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维和亲历枪击 川警察发回惊险日记

石亚辉:女,今年33岁,四川乐至人,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法语系。现为四川边防总队的少校警官。1994年7月,她大学毕业后入伍参加工作,1996年6月入党。她已经结婚并定居成都,儿子6岁。


游南:男,今年25岁,贵州赤水人。石亚辉的大学师弟,是四川边防总队的中尉警官。


“这次维和任务期已经过半,我们始终牢记总队领导嘱托,积极作为,用自己的良好表现向海地人民、联合国友邻以及防暴队战友展现边防总队的风采。春节即将来临,我俩提前向总队领导、全体战友和家乡亲友拜个早年!”这是本报记者昨日在四川省公安边防总队看到的石亚辉、游南今年1月18日用电子邮件发回的工作报告的结尾。


去年8月5日和7日,本报两次报道了“四川警察赴海地维和”的新闻。四川省公安边防总队派往海地的维和警察石亚辉、游南的任务期已进入第六个月,他们的情况怎么样?要过春节了,远在海外的他们现在是怎样的心情?昨日,记者在四川省公安边防总队看到了石亚辉、游南从海地发回的部分邮件文字和照片。这些邮件和照片为我们讲述了他们在海地的工作和生活,既紧张又有意义,且不乏精彩场景和惊险体验。


当初新闻


2006年2月,来自全国公安边防部队的300多名警官先后在福建、河北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强化集训。四川省公安边防总队的少校警官石亚辉和中尉警官游南经过层层筛选顺利通过了考核,被选入我国第四支维和警察防暴队。这支部队首次由公安边防部队单独组建,共125名队员,其中警花6名。队员平均年龄28岁,大专以上学历108人,他们将替换由山东公安机关组成的第三支维和警察防暴队,在海地执行为期8个月的维和任务。


2006年8月7日,石亚辉、游南在成都双流机场乘飞机离开成都飞往北京,后于13日正式飞往海地,担负为期8个月的维和任务。记者前去送机时,石亚辉、游南的行李都很简单,游南的一个行李包内装满了火锅底料。“怕过去吃不惯,带点辣的应急。”石亚辉除带火锅底料还带了辣椒酱、牛肉干和豆腐干。此外,她还带上了川剧变脸脸谱,准备送给海地的朋友,同时也宣传成都。


·初到海地·居住的宿舍如烤箱


2006年8月7日12时20分,石亚辉、游南乘飞机飞往北京,后到河北廊坊的中国维和民事警察培训中心与其他123名队友集合,13日正式飞往海地。在发给单位的汇报邮件中,他们的维和警察特殊经历得以清晰详尽地展现出来。


“8月13日下午,我们两人随大部队抵达海地首都太子港,全面接替了第三期防暴队在海地的各项工作。”石亚辉和游南于2006年9月18日发回第一封电子邮件。他们刚到位于太子港的中国驻海地防暴队营区,立刻被眼前的环境震惊了:营区杂草丛生、设置零乱,垃圾成堆,装备物资破损严重,岗亭也破烂不堪。营地是一间大仓库,房顶没有隔热层;居住的宿舍是放置在仓库里的铁皮屋,如烤箱一般。


“海地常年高温,太子港属热带海洋性气候,早上八点左右气温便开始升高,全天日照时间长,而昼夜温差大。”石亚辉和游南讲到,在中午最热时,营区所在的仓库达到40多度。警花石亚辉说,最让她感觉不便的是厕所在营区的一角,女性使用非常不方便。而且,营区内时常停水,给生活和劳动都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营区的周围常常是枪声不断。


安顿下来之后,大家便投入到了紧张而有序的工作中。一个多月的时间,维和警察们用自己的双手改造营区:打扫和整理营区和仓库、新建餐厅、将垃圾场迁到较远的地方、增补营区围墙的铁丝网。


“整个营区的环境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受到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MINUSTAH’(简称‘联海团’)的称赞。”石亚辉说,很多外宾参观中国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营区时都会在营地的脸盆架旁驻足,为整齐划一的设置赞叹不已。有着20多年任务区工作经验的代理总警监沃仑很感慨,“从这脸盆架,就可以看出你们的部队管理得怎么样了。”


在具体工作的安排上,石亚辉在队部担任执勤官。24小时轮流在值班室值班,每人八小时,主要负责各级命令的上传下达、安排勤务、翻译“联海团”文件、接待联合国官员及各国维和人员的来访等。游南被分派到战斗一分队一小队,作为一名战斗队员,他得外出巡逻、设卡查车、营区24小时自卫哨、与后勤人员外出担任随行翻译、营区建设劳动和日常清洁打扫、帮厨。


·参与维和·到最危险的公路巡逻


随着维和警察的抵达,外勤工作同时展开。他们抵达任务区的第3天就接到联海团的通知:中国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的第一个任务——每天早上5点50分至晚上12点,承担太子港最危险地区国家一号公路的巡逻和车辆临时检查任务。


