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0/


自从上次击退日军后,沈剑一直在提防鬼子的反扑报复。除了派出大量的警戒哨探外,负责情报工作的龙飞也紧锣密鼓的加紧了情报搜集。可是从侦察和情报上都没有显示日军有近期发动进攻的迹象。沈剑不太放心,又联络了友军,得到的情报也是毫无异常迹象的出现。附近地区的日军一片平静,好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沈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越是这样他越担心。平静的背后往往隐藏和酝酿着阴谋,以他对日本人这个民族的了解。一向是睚疵必报的,尤其是面对他们极其看不起的中国人。同时这个民族又是骄狂自大,由于是岛国而极具侵略本性.


这一点从区区一个狭小岛国以并不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竟然准备几乎同时向人口众多,资源丰富的几个大国东进,北上,南下同时发动进攻(中,美,苏,英,东南亚那些小国就暂且不算了)。这样的一个国家和民族又怎么会容忍自己给他们施加的羞辱呢?想到这里,沈剑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觉。


更奇怪的是自己在无为地区的进攻行动结束后,日本人居然也是稳如泰山,没有丝毫的举动和表示。这太不寻常了,投靠日军的卢江县民团在无为县民团被歼灭后,吓的立即向日军求援。鬼子居然只派遣了一个中队的部队协助卢江县的民团把守县城,城外的兵力全部收缩了回去。这一切都太反常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鬼子正在酝酿一个新的行动。


想到这里心中越来越不安,除了命令加强警戒巡逻和情报搜集外,整天就琢磨日军可能展开的行动和进攻方式。


日军那里暗中也在丝毫不露迹象的进行战前的准备工作,地形的实地勘察,绘制地图,暗中收买拉拢甘愿被利用的中国人,情报的搜集也在暗中进行。挺进纵队的人员已经挑选出来,正秘密在一个地方进行针对性训练。这次行动非常隐秘,不但伪军不知道丝毫情况,就连日军中的低级军官也不知情。


所谓的挺进纵队不过就是现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的雏形,不过那时可不象现在这么专业。当时分为两种,一种比较正规,这些日本士兵接受了正规的训练。他们的宿舍完全像是中国兵营,床上,墙上挂的,都是中国的枪支和物品,完全象中国人一样生活起居,学习中国的历史地理.


一切生活习惯要和中国人一样,要尽可能地完全忘记自己的日本人身份,不许说日语。随时可以化装出发;只有在整队离营时,他们才会敬上一个标准的日式军礼,然后就完全像中国军队或者难民一样活动了。


另一种就业余一些了,直接从部队中选拔在华服役时间长,精通汉语,战斗力强的日军士兵。经过短期的训练直接投入战斗。两者相同之处是他们的作战服装和武器没有专门的配备,一般视情况而定。装扮国军和八路军时穿对方的服装用38式步枪和各种杂牌武器。装扮老百姓时一般穿当地百姓的服饰配备手枪。


两者的作战任务也是相同的,那就是深入敌人心脏地带,找到其指挥部,然后发动突然袭击,沉重打击或彻底摧毁目标,起到奇袭作用。


酒井使用的是后者,他的级别和作战对象导致他只有权利使用后者,而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士兵一般会被用来对付高价值目标。


这些被临时抽调选拔的士兵集中在一个秘密的训练营地接受短期训练,派出侦察人员暗中潜入熟悉作战区域的地形。军官们经常冷不丁的用日语向士兵问话,有的士兵反应不过来用日语回答便要遭到惩罚。


酒井则和军官们一起经过详细的研究,制定出周密的作战计划。只等训练完毕时机成熟,就可以出发,到繁昌去猎杀他们的目标,铁血军的首脑机关。


毫不知情的沈剑正一边提高戒备,一边酝酿着新的行动。不过不是作战行动,而是旨在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的行动。经过几天的考虑,沈剑觉得要几个方面一起下手。首先,派出部队的文艺宣传队进入城镇乡村进行免费的义演.


