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的乳沟与政治的性别

浪子-阿龙 收藏 1 250
导读:希拉里的乳沟与政治的性别

电视里出现了乳沟,那是希拉里的。这是时尚评论员罗宾?维吉发表本月20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一篇评论的第一句话,显得不胜惊讶。她说的是两天前希拉里在参议院侃侃而谈,批评高等教育学费过高时的情景。彼时她身穿桃红外套,黑色上衣,乳沟微露。时尚版面的一篇评论也许无伤大雅,但这位维吉女士却是去年的普利策得主,获奖原因正是“她能精辟指出政要服饰如何反映其立场与权力”。于是,她的评论引起了轩然大波。


按照维吉后来的说法,“我本来是在谈她的衣着打扮,但人们硬说我在谈她的乳房”。她只不过说,“在国会这种从审美观点上看非常保守的地方,她的女性特征及特质已经遭到窥视”。她还说,当一个性感而轻松的女人,显然比当一个睿智而权威的女人更舒坦。看来美国政治的保守超出她的预想,而且远远不只是在审美观点上。希拉里阵营反驳说,我们的候选人正在为真正重要的问题而努力,你却把公众的眼光吸引到乳沟上去,“很不恰当”啊,大家快捐款来反对这种行为吧。


认为高等教育学费过高是真正重要的问题,我想没有谁会反对。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乳沟问题就不那么重要。我认为有意思的是《华盛顿邮报》随后刊登的一篇讨论文章的标题,“让乳沟的对话开始吧”。这篇文章引述的希拉里阵营发言人的意见更值得重视:关注女人的身体,而忽略她的头脑,是对女人的侮辱。但文章又暗示说,希拉里自从当上第一夫人以来,深知公众对政治人物的挑剔眼光,非常讲究衣着打扮。露乳沟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小事,显然不是一时疏忽,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我比较倾向于同意这种判断,我甚至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也是她的一种政治宣言,是对性别政治的挑战。


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曾经有个朋友给我讲过台湾政治明星陈文茜的故事。陈文茜经年从政,却性感时尚,甚至夸张她的女性特征,比如从来不戴胸罩。有男性同事看不惯她浪荡的大胸,提议她戴上胸罩,她说,你怎么不去戴上眼罩?她故意穿露背装上电视辩论,弄得对手连连走眼。她这样做的一个基本理由是,胸罩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束缚,女人不能通过掩饰身体来否认自己。同时,身体也不是女人的全部。后来她的乳房发生癌患的嫌疑,她宣称割掉一只也不可惜,因为“乳房不过是一个社交工具”。假如她是希拉里,想必也会说,“乳沟不过是一个政治工具。”


早在八十年代,台湾政坛上就有过一场“奶头与拳头”的较量。有一位叫许晓丹的女士,当过教师、人体模特儿、画家、设计师,因在舞蹈中裸露被控妨害风化罪,惊动全岛。随后她去从政,遂以穿得最少暗喻清白,但遭到男性竞争对手的性别侮辱。比如1989年的高雄选战,她提出“两点建议”,对手就把“两点”色情化,宣称要“掀开许晓丹的中央挡布(党部)”,给她“一条”答案。在这种赤裸裸的男性器官攻击战面前,许晓丹落败了。也许许晓丹并不如陈文茜那样具有政治谋略和女权见解,但她的裸体选战对男权政治的挑战还是很有力的,而男权政治的气急败坏则十分丢脸。


虽然美国是女权主义的重要阵地,布什政府也用了不少女幕僚,但是华盛顿政治的保守倾向却十分明显,希拉里进军白宫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从政治主张上说,包括女权在内的弱势群体的权利,正是民主党宣传的重要内容。女性候选人和黑人候选人的出现,本身就像发了两条宣言。因此,我愿意把希拉里的乳沟看作是其中一条宣言中一个活泼的句子。吉维认为这道乳沟“异常炫耀”,在我看来,炫耀的也不是身体,而是政治主张。如果从政治策略上说,这个炫耀太大了,过度刺激,那是另外一回事。


政治向来都是男人的游戏,所以斯瓦辛格在竞选加州州长时有意无意地炫耀自己作为男人的健壮和威猛,并没有人觉得诧异。女人一旦从政,就必然变成中性人——就像希拉里平时的衣着打扮那样——其实中性也早被归为男性的范畴了。从性别特征上说,德国人可以信任敦厚结实的默克尔,法国人却很难信任漂亮优雅的罗雅尔。


我并不清楚女权主义对男权政治是怎么看待的,也不大相信女人当政就一定能比男人干得更好,但是我完全赞同不能用政治取消性别的观点,所以乐于在国会见到希拉里的乳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