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二章 何去何从

huajian1974 收藏 7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size][/URL] 清晨的阳光撒在大地上,树叶和小草都挂满了晶莹的露水。不时的有一两只小鸟,迎着山风,欢快的唱着歌。 在山中的小道中,远远的走来了一队人。他们衣衫褴褛,武器背在肩后。神情显得疲惫不堪。他们的衣服上的血迹早就干了,呈现处一片片的黑褐色,头发和眉毛被火烧了许多。身上的伤口可能是刚刚清洗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清晨的阳光撒在大地上,树叶和小草都挂满了晶莹的露水。不时的有一两只小鸟,迎着山风,欢快的唱着歌。

在山中的小道中,远远的走来了一队人。他们衣衫褴褛,武器背在肩后。神情显得疲惫不堪。他们的衣服上的血迹早就干了,呈现处一片片的黑褐色,头发和眉毛被火烧了许多。身上的伤口可能是刚刚清洗过包扎过,绷带是新换过得。他们的眼神有的茫然,有的愤怒。更多的则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他们只是这样走着,至于去哪里,他们可能也不清楚。

他们是猎人?还是山里的土匪?

全不是,他们是在与精锐日军惨烈激战数日,劫后余生的人。没错。他们就是在富金山主阵地撤下来的人员。而我们的刘涛大大呢?他也在其中。只不过他还在香甜的梦中呢。

“马哥,柱子哥。我说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早上的山风很硬,别把连长吹出个好歹。”

“吴二牛,你她娘的在说,我就揍你这个乌鸦嘴。一大清早你就咒我兄弟。”

二柱子正和马贵抬着刘涛。听了吴二牛的话,二柱子差点没蹦起来踹这小子。

马贵在前面抬着,听了他俩的话后接口道:

“柱子,二牛兄弟说的不错。我们走了一夜了,该歇歇脚了。找个背风的地方看看连长怎么样了。”

既然马贵这个老兵开口了,二柱子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就是气他不会说话,我最讨厌大清早就咒人。吴二牛,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看样子二柱子的气还没消。

吴二牛快走了几步,和二柱子并肩走着。嬉皮笑脸的对二柱子说道:

“柱子哥,你咋早不说呢?你听着啊。我祝早日你升官发财,喜结良缘,早生贵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哎呀。。。!”

话还没说完,就被二柱子一脚狠狠的踹在屁股上。

“你娘,再说我就把你的嘴给缝上。”

二柱子如果不是抬着刘涛,定会冲过去痛扁吴二牛了。

“你们两个别在闹了!吴二牛,不许在胡说八道!二狗子,你去前面看看有什么情况,在找个背风的地方,我们歇歇脚。”

“是!”

二狗子利索的拿枪在手。一溜烟的跑了。吴二牛捂着屁股对着二柱子伸了伸舌头,赶紧跑到队伍后头去了,他可不想在被二柱子来一次“偷袭”。

不一会,二狗子回来了。

“报道,前面一切正常。前面不远处有一山坳,即背风,又隐蔽。可以落脚。”

“好,就去哪。”马贵回头说了一声:“大家跟上,我们到前面歇脚。”

二狗子带着大家走进一个不大的山坳里。马贵和二柱子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把刘涛放了下来。马贵立刻给刘涛检查伤口。看了看还好。

二柱子担心的说道:“马贵,你从昨天就说我兄弟马上醒。可到现在还没醒。我说,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不是打错地方了吧。”

“不可能打错。可能是当时我心里一急,出手重了点。放心,连长好着呢。”

战士们有的休息,有的在检查伤口。吴二牛则跑到二狗子身边对二狗子说道:“喂,二狗子。我听连长说过,你的枪法是这个。”

吴二牛冲着二狗子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样,教教我吧。”

“你不是有机枪了吗。干啥还让俺教你。”

二狗子看了一眼吴二牛说道。吴二牛拍了拍怀里的机枪说道:

“哦,你说它呀。是啊,这是我的宝贝,不过,艺多不压身嘛,你说是不是?”

