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点:悬崖边的中国股市

看这标题就有危言耸听,哗众取宠之嫌。这就告诫笔者,一定要抛开个人主观偏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写下对得起几千万投资者负责任的文字。作为多方阵营的一位老战士,笔者曾在2006年的5日21日,在《证券导刊》发表的“股市亮剑新5.19”和《中国证券报》发表的“又见5.19,时过境不同”两文中率先大胆提出,中国股市将剑指3000点,而当时的点位是1600点。3000点突破后,笔者又在5.30暴跌后撰写的“政策顶能否掀翻,牛市还能走多远”一文中,大胆预测到2008年,中国股市能攀上8000点高峰。为什么一位老多头突然变节倒戈到空方阵营,同一贯唱空的许小年们站到了同一战壕呢?不,这不是笔者甘愿做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而是中国股市发生了或者说正在发生质的变化。尽管笔者依然看高中国股市涨到8000点,但现阶段的确已经走到悬崖边上,下面笔者站在中立立场用实打实观点来论述这一“悬崖说”,对于别人说过的指数虚高、市盈率过高风险,蓝筹泡沫论等论调,笔者从不吃别人嚼过的镆,而是独家阐述自我洞察的观点:

一、 庄股横行,登峰造极



纵观整个大盘,就如同一个庄股竞技场,正在玩攀比股价谁比谁高游戏,百元股,两百元股让我们闪回到超英赶美“砸锅卖铁大炼钢铁”的年代,也让我们回想起5.19行情终结前网络股拉升浪最后的疯狂。说到庄股我们不得不提到前身是ST的涨了近50倍的两市第一高价股。应该说,笔者跟上市公司无冤无仇,也打心眼里希望中国造船业的兴旺和崛起,不该拿该股说事,但这只庄股太有典型意义了,又不得不拿出来举例。什么是庄股,就是庄家通吃筹码后完全控盘,锁仓后空拉股价用纸上富贵来提升净值。在香港,什么叫仙股?不是因为价格低,而是因为成交量极小,交易者甚少被边缘化了的股票。我们就来看这只高价庄股的表现:上周四,股价236元上涨了6%,成交了8674手;上周五股价230元下跌了1.8%,成交了4129手,可以说1000手就可以把股价打到跌停,同样1000手也可拉至涨停。广大投资者没有任何人参与,完全是庄家右手倒左手的魔术表演,也成了真正的“仙股”。而当前的高价庄股都具备了这样的特征,已现出德隆崩盘前的危相。然而,机构坐庄,拿的是广大基民的钱,他们一点也不心痛。毫无疑问,由于大量的基民涌入,迫使持有资金的机构在市场里陷得很深,只有探险高攀一条绝路。但不要忘了,市场一旦趋势发生变化,基民觉醒后引发续回潮,也能使庄家资金断裂,从而引发庄股塌陷。


二、 政策“紧气”,阶段性牛市气数将尽


戴花要戴大红花,炒股要听党的话,这不只是一句时髦的口号,而是经市场反复验证了的至理名言。在中国股市尚未走出政策市的今天,任何利益团体和个人,别拿政策不当“领导”。如果我们已经遗忘了当年人民日报社论对股市的冲击力,我们不应该不记得5.30的沉痛教训。任何机构和个人要与政策扳手腕,最终将被把胳膊扳断。我们来看看,最近政策发出了什么信号:先是有港股直通车即将推出;紧接着证监会又推出了《市场操纵认定办法》,《内幕交易认定办法》且制定了非常细的条款,对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恶意坐庄行为进行威慑,下一步将进入取证立案阶段,坐庄违法者将无路可逃。再接着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再次呼吁:“随着股指的上涨,风险在积累,再次提醒股民,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尚福林表示,股市运行中不可避免会出现波动,针对当前发展阶段性特征,参与各方包括证监会都必须保持清醒头脑,防范市场风险是长期艰巨的任务。本周末央行进行了年内第五次加息,第一次加息时,笔者曾在《证券时报》发表了“加息,难以阻挡牛市步伐”一文,认为加息只是胡椒面,而现在5次加息,且最近一次只相隔了24天,已经不再是胡椒面,而是辣椒面了。按照央行行长周小川的承诺年底将使利率达到正利率,到时那就不是辣椒面而是巴豆粉(一种非常灵的泻药)了。连续加息将提高上市公司经营成本,特别是对地产、银行的负面效应,将滞后逐渐体现。加之, 2000亿元特别国债面向社会直接发行,随着紧缩流动性的“紧箍咒”越收越紧,支撑资金推动型高企股价的资金将捉襟见肘。政策的“紧气”,将使股市“做眼”活棋的机会越来越小,阶段性牛市的“气数”将尽。



