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珍珠港罹难之前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早晨,珍珠港所在的瓦胡岛最北端的一个美陆军雷达站里,士兵洛克哈特和埃利奥特正在值勤。七点零二分,雷达荧光屏上显现出一大批目标,正向瓦胡岛袭来。大为吃惊的埃利奥特随即用电话向情报中心报告。

值班军官泰勒中尉听完了报告,想到曾有通报说一般航空母舰正在出动,而且西海岸还将有一批轰炸机转场来夏威夷,就想当然地下了结论:“那是我们自己的飞机!”


结果,到了七点五十分,日本海军的一百八十三架飞机飞临珍珠港上空,震惊世界的珍珠港之战就此爆发。从埃利奥特发现情况到日军开始攻击,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可是由于泰勒的掉以轻心,完全来得及做出反应的珍珠港却在不意之中变成一片火海。


藏匿新技术之后


一九四二年初的一天,德国空军元帅戈林收到一份发自波罗的海海岸秘密实验站的电文。工程师罗森施泰因详尽地描述了他在实验中,利用偶极子可以抵消雷达的发现,并提出了制造干扰对方雷达的新式电子武器的设想。罗森施泰因的发现使戈林又喜又惊。英国海空军的雷达,曾一度使他大伤脑筋。干扰了雷达,无疑等于挖掉对方的眼睛。

可是,戈林转念一想,德军保卫本土也是凭借和依赖雷达,如果这一新技术被英军所利用,就会祸及自身。他犹豫再三,觉得英军尚不能发现这一秘密,决定先把这一发明藏匿起来,下令烧毁所有关于偶极子的技术报告。

但事实非同戈林的想象。几乎与此同时,英国科学家科兰博士也在实验中得到了这一新发现。英军很快就以金属箔制造了一种代号为“月光”的电子装置,并在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对汉堡的大空袭中,突然把这一新装置用于实战,使汉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把科学技术的新成就用于军事,必然产生新的装备和新的战术。这是战争在另一个领域中的竞赛,战场的主动权常常归属于捷足先登者。封锁或忽视新技术的运用,等于给自己的军队埋下失败的祸根。戈林企图藏匿新技术,恰如把头钻进沙堆的舵鸟那样蠢笨。


日本海军密码不密


一九四二年六月三日至六日,在关系到日美太平洋战争转折点的中途岛海战中,由于日军在密码使用上麻痹轻敌,以致受到巨大损失。当时日军有两起严重泄密事件:


一是在战役发起前夕,日海军第二联合特别陆战队的一个副官,用低等级密码发电说:六月五日以后,本部队的邮件请寄到中途岛。

二是日军军港的一个后勤部门,用简易密码与担任进攻中途岛任务的部队联系淡水供应问题。

结果,以上两电均被设在珍珠港的美国海军破译,从而掌握了日军进攻中途岛的日期和兵力,致使日军在战役中遭到惨败。


无备为患


一九四○年四月九日挪威军队在对付德军的空降突击中,由于预先从思想上到组织上都没有反空降的准备,以致在德军的空降突击面前惊慌失措,“守卫法内布的挪威部队,有的投降,有的逃跑”,使德军以很小的代价就取得了胜利。德军机降三千人竟然占领了一个拥有三十万人口的奥斯陆市。同年五月十日,德军在比利时的埃本·埃耳马要塞实施的空降,也是由于比军没有反空降的预先准备,守军的哨兵“被惊得目瞪口呆,没有发出警报”。从而获得了突然袭击的效果。德军空降兵着陆后十分钟,这个要塞顶上的军事设施几乎全被破坏。要塞中一千余官兵被堵在坑道内,最后当了俘虏。


抽签执行军令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盟军从一九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开始的敦刻尔克大撤退,进行到六月二日黎明时分,还有四千多名英军留在阵地上,尽管当时有十万法军扼守防线来掩护他们,但由于阵地的不断缩小,这四千人都在德军中程炮射程之内,在德军的轰击下重伤员不断增多,撤走重伤员的工作也陷于停顿。

这时,英军指挥部发出命令,规定每一百名伤员留一名医官和十名医务人员,其余的到防波堤去等候撤走。但谁也不愿留。怎么办呢?军队本来应当靠命令行事,但此时此地命令大约行不通了。于是这就发生了英国陆军史上一次克无前例的抽签活动:医务人员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一起放在帽子里,然后抽签决定谁走、谁留。这对当时的英军士气实在是一个绝妙的写照。

一位法国史学家叹道:在敦刻尔克之战中,“再没有比这一插曲令人伤心不已的了”。


脆而不坚的“锁”


艾伯特运河防线,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比利时在靠近德国边境设置的一道坚固防线。其中有个埃马尔要塞,筑有四座炮塔,修了大量的明暗火力点和坑道,周围还有反坦克壕。比军一千余人配备三十多门火炮在这里防守,控制着艾伯特运河和马斯河上的桥梁与渡口。他们把这座要塞看作比利时的“东大门”,艾伯特运河防线的“锁”。然而,比军只注意防贼破门而入,忽视了贼从天降的可能性。要塞所在的高地是个平顶,面积很大,未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结果,德军空降兵四百余人突然落在要塞顶上,将比军围困在工事内。艾伯特运河防线上的这把“锁”顿时失去了作用。


