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八十一

七夕214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双方都是措不及防之下猝然面对,护街会的兄弟胜在事先有所准备,黑龙会的精锐们虽然刚从梦中醒来,身手却不是护街会的兄弟们能够相比的。 刚开始的时候,房间内的四名黑龙会精锐一下被放倒了两名,但余下的两名黑龙会精锐却把三名护街会的兄弟打倒两人,逼得剩下那名护街会的兄弟开枪自保。 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双方都是措不及防之下猝然面对,护街会的兄弟胜在事先有所准备,黑龙会的精锐们虽然刚从梦中醒来,身手却不是护街会的兄弟们能够相比的。

刚开始的时候,房间内的四名黑龙会精锐一下被放倒了两名,但余下的两名黑龙会精锐却把三名护街会的兄弟打倒两人,逼得剩下那名护街会的兄弟开枪自保。

枪声一响,周围房间的黑龙会精锐都被惊醒了,此时,负责搜索这一片的几名兄弟就抵挡不住了。黑龙会是小日本专门针对中华成立的组织,由小日本黑帮中抽调出来的精锐所组成,并经过小日陆军部的训练,无论身手还是枪法,都不是仓促训练了个把月的护街会弟兄能比的。

待吴有庆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名兄弟的要害中了枪,余下的人都被压制住了,无法前进分毫。吴有庆看看表,心中一片怒火上来——他妈的小日本,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打伤老子的人,延误老子的时间,不想活了!

整个银行的所有线路都已经切断,这些黑龙会的精锐两眼一摸黑,吴有庆和另一名战士戴着拆下来的头盔瞄准镜,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即使这样,小日本人还是负隅顽抗,不断的盲目向外开枪,以止吴有庆两人顺利的利用黑夜干掉他们。

吴有庆两人花了十多分钟,在吴有庆气得肺都要炸了的时候,才把这些人一一干掉。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行动小组总共付出了一死二伤的代价。

时间已经不多了,附近的警察局很快就会有警察过来。无奈之下,吴有庆只得放弃了绝大多数的大洋,只携带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大洋撤走。

撤走的时候,殿后的吴有庆依然看到了附近警察分局增援过来的警察,只是,这些警察对吴有庆等从眼前撤走,居然没有有任何反应,眼睁睁的放过了吴有庆等人,令吴有庆颇有些纳闷。

很久以后,吴有庆才从打通的警方关节处了解到事情的原委。

临撤走前,吴有庆不想把余下的大洋便宜了小日本人,于是,他指挥着护街会的战士,在撤走前把银行内的所有大洋全搬了出来,倒在银行前的附近的大街小巷上。

受伤的兄弟和死去的兄弟绝对是要带回去的,准备的十六条麻袋就只能装十三条,余下的大洋全都堆在银行附近的街道上,尤其以银行正前方最多,几乎堆成了小山一般。

这个行为,救下了整个行动小组。

城东小日本人银行附近或远或近的,有三个警察分局和两个巡捕房。密集的枪声,巡捕房根本就没敢出动人马,自动的把枪声过滤掉了。

警察分局是必须出动的,否则,明天就不用混了。但这么密的枪声,吓到了吃干饭欺压老百姓的警察们。习惯了人多势重战术的警察们可不敢出去一打几,这些警察分局都是召集了分局几乎所有人手,这才赶过来。

待赶过来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分局的数名警察,都看到了行动小组的正在匆匆撤离的背影,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街上堆成小山的大洋。

对于抓贼来说,大洋无疑更有吸引力,眼前堆积如山的大洋,令每一名警察在“看到有贼”和“没有看见”这两个选择面前,都明智的选择了“没有看见”。

不知道警察们是怎么搬的,总之,在天亮前的两个小时里,这些警察既使得周围街道上的所有大洋都不翼而飞,又很好的保护了现场——那座小日本人的银行大楼从护街会撤走后,绝对没有任何人进去过。

天蒙蒙亮的时候,当小日本人赶过来的时候,银行里没有进过一个警察,所有的警察都在银行外围警戒着,而外面,已经干净得连半块大洋都没有剩下。

整个晚上的行动,护街会让小日本人损失了近七十万块大洋,还有一些地契、证卷、股票之类的东西。当然,七十万块大洋只有不到三十万块是被护街会所得,其余的都被搬了出来,全倒在了大街上,便宜了最早赶来的警察、巡捕房、青帮弟子——不是只有吴有庆才会仇恨小日本,不是只有吴有庆才会想到这一招,孙书志和黎平儒都不笨。


这一夜,注定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黄琳从未想到过,自己被好友拉过来散心的时候,会再次见到了令自己梦萦神牵的李锦江。意外的惊喜,让黄琳差点就抛却了女孩子的矜持,就想扑到李锦江的怀中,对着李锦江倾诉,倾诉自己对他是如何的牵挂、如何的思念。

后边正一个女子低声叫唤:“黄琳!你怎么跑这么快……”把已经跑到李锦江面前的黄琳惊醒了。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这个还在发呆的“叶培华”,黄琳脸上禁不住红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常态,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去,道:“你好!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又碰见你了。”

