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狗日的初恋

壳子 收藏 8 368
导读:想写个东西,一直没有动力,在博客上贴了几节,好久没有更新,不知是否该写下去。 在这里贴个开头,让铁血的前辈们给点指点,有没有必要写下去。 1 这个礼拜看了2部小说,刘猛的《狼牙》和《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被刘猛狗日的气的不行不行的。 勾起了我对部队时期几个女孩的回忆。其中一个女孩,和小影一样,让人撕心裂肺的。 今天这个女孩是高三时开始的女孩。 从那里说呢,从“私奔”开始吧,这样比较有高潮。你看电影里边,开始的时候都是先给你火上一把,然后再慢慢交代剧情。我不是电影

想写个东西,一直没有动力,在博客上贴了几节,好久没有更新,不知是否该写下去。


在这里贴个开头,让铁血的前辈们给点指点,有没有必要写下去。






1


这个礼拜看了2部小说,刘猛的《狼牙》和《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被刘猛狗日的气的不行不行的。

勾起了我对部队时期几个女孩的回忆。其中一个女孩,和小影一样,让人撕心裂肺的。

今天这个女孩是高三时开始的女孩。

从那里说呢,从“私奔”开始吧,这样比较有高潮。你看电影里边,开始的时候都是先给你火上一把,然后再慢慢交代剧情。我不是电影大师,不过我可以模仿他们。

那个时候应该是早自修的时间,我还在我自己租住的小屋睡觉,同居的狐朋狗友去自修了,我已经好好久没去自修过了。因为正课基本就不上的,反正也没准备考什么大学。

她狂敲我的门,我最讨厌我睡觉的时候别人叫我,所以有人敲门我气的真的是不行不行。后来开了门知道是他,虽然还是瞌睡的不行,但是气就不见了。男人就是那么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可以放弃自己那么点引以为豪的鸟脾气。

后来她说让我带她走吧,去那里都可以。其实我当时是很胆小的。你要让我吹牛我什么都敢吹,让我做我就是是指甲都握到肉里了,脚还没有走上半步。所以现在另外一个姑娘还在取笑我,和她同居一夜居然连个大气都不敢出,平时还吹的敢吃5粒伟哥。当然,这个女孩是后来的一个女孩,今天不是主角。

“你不陪我走我就一个人走?”她说。

“干吗一定要走啊?”我睁开已经粘的不行眼。

“昨天我妈妈又用皮带抽我,说我是那个老不死的留下的一个小不死的折磨她……”

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有点精神分裂。

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走呢?就算我不是她的男朋友,或者就算我们不是朋友,仅仅是在一个班级里从来不说话的同学。我能让她一个小姑娘随便跑么?男人都是这样,对于女孩,或者对于楚楚可怜的小女生,心中总会又那么些英雄情结。

我就陪着她走,一件衣服都没有带,随便坐上了车,去了一个市。

后来我们在那个市转悠了一天。我就一天都在劝她还是回去好,说什么她妈是爱她的、学校老师还是很关心我们的、社会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些狗日的骗鬼的鬼话。她不听,她说她讨厌死了讨厌,这种讨厌从骨子里的,就算是有人用手枪顶着脑门她也不回她那个破家了。

“今天我们睡哪?”我问。

“你还有钱,住旅馆!”她说。

“我们都没有身份证。”我挠挠头说。

“还要身份证啊?”

其实这些狗日的小地方小旅馆要什么身份证,只要你不开着坦克带着炸药,谁管你那操蛋事。只是我口袋里没什么钱,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就那么一点点,能住几晚?再说孤男寡女的,又是年轻气盛。怀孕了怎么办?打胎不得花更多的钱。

我当兵以前确实是个胆小鬼,这个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而且小气的可以,这个没有办法,财大气粗,我没财,气当然就小了。

后来我们就猫着腰蹲在墙角,冻的哆嗦。比我当兵时在西北草原上面躺在雪窝里暖雪还要冷,那狗日的班长就在零下20多度的天气里让你爬着。不过那个时候身上确实不觉得很冷,我想可能是冻僵了。不象今夜,心里的寒冷让人清醒的不行不行的。

以前我一个人也有个一个月的离家出走的经历的,也很冷,但是也没有今天晚上冷。那种冷让人毛骨悚然,我想恐惧的原因更多一些,怕她冻死饿死或者被流氓先奸后杀在我面前,那样我还怎么活下半生。我狗日的就是这么胆小。

后来我们回了,她实在受不了那样的冷,我也没有把我的外套脱给他。因为我也冷,我也不知道男人把自己衣服脱给女人,女人会感动的不行不行的。


2

我知道已经有人骂我了,好心人也都告诉我了,说我写的那叫什么玩艺,还先把高潮先弄出来,高潮就那个样?还不如人家前戏呢!