岳飞,文天祥,史可法,袁崇焕,戚继光等,以及国军中的佟麟阁,王铭章这些著名抗战将领等一批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反抗异族入侵的英雄的事迹被改编后搬上戏台,写进评书。既丰富了百姓的业余文化生活同时又潜移默化的激起国人的血性和抵抗意识,唤醒群众的爱国热情,提高向心力和民族自豪感。


另一方面,沈剑派人请来当地各个方面的顶尖能手。种粮能手,养殖能手等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各种人才会聚到他的手下。准备经过互相交流,讨论。根据他们的经验方法整理出一整套的养殖,种植技术推广应用。沈剑怕他们中有的人藏私,让人暗示他们,这是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


积极协助的有重奖,一旦发现藏私的。立即没收土地,房屋等全部财产,全家净身出户赶出当地。考核的方法很简单,因为这些人都是当地的名人,人又都有点喜欢吹嘘自己能力的爱好。所以,种粮的最高亩产多少,养猪的最多一个月长几斤肉这些在当地都几乎家喻户晓。


沈剑派人和他们学习,并共同养猪种田。一旦发现偷奸耍滑想藏私或者种养出的粮食牲畜和传闻中的标准差距太大就不客气了。合乎标准的立即重奖一笔钱并聘请为农牧顾问,另外每个月享受一笔金额不低的技术咨询费。


沈剑也不是不想客客气气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请他们把他们的技术经验推广应用。可是恐怕没人愿意主动把自己的独门经验技术传授给别人。加上时间紧迫,也没那么多的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只好下这一贴猛药,一边是重罚失去所有,一边是重奖并每月有一笔高额收入。衡量一下得失后,这个事情恐怕就没什么悬念了。


并委托一个曾在清华大学学习农业的学生搞杂交,套种,种子改良等方面的研究。虽然不太可能象中国现代的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一样搞出超级水稻来,能提高一些亩产产量也是很不错的结果.


自己则集合各个村庄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老者。讨论影响各自村庄的收成的因素一一解决,有的时候是因为旱,有的是因为涝,以前各自为战想解决没有那么大的力量。现在在沈剑的强力推动下利用农闲时间出劳力解决这些问题,大力兴修水利,解决水患.因为是关系涉及到自己利益的事情大家都非常积极。


沈剑还积极的鼓励乡亲们开荒,把一些原本不适宜种植的土地开辟出来进行改良,逐渐的从低产田逐步的改造成高产田.新开辟荒地两年内不征收任何粮食赋税,但是有一点,就是严格禁止烧山毁林开田.


之所以这样煞费苦心的帮助百姓是因为老百姓和自己的部队是真正的互相依存的关系,部队的粮食是从百姓那里供给的,战士是从百姓中征集的.老百姓还积极的协助部队对抗鬼子.另外一个原因是如果百姓真正的富足起来了,那就会更支持自己,汉奸的数量也会大大减少,单单依靠严厉镇压和爱国教育是不够的.


其实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好安抚的,吃苦耐劳不说,只要有得吃穿能维持生存的最低标准就非常满意了.再说,老百姓富裕了自己也就富裕了,还可以吸引附近的各种资源逐渐的集中在自己这里,乱世中能有这样一个桃花源一样的地方是人人向往的.


铁血军中很有一些人对沈剑的做法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在不务正业,军人嘛天生就是打仗的,别的事情管那么多干吗?秦风却对沈剑的想法十分赞同与支持,默默的帮助他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只是这样以来原本手头就不多的资金就紧张了起来,大部分的钱都托付给萧老先生去做生意了,手头只有很有限的一部分资金.沈剑愁的一个头有两个大,天天苦着脸琢磨办法.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省政府那里是别想了.萧老先生那里自己实在是没脸再说什么了,人家已经支持了不少了.


投入的钱还没运做起来不可能有收益,增加赋税更是万万不可能.自己是因为要帮百姓富裕才缺钱的,这样短视的行为沈剑当然不可能去做.


本来他还打算再建立几个养殖场大量养殖家畜粪肥田草养畜搞循环经济呢,既可以让战士们改善一下伙食增强体质又可以让部队多一些收入,现在只能空想了.愁的沈剑整天黑着个脸出来进去,身边的人谁也不敢多问什么.


几天后,刚从水利工地忙了一天的沈剑灰头土脸的进了门.接过喜子递上的毛巾洗了把脸,陈鹰就进来道:"旅长,贺团长回来了.


最近一段日子沈剑一直忙着搞经济这一块,军事上基本都交给了稳重谨慎的陈鹰处理.听到这个消息意外的抬起了头道:"他跑回来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陈鹰笑道:"我也没仔细问,人刚到我就过来报告你了.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才回来,我看他手下的几个营长也都回来了,正在看望阎老鬼呢.


