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眼,台湾某些人如此津津乐道美军在台的丑行

pengxufan 收藏 7 3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无意中翻到几张照片和解说,大致是1960年代中期越战正酣时,台湾被列为美军的旅行渡假基地之一。没想到一些WW今天仍在对这一段历史津津回味,娓娓道来,好象一小孩举着刚摸过糖罐的爪子又舔又吮,又好象一穷酒鬼难得弄了杯人头马XO,于是连搓带闻、深吸长嗅、摇头晃脑、陶醉不已。本来么,大家都知道美国兵跑遍全球的同时也插遍全球。有钱买春和为钱卖春本来就是个很简单的经济行为,咱也犯不着象道学先生般大惊小怪。毕竟国军自己不也专为大兵设了妓寨,只要友邦肯付绿票子,就让人家也嫖嫖又何妨,否则不等于是搞种族岐视?可话又说回来了,皮肉买卖就是皮肉买卖。若因对象是美国人,就要把皮肉买卖看成一件很美好的事,这就未免有点太那啥了吧?



但是WW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看看下面几位,“盟邦”能“盟”成他们这样,真是太稀罕、太让人喜出望外了。就算在今天,他们肯定仍会象过去一样把各种好东东——包括自家女人在内——屁颠屁颠地用盘子装好了捧给美国大爷,同时还会以“国格”和“中国人的善意”的高度为美国大爷着想,生怕他们吃了亏,生怕他们玩得不高兴、嫖得不开心,会有损“台湾国”的“国体”。有了他们,呆湾一定强!呆湾一定强!不过俺估计这几位WW是万万不敢在靶场附近安家的,因为他们在电脑上码这类文字时释放出的那股子对美国大爷的“热诚”之强烈,一定足以让各类热寻的导弹偏离靶标,划出美丽的弧线直奔他们家而去……就是不知如果哪天解放军也到了岛上,能否受到他们如同等热度的欢迎?


有位WW对上面这张照片充满了唏嘘,看他的原话:

“‘北投温柔乡’一词是在1967年末由美国时代周刊命名,当时原本的内容是介绍北投温泉的景观与地热谷附近一带的温泉旅馆生意,更还同时刊登一位渡假的美军人员与两位女服务生共浴的照片.有人在问这张3P照片,是的,我手上有,但不是去图书馆翻找当年的时代杂志,而是以前买的一本Time-Life丛书里面正好有收录。实际拍摄时间可能是1966年,男主角是美军陆战队下士 Allen Bailey,不久就阵亡在越南战场,享年21岁,各位可以在越战纪念碑的网站找到他名字。两名女主角除非当时是未成年下海,现在应该至少也60岁了,可能正在台湾某地含饴弄孙,而早忘记有这么一张当年「肉搏拼经济」的照片了吧。”


此公似乎觉得卖春女回首当年,就应当跟老农回忆起年青时种出过的十多斤重的大番薯似的。俺简直怀疑如果此人自个儿的母亲当年若有过这种经历,他也会用这种充满了惆怅的优美笔调把它给写出来,说不定还要从技术角度探讨一下美国人的技巧给他母亲带来的感受。

类似的还有:“ 小弟读过的一本书[越战空骑之旅],其中作者为越战时的U机驾驶.在他的书中有提到,一年有一次可以到亚洲国家(泰国.香港.台湾.)轮休,而他有来台湾一次,台湾方面安排一位英语流利的年轻女子当地陪(据他描述是女孩们排排站让美军依官阶挑选).白天游山玩水,晚上就回饭店“炒饭”...小弟在想,这应该是台湾政府安排的吧?但是当时的教育程度普遍不高要到哪找英语流利又肯提供性服务的年轻女性呢?该不会是找救国团里的女大学生吧....(纯猜测.)”


瞧 瞧, 政府亲自出马,于是便能为友邦人士提供女大学生而不是普通柴禾妞,可把他给乐坏咧,俺都被他这股子活泼欢快的语气给感染了……俺再大胆预猜一下他没说出口的下一句话:“小弟若是女儿身,又生在当年,说不定也会热情投身其中呢,嘻嘻”


还有:“朋友协助查询联合报的会员数据库,证实以前看的书籍和国家图书馆所讲的并没有错误,1965年11月,驻越美军就已经将台湾正式列为渡假地:驻越美军将来此渡假下月一日起,将每天保持三四百人。他们的选择是有原因的:(一)治安好,有安全感;(二)物价廉宜;(三)观光设备还好得去;这些都是吸引的条件。渡假人都是消费者,这样的旅客任何地方都欢迎;如接待有道,在一定期间内,是一相当稳定的趋势;不论为什么理由,都该好好招呼他们。战场上下来的人需要刺激,去酒吧间的人自不在少数,但酒吧间不是一切,也不必把美国青年估计得太低,认定他们的乐趣仅限于一二方向,在此同时,耍为他们安排更多的项目,使他们能按照各人的兴趣,各有所适。咖啡店、茶室可以分分工,辟设各种不同性质的音乐沙龙。骑马、射击、游泳、打球,以至摄影、骑摩托车,都是青年人所爱好,虽无法集中一处,但韩国华克岭有的,这里也该有。我们所以作此建议,一方面固是待客之道,一方面也为了一个正当的动机,不要让没到过美国的中国人发生错觉,以为美国青年祇知道醇酒妇人。待客要诚,切不可有诈欺勒索的行为;莫因几十元美金,把国格和中国人的善意给卖了。”


“台北假期:台北被列为驻越美军的休假地区之一,驻越美军即将分批前来台北渡假;这件事为间的观光事业、游乐团体以及特种行业,带来了很大的兴奋,很多方面都在展开热烈的讨论,进行积极的安排,希望能做好这一票「生意」。美国军人,离乡背井,远涉重洋,深入南越丛林地带与越共游击队作战,经常出入于危机四伏的死亡在线;好不容易熬到一个假期,前来台北渡假,调剂身心的疲惫,这对于他们精神与情绪的稳定,当有重大的作用。虽然在目前,越南的剿匪战事与我们的反攻大陆,还没有构成直接的联系。但由于彼此的目标都是反共;在这共同一致的目标之下,殆可视为一个战争的两个战场。因此,这般来台渡假的美军官兵,不仅是我们的「顾主」,而且也是我们的「战友」。从观光事业、游乐团体以及特种行业的「生意眼」来看,能够在「顾主」们身上「捞」上一票,当然最好;甚且是捞得愈多愈好。然而,我们毕竟是礼义之邦,对于休戚相共的「战友」,却不能见利忘义,为小失大。放长线,钓大鱼;做生意不能不购求商业道德与信用。如何使来台渡的驻越美军能享受一个愉快的「台北假期」,其影响将是既深且远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