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四章 糊涂了却身后事 同病相怜订前盟 2入宫

yangwillie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三保心道,今日须小心应对,看来这白须老头心情还不错,过了这一关性命就能保了。跪倒在地叩头道:“我叫马三保,罪父是滇阳侯米里金,因罪父不识得天命所归,蒙古气数将尽,抗拒天兵,现在已经下落不明,我愿代父受惩。” “哈哈哈!”朱元璋大笑不止。云南之敌从大明建国,自己登基时算起,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三保心道,今日须小心应对,看来这白须老头心情还不错,过了这一关性命就能保了。跪倒在地叩头道:“我叫马三保,罪父是滇阳侯米里金,因罪父不识得天命所归,蒙古气数将尽,抗拒天兵,现在已经下落不明,我愿代父受惩。”

“哈哈哈!”朱元璋大笑不止。云南之敌从大明建国,自己登基时算起,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两次折使受辱,可偏偏无暇报复,今番首恶得除,天下完璧,降者又说出这样臣服的话,怎不心情大畅?“一个小孩童,竟能说出如此世故的话,可谓识得大体,不简单哪。想当初,朕两次派人招降你父、你爷爷,他们不答应也罢,竟将朕的使者囚禁斩杀,可能未曾料到今日的后果吧!不过你父亲米里金可不是什么下落不明,而是在城破之日伏诛,也算是顺天应人,报应不爽。”

三保听到父亲的死讯,头脑中一霎那变的一片空白,自己还一直以为父亲在大理和夏叔叔在一起。

“你今年多大?看你聪明懂礼,可曾读过几年书?莫怕莫怕,你上辈所犯下的罪行与你无涉,你还是个小孩子嘛。算来你父亲与我交恶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哪,把你父辈的罪业算到你的身上天下人不说我朱洪武不明事理吗?”

三保眼中含泪,心道母亲可能也不在人世了,只有哥哥还有一线希望,只盼望哥哥和夏叔叔平安,于是忍住悲痛一一做答。

“宋先生,你看对这个小孩如何处置?朕要听听你的意见。”陛下文臣之首是宋濂,是个大学问家,为朱元璋所敬重,称其先生而不称其官职。听到皇上问话,稍微一迟疑便有了计较:“皇上宽宏仁慈,不治其死罪,教化之心可昭天下,然米里金毕竟冒犯过天威,其子幼小,与其他俘虏不同,似可依降者成法处置,编入奴籍或留宫中或赐与臣属。至于其他人等则仍按俘虏处置,依成法要发配或流放,请皇上定夺。”

“宋先生的建议不错,朕想起来了,前几日还有内务府总管说宫人数目不够差使,拟添置些人口。那就把俘虏中十五岁以下的人口登记造册,交大宗正府分配罢。”那时候掌管皇族内部事务的机构还不叫宗人府,而是叫大宗正府,四年以后才改成宗人府,大宗正就是那个胖乎乎的太子朱标。

一旁的锦衣侍卫仍将三保带回到原来的偏殿,随后押达里麻、观音保等人上殿。三保在偏殿内等了半个时辰,才等到朱元璋召见俘虏完毕。之后又等了一个时辰才算结束,原来今天的献俘仪式不只有云南,还有北方山西直隶一带的残元俘虏,只不过自己这一伙人最多。

时间到了正午,侍卫们按名册将三保和另一偏殿的北方俘虏按岁数分开,年龄大的超过十五岁的直接押回原来的行辕,伺日后交兵部处置,而他们一干小童共有七人,却被押往北面的皇宫。三保临行前对观音保交待,要他转告颜铁山叔叔和姚师傅,自己性命无碍,只是不知道以后会被安置到什么地方,以后有机会必定寻找二人。观音保点头答允。

皇宫太大,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七拐八转,眼花缭乱后,三保一行被带入一个偏僻的小院落,关入一间小屋内。进门之前,仿佛看到大门门签上写着牙房两个字,心里疑惑不止,不知道是什么所在。其实牙房就是宫中招募太监净身的地方。

屋中的日常用具倒也齐备,侍卫锁门离开后,七个孩童这才互相打量一番。七人中有三人年龄稍长,约十三、四岁模样,口音是北方人,名字分别叫尹庆、闻良辅、侯显。另外的三人和三保年龄相仿佛,约么十岁左右,名字叫周恕、王钺、程济,口音也是北方人,可明显与前三人不同。

大家各诉被俘之难,互报了姓名和身世。原来周恕和程济是元将拖拖不花汉人家臣的后代,大将军冯胜北征长城以北,他们的父亲来不及随军逃走而被杀,留下的家人被俘。王钺则是王保保的一爱妃旁出,随附汉姓,也在乱军中被捉。看来大家都是同命相联,一般的不幸。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红衣太监,和一个锦衣侍卫头儿走了进来,后面跟一个提盒的小太监。那中年太监扫视了众童一眼道:“李侍卫,这些就是皇上吩咐交给大宗正府的人?个个长的倒挺水嫩。只不过太可惜,可惜。”那红衣太监说可惜,是指这些孩子即将被净身,身体致残,丧失人伦,终当为世人所鄙。

李侍卫在旁急忙答到:“这些是皇上在金殿上和宋大人定下的,交宗正府处置,可最后还不是不管什么人到这里也得您说了算?!公公尽可自己先挑些机灵的在身边伺候,稍过一些日子徐国公还会有俘虏送来,到时候更有大批的俘虏供您挑选。”徐达现在大都一带用兵,与残元皇帝爱猷识力答腊交战,当然抓了不少俘虏,经常解回京师供大内裁用。

“呦,瞧您这是怎么说的?怎么是我说了算,伺候我呢?我们这不都是为办好皇差,伺候好各位龙子龙孙么?”红衣太监嘴上,可没有半点教训人的意思,任谁都看出他心里十分受用李侍卫的话。李侍卫在一旁连连道:“您老说的是,瞧我这张嘴。”

“诸位孩儿们,你们先前不论是名门之后还是大家公子,今天来到紫金城,可是要做伺候皇上的差使,虽然我对你们以前的出身不大清楚,不管是被人侍奉还是没有侍奉过人,到了这宫里头,却是当皇上的奴才,要学得乖巧伶俐些,不然哪天不小心触怒了主子,你们的小命可难保!”红衣太监的话说的阴阳怪气,让人心里十分不舒服。“这两天你们要好吃好喝,待身子骨长的肥实了,我们再一个一个给你们看病!你们来自陕甘、云南一带,身上不知道带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先检查干净了才能伺候皇上和王爷们。”

三保等一干孩童各自纳闷,自己身体好好,哪里有什么疾病?殊不知这入宫做宫人的第一道手续就是净身!牙房的太监怕明说会引起他们的哭闹,也影响术后痊愈,所以骗他们说检查身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