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面浅语:不要生病,要吃嘛嘛香

八一精神 收藏 1 4
导读:第一天。 好象有点生病了。其实那天只是掠过了几丝秋风,有些凉意,可大街上的树叶还是满当当的。况且,身体一向剽壮,偶尔有个头疼脑热鼻塞,一直都是身体自动合闸自动补给。虽然这回症状与以往有所不同,但也只是咽喉发干发涩,痰多发苦,精神萎顿。仅此而已,以为不足以大惊小怪。 那天在朵朵的杂志社,在省政府对面的小餐馆,在山海大厦。精神不是最佳状态,但尚可坚持。  第二天。 依然骑着电摩从南向北,依然在公司里谈笑风生。可后来却越来越不上劲,头晕脑涨。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点,歪倒在招标公司一楼的

第一天。

好象有点生病了。其实那天只是掠过了几丝秋风,有些凉意,可大街上的树叶还是满当当的。况且,身体一向剽壮,偶尔有个头疼脑热鼻塞,一直都是身体自动合闸自动补给。虽然这回症状与以往有所不同,但也只是咽喉发干发涩,痰多发苦,精神萎顿。仅此而已,以为不足以大惊小怪。

那天在朵朵的杂志社,在省政府对面的小餐馆,在山海大厦。精神不是最佳状态,但尚可坚持。



第二天。

依然骑着电摩从南向北,依然在公司里谈笑风生。可后来却越来越不上劲,头晕脑涨。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三点,歪倒在招标公司一楼的长椅上,近似晕厥。眉头紧锁,憔悴不堪。十六层的电梯,那么地漫长与煎熬。

接下去的一个多小时,又是长长的排队。没有制造当场晕倒的记录。不过还得感谢那位素不相识的姑娘,为我争取到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在西湖边的小道上,索要了半瓶水服药,泰诺与川贝。情绪脆弱无比,泪水不时滑落。

百般困难地把电摩骑回家,对病情还是未予重视。照常洗洗刷刷,照样为了丝白鲜亮的效果而欣喜。

当晚,咳嗽加重,声音嘶哑。惊醒了睡梦中的奴妮。

夜里,团紧了被子。知道感冒已经完全毫不客气地俘虏了我。整整两个月的奔波不停,精力耗到了极限,这下连小小的感冒也撑不过去了。



第三天。

先锋(头孢拉定胶囊)三粒/次。地塞米松一粒/次。

身子骨头痛得要命,怎么办。扑感敏一粒/次,买上两粒足已。感冒绝对不能碰水的,切记。

老爸是我的私人医生。在电话里忧心忡忡。

下午,身子骨不痛了,咽喉也不那么难受了。老爸只是一介乡医而已,却总是药到病除。心里头小小的高兴,以为病马上就好了。



第四天。

一大清早,我那没戴眼镜的近视眼,居然发现自己咯血了。不相信,再吐一口在手上,痰里全是血,是真的。

为什么会咯血,百度搜索下。慌了。本来胃口就不济,这下一天没吃也没喝。

全身酸软无力。咽喉越来越紧绷。QQ签名上写着:病加重了,想找个肩膀靠靠。

莫名的辛酸。恨生活为何如此艰难。

香香放心不下,又是短信又是电话。拉而,亦是。

夜里三点多醒来,有未接来电一条。是朵朵的慰问。



第五天。

安利健康跑。为了那幸运刮到的护腕,为了不枉费弟妹的捧场。我骑着电摩载着奴妮,勉强挪到了省体育中心。

在那两万多人的现场,我快虚脱了,甚至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奴妮不知道妈妈的严重,弟妹的眼里却有深深的恐慌。

朋友来电骂我瞎折腾,真是不要命了。



第六天。

元气大伤,乖乖在家里猫了一天。实在没胃口,嘴里发苦。只吃稀饭就肉松。

晕晕睡。短信发了无数,浑浑噩噩,索然无趣。

黄昏,下楼陪奴妮打羽毛球。有几个半大毛孩手拿长长细细的竹杆,专挑小区里枝叶稀疏的树木,那黄叶终是让她们打落一地。奴妮摇头,不知所以然。多事之秋,非要提前吗。

晚上,又接到老爸的电话。胃酸的话,加一片雷尼替丁。另加上维生素C半片。

继续服用先锋和地塞米松。



第七天。

正常上班,继续服药。食物入口却是寡淡无味。很怀念那个吃嘛嘛香的饕餮女人。

胸闷,气喘,呼吸困难。隐约感觉自己要出点事儿。

果然。下班后,在金山大桥上,与一辆挂满塑料袋的破单车相撞,半天爬不起来。双脚加上右手,紫的青的红的,我挂彩了。

这个九月,有小喜,应也要有小悲。当然,秋天不穿裙子也是最正常不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