其实我知道我写的那不是什么玩艺。你想啊,我写的那是真的,真的东西有那么多高潮吗?你以为看呀马爹的a片啊。不想看就不看,我他妈的就是想把我那段青春岁月记录下来。不像刘猛那狗日的,一个没有当过兵的人把我这个当过兵的眼泪调戏的不行不行的。

我那个时候才17岁,17岁能有什么高潮呢?

所以写这个东西吧,也就是我对自己青春的一个总结。为什么写在这个blog里呢?博客吗,就像剥洋葱,一层一层的……

其实我已经写过一个关于这个姑娘的一些东西了,那时在得知她死后的那天夜里写的,2个夜晚,有兴趣的人可以往我博客的前面翻一翻,名字叫做《养龟记》。现在写的是哪个中篇小说背后的一些东西。

今天就从部队的开始写吧。

部队是个狗日的变态的地方,至于怎么变态我就不说了,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没当过兵的人我给他说他也体会不了。

也许因为变态吧,所以,我永远无法忘记那狗日的2年。

其实,高三的时候我不光只有那一个女孩。

我知道我不是个东西,女孩要是想骂就骂吧,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人。也许我的心比较大,我能容下很多很多女孩。

那个和我私奔过的女孩对我是时冷时热的,我怎么能忍受冷。我就那样,这个冷的时候我去那个暖的地方;那个冷了我就来这个暖暖。后来另外一个女孩问我爱她吗,我说爱,很爱,我对你的爱就是对你的爱,我对你的爱是因为你而存在,有了你才有我对你这份爱,我对你的这份爱是由于你和我而存在,所以我对你的这份爱永远远不变。她听不懂我说什么,然后就问我对别的女孩呢。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气的不行不行的,爱你就爱你了,你还管别的女孩,你管着吗?人家女孩要离家出走第一个想到的是我。一个女孩要和一个男孩一起离家出走,那叫什么,那叫私奔,人家都和我私奔了我能不给人家也有点爱,你干吗要在我面前提我对另外一个女孩的爱,我在你面前就是爱你,管别人什么事。现在想象我那个时候真实年轻,我确实不该有这样的思维,这是什么狗日的理论啊。

我就当着那个姑娘的面义正言辞的说,那个女孩,也爱。她笑了一笑。然后又问,爱谁对一点。

我不是看不起女人,有时候女人就是和男人一样贱,男人可以贱,你想啊,女人是什么,你是孕育生命的东西,孕育生命是什么?那是多么伟大伟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和男人一样贱呢。人家男人都他妈的那样了,你还问爱谁多一些。爱你多一些你就满足了?爱你多一些你就感动了?爱你多一些你就幸福了?爱你多一些你就虚荣了?爱你多一些你就是天下第一了?我当时就他妈的那么想的,现在想来真的是后悔的不行不行的。因为那个女孩确实是个好女孩,真他妈的是个好女孩。

该说我那个私奔的女友才对。但是有时候我们往往不能割裂这个世界的联系。想一个女孩,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另外一个女孩,因为这两个女孩是同一时期的女孩,而在我心中都有那么重要的位置。

我去部队了,她没考上大学,换个中学复读了。听说期间换了个无数的男朋友。当然,我还是他无数个男朋友中的一个,因为她一直没有和我说分手。后来一想我大概错了,因为她压根就没有和我谈朋友。我想他大概是想找个爸爸,因为她没有爸爸,妈妈也抑郁了。

部队2年,1年零10个月她都没有联系过我,虽然她时刻在想年我。我知道她在想念我,就算躺在别人的怀里也在想念我。因为我在想念她,虽然我每天和不同的女孩电话调情。

现在看来,男人还是比女人更贱一些。

我每天就那样一熄灯就开始电话调情。部队就是这个样子,夜,能干点什么呢?磨牙、放屁、偷偷流泪、看女人照片、手淫……,就我,还有一部电话,那个情啊,就调啊,调啊。看着窗外的月光或者闭上眼睛脑子里映着她或者注视暖气片或者蹬开着被子从头到脚抚摸着自己。

哎呀呀,这写的都是什么东西,解放军,解放军怎么可以这样?

