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下一个战争对手到底是伊朗还是中国?

我的光辉岁月 收藏 3 69

美国《华盛顿邮报》16日以“下一场战争”为题,刊登了前北约盟军总司令克拉克的一篇文章。虽然这篇文章是以总结伊拉克战争教训为主的,但也谈到了切尼办公室未必没有在策划下一场战争。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的:

也许伊朗并不是美国下一场战争的唯一对手,也可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至少与美国实力更加接近的大国)。比如中国在今年1月,用导弹打了一颗过时的卫星,就是对依赖太空的美国敲响的一次警钟。如果在2001年8月有人说:“美国要打阿富汗!”那大家一定认为他是疯了。

其实,在美国媒体不断传出的要打伊朗和反对“入联公投”的背景下,特别是在伊朗内政部长访华而媒体低调处理后,很多网友都提到了一个问题:中国大陆会不会以默许美国打伊朗而换取美国对“台独”的反对?因为在美国官员接连发表反对“入联公投”谈话的同时,美国国务卿赖斯在13日再次呼吁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对伊朗实施制裁的压力,这一天恰恰也是伊朗内政部长普尔也在中国。

我认为从中国的一贯做法上看,这是不可能的。关于伊朗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关系,我在2004年12月的一篇题为“美国打伊朗将影响中国经济”的文章中已经说过了,从这几年中伊经贸关系的发展上看,以及伊朗内政部长在新闻发布会讲话上看,这都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仅从经贸关系上解释是不够的,因为毕竟中国与美国的贸易额远远大于伊朗,所以更要从作为一个大国做事的原则上去解释。

无论美国打伊朗的借口是什么,从本质上都是其试图挽救伊拉克战争在中东战略上的失分,同时也有挽救因“次贷危机”可能造成的美元继续外流,总之是为了美国的利益。而这已与伊拉克战争一开始时的道义基础——所谓大(泛)中东民主计划南缘北辙了。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在伊拉克谋取私利太急。美国首任伊拉克的行政长官布雷默,在伊拉克使用了大量美国国内利益集团由雇佣兵组成的公司,不仅花去了大量的军费,而且使用了大量赎买部族长老等黑箱手段造成了伊拉克民族的进一步分裂。对于这一点,美国媒体报道称,当今的最高军事长官彼德雷乌斯对当时的上司布雷默极为不满。难怪最新一期美国的《外交事务》双月刊在一篇“谁丢失了伊拉克”指出要追究机构、政策和个人责任的文章中,列出的名单里布雷默的名字就排在了前面。

相反,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中东政治派别却成功地利用了美国拱手送来的民主武器,使得哈马斯和真主党在政治上取得了胜利。事实上,当美国总统布什声称要将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的时候,已经意味着布什政府的中东政策彻底失败了。因为在伊拉克战争前,美国一直试图利用伊朗的***式民主方式更迭伊朗政权。最近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与美国分道扬镳反对对伊朗实施进一步制裁,不仅仅是因为欧洲在伊朗有很大的经济利益,同时他们也看出来,美国很可能要在中东回归伊拉克战争前的政策——支持、利用独裁的、军人的政权(与原来在南美一样)。因此,当美国的中东政策已经陷入接近“孤家寡人”的境遇时,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逐渐开放的大国,怎么能去用默许美国打伊朗换取美国一时对“台独”的反对呢?

说到这儿,有人可能会想到抗美援朝战争。因为上世纪几年前有很多人根据前苏联的一些解密档案,认为当时中国如果不进行抗美援朝战争就可以收复台湾了。对此在很多军事网站上也有争论。这让我想到了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老人——熊向晖对所谓“中国不参加抗美援朝就可以收复台湾”观点的批驳。2003年8月为了作一期六方会谈的节目,电视台的编导问我能不能找到当年朝鲜停战谈判的当事人和知情者,我马上就想到了熊老。由于我与熊老的女儿新华社特稿社副社长熊蕾大姐认识,因此很快就联系好了。8月23日下午见到熊老后,听说要谈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的事儿,熊老先说他正准备写一篇文章,批评一些对抗美援朝战争不正确的观点,其中就谈到了所谓“不抗美援朝就可以收复台湾”的错误观点。根据我的回忆,当时熊老用了一些事实和形势背景说的大意是:一个大国做事不仅要有历史主动性而且做事要大气。后来熊老还谈了一些他亲身经历的细节。

那么美国下一个战争对手是伊朗还是中国呢?刚刚看到的消息,前北约盟军总司令克拉克、也就是上面“下一场战争”文章的作者表示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参选美国总统。如果布什政府下台后由民主党政府当政,是会把伊朗还是中国作为下一个战争对手呢?这还真的还难以判断。但不管怎么说,中国做为一个正在崛起的、负责任的大国,要有自己的历史主动性,在国际上做事要大气,而且一定要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这个原则。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