“你先打好你的机枪在说吧。”

二狗子说完起身放哨去了。吴二牛愣了一下,冲着二狗子的背影说道:“呸,小气鬼。”

二柱子见状立刻大骂起来:“吴二牛,你他娘的就不能清静会?让连长好好歇歇吗?你在叽叽喳喳的,当心我揍你!”

“你敢!”

“嘿,瞧我这暴脾气。”二柱子走过去就要和吴二牛开打。

就在这时,昏睡已久的刘涛醒了。众人赶紧围了上去。

刘涛被大家扶着坐了起来,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四周。疑惑的说道:“我们这是在哪儿啊?我记得我们在富金山和小鬼子拼刺刀呢啊,怎么跑这里来了?咦?我的刀呢?”

吴二牛抢着说道:“连长,我们早就不再富金山了,你都睡了两天了。”

“大人在说话,你小孩子一边玩去。乱说话。”二柱子把吴二牛推开了。

刘涛盯着马贵说道:“马贵,到底怎么回事。还有,是谁打的我?”

“那天,连长带着弟兄们正和鬼子拼命呢,我们的后面,就是阵地上。又传来了喊杀声。我以为是鬼子呢,后来我才知道是自己人,来接应我们撤退的。可是你当时那个样子都快疯了。谁喊也听不见。没办法,我只好就、就、就给了你一下。把你打晕了。弟兄们这才把你给抬下来。”

刘涛抓住马贵的胳膊急声说道:“阵地呢?!”

马贵小声说道:“我们撤下来才知道。鬼子这回来了二十五六万人,而不是我们说的十几万人。我们师的其他阵地全都没了。据接应我们的王团长说,他们是接到二兵团的死命令。必须把我们接出来。他们拼死打开一条缺口。为此折了不少的弟兄。”

刘涛沉默了,不用说他也知道后面是的什么了。事实摆在眼前,刘涛也不愿再去发那些没用的牢骚。说那些没用的话。

“我们的人怎么样了?”刘涛问了一句。

马贵神色黯然的说道:“全在这了”

“什么?就剩下我们几个?”

虽然他在心里做好了准备。以为这场大战肯定会伤亡很大,但没想到会这么大。加上自己还剩十一个人。而且全都带伤。刘涛差点又晕过去。

这次战斗整整打了九天九夜,中国军队阻强敌于富金山下,日军的进攻部队损失过半,死伤近万人。日军第十三师团的两个旅团基本被打残。26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重伤,全师团四个联队张两死两伤。此次阻击战中国守军以劣势装备,依托有利的地形,彻底粉碎了日军越过大别山、迂回武汉的战略企图,创造了抗战时期阵地防御作战的成功战例。

中国守军也是伤亡巨大,仅刘涛所在的师就由参战前的1万四千多人,战后只剩下不到四百人。整个部队被打残了,但中国军队最终阻遏了日军侵略的疯狂势头。

大家赶紧扶住刘涛。马贵大声说道:“连长,弟兄们没给我们连丢脸,没给我们中国人丢脸。他们都战斗到了最后。”

二柱子马上反驳道:“错了!除了程坤那王八蛋!”

一提起程坤,众人无不破口大骂。连程坤上十八辈的亲人都没放过。二柱子更是把程坤全家的雌性动物一一问候了个遍。

刘涛此时也是无言以对。他心里已杀了程坤几百遍了。如果不是他和他的小舅子临阵脱逃,张建辉和那些弟兄们就有可能会活下来。就在大战前夕连蒋介石也在保卫武汉各部官长会议上,一再要求各高级将领务“抱必死的决心,与士兵共患难同生死。虽天崩地裂,此志不移”。可是怎么样呢?还不是该死的死,该跑的跑。国民党的队伍里不乏精兵强将,誓死卫国的忠勇之士。但像程坤这样的人渣也不在少数。

马贵在一旁说道:“我听说他和他的小舅子被押往军法处去了。”

“那又怎么样?人家的后台是何部长。”有人在一旁插嘴道。

这时在一旁好久马说话的吴二牛突然大叫道:“你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看着大家询问的眼光,吴二牛接着说道:“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给弟兄们报仇!”

