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戏说婚姻与汽车工业[版主已阅]

berlingeng 收藏 3 60
导读:[center]闪婚、试婚以及走婚种种 ——戏说现代婚姻观与汽车整合商业模式[/center] 不可否认,从传统角度看,婚姻与汽车风马牛不相及。当“全球化”开始在人们的嘴里泛滥成灾时,现代婚姻与汽车工业似乎开始存在某种可以类比的特征。从物质文化变迁的角度看,现在的男女都有独立的经济来源,现代婚姻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结合,更现实的意义是两个人出于物质生活、人常伦理的需要。感情不再是维系婚姻的绝对因素,经济与文化联合的婚姻关系中,“共同需要”的心理基础才是维系双方关系的同心结。 曾经“天堂般婚姻”

闪婚、试婚以及走婚种种

——戏说现代婚姻观与汽车整合商业模式



不可否认,从传统角度看,婚姻与汽车风马牛不相及。当“全球化”开始在人们的嘴里泛滥成灾时,现代婚姻与汽车工业似乎开始存在某种可以类比的特征。从物质文化变迁的角度看,现在的男女都有独立的经济来源,现代婚姻可以说是两个人的结合,更现实的意义是两个人出于物质生活、人常伦理的需要。感情不再是维系婚姻的绝对因素,经济与文化联合的婚姻关系中,“共同需要”的心理基础才是维系双方关系的同心结。

曾经“天堂般婚姻”



在考证闪婚、试婚及走婚产生的社会根源时,“煲老汤”终身制婚姻结构即告分崩离析,“存在即合理”时下被某些社会学工作者当作临时的佛脚来抱。闪婚、试婚及走婚彻底颠覆了传统意义上的婚姻模式,城市化浪潮使人们对闪婚等新观念的接纳,成为了汽车工业整合自觉学习的导师。如果说现代社会文化的宽容与变迁是闪婚们赖以生存的温床,那么在这张床上同样巫山云雨的还有汽车厂商们。




很多人应该不会忘记1998年5月6日,这一天全球媒体都在为世界工业史上最大的一宗商业兼并案而欢呼。这一天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以383.3亿美元的价格“闪电”收购美国克莱斯勒公司。美国媒体把克莱斯勒叫做“美国的女儿”,那时候,所有人都在“全球化”这个旗帜下,被鼓舞的热血沸腾,以致于很多媒体把戴—克的合作称为“天堂般的婚姻”。正是9年前,戴姆勒—奔驰的“铁血总裁”施伦普(the man who swallowed Chrysler)推动完成了这个汽车工业史上最大的一宗兼并案,同时也一直在为这桩新婚姻搭建的爱的小屋辛勤劳作:文化的融合、成本控制、技术专利……但戴—克闪婚后只是一厢情愿付出,希望中的夫唱妇随始终没有如意想中一样出现,到今年戴—克分家为止,戴姆勒—奔驰还不得不为这家日渐没落的底特律公司付出代价。



无独有偶,施伦普本人的婚姻也并非一帆风顺。他是戴姆勒-奔驰一手培养的高层,从16岁的学徒工到CEO,施伦普服务戴姆勒44年。他是个登山发烧友。和所有的攀登者一样,他的感觉敏锐,深知情况一旦恶化,就应该适时候离开山峰。在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他和伴随他十几年的高级助理Lydia走到了一起。




戴安纳王妃的婚姻与戴—克兼并案基本同时发生,查尔斯在旧情未了的情况下,与戴安纳成婚,为这桩貌似盛大的婚礼埋下了分道扬镳的伏笔。20世纪末影响范围最广的闪电式的婚姻和商业兼并,最终成为现实主义的悲剧典范。



在世界汽车工业集团之间兼并、合作进行的如火如荼时,我国的造车工业开始意识到“旺夫运”“帮妻运”的奇妙。上世纪90年代,一汽、东风及上汽的三大,北汽、天汽及广州标致的三小构成了我们乘用车工业的家底格局。由于我们的的造车工业始于商用车,而非乘用车,这是确立“以市场换技术”原则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三大三小企业与丰田、本田、通用等世界著名厂商开始商业联姻,以他们的技术作为中国市场拓展的交换条件,各企业之间的闪婚、试婚及走婚贯穿20世纪末21世纪初。如同戴—克婚姻的悲情收场一样,国内外汽车厂商的合作如经营现实婚姻般也有种种难处。天汽与丰田合作伊始,信誓旦旦的要把夏利做成中国的国民车,天津大发、天津夏利遍神州是天汽人骄傲的资本。但好景不长,夏利的销售环节及车型开始出现问题,如果把婚姻的弱势一方看做女方,此时的夏利已经开始人老珠黄。果然,婚外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汽与丰田谁先向谁暗递秋波已不重要,一汽最终收购天汽成为中方股权持有人。




“走婚”下的利益最大化

闪婚为什么面临失败的陷阱?兼并为什么会有消化不良的危局?如果说爱是婚姻的最大理由,那么于汽车厂商们而言,利益是兼并合作的原始推动力,毕竟对于商人而言,只有谈不拢的价钱,没有做不成的买卖。如何把闪婚带来的潜在危险系数降到最低?于是试婚理所当然的成为首选,体检、个人财产的公证、权利义务的划分等等,但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试婚也不是维系婚姻牢固的终极手段,始乱终弃从未落幕。去年,南汽购买罗孚让全世界为之侧目,从婚姻的角度来看,罗孚的故事似乎具有莎士比亚戏剧式的悲情色彩,被宝马收购后,婚前曾答应的20亿“嫁妆”没有兑现,她又被宝马仅以一英镑的低价出让给凤凰集团,然后飘洋过海来到中国,其“女儿”ROVER却被福特半路抢婚,虽然之前信誓旦旦的表示要对ROVER好,不会把她出售,但今年8月还是传出了福特出售她的消息。



既然闪婚、试婚都是存在着极高危险系数的风险抉择,剩下的选择似乎只有走婚了。走婚,基于双方高度独立自治,只是各自有某种需要时,才进行合作。距离产生的美,似乎可以尽可能地规避因文化、专利、产权等因素带来的干扰。在现代社会中,如果以年龄划分,走婚兴起主要分布在中老年人群,这群人走婚的重要前提是以感情为前导,不存在“第三者”,也不存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不存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双方仅在周末时见面。



当造车工业的合作、兼并走入穷途末路时,走婚不失为一种对比框架理论下的优选,因合作、兼并而负债累累的厂商们,似乎也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PSA在中国开始做了这方面的探索,PSA与东风合作后,标致进口的中国事业也在一年后启动,他们基于双方合作的共建的网络平台,让进口标致进入中国市场是借鸡生蛋的明智之举。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在婚姻的双方,男人更看重那种风险小、成本低的感情,以试婚为幌,行闪婚之实,终于走婚。为减少投资风险,男人看好了AA制、周末夫妻。对于汽车厂商来说,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联姻,不管以何种身份出现,都挣不脱价值交换的锁链,仅以利益需要为前提的合作有效降低了全面合作带来的减员增效、技术转让等难题。在现代社会文化包容变迁的影响下,女人自我的清醒意识,让女人的独立果敢化,让婚姻中的弱势不再弱,强势不再强。好比我们汽车工业的发展思路:以市场换技术,步履蹒跚了许多年,最终却也让自主品牌成长了起来。


(铁血首发 转载注明)




既然“(铁血首发 转载注明)”,请在博客中跟贴说明

本文内容于 2007-9-22 22:50:38 被大口径主炮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