但是,这是真的。一点都没有骗你,我的军旅生涯大部分时间就是这么度过的。没有一点假话。因为这不是一部小说,绝对不是。他是我青春的痕迹,或者烙印。

不像刘猛那狗日的,兵都没当过……

想起那狗日的我就气的不行不行的,一行行的眼泪啊,喝了多少瓶可乐才能充满。

那是我们部队刚执行任务回来。什么任务?说出来你不信,我们是炮兵,炮兵应该是打炮的才对,怎么能执行这样的任务,但是就是执行了,就像当兵的坐车就一定要给别人让位一样,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要让,不让就会有人唾弃你,因为你是高尚的,电视上,报纸上,老百姓都说你是高尚的,所以你走到哪里就应该是高尚的。是的,我们去青藏高原去埋电话线,在大山上面挖坑,深1米5,全是石头,然后把光缆扔下去埋上。为什么叫我们去?因为老百姓没人愿意挣那个钱,所以就找到了不要钱的人了。

我们刚回来,刚回到连队把东西整理好坐下喝一口水咽到一半,电话响了。

“喂,你好!”我咽下另一半水。

“我找姜君。”一个陌生女孩没有表情的说。

“我就是姜君。”

真的,我就叫姜君,blog上的女孩们,你们谁要对我有意思就多留意这个记录,说不定哪天你就找到我家来了。先留个QQ号吧,403152439,名叫:爱死寂寞人。先声明,骂我的人不要加,我真的讨厌骂人,虽然我确实该骂,确实是个王八蛋,确实不停的徘徊在不同的女孩之间。

是她,sj,和我私奔过的那个女孩。

“你还好吧?”她问。

“还好,很开心。白天身体劳动,晚上大脑劳动,劳逸结合,生活多样!”

“呵呵!”

“呵呵!”

……

“有事?”

“嗯……我想……”

“有话就说,有……”

部队啊,没办法。部队就是流氓,去部队之前我是那么文明,说话文绉绉、酸溜溜。就这么1年零10个月,我学成什么了,他妈的、狗日的、奶奶的、妈个X、日、靠……。部队就是这样,军人是干什么的,杀人的!人都敢杀还妈个X什么不敢说,这不仅仅是粗鲁问题了。

我想说有话就就说有屁就放,那个“屁”我没放出来。

“我想问你要点钱!”她说。

借?钱,我凭什么给你钱啊?1年零10个月了,你没有给我一个电话,没有一封信,连我做梦的时候你都是若即若离的,我为什么给你钱啊,你是我什么人?1年零10个月了,第一个电话就要我给钱,我是A他妈(ATM)提款机啊?我和你不就是同学吗,你天天这么强调,我和你是同学,不是你爸爸,你根本就没有爸爸,你问我要什么钱啊,你妈精神分裂了你就问我要钱啊,你妈要是死了,是不是还要我出棺材钱啊,我凭什么啊,我!

“干什么用?”我问。

“能不说吗?”

妈个X,你还能不说吗,我他妈的给你钱,钱的去向都不能问,我他妈的算什么?

“多少?”我又问。

“2000。”

我日,一张口就二千,我他妈的是个小兵,知道什么是小兵吗?我他妈个X连卫生纸都是偷别人的用的,还捡烟头。

“噢,我看看吧。凑出来了就给你寄过去。”

……

后来我去演习了一个月。

又一个月,我复员了。

我他妈的凭什么给你2000块钱啊!

我消失了,她再也找不到我了。我也找不到她了。


3

就是,我凭什么给她2000块钱?凭什么?各位博友,你们能给我个理由吗?我凭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呢?每次想起来我都气的不行不行的。

我妈说,人生啊,就是他妈的啃馒头,还不是刚出锅的,那种风吹日晒的硬邦邦的。你得啃,不管多硬你都得啃,因为你得活着,是吧!你还得啃得下来,而且你一定能啃得下来。就一个馒头吗,他能硬到哪去?而且嚼来嚼去,哎,你还会发现有点甜味。

我还没有发现甜,因为我还小。真的很小,别人都说我看上去像处男。你说能不小吗?