“有种!”

二柱子把枪递给了吴二牛。

“你马上就去杀,省得他以后在祸害我们。”

“我。。。我只是说说而已。”吴二牛小声的嘀咕道。

“哼,卑鄙无耻。”二柱子把枪插回枪套,脸上是一脸的鄙视。

刘涛示意大家停下。对马贵说道:“马贵,我们这时要去哪里?”

“连长。我也不知道去哪”

“不知道?那我们来这里干嘛?游山玩水吗?”刘涛已被马贵给搞迷糊了。

马贵忙解释道:“连长,是这样的。我们刚从阵地上撤下来的当天夜里,就和来接应我们的友军走散了。我们当时只想赶紧脱离鬼子的纠缠。也没细想。等你醒了,你决定。现在好了,你去哪儿。弟兄们跟着就是。”

是啊,该去那里呢?

刘涛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一块岩石旁,站在那里静静的思考着。自己在意外的来到这个时代,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较量中看透了人间冷暖。在这派系林立,勾心斗角的国军里。自己到底能存活多久?在清风县里的战前会议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这还是老百姓自己的部队吗?本来就是生在红旗中,长在红旗下的人。没有理由不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啊。天下大势如何,自己太清楚了。可自己现在国军啊,人家会相信自己吗?再说了,去哪里找八路军也是个问题!

“太没天理了!老天爷啊,别耍我了。给条出路吧!”

事实证明,老天爷睡着了。天理也不存在。郁闷了半天,刘涛还是一筹莫展。

看着刘涛的眉头一会舒展,一会紧皱,一会又自言自语。二柱子小声对马贵说:

“马贵,你小子是不是把我兄弟的那根筋给打坏了?他怎么对着个石头又说又笑的,他妈的,如果是真的,我就把你给打成傻子!”

马贵也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我不会真的把连长打出毛病了吧?不会啊,这招我用了几百次了,没失过手啊?”

经过紧张的思考,刘涛决定了!

他回过身对着大家说道:

“弟兄们,我决定了。不回去了。”

大伙都在看着刘涛。等着他把话说完。

“老子要去当八路!那才是我们穷人的队伍,老百姓自己的队伍。至于我为什么要去当八路,你们都知道。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账,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决定。你们的路还要由你们自己选。”

刘涛说完坐在石头上静静的等着大家的回答。

二柱子第一个跳了起来:“兄弟你别说了,我是第一个跟你走。不管是去干什么。”

马贵接着说道:“我是个武夫,粗人。不懂什么大道理,反正连长去哪我就去哪。”

众人都纷纷表态,都愿意跟着刘涛。因为大家都信得过他,跟着他走不会错的。

二柱子走到吴二牛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子,就你还没表态了。说吧。”

吴二牛拍开二柱子的脏手,瞪着眼睛说道:“不管你们去哪,反正别想出鬼主意把我甩了。我告诉你们,我精的跟猴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哄然大笑起来。解决了一个根本的问题,大家的心情当然不错了。

刘涛笑着对大家说道:“我事先说清楚,八路军纪律很严,一切都要听组织的。还有八路军的日子也很苦。没有弹药枪支,没有军服,没有粮食。冬天上级也不会发棉衣。要想得到这些。只有从鬼子那里抢。你们可要想好了。”

二柱子不耐烦了:

“我说兄弟啊,你还以为我们都是吃不了苦的达官贵人啊。我们哪一个不是穷苦人家出身?只要能打鬼子,这点苦算什么。你们说是不是?”

“是!”

大伙齐声回答。

“好!”

刘涛一拍大腿猛地占了起来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我们就去投八路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