李锦江还未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出手去,与黄琳握了握手,木然的道:“你好!……”下面李锦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握着黄琳的手,还未从回忆中醒过神来。

李锦江此刻眼睛直直的对着黄琳,神情木然,在黑夜中,并不能看出李锦江的眼神没有焦点,黄琳以为李锦江是一直看着自己,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子后面,半响没有出声,也忘了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黄琳不出声,旁边人就不一定了。和黄琳一样,夜色中黄琳身边那人也看不出李锦江的眼神并没有焦点,不知道李锦江已经走神,还只道李锦江是因为黄琳的美貌,以致于看呆住无法反应。这人顿时感到好笑,嗤的一声便笑了出来。

黄琳听到这笑声,顿时醒了过来,赶紧从李锦江手中将手抽出,脸上的红晕却更深了,简直可以滴出血来,也幸好这是夜间,别人并不能看清楚。

李锦江也从回忆中醒了过来,转头看去,却是一名女孩子。借着有些昏暗的霓虹灯,隐约可以看到对方眼中闪烁着一丝光芒,仿佛小孩子看到一件好玩的玩具一般。

夜色很黑,昏暗的霓虹灯下,并不能看清这女子的外貌,李锦江目光一转而过,知道这是一个青春年华的女孩子,便转过头来,向着黄琳说道:“黄小姐,你好!没想到又在这里遇到了你。”

压抑下自己心中的羞涩与激动,黄琳缓缓道:“陈雪说,她家里来了一位很神秘的、了不起的年轻大人物,拖着我就来看,没想到却是你。”

黄琳是被陈雪拖来的,说是家中来了一位很年轻、很有才华、家世非同一般的神秘大人物,说这几天老看黄琳魂不守舍,肯定是思春了,带她过来看看。

黄琳碍不过陈雪的软逼硬磨,想到反正晚上也没有什么事,就过来看看,权当作过来散心了。忽然看到李锦江,她心中居然觉得有些内疚,总觉得自己应该就自己来陈雪家的事情向李锦江解释一番,那个“拖”字,读音咬得特别的重。

陈雪在旁边兴味盎然的看着黄琳与李锦江。她与黄琳从中学起就是同学,关系一直很好,后来留学的时候,黄琳便是在她的影响下,选择了哈佛大学的商务管理专业。

毕业之后,黄琳自己找了一家报社工作,陈雪到父亲银行中帮忙,两人还经常凑在一起玩。这几天黄琳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陈雪看到,结合前段时间听说的青帮出事,以为黄琳为父亲的事情烦恼,今晚便拉着黄琳来家中散心。

黄琳见到李锦江之后的失态,陈雪尽看在眼里。待得黄琳解释的时候,尽管语气已经的尽量放平和开来,但仍然难以掩饰的,带上了些许忸怩。这一点,黄琳是没能注意到,李锦江是根本不知道,而陈雪,以她对黄琳的熟悉,自然便察觉了出来。

李锦江并没有留意陈雪的表情,他的注意力,已经被黄琳吸引了过去。李锦江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喜欢美女,不过,美女有很多种类型,他喜欢的是温柔的类型,小妻子般的女子。

黄琳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相貌,一直由其母亲抚养,经过了系统的文化教育和高等教育,最好的朋友又是知书达理、温文而婉的性格,使得黄琳不但相貌出尘,气质更是秀外慧中。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都被黄琳给李锦江的第一映象破坏了。在李锦江的印象中,黄琳一直是一身男装打扮,英气勃勃。纵使那天夜里看到了黄琳柔弱的一面,也只是心中若有所动,当时匆匆而过,以后便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样,或许有些人会说,黄琳应该与李锦江无缘了罢。

偏偏在今晚,李锦江刚从回忆中醒来,正是心中最脆弱,心理防线最为单薄的时候。恍惚之间,迷迷蒙蒙的暗夜中,黄琳一路走来,梦幻般的灯光,一身与李锦江过去的女朋友常穿的长裙,与李锦江记忆正好重合了起来。

这一刻的情景,绝对是李锦江毕生都难以忘怀的!

人生充满了巧合与偶然,相逢往往便是在不经意间,而感情的产生,更是带有独特的,或者可以说罗曼蒂克的色彩。很多人,相识了许多年,一直都对对方毫无感觉,而有朝一日,某一方的行为,或者一个动作,一个与平时完全无异的声态,在另一方处于某种心境的时候,往往就会吸引他(她)的注意,从而产生感情。李锦江便是如此,这样的场合下,他心中难以接受的英气勃勃,顿时化作了怦然心动的柔婉。

李锦江在感情上,除了一次饱受伤害的经历,理论知识远远大于实际经验。纵然他已经发现黄琳是自己一直打算找的,也下了决心要追到手,但是……李锦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去追。

于是,黄琳低下了头等着李锦江挑起话题,李锦江脑中转着千头万绪,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陈雪在旁边饶有兴味的看着,却见两人沉默了下来,气氛一时比较沉闷。

陈雪有心帮黄琳一把,恰好此刻音乐声响起,便一推两人,道:“行了,你们俩别打什么哑谜,跳舞去吧。”见到黄琳抬头准备说什么,陈雪赶紧把黄琳的话封在口中:“他不会的话,你可以教他啊!”

