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急了陈水扁疯了



美国人急了陈水扁疯了

不能说美国不够严厉,类似于本周这样“不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不接受‘台湾独立’这种挑衅说法”、“以‘台湾之名的入联公投’,我们都视为不必要的挑衅”……重话已经不知道使用过多少次了。但陈水扁似乎压根儿就没把美国当回事儿,居然敢找来美国媒体,当面告诉他们“公投”将如期举行,居然还敢用“即使恩爱夫妻,有时候也会吵架”这种完全“搞乱了辈分”的话来调侃美国。


也许直到这时,美国人才第一次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已经管不了这个已经被宠坏的“龟儿子”。美国一高官的“‘入联公投’伤害台湾‘对外关系’,不符合人民利益”,忠实反映出他们对眼下态势的无奈心境,同时也向人们传递出一个讯息:他们“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可以拿出一套“管教”陈水扁的办法,以免他继续胡闹下去,加剧紧张空气。


但是,在“推卸责任”之前,他们是不是该先反思一下自己的“管教”为何会如此失败?是不是该先来解释一下,如果不是他们在两岸问题上始终以“两面政策”被扁吃定,陈水扁会如此嚣张吗?为什么在他们自己都觉得“事情正在变得难以控制”的情况下,还要宣布两项总金额逾730亿元新台币的重大军售案?


看看陈水扁在第三次写给联大的“入联信函”被退回时那种爱谁谁的蛮横劲儿,听听那句“怕什么怕”的疯狂叫嚣,人们应该可以想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什么都不怕”的陈水扁一定会做出更多、更大的危险动作。看来,美国人真的急了,陈水扁真的疯了。


穷途末路上的最后狂奔


陈水扁在“撒泼”的同时,也没忘记趁着这股疯狂劲儿替自己和民进党捞取点“实惠”。


本周,他大剌剌放出话来说,绿营推动“追讨不当党产公投”和“入联公投”第二阶段联署查验已经完成,“中选会”近日将公告成案,将分别与明年的“立委”选举和“总统大选”捆绑进行。给人们的感觉就是“中选会”就是扁家开的,要怎么选全得由他说了算。


陈水扁的这种“自信”表现,使人不得不陷入一种深深的思考:曾经让岛内民众引以为傲的“民主政治”缘何成了这副模样?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陈水扁对台湾“大法官”的提名上。一个任期将至、弊案缠身、不断出言诬蔑、攻击“司法”的人,坚持要由他来圈定被称为“正义守护神”的“大法官”,本身就已经让人感到很悲哀,反过来还要指责“在野党”和“立法院”“消极不行使同意权,为‘宪法’所不许”,这就如同“抢了别人的东西却要治人家防范不力的罪”,实在是荒唐透顶。


陈水扁真的什么都不怕吗


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在本周重新开庭的“公务机要费案”审理中,陈水扁的辩护律师拿着“大法官”会议作出的“‘总统’有核定‘国家机密’特权”的法律解释,要求台北地方法院将查扣的3个卷宗交还陈水扁。在此,人们再次见识了一回视“司法”如无物的“强盗逻辑”——陈水扁说它是“机密”它就是“机密”,法院据此查案就是有违“宪政”。


按照精神病学的观点,一个说话、做事恨不能将人吓死的狂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想向人们证明他“什么都不怕”,而事实上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


陈水扁难道不是这样吗?他以最高分贝喊出了所有他能想到的“台独”口号,听上去的确很吓人。但是,就凭他刚刚宣示完“台独”是“共同的理想与愿望”、要“正名”、要“制宪”、要“入联”,转脸又喊话说“新而独立的‘国家’已经诞生”的癫狂表现,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他真的是“什么都不怕”了。


面对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怕”、决意要将“撒泼”、荒唐和乱搞进行到底的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不管他怎样设计,决定“入联公投”成功与否的关键,是国际社会和全中国的民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