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代号——虎啸 代号——虎啸(六)

台海争锋 收藏 2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size][/URL] 我们潜伏在屏东机场的西方,在我们东面四千米左右,就是屏东机场跑道的起飞线,布置掩埋两名巡逻的台军后,我用步话机给所有的排长和班长通话布置任务,我和赵锐、刘亚男和杨耀文带一排组成第一指挥控制分队,直接向东部渗透3.5千米,在飞机拦阻网(预防飞机刹车失灵而冲出跑道的网)前隐蔽,相机指挥左右两翼,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3/


我们潜伏在屏东机场的西方,在我们东面四千米左右,就是屏东机场跑道的起飞线,布置掩埋两名巡逻的台军后,我用步话机给所有的排长和班长通话布置任务,我和赵锐、刘亚男和杨耀文带一排组成第一指挥控制分队,直接向东部渗透3.5千米,在飞机拦阻网(预防飞机刹车失灵而冲出跑道的网)前隐蔽,相机指挥左右两翼,主要目标起飞线的塔台。左翼由老陈、任飞带三排组成第二突击分队,在机场铁丝网附近潜伏,听命令穿越铁丝网,向起飞线与停机坪的飞机联络道渗透,安装延时炸药,如果美军垂直登陆或战机来做再次出动准备,就可以把他们堵在跑道上,无法到停机坪、地下油库加油,而只能通过油罐车加油,可以极大地延长他们的再次出动准备的时间。右翼由公孙康、田信带二排组成掩护三分队,渗透到机场跑道2.5千米的中部地区,如果一、二分队在行动过程中被发现,负责救援,如果行动顺利,我们撤离的时候负责等候时机予以掩护,如果可能,甚至可以尝试击毁美军的大型运输机。

命令布置完以后,我们全连的人开始整理装备,我看着老陈、田信、任飞和公孙康,实在想不出说什么了,最后老陈说:“一切顺利!回去我们喝庆功酒。”

夕阳在我们的背后燃烧着最后的余辉,把天边的云彩照的血一样的红,好美的火烧云啊!

现在是三月九日的五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一定会载入史册的第一波冲滩部队就要登陆了,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可以看到台湾的海岸了吧!等着他们的,如果不是滩头的血战,那么,就一定是灭顶之灾。我们一排在还剩两百米的地方,开始呈鍥形阵向前慢慢地匍匐前进,在巨大的拦阻网边上,我们一行人停住了脚步,这里已经处在7.62毫米的T74排用机枪的射程之内了,要知道,我们最怕的就是机枪,平时的训练和理论告诉我们,再好的射手,无论是用自动步枪的三发短点射还是狙击步枪的狙击,想要拦射200米以外跑动的目标,命中概率小于5%,可是机枪不一样,每秒10~15发的射速可以击倒任何敢于在它面前站起身跑动的目标。而现在,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在800米左右的机场塔台的二楼的楼顶就架着一挺T74,想在这个距离端掉它,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我问刘亚男,说:“亚男,11点钟、仰角5度,T74排用机枪,有把握吗?”刘亚男拿着瞄准镜望了一眼那个方向,测了一下风,说:“高度7米,直线距离815米正负2米,风向西北,风速小于0.5米每秒,命中概率,95%。击毙概率85%。”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以前只知道你是专家,今天才知道你是天才,交给你了。”刘亚男腼腆地笑笑,低头将8倍微光瞄准镜按在了我军最新型的12.7毫米的JQ型反器材狙击步枪上,仔细地调试,我说:“等我信号,你的第一枪就是全队由渗透转强攻的信号,你带观察手去选位置吧!”我趴在地上,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其他两个分队,二分队已经顺利地抵达了潜伏位置,任飞和几个战士正在一起剪铁丝网,这个家伙干什么事情都是身先士卒。三分队还在渗透运动中,一切看上去还算顺利。我对着步话机说,“现在天还没黑,大家保持警惕,听我命令再行动!”

六点十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大家纷纷地戴上了夜视仪,我又轻轻的命令二分队向前推进200米,尽量锁定所有带夜视仪的敌人和探照灯,一旦暴露目标,第一时间加以解决。三分队组织一个班的兵力搜索屏东市通往机场地下电缆的维护点,如果找到了,等我命令进行爆破。我知道尽管电力很快会恢复,但还是能制造一会儿混乱,为我们赢得时间的。

