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四十六章 风云突变(下)

脆弱的芦苇 收藏 1 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坐落在港城金融街东端最繁华地段的西南证券交易所迎来了它自成立以来的第一万三千零一十八个交易日。早上八点多,阳光照射在证券交易所门口的一头昂首奋蹄金牛身上,点点金光耀人眼目,虽然还没有开门,金牛旁边已经围满了等待的人群。

尽管还有一段时间才开盘,可是人们已经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兴奋地小声讨论起来。

“你说今天的大盘走势会如何?”一名容貌艳丽的年轻女子侧过头问身旁的男子。

男子兴高采烈地说道:“已经连涨一周了,我看今天大盘一定看涨!这些日子是我们小股东的幸运日!想不发都不行啊!”

女子闻言露出开心的笑容,连连点头道:“我可押了两百多万在上面呢!若是不涨那我可就要去跳楼了!“

“我看你不会跳楼——”旁边一名老者笑嘻嘻插口道:“你是要坐直升飞机了!两百万一定会翻到四百万的!”

“是吗?哈哈哈……”年轻女子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 ※ ※ ※ ※

证券交易所的玻璃门一打开,门外等待的人群便蜂拥而入。偌大的大厅内挤满了期待的人群,工作人员开始在里面走来走去,做着开盘前的准备工作。大厅内虽然人数众多但并不慌乱,反显得十分宁静。大部分人都静静伫立,抬头仰望着头顶上巨大的电子显示牌紧张等待着。但此时,屏幕上只是黑忽忽的空旷一片。

当电子屏幕上的第一行数据开始跳出的时候,大厅内的众人纷纷吁了一口气,红色的数字!这意味着今天又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众人紧张的情绪开始舒缓,片刻之后,整个电子屏幕上已是鲜红一片!大厅内开始涌动起来,不少人已经在大声地高谈阔落起来。

“你看怎样?我说今天大盘看涨吧?已经连续一周拉升,今天没理由不涨啊!”一名男子得意地拍打着同伴的肩膀,嘴角露出难以抑制的笑意。

“看来今天又是火红的一天了!”“嘿,兄弟,今天收盘怎么去喝一杯如何!”“看着个样子,我今天又能小赚一笔了!呵呵……”

“看样子别说大盘破40000并不意外,我看本月突破50000都有可能啊!”“就是、就是!”

……

众人议论纷纷,但都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之情。

短短十多分钟的集合竞价时间过去后,大盘以跳空500多点的姿态轻松拉出一条笔直的红线。

大厅内三三两两的人群聚在一处,散漫地交谈着,偶尔瞥一眼头顶上方的大屏幕或随意地敲一敲自己身前的交易电脑。在大盘的即时K线界面上,斜斜的白色曲线角度极佳地一点点向上攀升。

三十分钟后,大盘即时曲线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弯头,众人的心里不由得一紧。随后形势开始急转之下,大盘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高台跳水。弯头处的白线仿佛突然失去了动力,一下子耷拉下来,瞬间将挺立的K线拉成一个锐利的尖角。眨眼之间,跳空的500多点便消失不见了。20分钟后,不少人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双手开始在键盘上飞速的敲击起来。

大厅的电子屏幕终于出现了震撼人心的绿色数据,而且由红翻绿的速度越来越快,短短10多分钟后,屏幕上已经找不到两行连续的红色数据。而大盘的点数开始20点、30点的急速狂泻起来。

众人望着眼前几乎不可思议的一幕不由得呆住了,许多人张着嘴愣愣地看着大屏幕上的数据脸色开始由红转青。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叫道:“快逃吧!”

顿时大厅里忙碌起来,只听见一片“劈哩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了抛盘的行列。而大厅里的电话开始一个接一个疯狂鸣叫起来,委托下单的指令不绝于耳。

到中午收盘的时候,大盘以狂泄1000多点的记录使得绝大多数的人脸色变得惨绿一片。几分钟后,交易指令终结,大厅里一片死寂,众人满怀沉重的心情,呆呆伫立在大厅内久久不愿离去。

午评时分,众多报刊杂志、电视、电台媒体纷纷以显著标题报道了本日上午证券市场的风云突变,只是大多数的股评家仍对大势抱有绝对信心,称这只不过是大盘冲高回落技术整理的短暂趋势而已,以前几日大盘强劲的走势和当前的消息面分析,午后大盘必将重拾升势,一洗今日早盘暴跌之辱。

午后开盘时分,满怀侥幸心理的投资者们并未迎来想象中的奇迹发生,开盘伊始便有无穷无尽的抛盘汹涌抛出,使得大盘股指加速步入跳水轨道。每次试图挽回颓势的护盘资金扔出,便有愈加凶猛的抛单全力打压下来,到下午2点30,一切有效抵抗都已经停止。许多人眼露茫然之色,面色惨白地静静观看股指一点点向下跌落,一颗心亦随之缓缓向下沉去。