沈剑想了想道:"你让厨房给准备几个菜弄点酒,让他们几个过来,我们给贺大团长接风洗尘.对了,顺便把秦参谋也叫过来,大家彼此熟悉一下.陈鹰应了一声就出去了,沈剑整了整衣服来到大堂,边喝茶边等待几人。


秦风很快就过来了,和沈剑,陈鹰一边聊一边等待贺三虎等人.天擦黑的时候,贺三虎等几人才匆忙进来,后面居然还跟着大病初愈的老阎头。原本花白的头发胡须几乎全白了,佝偻着身子脸色蜡黄,和一个多月前比简直换了个人。


沈剑急忙上前搀扶住他道:“你病还没好,怎么也过来了。老阎头喘息了一会道:“暂时死不了,跟老兄弟们聚聚,以后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沈剑急忙扶他坐下,招呼众人落座,吩咐人上茶上菜。不一会,桌子上便摆满了酒菜。沈剑先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秦风,众人心中虽然对沈剑让一个新来的人参加这样级别的会议有点疑惑,但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沈剑介绍完后端起酒杯道:“贺团长这次旗开得胜,我在这里敬你和大家一杯,大家都辛苦了。说完,一仰脖子饮尽了杯中酒。喝了口茶问道:“你这次回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你们都回来那里妥当吗?


贺三虎放下筷子道:“别提了,夺取了无为县城后,我也以为鬼子肯定要来报复。紧张的戒备了一段日子,哪想到小日本一点动静都没有。卢江县的民团和鬼子缩到城里面都不露,我派人去试探了几次,在卢江活动他们都不理,象乌龟一样死死的缩在壳里,无为的事情有我们的几个得力手下照应,我们明天就回去,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停了一下道:”看到鬼子缩着不出来,卢江县的百姓都很受鼓舞,有一些地方上的势力就暗中和我接触,希望我们能光复卢江。所以我这次回来征求你的意见。


沈剑点了支烟吸了几口,过了一会道:“日军肯定会有所动作,只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的意图。我对你那里始终不太放心,另一个目前我们不能扩张太快,我们的根基还不稳固。手伸的太长力量分散容易被各个击破,我的意思是先紧紧的守住目前的地盘再图谋发展。


刑无疾看了看沈剑道:“旅长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啊。沈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道苦笑道:“可能这些日子太劳累了,伤刚好有些吃不消。


孙石头关切的问道:“我听说旅长最近在忙些什么兴修水利呀,筑垒河堤,种粮养猪什么的事情。伤刚好还是要多注意休养,别落下什么毛病了。再说我们只要打鬼子保百姓平安就好了,这些事情你操那么多心干吗啊?


秦风嘴角动了一下想说什么,但是想到自己刚来,跟众人也不熟悉,说话自然没什么分量就强行忍住了坐在一边默默的听众人讨论.


沈剑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我们必须得管,你想啊,百姓生活富裕日子好过了,是不是就会更感激我们支持我们。我们的日子是不是也就好过了,我们的根可是在这里,就依靠老百姓生存呢。俗话说的好,欲想取之,必先与之。


再说老百姓有饭吃了当汉奸给鬼子卖命的是不是就少了。支持鬼子的少了支持我们的多了,是不是就是我们的实力增强而鬼子被削弱了呢,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战斗,无声的战斗,争取民心的战斗,这些都和战场上的战斗是紧密相连,息息相关的。


旁边的陈豹喝了杯酒插嘴道:“问题是我们自己现在的实力也有限,你看最近把你愁的饭吃不下,觉睡不好的,脸色能好看吗?


几个人一楞,放下了酒杯筷子看着沈剑。雷动天不解的问:“旅长为什么事情发愁呢?陈鹰淡淡的道:“还能是为什么,为钱呗,修渠筑堤这可都是花销不小的事情。我们的积蓄几乎全都投在了萧家的生意上,收益还没那么快出来。自然手头就紧一些。


雷动天浓眉一竖道:“岂有此理,修渠筑堤本来就是国家政府的事情,我们军人的职责范围里没这一条。现在我们主动做了,资金应该朝上面要啊,怎么还能让我们垫钱。


沈剑默默的喝了杯酒道:“问题是现在这乱世谁肯把钱花到这上面,国民政府抗日剿共的钱都紧张哪里会理会这些。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一直默默喝酒吃菜的阎七指缓慢的站了起来。瞪着浑浊的眼睛看了众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沈剑刚要问就被贺三虎暗中拦住了,等老阎头的人走远了才道:“他的心情和身体都不好,我看还是让他早些回去休息吧。