三、 大扩容如钱江潮涌


钱塘潮之所以被称为天下奇观,是因为钱塘江口的杭州湾是个“大喇叭口”,潮水从远方以排山倒海之势涌进狭小的河道, 潮头涌起, 如峰蟑峻峙,百马嘶立。而眼下中国股市扩容高潮比钱江潮更汹涌,9月11日,北京银行IPO冻结近1.9万亿元申购资金,刷新了中国远洋创下的1.6万亿元的记录。紧接着建行也宣布将于9月16日启动网上申购,届时冻结资金有望再创历史新高。这还不算,神华集团、中海油服在下周相继招股,盘子一只比一只大,股价一个比一个高,而最令人意外的是,原计划H股先行的太保集团,在此时公告宣布改变计划将于A股IPO,对市场资金面又将形成一大冲击。潮水涌来,不知有多少资金要被卷走?8月2日杭州钱塘江的观潮者想近距离戏水,但潮水涌来时,想跑却来不及了,有11人被无情的潮水卷走。面对股市扩容潮,投资者唯一能避险的,就是远离股海,观潮起潮落。


四、 大小非高价减持


大小非减持一直是大家不太留意的隐形杀手。这也是被称为风险之最的获利盘风险。由于大小非持有的股份,成本非常低,有的只有1元钱甚至几毛钱,而流通股炒到几十元,上百元甚至两百多元。大小非持有也跟所有贪婪的投资者一样,有了新高,还看更高,期望值巨大。一旦股市逆转便不计成本止盈。5.30时大多数个股跌幅超过50%,形成熊市中都难看到的十米高台跳水比赛,那正是大小非疯狂出货的拙劣表演。然而,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四季度可流通大小非市值将创历史之最,达到5992亿元,远远超过今年上半年非流通股减持量。大小非不断解禁同大盘获利盘巨增一样,无疑形成了一个不断累积的“弹药库”,一个火星都可能引爆,那个火星来至哪里什么时候来我们无法预知,但能够预知的是,一旦引爆,其杀伤力是巨大的!


五、 央企分红,分走的不止是一杯羹


央企作为上市公司绩优大盘的蓝筹群体,由于其权重和基金重仓,在中国证券市场举足轻重,这个群体盈利能力相对较好,但分红一直是个老大难,每年的利润能拿出20%给投资者分红都谢天谢地了。然而,蛋糕不大,现在又有人出来要切走一大块。9月13日公布的《国务院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首次明确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收支范围。其中,国有资本收益主要包括:国有独资企业按规定上交国家的利润,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国有股权(股份)获得的股利、股息,企业国有产权(含国有股份)转让收入,国有独资企业清算收入(扣除清算费用),以及国有控股、参股企业国有股权(股份)分享的公司清算收入(扣除清算费用)等。通俗的说,国有企业的盈利,应按比例向国家分红,当然也包括国有上市公司。无庸过多解释这将抽走国有上市公司一部分利润,大盘蓝筹权重群体盈利打折,分红更少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而分走的不止是一杯羹而是一碗羹。那些炒高至200多元,100多元的“国字头”基金重仓股,将拿什么来支撑股价?在崇尚价值投资的今天,价值回归就成了唯一归途,当然因出不了货还会打肿脸充胖子硬撑着,但撑下去最终还是秋后的蚂蚱,还能蹦多高呢?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世界上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也没有只赚不赔的机构投资者。上述五条独家视点,已经提示:中国股市已经走到悬崖边上。退一步也许更安全,牛市会走得更远。再往前跨,可能就会悬空。何去何从,市场参与各方都到了冷静而理性的选择时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