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骅市博物馆坐落于现代化新兴城市黄骅市市区渤海路中段。博物馆前整洁宽敞的大院中央是黄骅烈士的塑像,塑像雄壮魁伟,烈士双目炯炯有神,瞩目远方,人们从他那高大的身躯仿佛可见沸腾的热血和坚毅的品格。在馆内回廊中图文并茂地系统介绍了黄骅烈士的革命生涯和光辉业绩。在黄骅烈士牺牲的大赵村,还保留着当时黄骅参加会议的土房。市区内,松柏交荫的黄骅烈士陵园里树立着黄骅英名的牌位。

黄骅,原名黄金山,1911年出身于湖北省阳新县良上村。自幼家境贫寒,因生活所迫,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到地主家里放牛,受尽了地主的打骂和虐待,在他幼小的心灵上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黄骅15岁时,家乡革命兴起,相继建立了许多革命组织,良上村成立了儿童团,黄骅被推选为联村儿童团团长。1928年,黄骅17岁参加了阳新县赤卫队,他工作积极负责,出色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各项任务。1929年黄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0年5月,他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工作热情奔放,积极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在他的带动下,不到60户的良上村,就有14名青壮年参加了红军。以后他又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到达延安。黄骅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参谋长等职。1941年4月任一一五师教导六旅副旅长,同年7、8月间又调往冀鲁边军区任副司令员。

黄骅生活俭朴,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他身居要职,体弱多病,按规定他可以吃“保健饭”,但他谢绝组织上照顾的“保健饭”,与战士们同吃一锅饭,同饮一锅水,同甘苦,共患难。黄骅经常教育干部和战士:“不要忘记过去,不要忘记老百姓,要时刻关心群众的疾苦。”1942年他在狼坨子村养病时,坚持同战士一起吃煮玉米和煮黄豆。当他发现机关食堂伙食不好时,亲自下炊事班,想方设法改善伙食,使干部战士都很满意。黄骅同志,牢记党的教诲,把艰苦奋斗的作风作为传统至宝,他穿的衣服和战士们一样,从来不搞特殊,由于行军打仗频繁,鞋子很费,他的一双布鞋,破了就补,补了再穿,鞋底磨透了也舍不得丢掉。

黄骅自强不息,勤学苦读的学习精神难能可贵。只要对革命工作有用的知识,他都如饥似渴地去学习钻研。无论是在跋山涉水的长途行军之中,还是在激烈战斗的间隙,他都孜孜不倦地学习,从不间断,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求知欲。他有一个铁皮做的小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书籍,随身携带,有空就打开学习,他把这箱子看的比生命还重要。他身边的同志都把这铁箱子叫做司令员的“智囊宝箱”。由于他坚持刻苦学习,因此文化程度、政治水平、思想修养、军事素质都有惊人的提高。呈送上级的请示报告、战斗经验总结、部队教育讲话等都是他亲自动手写出,从不请人代劳。

黄骅对干部和战士的学习,同样抓得很紧。他专门召开会议,给大家讲学习的重要性,并且带头执行机关人员每天学习两个小时的制度,他身体力行,在他的带领下,司令部很快掀起了一个学习政治文化的热潮,对加强部队的思想建设,提高战斗力都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黄骅调任冀鲁边军区副司令员后,以高昂的革命热情,领导冀鲁边军区军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运动,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在边区工作期间,黄骅最先发现了一一五师教导六旅旅长兼冀鲁边军区司令员邢仁甫的消极动摇情绪,对他进行了严肃耐心的劝导。邢仁甫以为黄骅发现了他的叛变行为,伺机谋害黄骅。1943年6月30日,天空阴暗,细雨蒙蒙。这一天,冀鲁边军区司令部在新青县大赵村召开侦察会议,分析敌情,部署新的工作。黄骅一早起床,没顾上吃饭,就由小赵村赶到大赵村参加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司令部参谋长陆成道、侦察副股长崔光华、除奸科长陈云彪等人。

会议紧张地进行了一天。下午6时,军区手枪队队长冯冠奎奉邢仁甫密令闯入会场,凶猛地开枪射击,黄骅当场遇难。黄骅同志牺牲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冀鲁大地,广大干部、群众悲痛不已,人们都纷纷前来为烈士致哀送行,人们为平易近人的黄骅烈士的离去而惋惜,大家化悲痛为力量,决心以高风亮节的烈士为楷模,向黄骅烈士学习,继承他的事业,努力奋斗。

英烈垂青史,浩歌贯长空,党和人民永远不忘黄骅同志的丰功伟绩,为了纪念黄骅烈士,边区政府于1945年8月,决定将新青县正式改名为黄骅县。1989年国务院批准撤县建黄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