不过我啃下去了,正在咀嚼。虽然嘴巴干干的、涩涩的,难以下咽……

她,死了,又过一年后另外一个同学告诉我,自杀的。

我凭什么给她2000块钱,她又不是我什么人。

我凭什么给她2000块钱,她是我什么人。我他妈的每天都在想这样的问题,每次想起来心底都是一阵一阵的疼痛,不行不行的。


我问那个告诉我她死了的那个同学,她告诉我她是自杀的,警察这么定的案,吃的安眠药,这样的死法比较不丢形象,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虽然很冷很冷,这样死,就像睡着了一样,睡着的女孩是那样的美丽,美的不行不行的。


我看着她的遗像,她的母亲陪着我,就是那个抑郁的妈妈。我去看过她,她像遗像上的女儿一样,冷冰冰的脸,冰冻了所有生活的脸。


“你叫姜君?”妈妈知道我是姜君,因为她知道我曾经和她私奔过,就在她疯狂的对她冷冰冰的身体进行钻木取火后的第二天。


“嗯!我是姜君。”


“她曾经给我说过,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天很快乐。”妈妈看看我。


“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


“没有!”


“之前还说过什么?”


“没说什么。”妈妈看看照片,又看看我,说:“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她说,需要2000块钱,我没有给她,为什么要2000块钱?她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那天后,我就再没有她的消息。”


我又想起她妈妈抱着我的腿大声哭声,她大叫,精神又分裂了一样,她不停的捶打自己的头、胸、脸。


“她什么都不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为什么?为什么……”


妈妈的叫声又在我耳边响起,声音很大,震的他妈的我五脏俱裂,痛,不行不行的。就像小影死在小庄的怀里,小庄的痛。


我说过我这是真的,不是写小说,我的青春的印迹啊。为什么有些人非要说这是假的呢?我现在心在绞痛,你知道吗?各位博友,你们理解我的痛吗?有些人说,你这算什么啊,不就是曾经的女朋友死了吗?你们都觉得不好看,是的,我也知道不好看,就是女朋友死了,没有什么更加激情澎湃的。我说过我这不是小说,小说里面的痛我无法承受。我这仅仅是我青春的痕迹,不想看都他妈的滚蛋,谁让你们看了。


我说过好像我的心比较大,能同时装得下很多很多女人,这是真的。其实心大也不一定就是好事,可以装得下很多很多女人,同时,也可以装得下很多很多的痛。


有时候,痛也是有一个源头的,一个痛改变了我们的心,然后我们的新就创造了更多的痛。生活啊,谁让我他妈的就有这么一个痛改变了我的心呢?这我能怪谁呢?我又他妈的浑身发抖,骂那狗日的老天爷对我不公平。


老天爷对谁公平呢?


她死之前给她妈妈打过电话,我算了算时间,就在给我那个电话之后。她在她妈妈之前给我电话。我在她妈妈之前。


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我凭什么!凭什么!


在她给我这个电话后,我就那么愤怒着。真的他妈的愤怒,你想想1年零10个月都没有喝我联系,她的一切都和我隔绝,我只能每天那么思念着她,你知道思念吗?思念也会他妈的心绞痛的。痛,真的痛,不行不行的。


我整了整军装,肥大的军装。这就是我2年的青春啊。没有战火,没有激动人心,只有这么枯燥。枯燥,就像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丹炉里,火,胸中的火,一股的一股的能量,小宇宙不停的膨胀。而我,只能这么坐着。


我给另外一个女孩一个电话,就是前面提过的问我爱谁多一点的比男人还贱的女孩。


其实她是个好女孩,真的是个好女孩,好的不行不行的。


“兔崽子,你干什么去了,1个多月都不理我,给你打电话总是不在不在!你个狗日的,是不是又换女人了?你丫的买得起伟哥吗?瞧你瘦不啦叽的小样,吃胖了没有?”女孩叽叽喳喳没个正形。


这就是部队,不管什么事情都是秘密,去埋个电话线都不能说出去,说这是什么国防光缆,有人电话过来,留守值日的只说不在,无论你打多少次都是不在。


“没胖。去干苦力,又瘦了!”我感动了一小下,我就是这样,我她妈的就是这样,我说这是别人在关心我,我自作多情,就是这样的多情,多的不行不行的。


“我想见你!”电话那边停了一会,没有声音。


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他总是说着说着不说话,停顿,然受说一句异想天开的话。


后来,我复员后的后来,她躺在我怀里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说话喜欢停顿。她抿嘴一笑,她笑得真好看,我最喜欢看她笑,喜欢的不行不行的。她抿嘴一笑说,停顿,让你的脑子空白一下、清醒一下,然后你能记住我下面的话了,下面的话是我的心。


