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马英九的一封公开信

马先生:


此前在你的网站上看过你的一些视频,觉得你的学识很好,看问题也很清晰.


但是,随民进党起舞,真的有些不明了.


你是国民党的主席,对于国民党的党史不可能不了解吧.当年共产党和国民党因政见不同,而同室操戈.无数骨肉不得不在战场上撕杀,真是历史的悲剧.后来,国民党在军事上不利只能退到台湾自保,直到如今.时至今日,不过四十多年,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段历史还历历在目,伤口上还在流血.


在台初期以至后来的很长时间,蒋先生对大陆地区的中共政权采用的许多方法对抗,当然中共出手也不少.然,这些都是此前一直对抗的结果,同根相煎,兄弟之间反目,不可能一下子就会好的.就好像一家兄弟打架,怎么可能说好就好呢.但是,怎么可能分家呢.在大陆这边可查的资料可以知道一点,当年蒋公无论怎么和毛对着干,有一点他是绝对不会做的,就是分裂国家,让台湾独立!你是国民党的主席,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吧.一家兄弟,怎么可能因为打了架就要分家呢,怎么可能让当年数十万随蒋公一起到台湾岛的将士们从此与自已的父母,兄弟姐妹分离呢.


还得记得连战先生回到大陆的情形吗,当时大陆上下一片欢腾,大哥回来了,许多中国老百姓从心里高兴.因为,骨肉又团圆了.有人写了一首诗《娘,大哥他回来了》,让无数人为之落泪。我抄在下面:


娘,大哥他回来了!

当你跨出机舱的那一刻


我就认出了你


父亲一般伟岸的身躯


母亲一般睿智的眉眼


在你的身上依然是那样的明显


唯有那零乱的白发


让人生出无限的感慨


走上前去,说一声


大哥,你回来了


我的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所堵塞




想当初为推翻帝制


是你拉着我的手


在村口的大树下


一同告别了咱娘


并肩踏上了北伐的战场


当取得胜利的时候


是你让我写信告诉咱娘


忠孝不能两全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九一八的枪声


激起了你我兄弟的男儿血性


你手持汉阳造血染台儿庄


我手握大刀片喋血平型关


在战壕中你我分享着一口干粮


在青纱帐里你我一同擦拭刀枪


淞沪战役


敌后战场


武汉保卫战


战斗在太行山上


你我相互鼓励


誓言打回老家去


让侵略者血债血偿


保卫全中国




政治上的歧见使你我渐行渐远


政见的不同使你我兵戎相见


腥风血雨的战场上


杀红了双眼的你我几近疯狂


几十年的相互敌视


亲者痛仇者快


几十年的不依不饶


让咱娘气瞎了双眼


娘曾在弥留之际呼唤着大哥你的名字


说不见着大哥你她死不瞑目


然而娘撑到了最后


还是眼睁睁地望着东方


无奈地撒手人寰




五十六年后的今天


你终于回来了


跨过海峡,越过高山


一路风尘


掩饰不住你急迫的心情


一路上低头不语的兄弟啊


最终来到我们离开家乡时


娘送别我们的那棵大树下


我手中捧着咱家的族谱


你手里拿着一炷祭祖的高香


我们两人一起来到娘的坟前


我叫一声


娘,大哥他回来了


你哭一句


娘,儿子回来晚了


两个在战场上从不知屈膝的汉子


两个几十年来谁也不服谁的男人


如高山塌陷般地跪倒在了娘的坟前


任凭泪水哗哗地流淌


任凭夕阳西下,月亮升起在树梢间




我对着黄河大声喊


娘,大哥他回来了


黄河之水涌起了欣慰的泪花


我对着长江大声喊


娘,大哥他回来了


三峡大坝轰然的水声就像那迎宾的礼炮


我对着长城大声喊


娘,大哥他回来了


长城内外刚刚盛开的杜鹃


红艳艳的,好像是特意为你铺就的红地毯


我对着昆仑大声喊


娘,大哥他回来了


昆仑回应着


就像是家乡的父老


簇拥在咱家老宅的门口


扶老携幼,口中喃喃


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

保卫黄河


保卫长江

冥冥之中我们好像听到了娘的声音


她又一次给我们讲起了


一根筷子容易被折断


一把筷子就永不会被折弯的道理


她老人家还念叨


自从盘古开天地


咱家辈辈出英豪


万物本乎天


人本乎祖


德以孝为先


还嘱咐我们“这个家离开谁都不行”


“江山社稷需要你们兄弟二人的两副肩膀共同承担。”




乡亲们扶老携幼


簇拥在咱家的老宅前


看到我们兄弟二人伟岸的身躯


又走在了一起


他们情不自禁地


鼓起了掌


这掌声代表着娘的心愿


这掌声代表着乡亲们的心声




人们奔走相告


“他家大小子回来了”


“他家大叔回来了”


“他家大爷回来了”


这一声声的“回来了”


让人不禁心头一热


这一声声的“回来了”


让人不能自已而泪水涟涟




大哥呀大哥,你早该回来了


咱俩早该摈弃前嫌


兄弟阋墙


鹬蚌相争


渔利的总是门外的豺狼


要想在外人面前真正地昂起头颅


还需要你我兄弟联手实现梦回唐朝


咱家门外的豺狼


贼心不死啊


随时都想闯进门来


祸害咱家的牲畜


偷吃咱家的牛羊


我们兄弟俩可要看清呀


咱娘在生前可一再叮嘱


咱家的名字叫“中国”


书同文、田同亩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


谁也不准更名改姓


谁也不准割地分田


不准让文字异形


不准让田畴异亩


这是娘的嘱咐


也是晚辈的希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