自杀炸弹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几架越过边境飞临苏军机场的德国轰炸机,突然爆炸起火,摇摇晃晃栽了下去。德军僚机见状惊恐地四处观察,没见到敌人战斗机的影子,也看不到高炮炸点的烟幕。事后才弄清,原来是飞机携带的炸弹在作怪。

苏德战争爆发前,德军研制了一种代号为“恶魔卵”的小型炸弹,这种炸弹如果直接命中目标,可以造成中口径火炮的杀伤威力,并且一架飞机即可携带近百枚。为了保密,德军没有组织严格的实弹效应实验,就把生产的大批炸弹存入仓库。用于实战后,飞机投弹时由于风压关系,炸弹被卡在弹箱里,而引信却处于待发状态,飞机稍一震动,炸弹就会自行爆炸,造成机毁人亡。胆颤心惊的驾驶员咒骂这种炸弹是“自杀炸弹”。由于事故频繁,德军后来不得不下令停止使用。


希特勒的蠢事


“Me-262”是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研制的一种喷气式战斗机,当时,德国空军想用这种战斗机与英国战斗机相杭衡。但希特勒自作聪明,他认为喷气飞机速度快,敌人打不着,硬要把作为战斗机设计的“Me-262”改为轻型快速轰炸机使用,他的主张遭到空军的强烈反对,但他固执已见,命令拆除飞机上的全部武器,增加载弹量。

“Me-262”改成轰炸机后,只能携带五百公斤炸弹,经过试验,轰炸效果也很差。专家们把试验的数据送给希特勒,希望他能改变主意。但希特勒大为恼怒,认为顶撞他便是怀疑他的军事知识和他在技术上的才能,谁要是一提“Me-262”,他就无法控制感情,以后干脆禁止讨论这个问题,将飞机也打入冷宫,直到战争快结束时,他才醒悟过来,允许将“Me-262”当战斗机用,然而为时晚矣。


靠“估计”打仗


一九四四年六月,美军决心夺取比阿克岛。登陆前,美军根据有关情报资料,估计守岛日军约四千人,其中作战部队只占一半,至于守敌的确实情况不甚了解。后来美军的破秘人员虽曾截获到日方加强该岛防御力量的命令,却没能弄清加强到什么程度。指挥这次登陆作战的富勒少将,为加快新几里亚的攻势,依据这些不确实的情况,制定了作战计划。

事实上,日军在此间多次增兵该岛,其中一次就增兵一千五百人,飞机一百至一百五十余架,使岛上的日军达到一万一千四百人。战斗打响后,美军遭到日军的顽强抵抗,进攻速度十分缓慢。从六月三日至十三日,日军利用蜂窝状的洞穴,巧妙地组织防御,使美军的进攻步步受阻,几乎陷于绝境。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麦克阿瑟解除了富勒的职务,临时抽调其他部队,重新组织新的进攻。经过几个星期的血战,美军付出了伤亡二千七百人,病倒七千人的惨重代价,才攻占了该岛,这是美军靠估计指挥作战的一大苦果。


希特勒突然叫停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远征军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被德国坦克部队紧迫不舍,德军只要再前进十六公里,就可以把包围圈收拢。可是,英军突然以两个不满员师和六十五辆坦克,向着敌人两个精锐装甲师的四百辆坦克实施了一次大胆的反突击,重创敌军,俘敌五百。这一来,希特勒和父德斯特元帅等高级将领大为惊恐,担心装甲部队孤军深入会遭不侧,突然叫停……等他们醒悟过来,英军已全部脱离险境。


轰炸机炸死自己将军


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五日,诺曼底战役开始之后,美军在其前沿阵地的圣洛部分进行地毯式轰炸。由于轰炸机队的错误,使美军第九师的一个营和第三十师遭受到相当严重的伤亡。当时,麦克奈尔将军正在一个观察所里观察刚刚发动的进攻,也被炸死了。


歪打正着的作战方案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制定西线进攻计划时,陆军总部的长官将主攻点选在右翼。当时担任A集团军参谋长的曼斯坦将军强烈反对这个计划,他认为,这样做会使德军的坦克同布鲁塞尔地域的英法精锐部队顶牛,从而丧失行动的突然性。

曼斯坦提出了另一个狡猾的方案:进军荷兰和比利时的B集团军群摆开主攻架势向前推进,并以空降突击相配合,造成敌人错觉,迫使敌军越过法比边界进至谬斯河一线,掩护布鲁塞尔。而真正担任主攻的A集团军群则悄悄越过不便于坦克通行的阿登山区,在色当强渡谬斯河,尔后迅速向西推进,深深插入比利时境内守军的侧后。

然而,曼斯坦的神机妙算遭到许多人反对,并且由于他坚持意见而得罪了陆军总部的长官,陆军总部否定了曼斯坦的作战方案。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九四○年一月一架德国军邮班机迷了航,迫降在比利时境内,机上一名军官携有西线作战计划。在可能造成陆军总部作战部署泄密的情况下,德军统帅部才不得不改用曼斯坦方案,结果被临时启用的曼斯坦作战部署却十分有效,一举击败了英法联军和比荷两国的兵力,迅速实现了向西线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