6点20分,田信的声音传了,说:“头,找到了两个维修点!”我刚要回答,突然东面的天空好像突然热闹起来了,看着冬夜稀少的星星,似乎慢慢的密集起来,突然,我的脑子嗡地一声响了起来,糟了,梦魇竟然化为现实,那是东太平洋上美军太平洋舰队航母上飞来的舰载机。它们以四机编队、八机编队,极快地掠过我们的头顶,向西面的高雄方向飞去,在东方,我们的飞机应该也起飞了,我们头顶上的美军战机似乎已经在开始做规避动作、投放箔条了,一闪一闪地,像一条从空中洒落的光的瀑布,同时,一架飞得稍低一些的大黄蜂,低空掠过我们的头顶后,火光一闪,一枚导弹带着火光射了出去,我下命令说,“三分队,进行爆破,二分队开始前进。”然后,我对一排的弟兄说,“看我们的了,目标塔台!”,接着对步话机说“亚男!干!”右后方20多米处传来一声枪响后,我们三十多号人越过拦阻网,低姿向前面跑去,没有冲锋的呐喊,只是静静地奔跑。现在没时间考虑刘亚男击中目标没有,只能相信他了,这时,跑道地面上的着陆灯一盏跟着一盏熄灭,空中我们的战机似乎也已经赶到了,没有被超视距导弹击落的歼击机们在天上缠斗,航炮密密麻麻炸豆似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肾上激素。屏东机场周围的高炮和防空导弹也不甘寂寞,不时地凑着热闹。头顶上不时有爆炸声传来,虽然不知道是我们还是美军的飞机被击落,但这种热闹的场面在一定程度上掩护了我们的进攻,掩盖我们的枪声,我的耳膜都快被撕破了,巨大的噪音和暂时失聪使我的脑海里尤其平静,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一切似乎又变得缓慢下来,在距离塔台不到100米的地方,我们全排开始往塔台的窗户点射,击碎了所有的玻璃,我下令三班跟我突击,一班跟进,二班掩护,我带着人往塔台靠近,突然,楼上的机枪“哒哒哒”地响了起来,子弹在我脸颊边上划过,灼热的空气刺得我生疼。左翼的两名战士顿时被扫倒在地,我也来不及看他们,向右侧翻滚以后,径直地向机枪的大概方向打了几个短点射,在运动中射击,充其量也只是压制一下,命中的概率比买彩票还要低,真没想到,楼上的机枪还真的哑火了,被扫到的战士似乎在狂喊,顾不上他们,我和剩下的战士很快爬起来继续突击,一班也赶了上来,一班长小李刚要攀登上楼,我说:“等等!”说完,取出手雷,跟周围的人示意了一下,大家退出5米,五六个战士跟着我一块把手雷往楼上扔去。我做了几个手势,三班长杜烨震带着人就开始沿着落水管往楼上攀登,我们在下面开始逐屋清理残敌,塔台一楼有几具尸体,穿着飞行员的皮夹克,估计是战备值班的飞行员,都是让刚才的流弹和爆破碎片打倒的,有几个还在呻吟,我对下面的战士说,“送他们一程吧!”战士们经过战争的洗礼,对于杀人已是麻木不仁,为了怕跳弹伤人,他们取出伞刀逐个给他们补刀,剩下的战士跟小组长去塔台周围布置潜伏哨,我上了楼,看到杜烨震正在扒台军尸体的衣服,看到我上来,说:“连长,赚到了,两个上校、四个中校!”我虎着脸说:“赚个屁,快下去看看刚才那两个战士怎么样了!”看着塔台二楼的塔康导航和指挥航调系统,已经破烂不堪了,我说:“把这个塔台炸掉吧!”楼上的战士赶紧开始忙碌,我顺手拎了一件看上去比较合身的飞行员皮夹克穿上,跑出了塔台,对赵锐说:“走,去油库!”赵锐指指天上,我一看,空中安静了许多,空战这么快就结束了,美军的飞机还在一波一波地往高雄赶,我心里说,冲滩部队的灾难来了,我对着对讲机问:“一分队任务完成,二分队怎么样?三分队现在什么情况?”老陈说:“还算顺利,正在安装炸药!”公孙康接着说:“东北方向两架眼镜蛇,两架阿帕奇、一架支奴干以纵队队形向我方靠近!”我大骂:“你他妈地怎么不早报告,是美军的特种部队,现在全体立即以分队为单位向骆驼山方向撤退!”“明白!”我带着一排原路返回,距离塔台两百米的地方,引爆了炸药,爆炸把塔台送上了天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能够清晰地听到眼镜蛇直升机突突突的螺旋桨旋转的声音,一种不详的预感传来,公孙康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他大吼:“连长,我们被发现了!”随即就听到直升机上突突地大口径机枪扫射和火箭弹爆炸声和我兄弟们的惨叫声,我也大吼着说:“快!撤,打散建制撤!能撤一个是一个!”公孙康突然平静的说:“连长,报告完了是我的失误,我用命来还你们,你!把红缨拿过来…………”我大叫:“快撤,一起撤,你一个人断后有个球用啊!”边跑边往东北方向看去,很快,红缨导弹如同利箭离弦,向天空飞去,糟了,没有打中,航空机枪和火箭弹如同瓢泼大雨一样撒在导弹发射的地区,我的步话机里,在爆炸声过后,传来的一阵阵的沙沙声。田信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公孙康牺牲了,我接替指挥!”我的心一阵阵的发紧,自己冲动的一句骂娘,把连里最猛的干部逼上了绝路。公孙康没有白白地牺牲,美军的眼镜蛇似乎忌惮我们手里的单兵防空器,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嚣张了。我突然想到,三分队之所以被发现,一定是被直升机上的红外探测仪发现的,直升机发现几十号人潜伏在跑道边上,立刻就能判断出是我们的部队!而我们在机场里面跑,敌人没法分辨是敌是友,我立刻下令,全排停止跑步,以小组为单位向三个方向,以巡逻速度撤离,我带赵锐和一排的防空射手三个人往东北方向运动,去接应三分队。命令刚下达完毕,机场上的跑道灯开始逐渐恢复了,于此同时,机场联络道那边又传来爆炸声,是二分队得手了,我接通老陈,说:“敌人直升机就在头顶上,他们有红外探测仪,稳住心态,千万别跑,也不要匍匐前进,慢慢走出来。”老陈说:“李拓,我知道公孙康和不少弟兄牺牲了,你也稳住!”我说:“放心,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血债要用血来换,狗娘养的美国杂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