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骄 第一部 崛起 8

357378913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size][/URL] 乳白色的浓雾中,几条鬼祟的人影在圈马的围栏旁闪动,时隐时现。豁阿黑臣虽然勇敢忠心,但却经验不足,看到人影后便不加思索地大声叫喊起来,并且快步跑了过去。  闪动的人影忽然消失了,仿佛溶入了雾气中。豁阿黑臣只能看到自己身边散布着几匹马,围栏内大概还有几匹。她想把身边的几匹马赶回围拦,可刚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0/


乳白色的浓雾中,几条鬼祟的人影在圈马的围栏旁闪动,时隐时现。豁阿黑臣虽然勇敢忠心,但却经验不足,看到人影后便不加思索地大声叫喊起来,并且快步跑了过去。

闪动的人影忽然消失了,仿佛溶入了雾气中。豁阿黑臣只能看到自己身边散布着几匹马,围栏内大概还有几匹。她想把身边的几匹马赶回围拦,可刚走出两三步,后背便遭重重一击,人立时扑倒在草地上,紧接着,一只马靴如巨石般踏在她的背上,压的她喘不上气来。

“是个女的,也许是诃额仑!”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粗重。

“不是诃额仑,是也速该家的老仆妇。”另一个男人道。

“宰了她!反正已经杀了一个了!”

“算了,尽量别杀人。我带人去牵马,你把她捆上。”

第二个男人的声音非常熟悉,豁阿黑臣努力地回忆着。突然,她恍然大悟似地大叫起来:“巴音!巴音!你这个猪狗不如的混蛋!也速该大人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在他死后来偷他的东西,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远去的脚步声又重新回到豁阿黑臣身前,她抬不起头来,只能看到一双破旧肮脏的马靴。那个叫巴音的男人冷冰冰地说道:“豁阿黑臣,我本想放过你,可你却不识趣把我认出来了,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那双破旧的马靴快速离开,消失在渐薄的雾气里。豁阿黑臣知道自己死定了,她突然发疯似的大叫起来,希望能引起铁木真一家的警觉。可声音很快便被扼制住了,就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鸡。一只手猛然揪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将她的头向上拉起,脸高扬,一把锋利的匕首自她眼前一闪而过,抹向咽喉。

完了!她想。

毫无征兆,一支乌黑锐利的的雕翎箭焦急地穿出浓雾,宛如一道来自远古的闪电,在匕首锋刃触及豁阿黑臣咽喉皮肤的刹那,似毒蛇般钻入持匕人的后背,透心而出!

持匕人发出短促的惨叫声后,闷头栽倒在草地上,当场毙命。豁阿黑臣与阎王爷打了个照面,禁不住浑身发颤,脸白如纸。一条敏捷如豹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边,竟是手持弓箭,斜背马刀的铁木真。

“铁木真少爷!”豁阿黑臣双目陡然亮起,惊呼道。

“嘘!”铁木真飞快地伸手捂住她的嘴,压地声音道,“你快回去,这里交给我了。”

“你一个人行吗?”豁阿黑臣担心地问。

“放心吧!”铁木真拍拍豁阿黑臣的肩膀,充满自信地说,“别望了我可是也速该的儿子呀!”

巴音指挥三名同伴去把散落的马匹牛羊归拢到一起,他自己亲自进入围拦,将剩余的几匹马牵了出来。他原本是也速该家的的一名奴隶,也速该死后就趁机脱离了奴籍,跑到别的部落去了。但是他在那里一无亲友,二无资本,混的并不如意。

这次听说铁木真母子遭辱失势,众叛亲离,便约了几个同伴返回旧主家,准备偷一些牛羊马匹作为今后生活的资本。巴音对也速该家的地形非常熟悉,又有大雾相助,牛羊很快便得手了,正当他们准备再偷马匹时,却不料被豁阿黑臣撞到,并且认出了巴音,只好杀人灭口了。

牛羊马匹被归拢到一起,排列的井然有序。巴音知道此地不可久留,要趁大雾散去前远走高飞。他冲远处雾里打了个呼哨,示意负责杀豁阿黑臣的同伴撤离,却没有得到回音。

浓雾正在渐渐消散,能见度越来越高。巴音又一连打了几个呼哨,仍是一片死寂。他焦躁不安,挥手让两名同伴带着畜群先走,自己和另一名同伴返回雾里寻找。两人没有骑马,害怕蹄声会惊动铁木真一家。