李锦江正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顺水推舟,轻轻扶住黄琳,下了舞池之中。黄琳也没有拒绝,两人随着音乐,在人群中慢慢踱着舞步。

李锦江好歹经历过后世的场面,纵然没有什么实际经验,总看过了许多小说,见识过了许多人的恋爱经历,很快就从那种茫然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他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人,黄琳却没敢与他对视,见李锦江看来便把头低了下去。

李锦江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手正握着黄琳的小手,一手正扶在黄琳的腰间,黄琳的身体贴得自己很近,两人正以一个很暧昧得姿势,在舞池中随着音乐缓缓踱步。

感受着自己手上接触得柔软,鼻间传来淡淡的幽香,李锦江不禁问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与黄琳之间已经进步到这个程度了?

李锦江顿时感到了心虚:自己这样,会不会让黄琳误以为,自己在吃她豆腐?但他却没想,交际舞本来就是这样,如何又值得心虚。李锦江一心虚,动作便不自然起来,反馈到脚上,便是不由自主的连踩了黄琳两三脚。

黄琳本来便是由李锦江带着,此刻吃痛,脚步也乱了,在李锦江脚上也连踩几脚。这几脚下去,李锦江反而恢复了正常,带着黄琳的步子,跟上了音乐的节奏。

但这么一来,李锦江便想歪了黄琳的心意,还道黄琳在警告自己:癞蛤蟆休想吃天鹅肉!他低头向黄琳看去,只见微弱的灯光下,黄琳耳朵连着脖子都红了。

见到此景,李锦江不禁更是暗自猜度。这位爱情的理论家,尽管他看过一些小说,也见识过不少谈恋爱的情景,但实际经验也就那么一次,还是完全不及格的一次。

理论上与实际的脱节,让李锦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虽然知道,女孩子喜欢一个人而未挑明时,是会脸红,但他却从未想过,极度害羞的女孩子脸红的时候,居然会红到脖子上去。

李锦江看到黄琳连脖子都红了,完全没有往害羞方面去想,而是想到了“面红耳赤”、“气喘脖子粗”等之类的词语,用来印证“女孩生气了”这一猜测。

李锦江在暗自猜度着黄琳,黄琳同样也在猜测李锦江在想什么,作为女孩子,黄琳自己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等着李锦江先开口说话。但李锦江显然让黄琳失望了。

关注着李锦江的,不仅仅是黄琳,还有陈雪,还有舞池边上坐着的数人。

陈雪在舞池边上,拒绝了数名随父母前来赴宴的公子哥儿的邀请,一双眼睛全放在了黄琳和李锦江身上。

黄琳近段时间的神态很是不对。平时两人凑在一起,总有许多话说,这几天黄琳不但很少找陈雪玩,连陈雪找黄琳玩时,黄琳也很少说话,就连平常议论的那些民众疾苦、社会不平之事,陈雪挑起话题黄琳也有一搭没一打的,不怎么理会陈雪。

陈雪还道是黄琳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或者是为父亲担心,没往别的方面想。今天,看到黄琳见到李锦江的模样,陈雪心下恍然,看来,黄琳不是病了,而是,这小妮子有了心上人了。

见到黄琳不知道说什么,而那位父亲请回来的“大人物”也是一副傻乎乎的模样,陈雪有心帮他们一把,便借音乐响起时的机会,把两人推了出去跳舞。

好不容易把两人推在了一起,起初两人还颇有点意思。岂料两人的舞步在一阵不自然后,两人又生疏开来,那位“叶大少爷”居然又挺直了身体,拉开了与黄琳的距离。

这直让陈雪看得想骂人:这位叶大少爷,还真是大少爷的脾气,人家黄琳都这样了,他还不主动,难道非要人家女孩子倒贴上去吗!在陈雪看来,一切都是李锦江得错,从现实情况看来,似乎就是李锦江在疏远黄琳。

这一点,在旁人看来,却未必是李锦江在疏远黄琳,倒似乎是欲擒故纵得手法——这是陈光府和旁边三人的看法,他们从舞会一开始就盯着李锦江。

陈光府的打算,是以自己和其他几位热衷于国家统一的好友一一出面,采用各种方法,对李锦江进行游说,力争在李锦江心中埋下一颗种子,让李锦江自内心接受服从国民政府政令,早日统一中华,共建繁荣昌盛大中华的理想。

他们的计划,因为陈雪与黄琳的突然出现而打乱了。看到陈雪与黄琳居然认识李锦江,令他们很是惊奇,而后,看到黄琳与陈雪对李锦江的态度,更是令他们大跌眼镜。

陈雪在旁边注意着黄琳与李锦江的一举一动是,他们几个更是眼睛从未离开过李锦江。李锦江的表现,他们一一收在眼中,顿时对这位化名为“叶培华”的“张大公子”高看了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