呵呵,这个女孩真会调情,所以,部队的时候我总是电话她,委屈的时候、伤心地时候、高兴的时候、想女人的时候,情,调啊,调啊……


“你想见我?呵呵,部队你也敢来啊,没进大门哨兵就把你强奸了!”我说。


“严肃!”她说。


“马上有一个演习。”我说。


她挂了电话。


我的电话往往都是这样结束的,她每次都会说严肃。一说严肃我们的电话就结束了,但是她还是要我严肃。她喜欢我嬉皮笑脸,但是,有些时候,特别是她严肃的时候,她也希望我严肃。她说严肃的时候能听到我的心跳。


她喜欢听我心跳。高中的时候就喜欢。


她坐在我的前面,书桌上被书堆的满满的,书堆中夹着一个小镜子,她对着镜子傻笑,因为镜子里是坐在她后面的我……


语文老师在上面深情地朗诵着,我们在书桌底下深情地注视着……


来,亲亲,他闭上眼睛,撅起小嘴。我心狂跳,我我,慢慢的移过去,慢慢的,一个果冻塞进了我的嘴里……


呵呵,这个女孩,就是她妈的会搞,搞得我心痒痒,痒痒的不行不行的。


我坐着,看着外面的训练场。


发呆,也是我部队的必修课。


后来有一个演习,就在我即将退伍的头2个月。




4


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凭什么?


我经常这样大叫,为什么?凭什么?


但是,在给她妈妈之前,她给了我电话。


她再也没有给第三个人电话,包括她最好的一个姐妹。


后来,我问她那个好姐妹,她打我电话的时候怀孕了。

是的,怀孕了,一个少女,多么丢人的一件事情,她就那么怀孕了。


她知道她怀孕的时候已经2个多月了。


男孩不知道去了那里,丢下她一个人在那个出租屋。


丢人啊,一个少女。


肚子越来越大。


她堆了一屋子的方便面。


从那个电话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


死后,法医检查的时候,孩子已经8个半月了。


她吞了安眠药,和她的孩子一起睡着了。


……


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凭什么?


我为什么不给她2000块钱,为什么不?就2000块钱,2000块钱啊。


我和她妈妈一样,就为那2000块钱,就为那2000块钱啊……


她妈妈抱着我的腿大叫:我为什么给她2000块钱?


我又开始心绞痛,妈个X,忍不住地痛,痛的不行。


谁杀了她?是我啊!


受到委屈,到你身边哭诉,离家出走,第一个找到你,一起私奔,有了困难,第一个电话就想到了你。


我是什么?我凭什么给她2000块钱?


我她妈的是人家的精神支柱,是人家的依靠啊。人家把你当什么,当你是亲人,比妈妈还重要的亲人啊。


我凭什么给她2000块钱?我是什么?


我是什么,我就是个王八蛋,我她妈个X,就是个狗娘养的。2000块钱,2000块钱就可以买了我的良心,买那个狗日的黑心肝的良心,喂狗都不吃的黑心肝的良心。


她死了,她们俩个死了。还有一个没见过这个可恶的世界,还没来的及找我这个黑心肝的王八蛋报仇的孩子,天真灿漫的孩子。


“她是一个天真灿漫的孩子,他爸爸经常带她去郊外,他最喜欢野花,特别是野喇叭花……”她妈妈看着墙上挂着的已经破碎的镜框。爸爸、妈妈、她。我也看了看。


“镜框我摔碎的,每次我骂她、打她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看这个镜框,然后我就抑制不住地摔。我想摔碎,摔碎过去,摔碎他,那个男人。”


“叔叔他?”


“和另外一个年轻的、漂亮的、有钱的女人或者是女孩走了。连离婚的时间都没有留下,就不见了。”妈妈端起一杯水,在嘴角抿了一小口,说:“以前也没有任何征兆,他是个很关心家庭的人,每天按时回家,按时给sj辅导功课,按时上床,按时说我爱你,我没想到,一眨眼,我没了丈夫,她没了爸爸。连离婚的时间都不给我留下。”


接下来她说了很多,很多我无法回忆起来,都是一些爸爸没有走之前的幸福。她就那样的幸福着,我没有插一句话。


但是我现在记不起来她都说些什么了。我说过,我写的这些都是真的,不是小说。回忆不起来了就是回忆不起来了,我不愿意去伪造她的话,因为她是那样的幸福,那样陶醉的幸福。我不愿意分享她的幸福。