巴音打第一声呼哨时,铁木真就已经潜行到畜群的左侧,一动不动地隐蔽在浓雾里,恰似一头猎食前的猛兽,潜踪蹑迹,静待最佳时机。

畜群开始缓缓移动,铁木真也悄然跟上。这是他们家最后的财产,绝不能再让人偷走了!一个没有了牛羊马匹的草原家庭,就等于断了生活与经济来源,除了沦为贵族的奴隶外,只剩下死亡一途了。

关键时刻,决不能手软!跟出了约十几米后,铁木真毫不犹豫地射出了饱含着愤怒和力量的死亡之箭。弦动箭发,恍若流光逸电,奇准地贯穿一名盗贼的咽喉,那人一声未吭,倒地身亡。就在另一名盗贼满脸惊鄂,不知所措之际,又一只利箭破雾而至,当胸而入,精确的穿透那篷勃跳动的心脏,使之瞬间停顿,生命终结。


巴音蹲下身,亲手将同伴的尸体侧翻过来,同伴两眼圆睁,死不瞑目!一支利箭穿上身,精钢箭镞仍在滴血,好狠辣的一箭!不能留下任何线索,必须将尸体带走,巴音用力掰断箭杆,拔出断箭扔掉,然后让同伴背起尸体,两人快步往回走。

此时,天边已升起一片耀眼的朝晖,正在奋力驱赶浓雾。巴音一边走一边手握刀柄,目光机警地四下搜寻,一名冷酷无情的杀手就躲在浓雾里,随时会射出致命的一箭,有什么比等待死亡的降临更令人恐惧的呢!

巴音的高度警觉终获报偿,那一声极细微的弓弦响动,第一时间传入他的耳孔,震动耳膜,刺激大脑,指令身体作出最快最正确的反应:卧倒。

背尸体的同伴也同时倒地,但却是仰天而倒,左眼上插着一支利箭,尽没至羽,身体剧烈而徒劳的抽搐,渐归沉寂。

快速移动的人体最难射中,而且还有大雾掩护,成功率应该很高。巴音心念电转,爬起身来就跑,活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他并没有向畜群跑去,而是朝西北方雾最浓的地区跑去。

一支支利箭以惊人的速度从巴音身旁掠过,尖锐刺耳的破空声撼人心魄!作贼心虚,他已失去返身一搏的勇气,只顾一味的逃命,却不知幸生不生,必死不死的道理。

马蹄声起,如飙如雷,震的巴音心经胆颤,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一匹高大神骏,通体乌黑的健马冲破浓雾,似一道黑色的闪电般朝他急速奔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铁木真抽出“金狼刀”,刀锋斜指地面。他恨透了这些落井下石的小人,心中的愤怒之火已成燎原之势,惟有用敌人滚烫的鲜血方能浇灭!

大雾终于散去,阳光普照大地,万物朝气蓬勃。可巴音三十五岁的生命,就在这一天当中最美好的时刻结束了。他拼命却愚蠢地向前跑,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但人力又岂能和马力相较呢!

乌骓骏马如旋风般自巴音身边急掠而过,眩目的刀光一闪既逝,巴音那颗硕大的头颅突然飞起,热血狂飙,身子却因惯性的原故继续前冲。

铁木真勒马急停,回头注视身首异处的巴音轰然倒地,眼神竟然冷酷之极。四天中连杀七人,而他却只有十岁,在中原农耕地区,像他如此年纪的孩子,仍在母亲怀里撒娇呢,更别说骑马挥刀杀人了。

这就是大草原最严酷的法则:弱肉强食!

父亲的惨死,族人的背叛,无处不在的杀机,让铁木真从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名勇悍机警,冷血无情的草原战士。

对付敌人,不择手段!

当豁阿黑臣快速赶回营帐时,浓雾刚好散尽,空气格外清新。她在诃额仑的帐门前停下,调整一下急促的呼吸,同时想想如何向月伦夫人禀告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切。她很后悔让铁木真一人留在围拦旁,可自己又能帮上什么忙呢,说不定反而会成为铁木真的累赘。

巴音哪个混蛋怎么会来偷牲畜呢?他逃离铁木真家已大半年了,如何还敢回来,这一定是泰赤乌人搞的鬼!豁阿黑臣越想越气,忍不住朝泰赤乌人的营地望去。

不看还则罢了,这一看直惊的她头皮发炸,瞠目结舌!远处那片曾经密密麻麻的帐篷,如今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跟随浓雾一起消散于天地之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