当日收盘,大盘指数以狂跌3000多点的惨烈形势刷新了港城股市近10年以来的单日跌幅记录,千余个股跌幅超过15%,而大盘指数更以普跌9%的记录给众多踌躇满志的投资者以当头一击。

在交易大厅内,一名衣着普通,架着墨镜的年轻男子手插在袋中静静地观看了整个下午的交易过程。收盘过后几分钟,男子出了大厅,掏出手机迅捷地拨了一组号码。

※ ※ ※ ※ ※

西城区警署黄岗办公室内,一大早黄大督察便和骆华探长神秘兮兮地出去了,到傍晚也没有回来。李若兰独自一人静静地呆在黄岗办公室内专心致志地研究陈凯量的案件卷宗。此时,怀中的手机突然响了,李若兰一怔,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应道:“喂!”

“兰花姐,有新情况了!”手机中传来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

“什么情况?”李若兰眉头一蹙。

“今日起股市全线下挫!刚刚收盘时股指已跌去3618点,跌幅达9.05%。我们怀疑可能有不明资金介入!”

“什么?”李若兰心内一惊,沉思片刻,道:“资金来源查明了没有?有具体目标吗?”

“现在还没有,不过我们分析可能与前几日推高股指的神秘资金密切相关。”年轻男子急急地道。

“速去搜集相关信息,弄清楚是什么资金在暗中捣鬼,其目的又是什么?还有,告诉队员们不要引起他人注意,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泄露自己的身份。”

“是!”

挂掉手机之后,李若兰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不安,起身在室内来回走了几步。这时,门口一响,黄岗闪身进了办公室。

一进门,黄岗便道:“若兰,有线索了!”

“什么线索?”李若兰闻声一振,立定脚步。

“我们的人发现了黑狼巴比的行踪!”黄岗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杯急急喝了几口,沉声说道。

“黑狼巴比?人在哪里?”李若兰突觉眼前一亮,情绪立刻振奋起来。

“我们刚刚得到线报,黑狼巴比昨天夜里已经乔装成一名商贩偷渡出了沙嘴湾,前往日本去了!”黄岗眼芒一闪,冷然道:“我们已经通知了日本警方,我打算派人去把他抓回来!”

“这……”李若兰突然冷静下来,在室内踱了几个圈子,突然道:“我觉得暂时不必惊动黑狼巴比,抓他回来未必是最好方案,我们不妨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黄SIR,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如何?日本警方由我来交涉,你的人先不用管了。”

“若兰!”黄岗一瞪眼道:“你想干什么?黑狼巴比可是在我的地头犯的案子,莫非你想和老哥我争功不成?”

“什么呀,你想哪去了?”李若兰娇嗔道,“黄SIR,我怎会抢你的案子?黑狼巴比犯案好几天了,现在才偷渡出去,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想他一定另有目的,我们有必要搞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与日本方面还有什么牵涉?仓促抓回来未必问得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如悄悄跟在他后面顺藤摸瓜,放长线钓大鱼岂不更好?”

“那也该由我的人去办,就不劳若兰你了吧?”黄岗紧盯着李若兰,慢悠悠地道,“你来港城这么多天,每次都是一个人出面和老哥我打交道,还有几个朋友却一直鬼鬼祟祟地隐在暗处,这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这……”李若兰不由一怔,半晌突然叹口气,笑了起来,道:“黄SIR,你真是好眼力……好吧,有些事我也该告诉你啦!”

顿了顿,脸容一整,肃然道:“其实我来港城确实另有使命,但事涉机密恐怕不便相告……我们怀疑近期港城发生的诸多事件都不是孤立的,可能和一宗国际阴谋有关……日本方面我们已有人手先期派出,所以交与我们来办可能会方便一些。”

“是吗?”黄岗闻言不禁呵呵大笑起来,“能劳动‘木兰花’亲自出马的一定不是普通的案子,既然事涉机密,我也就不多问了,不过,如有新的进展你可不要藏私啊!”

李若兰听了不禁“咯咯”娇笑起来,“黄SIR你就放心吧……”轻叹一声,接着道:“其实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虽然你我探查的着眼点不同,但港城的案情错综复杂,查到最后恐怕很难分清彼此……黄SIR,我打算亲自去趟日本。”

“好吧。”黄岗凝注李若兰的眼睛,频频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希望我们能通力合作,力求早日有所突破。如有需要,我这边的一切警力皆可由你调度……你打算何时前往日本?我叫骆华陪你前去吧。”

“可能还要等两天,”李若兰沉吟道:“港城恐怕又要有事发生了!”

“什么?”黄岗一惊,急忙问道。

“现在还说不清楚……”李若兰迟疑道:“明天你还是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