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之花绽放与否成败只在呼吸间

那时天空连线 收藏 0 0

记得欣赏过著名漫画家蔡志忠先生的作品《禅说》,里面诙谐的语句和简洁的线条,透漏着“禅”的无止尽的深奥。我不敢说我已参透其中,但是注解人人看而懂之,注解者有资格注解,则其水平可见一斑。相信有水平的注解者的解释,如同相信多曼斯基的能力一样,无需变本加厉的质疑。

《禅说》中的一则讲到,世尊问众****,“人生有多长时间?”一****抢曰:“五十年。”世尊笑否。一****答曰,“四十年。”世尊再否。“三十年?”世尊仍否。众****疑惑不解,那人生究竟有多长?世尊徐徐道来,“人生只在呼吸间。”

多么熟悉的感觉!还记得米卢吗?他曾经问过我们的中国球员,足球场上最重要的什么?有人说是战术,有人说是意识,有人说是技术,有人说是身体,米卢一一否定,“足球场上最重要的是下一个动作。”而,下一个动作的主动被动与否,来自于现在的动作的展现。

现在对于多曼斯基和她的女足,我们的希望,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实现那个倒着看音符的不靠谱的冠军?是满足那些大饼卷馒头就着米饭吃的半天噎出来某句话就成了真理的某某领导的政绩积累?还是让像傻小子看画一样一张的国内众多“专家”在评头论足中得到惬意的快感?

“现有体制之残缺”已经成为了一块羊头,可以让任何人挂上自己的狗肉去兜售给爱看球的和不爱看球的朋友。女足好时连不好也说成好事,女足不好时连好也说成好屎的,大有人在。每每有同学前辈大师泰斗在痛斥揭露“现有体制之残缺”时引古用今,慷慨激昂的让自己的口水恰如一江春水向东流,爽了自己,苦了别人。可真正到了出点子拿主意想办法的时候,这些同学前辈大师泰斗,却无所适从欲盖弥彰自觉不自觉的继续去嗅闻着自己的狗肉和那块啃烂的羊肉去了。

当女足比赛还剩20来天时,“现有体制之残缺”的大义凛然之陈词还有必要吗?有,但不是直接的必须。即使领导已经被戏称为“领倒”,即使玫瑰貌似成为“霉鬼”,我们在这个时刻却也只能也只好相信她们依靠她们。没有人可以改变你出生的环境,但你可以改变你生存的环境。女足或是凋零或是颓废或是起色或是复活,在这次比赛前是一种言论,在这次比赛后是一种结果,但,最重要的,是在比赛中的现在进行时。

人生只在呼吸间,女足的比赛,得失与否,也在她们训练比赛的呼吸间。当人们与她们共命运同呼吸时,不要给她们压力,把她们打入深渊不得呼吸;不要给她们阻力,把她们推向过往唯有惨败和阴影可供呼吸;不要把她们捧上九霄云天,让她们在安乐死中无氧而窒息。我们只要让她们有自由的呼吸,就可以有期盼黎明和阳光的契机,这之于球迷之于领导之于媒体,古今中西,概莫能外。

世间不止有玫瑰一样花朵美丽,玫瑰不可复制,但荣誉可以再来。当我们的女足姑娘坐拥天时地利人和之时,再直的哨子也会吹偏,再软弱的人也会充上电,当一切都为我们呼吸顺畅做好准备时,好的成绩会来吗?——那简直是一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