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无耻政客——冯道

caishen1990 收藏 18 573
导读: 记得蛮早的时候看二月河的小说《乾隆皇帝》,里面有这么一段情节:一生谨小慎微兢兢业业侍候了三代主子的张廷玉,年老了难免琐碎一点,被刻薄的乾隆比做“长乐老”冯道,乾隆淡淡的一个比喻,竟然让随侍在侧的大臣大吃一惊各自警醒! 从此,冯道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 冯道何许人也? 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瀛州(今河北交河东北)人。从后唐明宗开始,冯道就当上了宰相,以后一连换了四个朝代,他一直都保持着宰相、太师、太傅这样所谓“位列三公”的重要职务。 在唐末到后周那段局面混乱、朝代


记得蛮早的时候看二月河的小说《乾隆皇帝》,里面有这么一段情节:一生谨小慎微兢兢业业侍候了三代主子的张廷玉,年老了难免琐碎一点,被刻薄的乾隆比做“长乐老”冯道,乾隆淡淡的一个比喻,竟然让随侍在侧的大臣大吃一惊各自警醒!

从此,冯道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

冯道何许人也?

冯道(882-954),字可道,自号“长乐老”。瀛州(今河北交河东北)人。从后唐明宗开始,冯道就当上了宰相,以后一连换了四个朝代,他一直都保持着宰相、太师、太傅这样所谓“位列三公”的重要职务。

在唐末到后周那段局面混乱、朝代更迭频繁的年代能保持这样的政治生命力,细想起来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就来看看这位乱世政坛不倒翁是如何做的:

一、 后唐时期

这位长乐老原来就是唐家晋王手下,虽然改朝换代,眼下此唐已非彼唐,中间还隔了一朝“后梁”,但国号毕竟还占个“唐”字,主子也是李姓之人,得国的手段也还成,也许他的本意也是留恋前朝政权、帮助前朝复仇、消灭残暴的后梁朱氏政权呢。出仕就出仕吧,咱们也不怪他。这个时期的冯道为官情况《旧五代史•列传六•冯道传》有记载,说他生活俭朴不追求奢华、救济孤寒的读书人、礼贤下士、文章写得相当不错、关心“三农问题”、在职权范围内任贤用能、对印刷业等方面也出了不少力……

后唐内乱,潞王拥军赴阙,唐闵帝奔卫州。冯道召集百官出迎潞王,要大臣卢导起草一个劝进笺,卢导说:“潞王入朝,郊迎可也;若劝进之事,安可造次?”冯道就说:“凡事要务实,劝进其可已乎?”卢导回答说:“今主上蒙尘在外,遽以大位劝人,若潞王守道,以忠义见责,未审何词以对!不如率群臣诣宫门,取太后进止,即去就善矣。”(《旧五代史•列传七》卷九十二)

——在这段时期,冯道虽然说文章写的好,小节方面操守还说得过去,但大节方面在极为讲究“君为臣纲”的唐宋时期,他的无君臣之道已经可见一斑。

二、 后晋、契丹时期

后晋的政权是由于老汉奸石敬瑭和自己小舅子李从珂的斗争而产生的,也就是说,石敬塘本是冯道小主子的敌人。但从这场郎舅两人的斗争开始到李从珂结束统治,冯道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未多见诸正史,但从“明宗崩,唐末帝嗣位,以道为山陵使”,而石敬瑭却用之为相大概也不难窥见一些端倪,相信冯道对石敬瑭称帝的梦想和他对契丹称臣称儿是没多少想法的,说不定埋怨不受李从珂重用之余暗中诅咒后唐政权灭亡、巴望石敬瑭早日登基也是有的,从后来冯道事后晋事契丹而毫无愧色可见也。

这其实,未尝闻冯道对石敬瑭的政权有什么善言善策,据《旧五代史•列传六》卷一百二十六记载:晋祖曾以用兵事问道,道曰:“陛下历试诸艰,创成大业,神武睿略,为天下所知,讨伐不庭,须从独断。臣本自书生,为陛下在中书,守历代成规,不敢有一毫之失也。臣在明宗朝,曾以戎事问臣,臣亦以斯言答之。”——根本上就和什么都没说一样。即使如此回答,石敬瑭竟然也“颇可其说”!

契丹“遣使加徽号于晋祖”,石敬瑭当然要回礼了,他对冯道说:此行非你不可啊,可是你老德高望重,不宜远涉沙漠。冯道回答说:“陛下您受契丹的恩,我受您的恩,有何不可。”奴才的奴才当得心安理得。如果说石敬瑭是汉奸,那么说冯道是汉奸的忠实走狗也不为过,最起码一个“不明大义、无耻圆滑”的评语他是逃不掉的。

“当时宠遇,无与为比。”——石敬瑭这么重用冯道,然而冯道却嫌做石敬瑭这奴才的奴才做得不过瘾,后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改做契丹主子的奴才!

三、 后汉及后

他这之后的事迹史书记载较其他时期为少,“及自常山入觐,汉祖嘉之,拜守太师。”朝代更迭,这不倒翁又做上了大官,直到在周世宗面前碰了一鼻子灰:

周世宗柴荣要亲征北汉刘崇,冯道又拿出老一套跳出来摆老资格阻止。世宗对冯道说:“唐太宗自己带兵平定天下,我怎么能苟且偷安呢?”冯道冷笑着说:“陛下能够比得上唐太宗吗?”世宗说:“我们兵力强大,消灭刘崇就像大山压鸡蛋般容易。”冯道接着道:“不知道陛下是不是像一座大山呢?”结果,周宗大败刘崇,冯道这回弄了个灰头土脸,被世宗派去负责修建太祖的陵墓,当了个什么实权都没有的山陵使,陵墓修好了,冯道就翘了辫子。

从史书记载中我们不能看出,冯道这位长乐老对于自己所服务的政权的败亡是丝毫不以为意的,他只要自己能身家性命得以保全而且能“……时开一卷,时饮一杯,食味、别声、被色,老安于当代,老而自乐”,也就可以“何乐如之”了,至于自己的君主国家则是能考虑就考虑,不能考虑也就算了,管他服务的对象是汉是夷、对人民是残暴还是仁义。

其实除了年纪大、当的官大而且时间长,偶尔关心一下“三农”、访问一下孤寒,做做表面文章,他对“前事九君,未尝谏诤”,凭他的能力和政绩实在算不上是一个称职的宰相。每个朝代都用他无非是看他是“前朝老臣”,多有门生故旧,借他的旗子罗致人才为自己所用、标榜自己政权的正统和便于压服不反对的势力而已。而这位“长乐老”也知道自己的价值——无耻就无耻吧,你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你左右逢源做我的大官呢。

什么年代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成就了什么样的年代。乱世如五代,出冯道这样的怪物也就不稀奇了。事君不忠,不讲民族大义,视忘恩负义为当然,沽名钓誉却是个十足的假清高,能力如一郡之守却占高位——这,就是这位长乐老!

所以欧阳修《新五代史•杂传第四十二》开篇即道:《传》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 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乱败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予读冯道《长乐老叙》,见其自述以为荣, 其可谓无廉耻者矣,则天下国家可从而知也。冯道,自谓“长乐老人”,其实是个老无羞耻!

乾隆恼火张廷玉,比之为冯道,实际上是在骂张廷玉为圆滑无耻也,哈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