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毁灭与珍惜

八一精神 收藏 1 60
导读:郑瀚书——被命运捉弄的少年,爱与恨的极端   冷冽的眼神,面无表情的脸庞,一个身影在这样的注视下与一片惊叫声中自楼顶翻跌而出,然后坠落。后面,是一双没有温度的眼跟一颗快要趋近麻木的心。   既然我得不到,我就亲手毁掉她。   当一切变得不好玩时,就该结束。   你的爱是呵护,而我的,却是毁灭。   这就是韩国漫画家黄美利笔下热血少年郑瀚书的爱情。   两个少年,郑瀚书与朴宸宇本来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却因为一个交叉的命运,而有了如遭诅咒般的纠缠,让三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在爱情的深谷一路翻滚向地

郑瀚书——被命运捉弄的少年,爱与恨的极端

冷冽的眼神,面无表情的脸庞,一个身影在这样的注视下与一片惊叫声中自楼顶翻跌而出,然后坠落。后面,是一双没有温度的眼跟一颗快要趋近麻木的心。

既然我得不到,我就亲手毁掉她。

当一切变得不好玩时,就该结束。

你的爱是呵护,而我的,却是毁灭。

这就是韩国漫画家黄美利笔下热血少年郑瀚书的爱情。

两个少年,郑瀚书与朴宸宇本来就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却因为一个交叉的命运,而有了如遭诅咒般的纠缠,让三个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在爱情的深谷一路翻滚向地狱的边缘。

热血,热血,放眼过去,穿插其中的还是无厘头的搞笑与让人们的心悲哀到极点的冰寒。

最开始是快乐的,却因为一个意外的车祸,命运的齿轮开始沉重的转动。

减速,给我减速,带安全帽——

肆意放纵的痛快与酣畅中,这个声音成了他生命中永远也不可磨灭的阴影。

曾经以为能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身躯,从此没有了生命的起伏……如果故事真是如此衍变,或许,他也就不会在这条寂寞与悲伤的路上一路走到黑。

有时候不禁要想,姜夏芷为什么就没有爱上郑瀚书。

郑瀚书到底有什么不好,姜夏芷为何就半点也没有对他动过心呢。

只要你当上老大,便有无数人为你进贡食物。这便是郑瀚书最初引诱姜夏芷的武器。于是那个看起来像小狗一样执着与可爱的少女便开始了与他命运的牵系。或许,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郑瀚书就已经爱上了姜夏芷,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从这份快乐中将这份情感厘清,夏芷便已经离他而去。留下的,是一个痛到不能再痛的身躯与心灵。

郑瀚书是自私的,他将自己深爱的人用自己的方式绑缚在自己身边,然而他又是最无私的,只针对那个最心爱的人——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创造,即使要我屈居第二,我也没有怨言,只要,你不离开。

当老大的人不能抽烟,所以我不要当老大。

当老大的人不能谈恋爱,所以你也千万不能喜欢上别人。

当老大的人有许多特权,而这,只有你才够资格拥有。

当老大的人需要你这样的正义感,所以你要当老大,这样才好保护我们不是吗。

他用最可笑的理由与方式将心爱的人留住,不让她堕落,不让她接触到黑暗,更用一个看起来漏洞百出的谎言让她除了陪伴自己外再也不能够去爱别人。

郑瀚书也是残忍的,出生黑道世家,庞大的家庭背景及个人实力,让他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但是,姜夏芷却成了这个唯一。

把别人的宝贝玩具弄伤了你也该付出代价吧,不是吗?

