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驻训寻常百姓家之五 别了,我的父老乡亲!

依然阳光灿烂 收藏 22 327

驻训寻常百姓家之五 别了,我的父老乡亲!


好象就是在转眼间,我们的驻训即将结束了。我和兄弟们都自然地流露出不舍情绪,尽管对回部队有种期待心结。大叔和大婶出门的时间少了,一般我们回家时都会看到他们在家,而前段时间就比较少见他们在家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地里的活干得差不多,再说,有的活早点干与晚点儿干没有多大的差别。

村里的一草一木对我们来说都是那么地熟悉。每天早上打扫卫生、出操时看着它们含情脉脉、轻舞飞扬,夜晚听着它们在风中相互嬉笑打闹、温柔地吟唱。

日子就在我们的期待与不舍中过去了,终于,归队的日期还是如期来临。离别的那天早上,我们没有出早操,而是如往常一样把村里主干道和老乡家的院子打扫得一干二净。往回走的时候我们看了又看,惟恐有哪个角落会有一两片金黄色的落叶或露下的小石粒。我最后一次把大婶家的水桶拿出来,一桶一桶地把水桶打满,提进厨房。我们整理好个人物品后,我又把睡过的土炕用扫炕的专用扫帚扫得一尘不染,并将房间里的家什也摆放得井然有序。

收拾完毕,我和班里的兄弟来到向大叔家的客厅。大叔和大婶正在和班长拉着家常,依依惜别。我看见大叔和大婶的眼圈都红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哽咽。我刚叫了一声“叔、婶”,我的眼泪便不由自主地如断线的珍珠,无声地滑落。对我们的即将离去,大叔和大婶都感到很不舍和难过,他们叮嘱我们:“有空时回来坐一坐,你们若不嫌弃,就把我家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叔和婶都欢迎你们回家。”我极力以平静的口吻说:“叔、婶:你们别这样说,我们早已把这里当成了我们自己的家,我们还会回家看一看的。以后的日子还很长,相信总会有机会,你们自己多保重吧!”叔和婶听后不住地点头,此时,我不敢看叔和婶的眼睛,我不忍看到他们纵横的泪花。这时,值班排长吹响了集合的哨声。这一次,我们又一次把排长的命令放在了一边,只因为我们实在说不清与大叔大婶分别的感受,此时的分别真的好难,我真想此刻的时间能停止,好让我再看一眼我朴实善良、可亲可敬的大叔、大婶。

作为军人,在外地执行作战、训练任务后很难说再有回头的机会,或许一次分别就是这辈子的最后一面,“再见”有时仅仅是一种理想中的美好愿望而已。所以,对于每次分别,军人都看得很重,因此,军人的情感世界比一般人的要丰富很多很多。

排长的哨声再次响起,大叔和大婶抢着要拿门边的背包。几经礼让,我选了两个比较轻的行李包给他们。我和兄弟们极不情愿地背上背包、提上行李袋慢慢地走了出来。走出大叔家的院门时,我再一次回首看一看生活过几十个日日夜夜的地方,这时,从大叔家的羊圈中又传来了几声“咩、咩”的山羊的呼唤。哦,笨得可爱的山羊:你们是否会记得曾和自己一起玩耍过的解放军同志?嗨,我怎么对羊弹琴了?

我们来到村委门前的集结点,这时,门口和路边站了好多人,我们今天离开的消息似乎惊动了全村乡亲。记得刚来这里时,同样有许多乡亲在这里为我们等候,那时,他们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一个个脸上露出的是欢笑。而今天,仍然是这些乡亲,不,应该比迎接我们初到时的人数要多很多。乡亲们没有欢笑,他们只有和我们一样,不舍离别的淡淡的愁绪写在脸上。连长和村长分别赠送了镜框,看到连长敬礼,质朴的村长也学着向连长行举手礼,他不规范的动作惹来大伙一阵善意的笑声,这也是我们分别时的唯一笑容。村长对我们的训练提供了很多便利,正是因为有他,才让我们在找点训练中少走很多弯路,他是一位称职的业余向导。

连长下令叫我们向乡亲敬礼之后,我们就开始登来接我们回部队的汽车。全连的兄弟都上了车,只有罗股长和连长仍在车下与村长和乡亲们打招呼告别。这时,各班驻点家的乡亲都走向各班的兄弟们的车边。向大叔和大婶来到了我班兄弟乘坐的汽车旁,和我们再次话别。我紧紧地握着大叔的手,望着大叔的满是皱褶的手,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家乡已是秋收季节,家里的棉花与稻谷该丰收了,父亲和母亲是否忙得过来?兄弟们与乡亲们依依惜别,一时间里,在车下话别的爷爷、奶奶与大叔、大婶不停地擦拭着眼角,好多兄弟都忍不住把头往衣袖上猛蹭。

汽车启动了。或许我们与乡亲难舍难分的情景感染了汽车兵,几位汽车兵把车开得很慢很慢。随着汽车的缓缓前进,车下的乡亲们都跑了过来,追着车走。罗股长和连长连忙下车,请乡亲们不用跟车走,说我们有机会时还会来的。但是,乡亲们见车停下来,再次走近了兄弟们。眼看这样下去是不行的,罗股长又一次与村长商量,请村长出面向乡亲们说明,请不要再送了。村长与向大叔他们说了一会,只见乡亲们在点头。我们随即再次启程,汽车在前行,我看到乡亲们在不停地向我们招手致意,听到他们大声呼喊:“你们要来啊、你们走好啊!”我们则不住地挥手回应。渐渐地,乡亲们在我眼中变得越来越看不清、越来越模糊......。现在想来,若是把当时我们与乡亲们惜别的场面录下来,再播放《十送红军》的背景音乐,或许又是一则军民情深的生动例证。

在告别了乡亲,回到部队,我连的驻训生活就此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我仍然记得曾经在向大叔家的日日夜夜,那时的点点滴滴的生活情景经常浮现在我脑海里。

退伍前夕,我请假去了一趟向大叔家。那天,向大叔到野外放羊去了,只有大婶在家。看到我来了,她先是一愣,接着回过神来,连忙让座,并要烧开水泡茶,但被我谢绝。当年驻训时,我在大叔家还看到了产自我家乡的砖茶。所谓“砖茶”,就是把茶叶和一些茶梗混合在一起,用机器压成块的茶。当地人用来泡大壶喝,也可以祛除水窑里的水的异味。中午,大婶拿出了自家平时舍不得吃的一小条猪肉,和面、做馅,专门为我包了一顿饺子,加上大婶临时做的油泼辣子,我发誓:那是迄今为止我吃到的最爽的一顿饺子。直到现在回味起来,那一海碗饺子仍让我满口生津。

离队的前一天,向大叔的小儿子向海专门从家里过来为我送别,还带来了一袋自产的苹果梨。他家离部队有好些路程,而且向海自小就患有关节炎,他的到来着实让我感动不已。在向海回家前,我把自己的几套军装拿出来,还有从司务长那里买来的两套战友上交的仍比较好的旧军装一起送给向海,这衣服带回去向大叔还用得着。这几套衣服是我打算托留队的战友转送,正好向海来了,就免去了转送环节。我不能为大叔做别的事,但愿这几套衣服能为大叔带去一点点温暖。

前不久,我在网上搜索到了驻训地的信息,向大叔的村子已有一些变化,全村的经济收入增加了不少,前景乐观。我很高兴,愿他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向大叔、我的父老乡亲们,你们是否知道:有个曾经的小兵在为你们祝福呢!


驻训寻常百姓家全文完。



本文内容于 2007-9-17 19:35:36 被依然阳光灿烂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