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命版”《历史》教科书是非法出版物?

备遭国人诟詈的上海高一历史教科书被“废止”了,这是上海教育乃至中国教育的幸事!据说,这是一桩由上海教委“自废”的“义举”,但无论如何,它被“废”了,所有以忧患的目光一直不依不饶地关注这一事件的人们,欣欣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9月13日,《南方周末》以吊唁般的口吻慨叹:这本历史教材,很有可能是新中国教育史上最短命的教科书!


从《南方周末》最近的报道看,上海“苏版”高一历史教科书是在2005年8月先经上海“课改办”“审批”、后经“上海市委办公会议”最终“通过”的,接着才“投入使用”。我由此想到,近年来在关于该教材的所有争议中,人们大概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即上海“课改办”和“上海市委办公会议”是否具有最终审批这本历史教科书的权力?


按照2006年6月修订、同年9月1日起实施的的全国《义务教育法》第五章第39条之规定,“国家实行教科书审定制度。教科书的审定办法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而那本“苏版”历史教科书显然没有依法进入教育部的审定程序。当然,《义务教育法》第39条只是一种原则性规定,教育部审定未必是教科书审定的惟一形式。如果教育部曾授予上海对教科书的审定权,自然可以另当别论。有无“授权”规定,这也是“06版”《义务教育法》同“86版”关于教科书审定条款的一个重要区别。


按照新《义务教育法》第39条的相关法律解释:“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选用经国务院教育主管部门审定或者其授权的省级教育主管部门审定的教科书。非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使用,但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由此产生的问题是,教育部是否授予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对教科书进行终审的权力?根据“苏版”历史教科书主编苏智良先生对媒体的陈述,上海市教育主管部门以及“上海市委办公会议”对该教科书并不具备最终审定资格。


请读2007年9月13日《南方周末》发表的《上海二期课改历史教材遭停用 曾被指弱化战争》一文中的这段话:据介绍,2006年9月28日,“苏智良和上海市教委的官员一起去教育部汇报关于该教材有关方面的工作”,最终,上海方面“与教育部的分歧落在上海是否有权力审查教材上。有教育部官员认为,按照义务教育法,上海编的教材也要经过国家教育部的审批。”


就是说,“教育部官员”话语虽然委婉,但已经表明,教育部并未授予上海审定教科书的权力,故而上海方面至少不具有对“苏版”历史教科书的终审权,否则双方何来“审定权”“分歧”?


这说明什么?说明该教材至少从“出版”、“试用”及至“推广”的全过程,就已经涉嫌违反了国家《义务教育法》的有关条款!看来,这还不仅仅是一本充斥着政治问题、教育问题或学术问题的教科书,而且从这个意义上讲,它就是一本未曾依法经国家教育行政部门审定、或获得授权审定的涉嫌非法运作的教科书。


或许有人说,上海的“课改”始于1998年,“06版”新《义务教育法》至少在2006年9月1日之前管不到吧?但“86版”《义务教育法》有关教科书审定的条款,更是没有设立“授权”或“另有规定”之类的法律“出口”,按照该法有关法律意涵,国务院教育主管部门即教育部几乎就是“审定教科书”的惟一机构。换句话说,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几乎没有获得“审定”授权的机会。因此只能认为,上海高中历史教科书的“改革”,从一开始就脱离了法制轨道!


就是这样一本先天存在严重“法制”缺陷的教材,竟然不但通过了三年的“试用”期,而且开始进入“推广”阶段!岂非咄咄怪事?当然,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可能恰恰为今年5月该教材被彻底“废止”埋下了伏笔。“短命”教科书之隆盛,盖因大上海曾是陈良宇的天下,后来时机既到,上海始于高中历史教育的逆流而动注定行之不远。


上海教委辩称,“上海是国务院正式下文的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上海自己审定教材也是国家审定的一种形式,与《义务教育法》不矛盾”。真是荒唐得无法无天。不错,2003年,国务院曾授权上海成立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并下放了多项权力。但不知这个“试验区”的相关“权力”内涵中是否包括教材终审权限。从教育部官员跟上海教委面对面的表态看,恐怕没有“授权”。否则,教育部决不会在审定权问题上跟上海发生“分歧”。因此,在未获得授权的前提下,“上海”不等于“国家”,“上海自己审定教材也是国家审定的一种形式”的说辞也就不攻自破了。


既然“苏版”历史教科书木已成舟,教育部或许可以进行一次追认式的审定吧?而且前有苏智良和上海教委负责人两度赴京跑“部”游说,后有上海教委“不断派干部”到北京,试图“求得教育部领导的理解、肯定与支持”。在流行的“潜规则”之下,“追认”岂不是小菜一碟?但教育部并未妥协。想必教育部概不追认的态度令这一事件发生逆转,这毕竟是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教育部!这毕竟是人民的教育部!最后,上海有关方面不仅连“就灶煮饭”的请求都被拒绝,甚至在替代教材的编写中“苏版”全部人马也被谢绝入局。一句话,上海高一历史教科书编写必须“另起炉灶”!


必须如此!“人奶”也罢,“狼奶”也好,中国历史教育乃至整个中国教育必须重返马克思主义、***思想和***理论指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轨道。史上最“短命”教科书的寿终正寝,不过是中国教科书阵地争夺战的序幕,中国教育远不止是教科书之争,现实的、以及未来征途中难以逆料的大是大非的较量仍然不容乐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