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梁山好汉绰号的文化审视

元帅的元帅 收藏 12 9316
导读:耐庵的《水浒传》开创了英雄侠义小说称呼人物的一种传统,即为小说中人物取绰号来标识传扬此人物的长相、武艺、出身、才智、本领、品性等。因此研究者注意到了并着手研究水浒人物绰号这一独特现象。早在1984年,曲家源先生就撰文考释了梁山108名好汉绰号的来源①;此后有人陆续撰文,有的分析了人物绰号与情节之间的关系②,但是更多的则是研究绰号与人物性格之间的关系。笔者自以为,由于《水浒》人物特别是梁山好汉的绰号不只是作者的杜撰,有相当一部分是作者综合了话本故事和民间传说中水浒人物的名号,使之更加系统和全面。水浒人物特别是

耐庵的《水浒传》开创了英雄侠义小说称呼人物的一种传统,即为小说中人物取绰号来标识传扬此人物的长相、武艺、出身、才智、本领、品性等。因此研究者注意到了并着手研究水浒人物绰号这一独特现象。早在1984年,曲家源先生就撰文考释了梁山108名好汉绰号的来源①;此后有人陆续撰文,有的分析了人物绰号与情节之间的关系②,但是更多的则是研究绰号与人物性格之间的关系。笔者自以为,由于《水浒》人物特别是梁山好汉的绰号不只是作者的杜撰,有相当一部分是作者综合了话本故事和民间传说中水浒人物的名号,使之更加系统和全面。水浒人物特别是梁山好汉的绰号不仅反映了作者的文化选择审美观念,而且还反映了一定时期、一定的社会条件下社会民众的心理需求、道德趋向甚至政治倾向。因此,还可以从更深的层面上把握梁山好汉绰号的美学作用。


“绰号之于人物,有一定依据,且往往出在出场人物的‘自报家门’或第三人的介绍州言辞中,全无作者杜撰之迹”③那么,我们就从人物出场话语模式入手。《水浒传》人物出场常用的话语模式是“绰号+姓名+籍贯”,顺序会有变化,但绰号决不可少,与《三国演义》、《说岳全传》等小说人物出场的话语模式有明显不同。《三国演义》和《说岳个传》人物出场话语往往把人物的家族关系、祖籍名望或姓名表字摆在突出地位,从文化选择机会的角度看二者在称呼人物时首先为个体寻找社会坐标,将个人纳入到社会体系之中,为人物进行社会定位,都体现了传统的社会木位观念对个人本位观念的权力制约。在这样的个体意志从属于社会意志、以社会为本位的出场话语中,人物的家族关系、籍贯、郡望和姓名表字自然处于主要和突出的位置,绰号没有立足之地。而《水浒传》的人物出场话语则将人物绰号和姓名并置一起,绰号流传的范围有时比姓名流传的范围还要广泛,在一些场合绰号的威风程度超越了甚至取代了姓名,成了人物首要的最响亮的标志和符号。这样的出场话语则体现了非主流文化(平民文化)的选择倾向:绰号的命名没有正统的主流文化的规范约束,用字以及来源比较复杂;绰号表明了特定社会圈子内对人物的评价臧否,而这种评价臧否往往是道义上的、世俗化的、平民化的落梁山好汉人多数人是平民出身,只有姓名没有字号,绰号在一定意义上行使着字号的功能,传达出对普通人物、下层人物的接纳、认可甚至是尊重。“小民”、“细民”的生命尊严、人格品性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在封建社会文化中找到了自己的合理地位。曲家源先生认为,多数水浒人物的绰号只能代表人物某一方面的特点,甚至不是主要特点,有此绰号与人物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正说明了作者一是如实地反映出了绰号命名的随机性、标准的不确定性,流露出对非主流文化尊重和认同。相反,如果作者将人物绰号加工整理出“有系统的、深刻的意义”和“严格的标准”,那么,水浒的绰号就不再是世俗化的、非主流文化的,而是文人化的、一统于主流文化的。


从深层社会文化来看,《水浒传》突出绰号地位还反映了宋代时期以来人的意识特别是主体意识在崭新的层面上又一次觉醒。《水浒传》产生以前,文化领域有过几次“人的自我意识”的觉醒,但往往只是知识分子高行蹈世的“主流文化人格”的觉醒,而不是社会全体成员特别是平民百姓的人格觉醒。市民文学产生后,在封建社会中没有文化发言权的平民百姓,在文学领域有了自己的文化话语,处于社会底层的并通百姓作为文学的主角进入了文学作品,普通百姓的人生意义、生存价值、生活空间得到了关注。宋代时期的《水浒》故事和戏剧一改以往市民文学对普通人物关注的视角,突出普通人物的理想抱负、人格尊严和社会影响。《水浒传》在相当程度上将非主流文化视野中的独特现象——绰号作为指称标识人物的主体符号,取代了主流文化视野中的表字雅号的地位,以此传达人物对自身或他人对该人物主体人格的自信宣扬,与宋代以来市民文学的新趋向是一脉相承的。 鲁迅先生曾指出,梁山好汉的诨名(绰号)不过着眼于形体,并不能提携人物的全般[5],邓骏捷也说:“(水浒)人物行为未有充分印证出绰号所代表的性格特征,或流于表面化⑥。其实作者不是单纯以绰号揭示人物性格,而是赋之了绰号更深刻的功能,即借此弘扬英雄主义,反映了当时社会对民族英雄的呼唤和渴盼。《水浒传》人物绰号以独特的形式通过两种主要方式反映了这一社会民族心理,表达对正义英雄、民族英雄的赞美。


一是通过绰号用字来间接传达,这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认识。首先,一部分水浒人物以古代英雄特别是将才的名号为绰号。水浒人物在民众的眼中不是一般的占山为王的草寇,而是寄寓着人民热切企盼的古代英雄的化身。《水浒传》中以这种方式命名的绰号不多,但用的全是赫赫有名的人将的名号。例如,花荣的绰号是小李广,用字源于酉汉名将李广。郭盛号赛仁贵,源于唐朝人将薛仁贵。其他如病尉迟孙立、小尉迟孙新、小霸土周通都属于这种命名方式。杨来胜称这属于“以‘知’写‘不知’的手法”,在“表现、突出人物形象方面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其次,一部分水浒人物绰号用字来自于人物所用的兵器。因为此人精于使用这种兵器,}同时也反映出此人的武艺高强。如徐宁以金枪手为绰号,类似的还有双鞭呼延灼、没羽箭张青、双枪将董平、大刀关胜等。再次,以龙、虎等孔武有力的猛兽或阎罗、鬼判等令人畏惧的神怪为绰号。如公孙胜号入石龙、林冲号豹子头、阮小七号活阎罗、鲍旭号丧门神。这此绰号给人的第一印象乃是此人物强悍勇猛,或者武艺超强,或者有特殊的本领。值得注意的是,以阎罗、鬼判乃至于以有毒的蛇虫命名的绰号与人物的品性并没有直接密切的联系,甚至毫无瓜葛,这说明作者为人物取此绰号的意图不在于贬低人物的品性而是在褒扬人物过人的本领。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