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子丹和他的“都市行为”

八一精神 收藏 1 34
导读: 近几年来,“罗子丹”这个名字越来越为市民所熟悉——这个年轻人经常在繁华的市区做着各种表演,并将这种表演称之为“行为艺术”。他曾经在四川大学校门口安放一个大红丝绒圆台,自己站在上面拿着老式手机附在耳边,一动不动地站立了三个小时以感受转型初期的新贵姿态;他收集大量时髦青年染成的各种颜色的头发,把它们堆放在夜总会舞池上,让彩色的头发和着迪士高节奏、陆离的灯光、热烈蹦跳着的年青人一起躁动;他在一座豪华商场门口放置一架白色金属床,上面铺满泥土,撒上进口草籽,天天浇水、修剪、冷冰冰、硬邦邦的钢丝床上长出优雅的绿

近几年来,“罗子丹”这个名字越来越为市民所熟悉——这个年轻人经常在繁华的市区做着各种表演,并将这种表演称之为“行为艺术”。他曾经在四川大学校门口安放一个大红丝绒圆台,自己站在上面拿着老式手机附在耳边,一动不动地站立了三个小时以感受转型初期的新贵姿态;他收集大量时髦青年染成的各种颜色的头发,把它们堆放在夜总会舞池上,让彩色的头发和着迪士高节奏、陆离的灯光、热烈蹦跳着的年青人一起躁动;他在一座豪华商场门口放置一架白色金属床,上面铺满泥土,撒上进口草籽,天天浇水、修剪、冷冰冰、硬邦邦的钢丝床上长出优雅的绿色草皮……最具轰动的一次是在1996年12月4日上午,罗子丹把自身装束分成了两半边—— 一半穿是高级白领服饰,一半是粗旧的补丁衣服和漏出脚趾粘着干泥的布胶鞋,一只手拿着平整的百元大钞,另一只手里握着揉皱了的小钞票,他就这样走入了繁华的春熙路,一边去选购金银手饰、名牌手表,享受五星级饭店里的咖啡;一边在装修豪华的商业大厦门前,用手翻弄路边的垃圾,拿出皱巴巴的零钱买小摊上的廉价零食,还用衣袖好奇地擦拭假日饭店总台闪亮的意大利进口大理石台面……这次展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罗子丹把这个行为作品称之为《一半白领.一半农民》。

据统计从1995年至今,罗子丹已经在成都市区进行了30多次不同形式的行为展示,罗子丹的行为艺术常常引起过往市民的围观,人们对它好奇、惊诧,对它感到莫名奇妙,也强烈感受到由此附带的挑衅。

罗子丹关注都市繁华的世俗生活,观察人们生活中的形形色色的流行现象,日常所见手机、传呼机、足球、纸币、氧气瓶、染色的头发、麦克风、垃圾桶、高档洋服、时装店里的玻钢模特儿、酒吧、经典音乐、流行音乐……都成为了罗子丹作品的语言材料;他思考现代商业社会中人们的追求和在追求过程中的感受——自在的尴尬的、消极的躁动的、文明的虚荣的、向往的扭曲的、美好的丑陋的等等,它们被罗子丹加以艺术的夸张,采用一种极致的自我形式展示出来,并坚定地放置在街上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市民面前。他不在意要旗帜鲜明地去批判什么、指南什么,而看重陈述真实的状态,并一次又一次地到人群中间去展示他的发现和他对这些发现的思考,极致的表现是为了吸引大众参与讨论。

作为一个身处二十世纪末的当代艺术家,罗子丹从不刻意将他的艺术导入娱乐审美式的悦意、舒适,而在于用批判中肯定、肯定中批判的态度去反省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的现实生活;在于满腔热情地去碰撞,用那么直率、硬朗、不可妥协的态度切入正在急剧变化,热热闹闹又充满挑战、充满魅力的现实世界,其间给旁观者带来的不愉快的冲撞可能正是罗子丹富有活力的艺术力量。

1995年开始行为艺术创作的罗子丹,在构思他第一个作品时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特点及独到的艺术指向,和局限于宏观深刻感悟的民族文化传统思维方式拉开距离,也和西方流行的艺术思潮拉开了距离。他紧紧抓住了那些似乎不入流的世俗时尚,抓住日常化“小人物”的“小情节”、“小情感”,由此他也就紧紧抓住了我国当代行为艺术的本土立场和自我艺术个性,用中国人的材料符号、中国人的通俗语言,表现中国大众的时下情感,创造中国今天经验化的行为艺术,而排斥对西方艺术的简单移植、拼凑。这也许就是罗子丹近年来不仅为市民也为学术圈所注目的原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