太子港国家一号公路是横穿海地首都太子港太阳城与军事城之间的交通要道,太阳城是非法武装分子的聚居地。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受到的袭击,大都发生在这条公路上。在联海团的等级划分中,这条公路被定为危险程度最大的A区。在他们抵达前,这项任务一直是由约旦的一支特警队承担。


“第一炮能否打响,对我们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防暴队政委陈定武迅速与联海团有关部门沟通,到友邻部队取经、进行实地勘察。”游南说,从2006年8月15日起,早上天还没亮,维和队员就开始巡逻执勤,到半夜12点才收队回营。终于,1号公路附近的形势一天天好转。


在海地的第一个月,石亚辉、游南两人的工作得到防暴队的充分肯定:石亚辉因接待工作和值班时间冲突,长期需要连续工作十六个小时以上,其敬业精神受到队领导多次表扬;游南也因出色地完成外出执勤工作,被评为9月第一周的最佳队员。


2006年9月初,联海团为了在短时间内结束对海地首都太子港太阳城、军事城武装分子的清剿行动,恢复该地区的安全局势,决定在太阳城和军事城等地区,展开由维和部队和维和警察防暴队共同参加的联合军事行动。中国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承担的任务是每天6时至19时在太子港国家1号公路两个固定检查点对过往可疑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搜查非法枪支,抓捕武装匪徒,切断非法武装分子进出太阳城和军事城的通道。


“太子港的白天总是骄阳似火,热浪袭人。头盔和步枪都被晒得烫手,汗水从身上一直流到防刺靴里,鞋垫都被浸湿。”游南说,许多队员因此得了颈椎病和腰椎病,有的队员甚至浑身长满痱子。维和警察有力震慑了非法武装团伙,有效扼制了太子港国家一号公路附近的恶性案件,近100名武装分子向联海团交出武器,当地居民的生活秩序逐渐恢复正常。


鉴于中国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在联合行动中的突出表现,2006年11月28日,联海团维和部队司令约翰·艾力托中将亲自签发奖励令,对中国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通令嘉奖。这是海地任务区维和警察防暴队首次获此殊荣。


·维和日记·亲历三次枪击事件


2006年8月15日 晴


今天,我听到了到达海地后的第一声枪声。凌晨4点40分,我在营区的一号岗哨执行哨位任务时,对面迎宾大道上的黑暗处不足一百米处突然传来一声枪响,我迅速隐蔽并观察路面情况。由于光线太暗,未发现开枪者,且周边情况也无异常,开枪者已经逃离,通过枪声判断枪支应该是手枪,于是我立即向值班室报告了情况。这是我第四支防暴队进驻太子港以来第一次在营区周边发生枪击事件,通过情况判断应该是非法武装分子向我们营区开枪示威。


2006年8月30日 晴转阵雨


上午8点,我随后勤分队通讯组的两名队员出发,上山修理我防暴队的对讲机中转发射台……当我们的车开到一家超市门前时,突然枪声响起,行人四散逃窜,车上的我们立即打开枪保险并向外观察。我们发现一个身穿黄色T恤的男子在超市里持枪抢劫,他与我们的直线距离不足40米。同时,他也发现了我们,看到了我们手中的枪,赶忙从超市的后门逃走了。根据联合国的相关规定,我们也没有对他进行追击。持枪人一消失,路上的行人立即又恢复了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长期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他们对这类事件也司空见惯了。


2006年9月3日 晴


今天让我永生难忘。根据勤务安排,我所在的一小队在分队指导员的带领下,执行海地国家一号公路的巡逻任务。巡逻到二号检查点时,按联合国要求,我们对装甲车进行了摆位,设立临时检查点,拦车进行检查,收缴枪支……


很快,一辆车就在引导人员的指示下开了过来,我立即上前开始了询问,车上是一对老年夫妻,准备去外地看望亲戚。在其他队员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对车体进行了检查,未发现可疑情况,证件也没有问题,于是我礼貌地向两位老人表示歉意后告诉他们可以离开了。正在这时,背后突然响起数声枪声,距离两百多米,其中一枪打在我们装甲车机枪位的挡板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我们连忙卧倒,观察情况,然后在指导员的命令下赶快登上了装甲车,向枪声方向开去,路上行人都在惊慌逃跑,不少人对着我们的装甲车又跳又喊:“那边有坏人在绑架人!”我把他们的话翻译给带队领导。等我们赶到现场,绑架者已经逃离,被绑架者因为反抗已被枪杀,倒在路中间,满地是血。我们将装甲车停在路旁,警戒、观察周边情况、保护现场,等待海地国家警察前来处理这起枪杀案。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枪杀案的发生,非常震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危险时刻都伴随着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