他可以冷冷的笑着,然后将你的手折断。

就把他们头头整死也就够了吧。

不够,还要……更狠。

伤害了她的人,他会加倍讨回。

本来,是幸福的,即使没有真情的告白,即便只能默默的陪伴,只因为,她是我最心爱的玩具,好玩,便已经足够。

但是偏偏,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车祸,车祸让姜夏芷的灵魂出走,变成了一个连她自己都陌生的人,没有了他在身边建立起来的真空墙垣,没有了那个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的双臂。姜夏芷的灵魂从此走出了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樊笼,即使嘴里还在念叨着那个老大不能恋爱的法则,即使仍为食物而疯狂,姜夏芷却已经不是郑瀚书的姜夏芷,已经是能对着另一个男人微笑的姜夏芷。

那个女人,我不认识。

她不是夏芷,我不承认她是夏芷。

不承认,不能承认。

瀚书一手执着刀抵住她的脖子,一手拉开车门,将夏芷灵魂的宿主——韩亚岚狠狠的抛进车中。

崩裂,妒恨,阴影,这是瀚书的情感,那份得不到的心痛引导着他走上彻底的毁灭之路。

我玩过的玩具,不许别人来碰。

她是我的宝贝玩具,要毁也要由我来毁掉。

得不到的,那就干脆毁掉吧。

然而,当那破碎的身躯以一种相似又熟悉的姿势被抛上半空时,瀚书彻底崩溃了……

姜夏芷的灵魂意外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死去的是韩亚岚,真正的韩亚岚。

郑瀚书无处宣泄的悔恨与疯狂在夏芷睁开眼的瞬间消失殆尽,紧接而来的,是一个如同宝物失而复得的孩子般的哭泣和笑容。姜夏芷回来了,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一切都该圆满了,不是吗?

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再次活过来的夏芷躺在地上,茫然的注视着天空时这样说道。

失落的眼神,看在他的眼中,带来的只是愤怒。

踏出去的脚,想踩灭的只是她眼中那份残留的眷恋,那份郑瀚书不需要的记忆,那份姜夏芷不该有的记忆,他只是单纯的想将它如同一个丢弃的烟头一样用自己的脚熄灭掉。

那张满是落寞又令他憎恨的脸,只想亲手撕毁。

背叛,如同阴影挥之不去。

姜夏芷,连路都不会走啊你?

他悄悄的收回自己的脚。

可恶,是你故意的吧!

就是故意的,只是不想你的眼一直追随着那个人。你的眼里,只能注视我。

后悔之类的话,既然说了一次,第二次就会说得更加容易。

黑暗的角落里,是瀚书森冷的表情。

我认识的郑翰书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相信他……

我认识的郑翰书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相信你……

不管再受到几次伤害,不管再重生几次,或许,真正刺伤瀚书并掀起他心底黑暗的正是姜夏芷那份坚持与信任,于是,郑瀚书这个爱情的傻瓜注定要受到伤害,他沉迷在夏芷的宽容与期待中不可自拔,终于爱到无路可退。

姜夏芷,你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郑瀚书。

郑瀚书,我真后悔认识了你——

当姜夏芷悲愤的吼出这句话时,瀚书的心中或许已经再也没有丝毫期待。得不到的,永远也得不到了,既然这样,就干脆毁灭吧。

真正的郑瀚书该是什么样子?姜夏芷认识的郑瀚书又是什么样子,这些,或许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郑翰书你疯啦!居然把我从4楼推下来!要不是被树拦了一下我绝对会死的!你想杀了我吗!

也许我真的会杀了你哦,夏芷。

郑翰书,你在说什么,你居然说不认识我!我是姜夏芷啊!只是撞伤个头你就说你不再认得我了?!你看清楚,我是姜夏芷啊!

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你。

这个寂寞又执拗的少年,最终用他自己的方式跳出了这场游戏,郑瀚书或许永远也狠不下心毁掉姜夏芷,可是,他又无法再继续强迫自己注视着已经爱上别人的她,他选择了放开,放开姜夏芷的手,也放开束缚着自己痛苦又悲伤的心灵锁链。

因为爱,所以放手。

因为害怕,所以遗忘。

郑瀚书害怕那个已经爱得发疯的自己不小心杀掉姜夏芷。

郑瀚书害怕永远失去姜夏芷。

郑瀚书爱姜夏芷。

所以,郑瀚书不认识姜夏芷。

他们,从未认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