讨好。也就说,即得罪了美国的军火商,也得罪了买主台湾。其实就在他讲话的当天,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署就宣布了向台湾出售反潜机和“标准Ⅱ”防空导弹的决定,看来韩儒伯这位曾经力主向台湾出售F-16 C/D 的军火掮客没说错,在 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副国务卿柯庆生“严厉”谴责陈水扁“入联公投”两天后,作为美国军火利益集团代言人的国防部就来安抚台湾了。


说到这儿,我想到了一些媒体在“胡布会”前一个劲儿强调布什所说的“温暖而诚挚”的用词,似乎他们忘记了几个月前在阿尔尼亚布什接见“**”大佬热比亚的赞美用词了。其实这与美国一边反对“入联公投”一边向台湾出售军火一样,给我们的警示都是:我们要抓紧时间加强军工产业基础,加大我们的军工基础科研投入。 因为我们的军队在与“台独”时间表在赛跑,他们虽然有很好的体力和坚强的意志,但是他们也需要更好的装备。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美国军队没有陷入中东泥潭?如果内贾德和拉登没有那么羞辱布什?如果美国没有陷入“次贷危机”呢?今天我们靠什么遏制以“入联公投”为标志的“台独”分裂行为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