沈剑不放心,叫了个警卫战士进来,嘱咐他暗中跟随阎七指护送他回住处,避免出什么意外,毕竟是年岁不小的老人了又喝了些酒。


那名战士急忙追了出去,贺三虎等人也没了兴致都闷头喝着酒不说话。过了一会,暗中护送阎七指的战士回来报告说阎七指回到住处了。


沈剑放下了心招呼几人喝酒吃菜,又问了问无为地区和卢江县的情况。几个人就当前的局势谈了谈自己的看法。最后沈剑嘱咐贺三虎一定要密切监视鬼子的动静,随时和自己这里保持联络。至于卢江县的事情暂时不宜进行,不过可以先派出一些骨干组成以班为单位的小部队展开先期活动,熟悉当地情况,收集情报。紧密结合当地的势力先站住脚,打开局面为以后做准备。


几个人正讨论的火热呢,门忽然被推开了。老阎头扶着门框站在门口,两个手下抬着个红漆金边木箱子跟在后面。满头凌乱的白发随风飘舞,给人一种风烛残年的感觉,谁也不会想到这个老头一个月前还杀的鬼子闻风丧胆。


老阎头喘了一会进屋坐下,端了杯酒喝下了肚。两个手下放下箱子向众人弯了弯腰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沈剑和贺三虎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老阎头,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老头一声不出的独自在众人的注视下吃喝了一会才放下筷子,喝了一大口浓茶满意的打了个饱嗝。才站起来蹒跚着走到箱子跟前,吃力的弯腰打开了箱子走了回来。只见满满一箱子都是金条和珠宝首饰,还有一些银圆和纸币。


沈剑和众人顿时都被惊呆了,沈剑楞了一会问道:“阎老哥,这是什么意思?


老阎头淡淡的道:“没什么,你不是缺钱用嘛,我一个快死的孤老头子,老婆也死了,唯一的儿子也死了。要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既然是用到打日本人上面也算用到地方上了。


沈剑道:“这钱我可不能要,这是你一生的积蓄啊,当初大家入伙我就暗中决定,你们山寨中的钱财我一文都不要,免得别人怀疑我招大家入伙的动机和用心。


老阎头瞪了沈剑一眼道:“我这些钱可都是掳掠来的,有地主老财的,也有来往商人和普通人家的。本来是留给儿子的,现在。。。。。唉~~有时候想想真的可能是作孽太多才遭到报应晚年丧子的。还连累了我的童儿,现在这些钱从哪里来就还让它回哪里去。帮助这一方的百姓是它最好的归宿,也算是为我做恶多年赎回一些罪过吧。


顿了顿道:“跟了我多年的老兄弟们我给他们分了一些,大概还能换几万块大洋。不够我就没有办法了。


说完就再也不搭理沈剑独自吃喝了起来,沈剑楞了半晌看向众人。贺三虎笑道:“既然阎老哥都这么说了,我看旅长你就收下吧。另外不够的我还有些积蓄,就向老阎说的,我们做了多年的鬼,如今也做一回人,给乡亲们做些事情补偿一下。


孙石头也道:“我本来就是四大皆空的佛家弟子,视钱财为身外之物。只是以前需要这些钱财打鬼子,现在既然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我留着也没必要了。孙石头一表态雷动天也立即表示自己无儿无女,整日在枪林弹雨中讨生活,留着钱财无用,愿意还之于民帮助地方上的百姓。


刑无疾和凌飞云互相看了一眼,也提出愿意拿出钱财帮助百姓。秦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些印象中的绿林豪杰居然如此的深明大义和慷慨豪爽.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陈鹰为难了一会道:“我很少打劫,一般够维持开销就行了,所以没什么积蓄。。。。。


贺三虎大笑道:“这个我们都知道,你毕竟是国军出身,不倒万不得已不愿意劫掠百姓,你一向是以穷在八大寇里闻名的。


沈剑瞠目结舌的看着众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推辞了好一会不肯接受,最后实在推脱不过去只好说道:“那好吧,就算我借各位的,你们什么时候用,我什么时候给你们凑出来。


一时之间皆大欢喜,众人又喝着酒商量了一些事情才各自回房休息。沈剑没想到众人如此明大义,肯把多年拼命得来的积蓄拿出来帮助百姓,看来本性都还是善良的。感动的他自己独自一人喝了不少的酒,最后竟然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