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是多雨的夏季,

树下的黄昏充满离情别意。

斜阳映照出一个依依惜别的故事,

然而却没有泪滴。

一脸别情掩下,

硬是装出笑意,

互道一声珍重,

然后各奔东西。

谁也不曾回首,

怕碰落那欲垂的......欲垂的......泪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