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三)--我听过的谣言


我的童年是在南京郊区的一个乡镇里度过的,在我上小学初中的时代,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听说过许多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谣言,这些谣言当时说起来都是有鼻子有眼的,而且发生地就在离我家方圆不到十里的地方,许多人信以为真。前几天和同事们无意中说起来,一位山东来的同事竟然也听说过类似的谣言,看来谣言的影响力真是不可小觑。信手拈来几枝,只求博大家一笑。


秦淮河怪


大概是1987年左右的夏天,几个农民声称在秦淮河里看见了一只巨大的河怪,先说是几十米长,后来没几天已经有人说是一百多米长了(足够申请吉利斯世界纪录了),所有看见的人都说是亲眼所见,发现的时间都是在晚上大概八九点钟的时候。一开始我们家人也不相信,可是后来附近的几乎农民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先是一家人的一群鸭子去秦淮河找食吃,一眨眼就不见了,一群鸭子少说也有二十只吧,什么东西能在一眨眼的时间把它们全部干掉,只能是河怪了;后来又有一家人的一只牛在秦淮河喝水,也是一眨眼就不见了,只剩下半截缰绳,听说这次闹大了,市电视台的人都来,那家人对记者信誓旦旦的说是真的(牛丢了可能是真的),愿负法律责任,这可就恐怖了,一眨眼干掉一群鸭子没什么,一眨眼能把一头牛干掉,那该是多大个的怪物啊。这下人证物证俱全,由不得你不信了。


一个周六的晚上,我们一家人和邻居一家人结伴去看河怪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去河边乘凉了。一路上的人还真不少,都是去看河怪的,还没到河边,有少数人回来了,说前面好多公安设卡,不让进去看,还来了一个连的解放军协助公安维持秩序。到了大堤上一看,公安和解放军真的在设卡呢,可是这样一来,大家觉得更刺激了,这河怪连公安和解放军都惊动了,看来来头真的不小。世界上的事有时就是这样,你越是堵,他越是信,大家心里想啊,没有你堵它干什么,肯定有;你不去堵吧,大家心里又想啊,你不堵,就说明你也信,反正他要是信,你怎么做都没用。不好意思,扯远了,咱还回到那天晚上,我们绕了一点路,从农民的田地里走过去到了大堤,嗬,像我们这样进来的人还真不少,几个公安把我们像赶鸭子一样从这头赶到那头,一边吆喝着:“看什么看,都是假的呀,快回去吧。”可我们被赶来赶去总也不离开大堤,他们也没办法,我们在大提上走走总不违法吧。遇到的解放军态度倒是很好,耐心的对我们说:“请大家不要相信谣言,快回家休息吧。”我们也不理。过了一会,河里传来“突突”的声音,“来了来了”人群中一片兴奋,再一瞧,原来是公安巡逻艇,上面还闪着警灯,探照灯朝河面上扫。公安巡逻艇原本的意思是,我们在河里总比你们看的仔细吧,我们都看不到河怪,说明根本就没有什么河怪。可我们当时不是这样想的,你政府来的人越多,越说明这河怪不是空穴来风;再说了,看不到河怪看看巡逻艇也好啊,别笑话咱乡下小孩子没见过世面,平时见到个乡派出所的三轮摩托警车还觉得新鲜呢(第一回里我们砸的吉普警车是隔壁乡的),更何况是带警灯探照灯的巡逻艇。等了近两个小时,河怪没来,蚊子来的不少,这些荒郊野外的蚊子也没见过世面啊,平时叮田鼠野猫叮惯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细皮嫩肉的人类,那还不饱餐一顿,最后我们实在抗不住,回家了。


那个夏天一过,再也没有人提到过河怪了,也再也没有人丢过任何家家禽或家畜,悄悄地,河怪走了,正如它悄悄地来,没有挥一挥手,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群鸭子和一头牛。(河怪:我冤枉,那鸭子和牛不是我干掉的。秦淮河:我更冤枉,我哪里有你这个河怪。)