后来……


后来她又抱着我的腿大哭,撕心裂肺的哭。


“我为什么要给她2000块钱?我为什么不给她2000块钱?我是她妈妈,我是她的妈妈啊,我她妈的还是个妈妈吗,我眼看着女儿痛苦。就2000块钱,为什么?难道一个为什么就那么重要?她怀孕了,她要打胎,你说为什么,为什么啊?我逼死了我的女儿,是我亲手杀了她啊,是我,是我,是我……”


不是你,还有我。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妈妈了,听说精神分裂发狂了,从窗子跳下去了,在第二天的黎明时分。


我前面就说过,一个痛,会引起另外一个痛。


他妈个X,我痛啊……


心绞痛,痛得不行不行的。


部队,每当痛的时候……


“心里有痛就告诉我,我不是你的开心果吗?”那个曾经问过我爱谁多一点的女孩说。


还是给她取个名字吧,老是这样叫总不是个事儿。因为后面她要经常出场,我总不能老这么说。但是,我再声明一遍,我这是真的,不是小说,他是我青春的痕迹。我他妈的是个粗人,不是文化人,我就是想记录下来我曾经这么活过,这个世界还有过我这个人这些事。


她叫rh!


记清楚,那个死了的叫sj,这个女孩叫rh。


“嗯,开心果。我的开心果。让我啃啃你!”我看看周围没有隐藏着特务。


部队就是这样,电话、信件是大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就算里面有你们所有的缠绵的描写,从牵手到上床用了多长时间,几分几秒都不能保留。我他妈的是个腼腆的人,腼腆的不行不行的。


“嗯,你喜欢从那啃?”她诡异的笑。


“你让我从哪啃?”我也诡异的笑。


“你爱从那里啃就从那里啃!”她更加诡异的笑。


“我喜欢从上面啃!”我也不甘示弱的诡异的笑。


“我2个月没洗头呢!”她强中更有强中手的诡异的笑。


“那就往下一点!”我也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诡异的笑。


“下面鼻子,堵住就憋死了!”她就九阴白骨爪降龙18掌的诡异的笑。


“再往下一点。”我天蚕再变龟息大法东方不败西方求败强力回魂丹的诡异的笑。


“再往下是什……?”


“姜君!”


“到!”


指导员那狗日的最不是个东西,真她妈的不是个东西,彻底的不是个东西。你说她是个东西吗?反正在我眼里,在我心里他从来就没有是东西过。


我挂上电话,跑步到指导员房间,指导员抿嘴笑。那狗日的就会笑,阴险到了极点,太她妈的阴险了,一肚子的坏笑。


“想好了吗?”指导员问。


“我想还是走吧,我的生活不应该总在部队。我想部队也是尊重选择的。”


“很可惜啊。你应该留在部队的。”


“呵呵,或许我走之后比现在更优秀。”


“这点我相信你。噢,我给你请的功没有批下来,因为,上次演习中,优秀的人太多了,虽然你确实做的很优秀,你想,毕竟咱们输了。”


“没什么,功不功的,对我没什么用处。”


“还有,入党的名额,你知道,咱们连队名额有限。和你们一批复原的还有一个二级士官还不是党员,这个……”


这个狗日的指导员就是这么虚伪,到处去显示他的善良、伟大,到处去叫,叫个鸟啊,天底下就她妈的你为别人着想,为大局着想。我天天都这么想的,我什么时候给别人说过。他就是那么狗日的虚伪,虚伪的不行不行的。


“党员啊,我想我还有些差距。”


“我能做的就是留下你,可你又……,委屈你了。”


指导员就是他妈的不如连长,这么屁大点事,絮絮叨叨、婆婆妈妈、罗罗嗦嗦,真她妈的不男人。


“你知道,当兵的,在部队几年,不就是混个前程吗?离开部队,部队能给的就这么多东西……”指导员继续说。


你说这狗日的指导员烦人不烦人。


“靠,还有完没完。”


其实我在部队不是那么鸟的,很低调,低的不行不行的,这样说话是实在气的不行了。


指导员又抿嘴笑了一下。


我最讨厌这狗日的抿嘴笑,他笑一下就是一个坏点子。


“小姜啊,咳咳,你说鼻子下面是什么?”指导员还是抿嘴笑。


“你……”


“哈哈哈……”


这狗日的东西,太她妈狗日的不是东西了。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9-19 13:18:54 被壳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