十里秦淮真的有河怪吗?这还是一个迷。我们姑且从常识推理之,河怪长几十至一百米,就算80米吧;河怪的宽度没有人报道过,大堤距离河中心约三四十米,晚上从这个距离若能看清,想必河怪体宽至少1米,(说不定还不止,因为牛被河怪吃后,河水无半点血迹,说明河怪可以整吞下一头牛,)则河怪的体积为0.5?.5?.14?0=63立方米;河怪白天不见,晚上浮出,说明身体密度与水接近,则体重为63吨。一个动物要长到这么大,该吃多少东西呢,本人不才,望动物学家告之,我们就算这是只怪物,只吃不拉,而且吃下去的食物全都转化成自己身上的肉,它也得吃800斤的牛157头,看来一头牛一群鸭子是远远不够它塞牙缝的。


红伞?红衣?红布


大概是1991年,我们家所在的乡突然流行出一个传奇故事。在几天前,隔壁A乡的卫生院里,一名孕妇生下了一个女婴,护士包着女婴去称体重时,女婴突然开口说话了:“我的体重五斤半,今年天下小孩死一半,要想破除此劫难,外公外婆买红伞。” (天降神童啊,不对,是天降神人,可惜文采不咋得。)说完女婴就死了,护士一称体重,不多不少,正好五斤半。(看来神人是来传旨救天下小孩子的,使命完成也就该回去复命了。)这可是好几个医生护士当场听到了,都是有名有姓的医生护士。这下所有的外公外婆们急了,赶快去买红伞,可不能为了几块钱害了宝贝外孙外孙女一条命啊,我们周围地区的红伞都卖脱销了,去外地买;外地的红伞也卖脱销了,听说红衣服也能代替红伞,那就买呗,现在计划生育了,家家就一个外孙外孙女,绝不能出意外啊;红衣服也卖脱销了,买红布自己回来做,于是乎N多年积压的红布也卖光了。可是有些外公外婆不在世了,怎么半?爷爷奶奶买,爷爷奶奶也不在了呢,随便什么长辈买都行。你看那一阵子,满大街四五岁以下的小孩子,清一色,不对,是红一色红伞红衣红布。可过了一阵子,大家回想起来,到底那神人原话是怎么说的,到底谁亲耳听到的,去A乡的卫生院里一打听,根本没这回事,也没那几个医生护士,A乡的卫生院里的人被问烦了,说是B乡的卫生院里传出来的。再到B乡的卫生院里打听,也没这回事,又有人说,是C乡的卫生院里传出来的――到了最后,变成是我们乡卫生院里传出来的的了(大家◎#¥%)。


你问到底有没有神人传话这件事,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有几家外公外婆们不信邪,什么都没买,他们家孩子到目前为止还好好的。这场风波过去了,卖红伞红衣红布的商人小赚了一笔,但是也没有人受害,买东西的外公外婆们虽然花了几个钱,却充分表现出了对外孙外孙女的关切,至于没有买东西的外公外婆们,则充分体现了其英明和睿智,转播者没得到一分钱的好处,却体现了对别人家孩子的关心,(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计划生育针


大概是1983年,我刚刚上小学,有一天早上去学校,发现偌大的校园里几乎空无一人。班上仅有的两三个同学神秘兮兮的告诉我,现在外面正在抓小孩,抓到了就给小孩打一种什么什么针(他们也说不清楚是什么针,我更听不清楚是什么,现在想来,暂且称它为计划生育针),针管有这么粗,照他们比划的有小孩的大腿那么粗,针头有这么长,照他们比划的有小孩的小腿那么长,男孩子打太阳穴,女孩子打肚脐眼,一针下去,小孩子当场就没命了,所以现在同学们都不敢来上学了,他们也是到了学校才知道的,现在吓得也不敢出去。很快老师们就出来辟谣了,说只是几个差生不想来上课,就编了这个谣言,骗大家都不要来上课。


也许此谣言只是几个小学生编出来的,但是当是计划生育政策出台不久,有没有可能是反对计划生育的人编的呢,年代久远,已经无从查起。


谣言,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低级,外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当事人事过境迁也觉得可笑,但是为什么当时就会深信不疑呢?


各位读者,如有在南京长大者,对于本文叙述的三个谣言若有补充,置疑或不同版本,欢迎回帖告之;如有南京以外的读者,童年时也听到过类似的谣言,也请回帖告之,不胜感谢。


本文内容于 2007-9-18 8:53:54 被lonl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